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科技频道 > 正文

   

北京邮电大学吕廷杰:TD市场力取决于扩散力
http://tech.QQ.com  2008年10月22日16:48   腾讯科技    我要评论(0)

北京邮电大学吕廷杰:TD市场力取决于扩散力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吕廷杰(腾讯科技摄)

腾讯科技讯 10月22日消息,北京邮电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吕廷杰表示,TD—SCDMA的市场力在于他的扩散力。“技术越是世界的,就越是自己的”,吕廷杰表示应当大力向外推广TD技术,甚至应当考虑借助于政治力来实现。

在谈到目前国内电信市场的竞争现状时,吕廷杰将其形容为“一个家庭暴力式的竞争”。“我认为重组不是好方案”,吕廷杰认为,五到八年以后还会有一场电信重组,最终形成两家竞争的局面。

2008中国国际通信信息展览会于10月21日至25日在北京召开,腾讯科技作为官方指定互联网合作伙伴进行全方位的视频、图文采访与直播。特设立现场专访间,力邀业界专家与企业代表剖析产业现状,畅谈产业前景,并就经济冬天对行业冲击进行深度解读。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吕廷杰出席2008通信展TD高峰论坛中国移动专场,并发表主题演讲。(文/孟鸿)

以下是来自现场的主要内容:

吕廷杰:简单回顾几个数据,中国移动通信产业目前发展的非常迅猛,至少在2007年以前,我们移动电话早已经是世界最大的移动电话市场了,这就给TD进一步发展和应用提供一个广阔的市场前景。去年,中国的电信用户总数是9亿1200万,其中移动电话是7400万,现在已经突破6个亿,相比之下固定电话出现了萎缩。

正因为如此,我们是想帮助TD发展,就必须为其诊断,如果TD发展还有一些问题,原因是什么?如果我们一味说TD好,大家一拥而上,可能会误导这个产业发展。中国5亿的移动用户在中国的东南沿海已经出现了增量市场萎缩的现象。我前年到美国硅谷,他们问你讲什么课,我对硕士生讲博弈论,他们说在双寡头的市场中,最好策略是什么?

我说是结盟。石油输出国组织说,我们定一个配额,我们不用打架。这样好。这个问题很尖锐,中国移动和联通为什么打价格战。我说你为什么说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吗?我说就是这个。

这个价格战不是没有道理。中国有很大的市场,通信运营商的降价,直接促进移动通信技术的平民化,大家都用得起了,尽管单价在降市场规模在做大,有一定的经济学规律。

今天遇到什么问题呢?在东南沿海我们增量市场没有了,许多地方出现了饱和现象。运营商再降价,就是你抢我的用户,我抢你的,这是自己打了。

我们是世界最大的市场的,但是这些人早已用上手机了。你们为什么 TD做不上去呢?有人说,领导要考察你们很容易,把两代的用户转到TD就不简单吗。

我说,无论那个运营商不敢做这样的事情。因为TD是国际标准,正因为我们坚持这个标准,这么多年我们在专利和知识产权问题上吃了许多国外的亏,TD有了自己的标准,国外的军团还有许多的办法对付你。老外一定会把你做成事实上的国内标准,谁都不用,就是你用。所以我们缺乏了解,TD—SCDMA的市场力在于他的扩散力,我们在技术经济学上,一个技术的市场是他的扩散能力,中国加入WTO的时候,美国人很强势,如果不上CDMA,就不签双边协议。

如果我是中国移动的领导,我把两代的用户转到TD,结局反而有害,我们可以想像,高端客户,中国移动质量最好的客户,往往是经常出国的客户,他们到国外不能用啊。北京移动一个领导说,我们在机场VIP室给你一个别的制式的手机,我不能只打电话啊。因此我带两个手机出国。

由于路径依赖,由于两代的时候GSM占了许多的市场,以至于把美国的CDMA2000都打败。所以一定要了解,TD的成功取决于市场力,取决于你的扩散能力。如果你转了,运营商会流失许多的客户,你还把TD潜在的用户流失掉了,如果这个问题不认真考虑会很糟糕。

