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腾讯科技 > IT报道 > IT新闻 > 正文

IT连锁卖场合作12年最佳搭档分手

2010年08月01日15:37中国经营报观察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作者: 党鹏

  谁也没想到,合作12年之久的“最佳拍档”终于还是分手了:西南最大的IT连锁卖场佰腾集团,两个自然人股东唐立新、刘梅日前正式签订拆分协议,今后二人将在IT连锁卖场各自为战。

  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稳固默契的搭配往往也容易出现裂痕。有的“夫妻档”感情出问题,把公司拆分得越来越小;有的合作者各立山头,出现同业惨烈竞争的状况;当然也有的搭档在分家后,主动差异化经营,各自创出一片天地。本期案例即是一家企业“分家”之后发生的故事,而从中我们看到的是中小民营企业的发展转型之惑。

  从佰腾分拆看民营企业转型

  “我们没有任何利益纠葛或是私人恩怨,只是经营理念上的差异。”佰腾集团两位掌门人都如此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唐立新宣称,他将成立一家名为新尚股份的公司,运作现有两家门店和相关网络公司、代理销售公司上市。刘梅则坐拥六家门店,并以进军房地产为契机,打造ITMALL,从而打通产业链条,“计划在5~8年内拥有20~30家门店,然后上市”。

  以IT连锁卖场为原点,这一男一女两位掌门人正延伸向不同的产业链条,但又殊途同归——指向证券资本市场。

  掘金IT连锁卖场

  1998年,当时的成都磨子桥IT零售业已经成为全国知名的IT零售市场之一,而随着英特尔时任董事局主席贝瑞特莅临成都电脑节,并确定在成都投资,让更多的IT厂商纷纷涌入成都淘金。

  那时,唐立新和刘梅在一家事业单位下属的高新技术企业做同事。唐为总经理,刘则一直在市场上摸爬滚打负责销售。后来,两人想把代理电脑销售的门店做得大一些,人气旺一些。找来找去,结果看上了磨子桥一带的一座烂尾楼,虽然不在零售卖场的核心区域,但在繁华的十字路口。一打听,人家不零租,只整租。就在他们和对方谈条件的时候,包括赛博、百脑汇在内的竞争对手也开始介入。不知深浅的唐刘二人给出了比另外两家更高一点的价格,加上事业单位的背景,最终将这个烂尾楼盘了下来。

  2002年8月18日,成都数码广场在一片热闹中开业了。随后,数码城通过“多频次、高密度,大力度、全覆盖”的行销,扛过了一度出现的商家退租、“非典”压力,终于在成都赛博、百脑汇、东华等大型卖场的夹击下存活下来。2007年6月,已经发展为佰腾集团的连锁卖场入驻重庆石桥铺,在山城电脑卖场一片“狼来了”的喊声中,佰腾数码广场重庆店开业。同年10月,佰腾集团昆明店登场。2008年7月,昆明店二期开张。至此,加上早些时候开业的贵阳店,数码广场完成了西南连锁店的战略布局。

  2009 年9 月,位于上海市黄浦区淮海路与世博大道交汇处的佰腾数码广场开业,这是佰腾IT 连锁全国第十家卖场,也是佰腾集团从西南走向华东的第一站。

  理念差异不相为谋

  自从成都业界流传佰腾集团唐刘这一对“最佳拍档”“分家”的消息,有业内人士分析,两人分道扬镳的主要原因还是利益分配不均。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分别与唐立新和刘梅沟通,对于“江湖”传言,两人同时表示分家的根本原因在于“理念不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可否认,佰腾分拆的导火索在于上海店的开业。唐立新认为上海在全国具有影响力,只要进入这个市场,就可以提升企业的品牌,为下一步进行全国扩张奠定基础。同时,唐立新主张自购物业,可以降低经营的固定成本,尤其是上海物业虽然贵但增值能力强,同时为以后上市进行资本运作做好准备。

  对此,刘梅认为,进驻上海是可以的,但在现阶段,上海还不适合采取自购物业来经营IT零售卖场,尤其支付的代价是5亿元。她认为,在上海自购物业固然可以降低固定成本,但是必须背负偿还本息的压力,同时资产收益率较低;另外,刘梅认为虽然佰腾有多家门店及相关产业,但想在近期上市条件还不成熟。

  事实上,唐的想法仍然是立足他分拆所得的上海店,然后向周边省会城市和北京、广州拓展。虽然按照分拆协议,新开门店不能再使用佰腾品牌,但唐立新透露,他正在注册新的卖场品牌,并且近期会宣布新开卖场的消息。虽然刘梅也看好大城市的辐射作用,但她打算在经营好现有的成都、绵阳、重庆、昆明等6家门店之外,通过向武汉、西安、长沙等省会城市拓展,然后辐射其周边的二级城市。

