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通信报道 > 通信新闻 > 正文

爱立信总裁卫翰斯:电信业如何可持续性发展

2012年06月23日05:1421世纪经济报道[微博]刘方远我要评论(0)
字号:T|T

巴西当地时间6月20日,里约热内卢一改之前的晴好天气,阴郁的雨天迎来“里约+20”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的正式召开。正如人们对本届大会失望的心情,对于最终定稿49页“The future we want”(我们所要的未来)的文本,人们普遍认为不会有任何实质性成果达成。

但相比主会的沉闷和失望,会前由各行业或相关NGO组织的各种边会讨论却异常活跃。

爱立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卫翰斯(Hans Vestberg)在“里约+社会”论坛上表示,“无论是应对气候变化、能源消耗、贫困及灾难救援,技术在应对全球重大挑战、实现可持续发展方面都具有巨大潜力。”

在他看来,通信技术可以从帮助教育、医疗、环保等多个方面促进可持续发展。据记者了解,在巴西当地,爱立信就与运营商VIVO及一家NGO组织合作为亚马逊丛林圣塔伦地区的150个河边村落提供了3G覆盖。

“健康与快乐”NGO项目负责人Paulo介绍说,有了3G网络后,村民们可以更好地报告外来人员入侵从而保护雨林,另外还能更快联系上医疗船享受医疗服务,孩子们还可以得到来自圣保罗的远程教育。

另外,爱立信和VIVO还为里约Favela Vila Cruzeiro贫民窟的一所学校提供了免费的WiFi覆盖,帮助贫民窟孩子们保持与外界的联系。在会后本报记者采访时,卫翰斯表示,通信业可以从各个方面来帮助实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但同时通信业本身也必须找到自己的增长点,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向偏远地区渗透

《21世纪》:到偏远的亚马逊去建设基站对当地有极大促进作用,但电信运营商如何平衡成本和收益?

卫翰斯:我们在非洲或中国乡村

地区提供的无线基站,与我们为纽约电信运营商提供的基站是一样的产品,所以首先技术的规模效益就降低了设备成本。其次,我们可以针对所需容量进行相应部署,比如纽约无线基站需要大容量,而乡村地区的基站容量则小得多。

第三,乡村地区手机等电子设备也不是大问题,真正困难、真正成本很高的是固定基础设施,比如站点、基站塔、基座电源。这些是耗资最大而且很难施工,但是只需要建一次。

《21世纪》:所以在对偏远地区的网络覆盖方面,需要更多借助政府的力量?或其他第三方NGO组织的帮助?

卫翰斯:出于工作需要,我经常与政府官员打交道,每次会面,都会谈到科技对国家GDP的影响,并建议政府在数字化教育、数字化医疗及利用信息通信技术节能减排上发力。这也是我作为联合国宽带数字发展委员会成员的职责所在。

除了政府,爱立信将继续与不同行业合作,了解所需做的事,当然也包括同电信运营商的合作。我们将积极与公共和私营各领域的机构展开对话,比如像今天的“里约+社会”活动,因为我们需要了解公共部门的需求。

这不是一个企业能独力为之的,我们将继续与行业沟通,向他们展示技术力量,聆听他们的建议,并给出我们关于技术发展的意见。新的理念、想法又会从其他方接踵而来,这将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

《21世纪》:这种合作模式对中国提高网络覆盖有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

卫翰斯:我认为,宽带上网的普及将大大推动中国的可持续发展。中国比其它国家更深谙此道,因为它在该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我想说,任何国家都必须为数字化教育、数字化医疗和物联网制定一个发展目标。用上宽带当然是件好事儿,但我们还需要制定目标,比如乡村数字化教育目标,让多少村落能够享用数字化教育,无论在哪里出生的人都获得平等的教育机会

《21世纪》:但不同国家是否需要不同的措施?

卫翰斯:我认为需要共同努力,这是爱立信编写的有关二氧化碳减排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宽带发展报告,报告里介绍了爱立信应采取的措施,也有对政府应采取行动的建议。

我们列举了6个国家在节能减排和信息通信技术利用方面的6个实例。我认为我们的任务就是与政府合作,要根据不同国家当前资源和实际情况,有些国家需要多参与,有些国家则可能不需要。

以澳大利亚为例,2000多万人口居住在可能相当欧洲大小的土地上,很多地方都是乡村,政府该怎么做呢?乡村地区的宽带网络都是国有的,确保每个澳大利亚人能高速上网,因为没有哪一家电信运营商能在澳大利亚农村建立成功商业案例,但如果政府投资建立一个网络,实行国有,则所有人都将受益。这就是澳大利亚情形,根据他们自己的情况建立。

如果你到新加坡,则是另一番景象。由于国土面积小,运营商都可以自建网络。因此作为政府,需要仔细思考,如何采取最佳宽带部署方案,但毫无疑问,宽带网络将对所有国家经济发展,对国民生活都会产生重要影响。

网络升级是主要动力

《21世纪》:相比把网络覆盖到更多偏远地区,对现有网络进行升级也是重要增长来源。您觉得,哪个增长潜力更大?

卫翰斯:更多增长会来自于网络升级。当前85%人口已经拥有手机,所有部署发展方向都将是移动宽带,网络将很快会运行3G,我们认为到2017年3G网络将覆盖全球85%以上的人口,这是个巨大的变化和转型。

当然,由于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大市场还有大量用户在使用2G,所以我们会觉得现在用GSM的用户比用其他技术的用户要多。据我所知,现在中国每月还会新增不少2G用户。但同时,这也意味着巨大的市场和升级空间,今年一季度,我们有35至40%网络业务来自印度和中国。毫无疑问,当中国和印度用户大量转向3G,会改变连接网络的格局。

《21世纪》:现在全球运营商正加快LTE商用网络的部署,中兴、华为也在积极参与其中,您认为新的技术升级会不会改变设备商的竞争格局?

卫翰斯:目前所有大规模的LTE部署主要发生在三大市场:日、韩和美。在这三个市场,我们都处于第一。目前从全球来看,我们占有60%的LTE市场,第二应该是阿尔卡特-朗讯。

其实过去十年,我们一直遇到各种对手的激烈竞争,虽然现在主要竞争者和十年前有所不同,但去年我们全球市场份额从32%增长到38%,超出第二名厂商的两倍。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onic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