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创业人物 > 正文

北极光邓锋:风投界里幸运的中国人

2012年06月29日11:24南方人物周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北极光邓锋:风投界里幸运的中国人

清华男、海归、大公司技术大拿、成功创业者,风投界知名人物邓锋身上集中了业界所能想到的最好履历,对于中美风投资界,他有什么见解。

邓锋童年多磨难,成年后,则一路幸运相伴。大学时代成为“清华首富”;出国留学,进入全球芯片业巨头——英特尔公司工作,参与设计了第一款笔记本电脑芯片奔腾1,以及后来的奔腾2;创业成立网屏公司(NetScreen),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亿万富翁。

2005年,邓锋从网屏公司辞职后,无意中投资了3家美国风险投资基金,而这3家基金又分别对Facebook、LinkedIn、YouTube和Groupon等4家互联网公司进行了原始投资。

2006年以来,这4家公司或被巨额收购,或登录纳斯达克、纽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发行股票,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邓锋从中获得了巨额投资收益,特别是Facebook。

邓锋连中“四元”,被称作风投界里幸运的中国人。

清华最富的学生

1981年,北京人邓锋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一次,他借到一本由保罗·弗赖伯格和迈克尔·斯韦因合著的《硅谷之火》。这本书完整记录了硅谷发展史,也彻底激发了邓锋的创业激情。

读研期间,邓锋开始从中关村接项目。他在清华大学2号楼租了3间房,一间自己住,兼作沙龙举办地,另外两间当实验室,同时招募清华低年级的同学做兼职。

从那时开始,邓锋就保持了每天工作时间12-14小时、一周工作6-7天的工作节奏,并保持至今,这种工作强度已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1988年,清华大学举办全校科技作品大赛,邓锋拿了冠军。

在清华时,邓锋得了一个外号——“清华首富”,他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总共只从家里拿了600元钱,其余所需费用都是自己做生意赚的,并且盈余许多。

1989年毕业时,邓锋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当天晚上凌晨2点,他从实验室出来,发现整个学校几乎都空了,他沉浸在创业梦想中。毕业后,他开始在中关村做先锋公司总经理助理,后来与TCL李东生(微博)、创维集团黄宏生一起创过业,每月的收入已有七八千元。

其后,邓锋随女友赴美留学。1990年,他到了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学计算机工程专业求学。与女友结婚后,又转到南加州大学继续攻读计算机专业博士学位。

登陆纳斯达克

1993年,邓锋来到英特尔,他参与了奔腾1(Pentium I)、奔腾2(Pentium II)芯片的设计。1996年,他和清华校友柯严、谢青一起打篮球,在有意无意的沟通中,三人一致认为网络安全是未来的趋势,大家一拍即合,决定创业。

他们决定开发网络安全硬件产品。当时,美国互联网从10 M提速至100M,但网络安全软件性能的提升跟不上网速提升的速度,邓锋认为,只有“革命性的技术”才能解决网络安全问题。

在当时,用硬件解决网络安全问题成为一种趋势,正如当年思科把路由器由软件做成硬件一样,解决了电脑与互联网的联接问题。

谢青、邓锋和柯严三人随即成立网屏。谢青担任CEO,负责网络安全技术开发;邓锋负责芯片;柯严负责软件。

创业初期,三人还舍不得放弃大公司的优渥待遇。邓锋在英特尔可以拿到100万美元的股票期权。他们约定用业余时间来做创业公司,但每个人每星期必须保证30个小时在办公室,周六一天都必须到,周日上午可以休息,但下午必须到。

1997年,网屏做出第一台样机,3个创始人决定放弃正式工作,全力以赴做好网屏。在决定要不要辞职时,邓锋陷入了痛苦的煎熬,如果他在英特尔再多待几个月,就可以兑现100万美元的期权。他失眠,一个星期里每晚只睡两个小时。“竞争格局没有确定,才刚刚开始发展。”但邓锋非常看好网络安全、信息安全这个“高速成长的市场”。

创业初期,邓锋的理想很简单,就是赚够200万美元,对得起自己放弃的那100万美元的英特尔股票期权。

此时,邓锋的理念非常清晰:他要“在一个已经存在并高速成长的市场,推出一个破坏性的技术”。

网屏的产品正式推向市场后,销售情况非常好。硅谷的投资公司向谢青、邓锋们抛出了橄榄枝。1998年6月,由网屏天使投资者牵线搭桥,硅谷著名投资公司红杉资本对其投资了 370万美元。

