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正文

中国企业家:腾讯国际化全局

2010年05月12日10:50《中国企业家》杂志关雪菁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其大股东Naspers征战新兴市场的这盘大棋当中,腾讯是最重要的一枚棋子。它们分享同样的逻辑:不为套现,不直接干预运营,以盘根错节的战略布局来韬光养晦。

  据说,因为嫌热天蚊子多,腾讯公司董事长马化腾干脆买下了自家深圳别墅门外的湖,填平了给邻居们盖花园。

  如今的腾讯,坐拥4.48亿活跃用户,手握116.953亿元人民币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以市值论仅次于Google和亚马逊,但在花钱上远不像马化腾自己花钱那样爽快。

  “一个公司在中国已经占到这么大的市场份额了,你就是吃到撑死又能怎么样?”在互联网资深分析人士谢文看来,对于像腾讯这样的中国公司,海外市场才是更大的舞台。

  不久前的4月12日,腾讯终于展示了一把自己大手笔的花钱艺术。这天,腾讯宣布,将向俄罗斯互联网公司DST(Digital Sky Technologies Limited)注资至3亿美元。所有投资将全部以现金支付。注资完成后,腾讯将持有DST约10.26%的经济权益和约0.51%的总投票权,并有权提名一位DST董事会观察员。

  这并不是腾讯第一次进军海外的尝试,此前,腾讯已在美国、印度、越南、意大利布下据点,不过,此去俄罗斯,应是腾讯迄今为止,赌得最大的一次海外投资。

  对于海外并购,腾讯一直讳莫如深。腾讯方面对此的解释是,还没有出成绩,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低调为好。

  但,可别就此以为腾讯这只凶猛的企鹅一直是孤单出海、无依无靠,稍微探探头看向企鹅背后,你就能注意到Naspers这头南非大象在如影随形。容再提醒一句,Naspers这家低调而庞大的南非传媒巨头,通过其旗下的MIH拥有腾讯34.65%的股份。

  作为一家在南非有95年历史的老牌传媒巨无霸,近几年间,Naspers在各新兴市场,特别是当地互联网市场上广泛布局,足迹从非洲大陆延伸至东西欧、俄罗斯、巴西、中国、乃至泰国。

  可以说,在腾讯踏上国际化征程之前,Naspers就已经在为其铺就道路了。或者说,在Naspers新兴市场的这盘大棋当中,腾讯既是不可或缺的商业伙伴,也是最重要的一枚棋子。

  俄罗斯:与竞购者联姻

  两周之前,媒体刚放出风声,俄罗斯的DST与Prof-Media两家公司与腾讯一道进入ICQ竞购的最终回合。结果你死我活的竞争场面还没展开,这边厢腾讯与DST突然宣布联姻,成了利益共同体。如此一来,不论是DST还是腾讯胜出,对于这两家公司都有好处,且联姻既成,Prof-Media的胜算大大降低,ICQ收入DST-腾讯联盟囊中指日可待。

  DST来头不小。这家俄罗斯(包括其它俄语地区)及东欧市场上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专注于互联网投资,如果把DST拥有股份的那些互联网公司的所有流量加起来,就占到了整个俄语互联网市场的70%。

  2009年5月,DST豪掷2亿美元换得Facebook1.96%的股份,12月又投资1.8亿美元给社交游戏界老大Zynga(向 Facebook和MySpace这样的公司提供游戏产品)。眼下,DST又向美国Groupon网站(美团网即为其中国仿版)注资1.35亿美元。

  且慢,DST再好,审慎如马化腾也未必轻易出手3亿美元。但如果看到这场联姻背后的保人,腾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股东Naspers,一切都变成顺理成章。

  Naspers与DST渊源不浅,这两家均为俄罗斯最大门户网站及邮箱服务提供者Mail.ru的投资人,2007年起Naspers拥有 Mail.ru39%的股权,DST则是Mail.ru的大股东。

  今年2月,俄罗斯商业时报Kommersant有报道称,Naspers与DST意在东欧市场上进一步加强合作,双方正筹划将Naspers在波兰拥有的网络社交平台Gadu-Gadu与DST持有75%股份的Nasza-Klasa.pl合并,将双方利益更为紧密的拴在一起。

  而Naspers在东欧已经壮大到让德国和瑞士最大的两家媒体公司决定成立一个合资公司,集合各自优势资源来与Naspers抢占东欧市场份额的地步。

  2009年末,美国著名互联网博客TechCrunch上就有作者Robin Wauter撰文透露,据内线称,南非公司Naspers有意收购ICQ。虽然Naspers事后矢口否认,但3个月后,与Naspers关系甚为密切的两个互联网公司进入ICQ最终轮角逐,并于随后联姻。

  横看竖看,这都像是Naspers、腾讯和DST一步一步安排好的棋局。对于各自拥有强大的社会化网络平台的三方而言,醉翁之意也许本不在ICQ,而是一个横跨南非、东欧、俄罗斯、中国的社会化媒体联盟的雏形初现。

