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IT报道 > IT新闻 > 正文

日本尔必达破产牵动全球内存版图

2012年03月01日01:12东方早报[微博]周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日本尔必达破产牵动全球内存版图

尔必达轰然倒地,台湾内存产业“联合美日抗韩”的基调开始模糊

2月27日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的日本尔必达(Elpida Memory,6665.TO)昨日在东京股市交易中大跌97%。

这家全球第三大动态半导体内存(DRAM)企业申请破产保护时,负债4480亿日元(约合55亿美元),创日本制造企业破产规模之最。

这一破产消息在全球内存行业旋即激起“骇浪”。据台湾集邦全球电子交易市集(DRAMexchange)的数据显示,DRAM芯片现货价格2月28日大幅走高,主流DDR3(双数据速率3)价格最高上涨13%。

尔必达主要生产DRAM,即电脑中必不可少的组件——动态半导体内存。由于DRAM芯片被加工成条状插到电脑卡槽中,故又被称为内存条。

尔必达破产的影响,已迅速波及中国市场,内存条报价昨天上涨了10%~25%不等。

日本的“国策公司”

这还不是尔必达破产故事的全部。《日本经济新闻》评论,尔必达破产简直是政府直接介入民间企业经营无效的教科书式案例。

新华社2月28日的一则随笔,概括了这一经典案例的来龙去脉。

作为日本国内惟一一家DRAM制造企业,尔必达的落幕显示,在全球电子业洗牌大潮中,仅靠国家保驾护航并不能确保企业在残酷的竞争中幸存。

尔必达诞生于1999年,实际是整合了日立、NEC、三菱电机的DRAM业务,其成立本身就带有保护日本DRAM产业的政府意志。

但就是这样一家得到日本政府特别优待的企业,未能挺过内存行业的低潮期。2008年金融危机中,DRAM全球需求继续大幅减少,产品价格也进一步下滑,尔必达濒临绝境。

日本政府此时再次向尔必达伸出援手。2009年,在日本经济产业省主导下,日本通过《产业再生法》修正案,授权日本政府可对拥有国际领先技术、但面临经营困难的民营企业施以援手。2009年6月,尔必达成为新法的首位受益者,日本政策投资银行向其注资300亿日元(约合3.7亿美元),其他主要金融机构则提供了约为1000亿日元(约合12.4亿美元)的贷款,实际上成为日本“国策公司”。

然而,好景不长。尽管有政府注资和政策扶持,尔必达在接下来的经营中遭遇日元升值、韩国同行强势崛起、市场需求和产品价格双双下滑等影响,经营始终没有明显起色。尔必达于本月初发表的财报显示,2011年4月-12月期决算中,公司亏损达989亿日元(约合12亿美元)。

据日本媒体报道,申请破产重组后,尔必达发行的普通公司债、可转换公司债等违约债务的本息金额将达1385亿日元(约合17亿美元)。日本政府此前投入的部分公共资金也将无法回收,国民负担因此新增最多280亿日元(约合3.5亿美元)。

此外,尔必达股票将于3月28日从东京证券交易所摘牌。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年为支援尔必达奔走的经济产业省高官不久前因内幕交易被捕,其涉嫌内幕交易的对象也包括尔必达股票。

过时的日本模式

尔必达的没落也是日本电子业界近年面临严峻局势的一个缩影。

iiSuppli中国区首席分析师顾文军昨日对早报记者表示,尔必达的倒下和包括彩电业在内的众多日系电子行业陷入困境说明,以往日系企业注重品质和规模时代的商业模式已经不再具有竞争力,全球电子产业新趋势是创新和快速应变能力。不能及时改变就意味着被市场淘汰。

“日本电子产品过去的竞争力是品质高,规模化生产,但是如今市场需要的是变化,没有创新和灵活应变,无法取胜。”顾文军说,日本电子企业都是会社模式,公司规模大,决策很慢,应变能力差。