2001年12月12日,网屏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此时,谢青、邓锋和柯严分别持有网屏4.8%、5.7%和5.8%的股权,三人都已是过亿美元身价。

网屏是硅谷大陆华人创业成功的第一家企业,获得当地社会很高的关注度。2002年、2003年,邓锋获得美国北加州年度杰出企业家奖和最高创新奖。

2003年,网屏销售额达到了2.45亿美元,在全球防火墙市场中的份额升至第二。2004年2月9日,全球第二大网络设备巨头美国Juniper出价40亿美元收购网屏。邓锋加入Juniper,成为主管公司战略的副总裁。一年后,邓锋再次辞职,10月柯严也辞职。

做LP投资Facebook

辞职后,邓锋手里握着几亿美元,完全可以过悠闲的寓公生活。不过,当时他还很年轻,还想干点事。

2000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硅谷的风险投资业开始沉寂。斯坦福大学旁边有一条著名的小路,叫沙丘路(SandHillRoad)。鼎盛时期,这里曾聚集了上千家风险投资公司,是投资者的圣地。2002年,大部分风险投资公司都关闭了。

2004年,美国硅谷风险投资者又开始萌动起来,他们嗅到了中国的商业气息。这年夏天,硅谷特别有名的风投公司组织一次访问中国的旅行,邓锋受邀参与。美国的风投公司希望既有美国经验,又有中国背景的人加盟,成为在中国的常设机构的职业经理。邓锋的背景、履历和创业成功的经验,使他成为风投追逐的头号人物。

从中国考察结束返回美国后,红杉资本说中国没戏,他们绝对不在中国投资。结果3个月以后红杉资本就在中国成立了一个基金。后来,美国大部分风投都开始进入中国。“很狡猾,这帮人。”邓锋说。

2005年,邓锋回国创立北极光风险投资公司,老朋友柯严也一同加入。

在自己做GP(私募基金一般合伙人,由发起人担任)的同时,邓锋还用自己的钱投资了3家美国的风险投资基金,他们分别是红杉资本、阿克塞尔合伙风险投资公司(Accel Partners)和NEA基金,“很有幸地做了一把LP(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人,由投资人担任)”。多年以后,邓锋一再开玩笑地强调:“都是很不小心地投的,真的是很不小心投的。”

翻看这3家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名单,那些大名鼎鼎的全球互联网公司几乎被他们一网打尽。红杉资本投资了LinkedIn和Youtube。LinkedIn是全球最大的专业社交网站,2011年5月19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价45美元,上市当日股价一度攀升至122.7美元/股。

YouTube是世界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2006年11月,被Google公司以16.5亿美元收入囊中。

阿克塞尔更是传奇。“那基金做了一个什么事儿呢?别的也没做什么,就做了一件事,就投资了一个公司,叫Facebook。”在Facebook估值1亿美元的时候,阿克塞尔向Facebook投资了1270万美元,其中有邓锋的几千美元。2012年5月18日,Facebook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38美元/股,市值1000亿美元。阿克塞尔丰收了高达千倍的投资回报。就这一个案子,使得阿克塞尔成为“全美国历史上最好的风投基金”,“现在变成了全人类史上风投最好的。”邓锋说。

在美国市场上获得的超额投资收益,是在中国市场无法想象的。中国的风投可能成功率高一些,但每个案子回报率都不是很高,一般在2倍、3倍、5倍之间,最好的也只能获得10倍收益。

NEA基金投资了Groupon。2011年11月4日,Groupon在纳斯达克上市成功,开盘价为28美元,较发行价20美元上涨40%。以当日开盘价计算,Groupon市值为177亿美元。

现在正当时

回国后,一切都得重新开始。与其他已经在中国市场上有成熟脉络的风险投资公司相比,邓锋需要快速建立关系网络、组建团队,募集资金,寻找项目。

邓锋开始利用“清华”这个品牌。2005年4月,他发起成立了清华企业家协会。在美国硅谷时期,邓锋就已经和一帮华人创业者共同发起了华源科技协会,经营在美国的人脉关系。

为了搭建关系网络,邓锋慢慢融入到官方系统中,积极参加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组织的“千人计划”,以及类似江苏省无锡市组织的“530计划”。官办机构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尖端医药、清洁能源等方面的前沿科研成果信息,有利于他们找到项目。