  “其实,通过分家,员工们选择唐总或者选择我,也说明企业内部经营理念不同的问题”。刘梅坦言,分家可以使各自的团队能够按照统一的经营理念去运作公司,因此,从这个层面来说,分家并未对各自造成什么伤害,反而是以前团队理念的分歧、内耗影响了企业的发展。

  产业链条上发力

  根据资产分割协议,唐立新拥有的实体店包括佰腾在成都的旗舰店成都数码广场和上海店之外,还有佰腾旗下的高欣科技,该公司为代理佳能、戴尔品牌的销售公司,目前在多个城市估计有七八家专卖店。

  “这就是我的产业链条,仍然以连锁卖场为基础,向上下游产业链条拓展,比如下一步向网络购物、软件开发、代理销售等延伸,同时做商业地产,开发专业卖场物业。”唐立新表示,目前已经有几家投资公司愿意溢价收购股权,最终目的是在近期上市。

  对于刘梅来说,资本市场也是抵挡不住的诱惑。但前提是 “争取5~8年时间,佰腾的店面达到20~30个,自有店面能够达到1/4至1/3”。刘梅说,这样的目标一方面要依托佰腾稳健的自我发展,每年开设 1~2个门店是没有问题的;另一方面必须进行资本运作,才能够为打通产业链条提供现金流,“最终将以卖场为主题,择机上市”。

  此外,虽然唐立新已经退出了在佰腾控股的房地产公司50%的股权,但佰腾房地产板块的潜力却是不可小觑。记者获悉,该公司6月份开盘的一个项目,虽然只有15亩,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但一方面包装出“e族的基地、好玩的家”这个概念,倡导小区所有区域无线网络覆盖;另一方面充分和IT卖场结合,可以在小区展示厂商产品,厂商也是潜在购房群体。

  “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个盘,也是在产业链条上的试水。”刘梅期望能按照ITMALL的概念来发展这一产业链条。比如将IT卖场和商业地产、住宅结合起来,将IT产业链条延伸到房地产。由此,与 SHOPPINGMALL不同,ITMALL不是以百货或者超市业态为旗舰店,而是以IT零售连锁业态出现在城市之中,同时还可以引进诸如电影院线、餐饮等进行互补,从而提升ITMALL在城市的价值。

  “同时,ITMALL里的厂商是我们的客户也是最优质的资源,为此,将成立一个专业资金服务公司,加上现有的广告公司等产业链条一旦打通,就会创造出更多的新商业机会。”刘梅如此畅想着自己的产业链条。

  记者观察 VIEW

  搭档的配合艺术

  张瑞敏和杨绵绵(海尔),周厚健和于淑珉(海信),任正非和孙亚芳(华为),朱江洪和董明珠(格力),史玉柱和他的总裁刘伟(巨人),甚至马雪征在联想时之于柳传志,以及“夫妻档”潘石屹和张欣(SOHO中国)、李国庆和俞渝(当当)等,都是中国企业领导层 “搭配”的典型例子。

  但是当企业做到一定规模时,搭配往往也容易出现裂缝。对于唐立新和刘梅来说,佰腾集团的拆分源自于经营理念的不同。业界人士分析,两人性格迥异,“分手”是最好的结局。唐立新主导更具宏观的战略布局,如选择成都总店和上海店,以及想进入北京、广州市场,进行资本运作就可窥见一斑,既有男人好面子的成分,又显示出一个男性企业领导者的战略思维模式。

  相对来说,财务出身的刘梅思路和风格较为稳健,注重财务分析,强调步步为营。比如,刘梅舍弃具有旗舰店意义的成都数码广场和上海店,选择二级城市的门店,是因为她看到成都数码广场的租赁期限即将到来,上海则背负巨大的本息压力;但二级城市门店不同,往往处于优势甚至是垄断地位,收益稳定期限长等等。

  对于唐立新和刘梅来说,分家已经成为定局,而且各自有着自己的打算:就是依托连锁卖场,各自发展自己的产业链条。这有些类似于阿呀呀的模式,但目前尚无法对唐刘二人抉择做出置评。

  但显然,分家并不是人们所期望的,尤其是对于企业家来说,分家就意味着资产的一分为二,意味着团队的解散。产业链条是以团队、资本、资源等诸多要素铸造成的一环套一环的系统,一旦某个要素崩裂,将不仅仅是分家那么简单,或许就意味着自己的覆灭结果往往会是越分越小,双方原本聚合的力量就此消失殆尽。因此如何让分家的付出最小,是值得企业研究的问题。

  有管理专家认为,最怕的是分家导致两败俱伤,因此对于财产的分割、负债的处置、品牌的应用、市场的划分等等都要事前明晰,否则在同一市场的同业竞争、品牌使用混乱等都可能成为企业发展的掣肘。

  在这方面,刘永好兄弟的分家模式可以借鉴,在产业链条上重新划定细分市场,分别投入,近而创造了更大的市场空间。

[责任编辑:hunterl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