至今,尔必达仍主要提供电脑用内存,而没有跻身移动产品内存行业,也没有涉足为数码相机和智能手机存储器广泛使用的闪存。而竞争对手三星则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并且开始转型多元化生产,能够实行交叉补贴(cross subsidize)其DRAM操作。

与日本都是大型企业一样,韩国也走扶持大企业策略,但韩国三星电子等大企业比日系企业要开放,善于整合全球资源。

顾文军表示,日系企业——包括尔必达——需要的原材料只会向日本企业采购,由于担心技术外流等保守决策,不在国外设厂,也不愿和合作伙伴分享技术。

“现在芯片设计领域有很多创新的小企业冒出来,这些小企业决策快,创新多,但是日本早年一直扶持大企业,这对日本的小企业造成了打压,这些日本大企业陷入困境以后,没有小企业成长起来顶替接班,这就是使得日本电子产业越来越失去竞争力。”顾文军还认为,日本企业的保守作风到现在还没有改变,日本去年“3·11地震”发生后工厂外迁选择东南亚国家,都不愿来中国,这会使得日系企业再次失去机会。

牵动全球内存版图

尔必达申请破产保护后,有人欢喜有人愁。

台湾最为紧张,尔必达破产消息传出后,台湾“经济部”和“金管会”2月28日紧急研商对策,并强调政府协助台湾DRAM产业“联合美日抗韩”的基调不变,虽然尔必达目前有状况,变数会大一点,但会努力持续下去。

尔必达与台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不仅是台湾第一宗日企发行的TDR(台湾存托凭证),也是台湾芯片企业力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重要合作方,与力晶组建有一家合资公司瑞晶电子。(编注: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时,DRAM价格崩盘。彼时,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喊出“不救DRAM,不配当领导人”的豪语,计划推动与尔必达技术合作,对抗最大竞争对手韩国。但这一计划最终因台湾“立法院”不愿通过预算,而最终胎死腹中。)

目前瑞晶电子只为尔必达生产DRAM芯片。尔必达持有瑞晶电子64.7%的股权,力晶持有约33%股权。

瑞晶电子2月28日表示,在尔必达申请破产保护后,已停止向该公司出售DRAM芯片。

今年以来尔必达累计欠瑞晶电子1.351亿美元货款,短期内这笔账款可能无法收回。

瑞晶电子昨日盘中暴跌29%,其竞争对手南亚科技(2408.TW)、华亚科技(3474.TW)则涨停。

尽管股价可喜,但台湾DRAM业者仍是忧多于喜,喜的是DRAM市场长期以来供过于求的惨况有机会改变,忧的是全球DRAM产业可能进入韩美独占、甚至韩厂独占的局面。

市场调研公司IHS iSuppli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份,尔必达和美国的美光科技并列为全球第三大DRAM厂商,各自拥有12.1%的市场份额。排在第一的三星电子市场份额遥遥领先,为45%;韩国海力士半导体屈居第二,市场占有率为21.5%。

顾文军认为,尔必达破产后全球内存市场将从原来的寡头分食变成了寡头垄断,由于三星电子和海力士原本的市场份额已经很高,如果借此再继续扩大市场份额,或许会触犯反垄断法而遭到美国政府的警告,而美光则正好借此机会填补尔必达的市场份额。三星电子已声称,其对负债累累的尔必达不感兴趣,也不会考虑与尔必达进行合作。

美光与尔必达早先有过合作打算。顾文军说,之前美光原本要购买尔必达在日本广岛的工厂,但因为美光CEO艾普顿今年2月驾驶私人飞机失事去世,而导致合作告吹。

韩国《朝鲜日报》也认为,美光科技可能出手收购尔必达,一旦此事成行,其占有率就会上升,威胁韩国三星和及海力士。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美光科技是最有希望的支援企业,但东芝和韩国企业也有可能支援尔必达的重组。2月27日晚,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枝野幸男表示,他希望尽量维持国内DRAM的生产基地。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ois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