  说回并购ICQ,这其中也许腾讯仍有自己的盘算,两条腿走路总是更为稳妥的选择。

  “DST是一家仅作投资的公司,因此我仍然认为腾讯的胜算更大一些。美国在线应该会更看重实际经营互联网的公司,特别是腾讯也拥有自己的即时通讯软件”,Robin Wauter对《中国企业家》说,“对于一家没有国际即时通讯用户的互联网公司而言,ICQ有品牌、有市场、有用户基础,因此有着必然的吸引力。”

  现在的ICQ早已失去往昔的头牌光环,但美国在线一直强调ICQ凭着广告和软件授权收入,还是利润颇丰。今年1月,ICQ有改头换面将自己升级为一个类似Twitter和Facebook集合版的新版本,只是在Robin看来,稍显太迟了一点。因此,对于腾讯而言,更为重要的不在于版本和概念,而是如何进入一个以德国、俄罗斯、以色列、乌克兰为主要构成的一亿用户市场,扎下根来。

  印度:瞄准移动互联

  腾讯借助MIH印度环球网络公司(MIH India Global Internet,Naspers在印度的子公司,下称MIH印度)进入印度互联网市场还不满两年,仍然没有进入印度主流公众视野。即使在印度互联网圈子里,也没有几个人真正了解腾讯和MIH。腾讯QQ的印度版也在当地遭遇水土不服。

  2008年6月17日,腾讯在一则关联交易公告中宣布,从当日起将在3年内,陆续购入MIH印度股份,最高不超过50%减一股。腾讯计划投入750 万美元完成这次收购。而落实到操作层面,腾讯也只管向MIH印度输送技术,公司日常运营依然由一个印度人加南非人的团队来推动。

  MIH印度在当地除了网上社交平台ibibo,还拥有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分别与搜索、教育、找工作、旅行、网络拍卖相关的网站。同时,MIH还在印度拥有一家移动增值服务商ACLW30%的股份。这些,腾讯都能从中分享权益。只是目前这些项目还只是吃钱机器。

  不管是从投资金额还是所投资公司在印度的市场表现来看,这次针对MIH的收购都更像是腾讯在印度市场与Naspers的一次玩票。有难同当,如若成功,本是利益共同体的双方均可从印度市场获利。

  腾讯曾对媒体表示,这项投资是跟大股东协商决定的,仅是对印度市场的探视。而这次合作目的:一是进行面向海外的技术转移的尝试;二是熟悉印度当地网民的消费习惯和偏好,而在营收和盈利方面则暂无考虑。

  MIH于2006年3月进入印度互联网市场后,就一直处于烧钱状态。在腾讯2008年购入MIH印度股份之时,这家公司累计亏损额达1890万美元。

  在腾讯宣布入股MIH印度的同年9月,南非媒体ITWeb报道称,腾讯与MIH携手进入印度无线市场。当时的MIH试图把腾讯的移动QQ移植在 ibibo之上,做一个吸引用户的杀手锏。于是一个除了名字叫ibibo messager,里外都和QQ一样的即时通讯软件出现在了ibibo网站的左下角。遗憾的是,这项服务并没有为ibibo吸引到更多的人气,更多的印度人仍选择使用MSN、雅虎通、Gtalk这样的聊天软件。

  “在印度,使用互联网的人都非常精通英语,崇尚美国来的先进玩意。他们都愿意选择美国网站的印度版本,而不是其它。”Dipayan Baishya这样对《中国企业家》分析,“印度至今没有成功的本土互联网公司。”他是印度英文商业类畅销书《这发生在印度》(It Happened in India)的作者,对印度本土新媒体消费市场有着持续的关注。

  腾讯在中国有4亿来自不同阶层、收入水平用户的支持,而在印度,互联网仍是精英小众的爱物。一项来自Forrester调研数据表明,拥有12亿人口的印度,目前只有1410万上网用户,这些用户多来自城市地区,以高收入、高学历的男性为主流。

  并且,刨除印度使用英语的精英人群,还有更大一部分的印度人操持着各种各样的当地语言(仍在使用的约有200多种),腾讯怎么能保证设计出满足各种人群的即时通讯界面?要知道,诺基亚为了进军印度市场,曾设计出10种印度方言的手机界面。

  虽然烧掉了许多钱,但似乎MIH印度和腾讯买回了不少经验和教训,也许对他们而言,之前走的弯路和耗费的银子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市场上探路的必然代价。

  MIH印度现在似乎已经明白,山寨Facebook在印度永远成为不了Facebook, 拼命打广告、把时尚海选放在线上线下同时进行也无法带来真正的粘性用户。与中国大相径庭的国情,也造就不了另一个凭借即时通讯软件和无线增值服务就聚拢起大量人气的腾讯—这并不是一个像中国那样均值化程度非常强的市场。

  ibibo现在摇身一变,从娱乐为基础的互联网社交平台,旗帜鲜明地重新定位成互联网社交游戏平台,并立足于精英阶层以外的二线城市市场。在其网站上,提供偷菜、抢车位这样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社交游戏,还有在线扑克跟撞球这种大众游戏。

