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2010站长大会 > 正文

谢文称早已退隐江湖 告诫站长坚定不移做应用

2010年05月29日17:06腾讯科技乐天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谢文还对台下中小站长开骂,他指出和张朝阳等互联网大佬认识的时候,他们的年龄跟现在的中小站长差不多,但是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智慧。

腾讯科技讯(乐天)5月29日消息,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今日在站长大会上表示,自己早已退隐江湖,不过仍有很多创业经验。此次参加站长大会希望给中小站长建议,希望大家不要走弯路,也不要付出前辈那样的代价。

互联网资深人士 谢文 (腾讯科技配图)

互联网资深人士谢文 (腾讯科技配图)

谢文呼吁中小站长和创业企业坚定不移地做应用,专心致志做好自己的核心服务,即把全部力气放在给网民提供非常核心的服务。

“非你不可的服务,给别人一个使用你的理由,而不应该把力气放在如何拉人来访问,做市场,做品牌。”

谢文还对台下中小站长开骂,他指出和张朝阳等互联网大佬认识的时候,他们的年龄跟现在的中小站长差不多,但是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智慧。

“我到这儿以后从很多人眼里只看到了欲望,你连听别人说话的兴趣都没有,我们还谈什么?”

谢文指出,中小站长要向大互联网公司平台进军。“让大城市变成开放的城市,而不是封闭的城市,我们共生共赢,产生更健康的生态圈。”谢文还告诫中小站长要务实,不要老在想今天干点什么明天就发财。

由康盛创想主办的2010第五届中国互联网站长年会于5月29日在北京召开。每年一度的站长年会,也是该公司与中国最大的站长社区落伍者(im286.com)共同主办的业界关注度最高的站长类活动之一。腾讯科技做现场直播。

以下是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部分演讲实录:

谢文:从我开始不合适,我边上都是互联网界各个大的代表,我现在早就退隐江湖了。参加这个会,台下坐的都不是个人站长,也是小公司创业这个阶层的,回答刚才这个问题,最简单的话说是,在座如果是新创业或者是个人站长,我建议99.99%的人应该做一个应用,但是是不是做应用一定要依附于大平台?

所谓应用是要把全部力气放在究竟给网民提供哪些非你不可的服务,给别人一个使用你的理由,而不应该把力气放在如何拉人来访问,做市场,做品牌,专心致志做好自己的核心服务。在这个时代,去年我记得还没讨论到这一点,到今天讨论,这个问题可以斩钉截铁回答,呼吁至少中小站长和新创业的,坚定不移地做应用,至于什么是应用,也许以后可以再说。

为了公平,在我开骂大公司之前,我先骂骂台下的观众。我和张朝阳之类认识的时候,他们的年龄跟你们差不多,但是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智慧,我到这儿以后从很多人眼里只看到了欲望,你连听别人说话的兴趣都没有,我们还谈什么?

你看刚才郑志昊在这儿有点做广告的嫌疑,但是是软广告,除了戴总以外,我们真的想把我们十几年的经历,失败、成功、体会跟80后、90后,跟大家交流交流,希望大家不要走我们的弯路,也不要像我们那样付出更多代价。所以各位至少你睡觉也别说话,不听就睡吧。

刚才的题目叫真开放、假开放,很简单,中国没有一个真的开放。基本上这些平台还是以黄世仁对杨白劳的态度来为自己添砖加瓦,所以在地位上、心理上、态势上,反映到一个网站的架构上,基本上都不是双向的,是为我加点什么,你们这儿几几开,你们开放以后跟人家怎么分成?许朝军你们原来是四六、三七?

许朝军:五五。

谢文:这是典型的比黄世仁还黄世仁,这不叫开放。如果我们到北京开一个小店,政府说一半收入给我,哪个企业可以在这儿生活?现在的大平台都相当于一个大城市,千万人口,这儿还有四亿多人口的大国家,相比Facebook,Facebook到现在为止仍然坚持到这儿做应用的,你的收入你拿走,我一分不要,相当于我们改革开放对外引资的三减两免。

另外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这些开放的平台之间各有各的标准,各有的各的路数,各有各的禁地。我记得许朝军当时说扑克你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凡是我做的你不能做。这个相当在北京猪肉不能卖,牛肉不能卖,你只能卖蛤蟆腿,这样的事情也是假开放的典型。

再有就是没有一个平台,除了最早的校内,整个平台是一个开放的架构以外,剩下的平台基本上都是二元、三元,甚至很多都是开放特区,我这么大一个国家开个深圳,你们到那儿去,别的地方资源不给你分享,在这儿主要吸取你的资源给我,这不是真的开放。

从这个情况来看,我们有一点点好处,就是有关部门禁止Facebook、Twitter这样真正开放的平台进来,所以给了我们大网站、大公司好多年机会了,五六年机会了。

我很希望台下的80后、90后,苦大仇深的站长们,给这些巨头们施加点压力,到他们的微博上去捣乱、抗议,网上虚拟游行,让他们知道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今天问郑志昊,他们今年年收200到220亿,利润要超过100亿,这种庞然大物,这不像我们当年创业的时候,大家都一样,一个级别,下来已经有阶级划分了。

这个时候我们新一代想在互联网业安身立命,谋得一席之地,我们希望走在前面的老大哥、老大姐,70后、60后,心态开放一点,谈不上让利,无非是获利稍微少一点,放长线钓点大鱼,你把现在这波创业者都弄死,生态圈不好。

但是这个事在道理上我呼吁四五年了,没用,我年年讲,我觉得比较有用的是挑动他们之间赛谁的开放程度高,让他们说,方刚不开我就投奔新浪,新浪不开我就投奔郑志昊,挑动大国之间的战争,我们小民才有机会。

这个工作,这个理论一样,因为我天天在新浪微博上骂新浪微博,改进很快,当然骂脏字、个人攻击不可以,讲道理,他们只要一分裂,有一个往前迈一步,别人必须跟,看微博就看出来了,新浪战战兢兢还自我审查非常厉害,现在你看搜狐、腾讯都上来以后,我看为了竞争言论尺度放开了,一样。

我希望中小站长要向大城市进军,让大城市变成开放的城市,而不是封闭的城市,我们共生共赢,产生更健康的生态圈,我很不希望明年大会我们又说同一个话题,因为去年大概就说了这个话题,真开放假开放,单向开放,黄世仁、杨白劳,没意思,反正这些公司已经不请我去说话了,因为老骂他们。

但是我替你说话没用,如果你们还在底下窃窃私语,老在想今天干点什么明天就发财,永远不会,没这个机会了,现在做对了,五到七年能要有成就就行。我们战战兢兢过日子,指望这些大国家也走向开放,而不要像北朝鲜一样。

[责任编辑:skyl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