我们国家政府有没有能力与进入WTO双边谈判的国家说,用我们的TD。如果没有推广这个技术,而成为中国自己的技术。艺术与技术最大的区别在这里,技术的世界越是世界的,越是自己的。

我原来在日本京都大学读博士。他搞自己与全世界不兼容的两代通信,还有他们模拟高清彩电,都失败了。你知道这个事情扩散力是非常重要的。自己搞一套,是国际标准,他们受到另一个层次的国际围追堵截,他们不用你的怎么办。

我们现在市场饱和了,要发展TD新增的用户是低端客户,这不是我们的主要客户。要强行让高端客户转网,他们说用TD出国不方便啊。这个问题是什么问题呢?这是一个市场的问题。

从这个地方,我再谈一个问题,这是我们国家90年代以来,下面曲线是国家GDP年增长的表现,上面的曲线是电信收入的增长曲线。增长还是在增长,收入还是在增长,但是增长率明显不如以前,去年首次低于国家的GDP增长率,去年的增长率是10.9%而GDP是11.4%。在90年代初期有一个高峰,我们调研表明这是中国固定电话大发展的初期,2000年前后有移动电话的发展高峰。我们做工作的时候,也注意了这个问题,有助于拉起第三次高峰。

全球40%多的创新是与IT相关,又有一半是与通信相关。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会阻碍进步,为什么不发牌照。领导说,3G不挣钱,我说3G不挣钱是企业的行为,如把牌照发了,股东大会反对,你把牌照退给我。他们说我们是国有独资的,国有控股的,我们要关心他。我说要上市做什么呢,就是让资本机制管他吗。

最后他们说是带自己的技术。如果我们不能深刻地了解问题在哪儿,最后推了半天,TD做不大,毛病在哪儿,我们没有说清楚。实质上,政府迟发3G牌照,已经在延缓TD产业由于技术进步的原因。现在TD怎么做,与我们监管政策有关。

前不久通信产业进行了结构性的调整,这有许多的背景,过去是邮电部管,现在是换了。涉及到国家管理问题,成了多头管理,出发点不一样,就导致体制严重的冲突,这里面的例子很多。

由于我们过去在经营过程中,移动电话不断替代固定电话的语音业务,而我们固网创新不足。为什么谈这点呢?

说固网运营商的创新能力不足。过去说不给固网发牌照,没有权力经营。我后来调整了观点,大家回顾一下,中国联通一成立就拿到了移动的牌照,很快是一个全业务经营的公司,同时也与移动打过。这里有许多的案例,这是一个重组的结果。我简单做几个评论。

主持人有时间控制,我不影响别人。我们这么多年在通信产业的发展过程中,特别在一些不对称管理的政策中,我们缺乏真正研究通信行业的性质,其首先是服务业,就有成本问题。像漫游费的时候,有人说专家说成本不可测,成本为零,人家就问成本是定性的概念。我三千买的相机,买了一个相片,能说这个相片的成本多少呢?如果我买一个相机,照了一下以后,就坏了,这个成本是多少。

这就是成本的弱增加性。同时又是一个资金密集型的行业,同时也是一个敏感的行业。去年国资委说能源行业和通信行业是国家主权的行业,不能充分开放。我们买一个美国的通讯公司,他一定会否你,别看他号称自己是最开放的市场经济国家,他的监狱都可以承包给个人,但是不会给你并购他的通信。

这个行业是国企的,是一个家庭暴力式的竞争,这就带来今天一切难以破解的怪现象,我们要理解这个特征。

第二我认为重组不是好方案。我们重组成五到三家,到五年以后还有一个重组。我不讲冲突分析,寡头垄断市场分析,他讲最佳的市场架构,两家最好。西方所谓的民主国家,说是多党民主执政,博弈论精确地证明两家的效果最好。所以五到八年以后还有重组,到一家或者是两家最好。

你就是国企的竞争,要重复建设,成本都在消费者身上。因此我个人在两个月前与美国安永集团联合写的研究报告,基础设施共享。前不久工信部出台一个关于基础设施共享。许多人认为,矛头指向了移动的基站共享,这是双刃剑,将来还有光缆的共享。国外把运营商称两个,一个是基础设施,然后国家定价,最后多元化投资主题的运营商。下面点评几个策略,从而说TD的发展建议。