  “这在印度是个独特卖点,还没有网站这么为自己定位。而且,我认为做游戏类网站才能更好的利用腾讯的优势。”Dipayan说道。

  考虑到印度的互联网市场还是刚刚起步,其中仍孕育着巨大的机会,Dipayan对于ibibo的未来还是持有乐观态度。

  在印度,移动互联网比传统互联网有更大的市场,这里有4亿人拥有手机,进入3G时代,更多印度人将通过手机而非电脑接入网络。目前在印度,支持社交网络平台的手机已经开始热卖(有趣的是,廉价的中国手机正是这股智能手机风潮的主要助推者)。

  “3G在印度的普及,会极大地推动本地互联网和社会性网络服务(SNS)市场的成长,而且,对于ibibo这样一个定位在社交游戏平台的公司而言,肯定是个好事。”Dipayan这样分析。

  越南:主动出击

  腾讯也并非总跟在Naspers身后亦步亦趋,比如投资越南软件公司VinaGame,就是腾讯主动出击。

  “越南在收入、GDP和贫富差距方面,跟中国社会的结构基本类似。”社会媒体和电信融合领域专家、加八星咨询公司CEO本杰明·乔夫 (Benjamin Joffe)这样对《中国企业家》说到。“越南2000万网民,占总人口的25%,这个比例也跟中国近似。并且越南目前的市场状态就跟中国几年前类似。”

  这样的经济结构应该能够让谨慎的腾讯敢为越南下注。并且,腾讯也不是自己贸然去试,而是又找了越南一家市场表现最好、山寨自己起家的互联网公司来入股。

  这对于腾讯而言,稳妥,又或者有着更深层的合纵连横意义。就如同Naspers、腾讯和DST之间那种微妙的布局态势。

  腾讯的这次投资更加低调,我们只能知道,腾讯现在成为这家公司的中小投资者(minority investor),没有投票权。但有意思的是,VinaGame的首席金融官和执行副总裁Johnny Shen,前一份工作是腾讯的并购经理,他在2008年才加入VinaGame团队,在这家越南公司的战略和发展层面扮演关键性角色。

  VinaGame山寨中国互联网公司起家。2004年一次中韩之旅,让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在两个月后就开始建立自己的游戏网站。VinaGame甚至曾经向一家咨询公司买过腾讯的调研报告来研究。

  “VinaGame从腾讯的案例中发现,做游戏可以日进斗金,而且以即时通讯软件作为底层架构,是能够带来新的生产力内容的。”本杰明·乔夫一直关注着VinaGame的成长。

  VinaGame一步一步走来,都像是在复制腾讯在中国曾经的成功。

  腾讯向这家公司提供即时通讯软件QQ技术和一些休闲游戏产品。2007年,VinaGame将QQ重新包装,改名为Zing Chat,把企鹅标识换成一对鸭子,进入越南市场。两年之间,Zing打败了已经在越南市场立住脚的雅虎通,成为越南用户最多的即时通讯软件。

  VinaGame在越南被视为盛大和腾讯的结合体,旗下拥有当地最大的游戏门户Vinagames,已占领3/4的越南游戏市场(其合作伙伴包括巨人和金山),与引入Zing Chat同年,VinaGame建立起娱乐门户Zing,不到两年已经成为越南最大娱乐门户。

  据《福布斯》报道,在VinaGame着手建立时,IDG越南风险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合伙人亨利·阮就一眼看中了这个项目,阮一手促成了 VinaGame的建立。亨利·阮在越南有着极强的社会网络,他的岳父是越南总理阮晋勇。

  “VinaGame的问题是,越南的市场有限,这里做不起来太大的买卖。整个越南游戏市场一年才1亿美元的规模,不过我预测未来会再翻两到三倍,但中国的游戏市场规模是40个亿。”本杰明·乔夫说。

  可谁能料想以后。这个越南本土公司能够吃下越南市场,也必然将开始它的海外布局征程。除了腾讯,在VinaGame的背后还有IDG和高盛两个投资人,IDG还是腾讯最早的投资人之一。

  也许在未来,腾讯也会携手VinaGame,在东南亚市场大施一番拳脚。届时,以腾讯和Naspers为两个节点,非洲、东欧、东南亚、南亚这些所有在冒头的新兴市场、处女地也会被连接在一起。

  当年在腾讯低谷之时,Naspers从IDG和香港盈科及腾讯其他股东手中购得腾讯股份,成为其大股东,“Naspers一开始就没有套现的打算,就是战略性地长期持有腾讯的股票。”曾在南非与Naspers直接对话过的洪波告诉《中国企业家》。10年以后,腾讯成为Naspers在互联网领域和中国市场最成功的一次投资。

  腾讯作为一家以谨慎保守扩张著称的公司,在出击海外的战略战术上,与它的大股东分享同样的逻辑:不为套现,不直接干预运营,以盘根错节的战略布局来韬光养晦。不过腾讯应该不是只为了10年以后等着数钱吧?

[责任编辑:jason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