现在说的号码单向携带,市场监管,这是错误的。从学术的观点,我代表政府,我在一些会上提出这个监管政策是错误的。号码单向携带是侵犯消费者的利益的。我如果带一个号码到一个网络中,只要去了,就不能回来。如果移动的用户到其他的运营商中,动机是好的,但是回不来了,就侵犯了我的选择权。

我的建议是,网间不对称的结算,这是激发层的问题,基础设施的共享是运营商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伤及广大消费者的利益。从这个意义讲,包括全业务经营,事实上并没有全业务。所以许多的政策现在还是迷茫的。

最后对TD产业发展说一个,首先TD是什么,TD—SCDMA是中国第一次在国际重大技术标准中的标准。我在五年前的报告中写道,我们不应该过重的看一个标准,标准是什么,其是政治的产物。中国在90年代初期,邮政和电信部分家,挣钱了许多。世界许多国家赚钱了,后来中国政府说我们要承办万国邮政大会。他们好。后来加了一个,中文成为万国邮电官方语言。到今天为止,万国邮电大会上,必须有中文同声传译的箱子。到今天为止,用这个是谁呢?就是我们自己,这表现我们的地位。

标准是什么呢?是表决出来了。所有表决出来的,是政治的产物。后面也有许多技术人员的努力以及公关等等。

标准是不能卖钱的,欧洲说了,中国是最大的移动通信市场,他们不同意我们标准,我们怎么办。这是政治的产物。有人聪明,不是要有中文文件吗?我就开发录入五笔字形。虽然TD—SCDMA是我们的标准,但是我们的专利被许多外国人拿了。我们交了许多的学费,我们现在把这个能够用的产品,比例是什么呢?要投入三个亿做标准,还有10个亿交专利,还有100个亿做市场。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我们一旦走在前面,一定要动员国家鼓励关于专利的申请,知识产权的保护和产品的研发和投入。怎么保证一个新技术的市场扩散能力呢?在国际上有一个做法,叫联盟。

欧洲都是联合大家共同开发一个欧洲标准,我们共同开发一个标准,欧洲15个同时上。我们有没有与别人联合开发呢?亚洲是最大的移动市场,大家共同开发一个标准,我们的研究力量一点不弱,我们为什么不走联合开发的道路呢?因为联合开发本身就是市场的扩散,一定要看清这个东西。

第二技术是经济的引擎,毫无疑问,今天上TD—SCDMA会拉动制造业的发展,我当时鼓吹尽快上3G的时候,我也清楚美国西部淘金热的时候,最赚钱不是淘金的人,而是卖铁锹。今天卖TD—SCDMA,最大的推手就是制造业。

在90年代中国通信行业大发展的时候,有人建议说,应该只采购当时国内的邮电部和电子部所属的厂商设备,当时的部长坚决反对了这条,全球采购。甚至有人骂他是卖国贼。但是在与狼共舞的情况下,我们今天有中兴与华为这样与世界竞争的企业,所以开放的市场不一定不好。我们开放了怎么保护呢?这里有许多的政策问题给我们思考。从政府的高度,TD关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国家战略转型,从这点来讲,我们所有的民族产业,无论是制造商还是网络运营商都是责无旁贷,要大力,使劲全力推广他。

怎么做呢?我写了这个很长时间。一直没有找到源头,几个领导说了以后。有人TD为什么不能像两弹一星做呢?这是错的,两弹一星是政府买单。奇瑞汽车希望中国的市场跑的是他们的汽车。

大排量的车涨了那么多,还有人买?怎么办呢?这是市场的问题。如果这么比的话,容易加一个帽子,让真正做的人缺乏冷静的思考。

相关专题: 2008中国国际通信展
手机看新闻】 【一键订阅新闻】 【返回科技首页】 【论坛  】【发表评论(0)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热门新闻排行

IT新闻

互联网

通信

网评

热点信息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