2005、2006年,正是中国风险投资行业热潮起步期,外资风险投资公司大量进入中国,各种项目疯狂在市场里找钱。在经历了短期的挫折后,邓锋在市场里玩得风生水起。

这些年来,邓锋见证了中美两国风投行业的兴衰起伏。2005年至2008年,基本上是外资风投公司的天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本土风投公司开始兴起。2009年,中国资本市场推出创业板,风险投资者找到了在中国本土退出的路径,大量的人民币基金开始出现。

邓锋认为,无论是在融资的数量、基金的个数,还是在投资公司的数量、退出公司的数量上,人民币基金都迅速超过了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会超过美元(基金)”。

2010年开始,美国风投热潮再起,主要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沙丘路又成为各路风险投资公司云集的地方,邓锋的北极光在这里也有自己的办公室。

在美国,这些风险投资公司推动了数次高科技革命。邓锋说:“没有风投就没有硅谷,反过来也可以说,没有硅谷就没有风投。”美国有品牌的风投公司基本上都倾向于投资早期项目。而且,风投行业的集中度越来越高,风投行业第一梯队的公司在融资和项目两方面都占有优势。

第一梯队风投公司之间也逐渐形成了默契:一家公司投资某项目的A轮,B轮则交给另外一家公司,以此寻求各自利益最大化。美国第二线、第三线的风投公司融资、找项目都很困难。过去10年,美国风投行业两极分化很严重。行业前25%的风投是赚钱的,而且赚得非常非常多,后面75%基本上都是亏钱的。“你要进不到第一梯位,基本上就是亏钱的。”

邓锋在美国“依山傍水”,在中国背靠“清华”。北极光先后投资了开心网、百合网、红孩子、展讯通信等公司。业内人士称其为“成功的创业者”、“中国最新锐的VC”。

不过,邓锋都说,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主要靠运气”。

中国特色的商业环境

从2010年开始,外资投资者在中国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3月起,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及“浑水”等公司的连续揭露下,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财务造假问题被曝光,引发美国投资者做空“中国概念”的浪潮。

其中,对美国投资者信心打击最大的还是“阿里巴巴剥离支付宝”事件,马云(微博)在大股东雅虎不知情的情况下,剥离了上市公司资产中最重要的支付宝业务。

这件事之后,不仅仅是雅虎股东,“所有外资投资人对中国公司的诚信都产生了巨大的怀疑”,邓锋所说的是“契约精神”,“所有(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股价全都下来了。”

其后,几十家中国公司或被美国证监会及交易所勒令退市,或实施“私有化”退市。新浪开创的VIE模式遭到美国投资者质疑。所谓VIE模式,是指境外注册的上市实体与境内的业务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的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的业务实体,业务实体就是上市实体的VIEs(可变利益实体)。

对于与邓锋相似的外资投资者来说,他们在中国境内投资的企业,大都要通过VIE模式在美国上市,实行退出。VIE模式遭疑,这让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2011年,中国只有十余家企业登陆美股市场。第四季度,这一数字更为零。

让外资投资者无可奈何的远不止中国公司的诚信问题。

并购重组本来是风投公司退出手段之一,但在中国,公司并购重组比例要比美国低得多,而且游戏规则并不那么成熟。

比如Instagram在美国以10亿美元的价格被Facebook收购,“在中国估计卖1000万美元就不错了。因为(中国)互联网大佬可能就说,我就这么多钱,你要不卖,我整死你。”一边问你到底卖不卖,一边给一个极其狠的要挟,“这种商业文化真的不好。”邓锋说。

这让外资投资者无法按照美国成熟的游戏规则来进行投资,甚至影响到他们的投资收益。

刚回国时,邓锋很难适应这种商业文化,为此也交了不少学费。他愿意承担市场风险、技术风险,“输了就输了,咱们一起赌”,最难受的就是被骗了。所以他坚决不投“把自己利益放在别人利益之上的自私的人”。

适应“水至清则无鱼”的中国特色商业环境更痛苦。曾经有一个小伙子,找到邓锋融资,说他在做社区网站。邓锋非常喜欢他。但创业者说,他的梦想是“做一家中国最大的一夜情网站”。邓锋说:“那我没法投啊。”他知道什么能投,什么坚决不能投。但他也知道,这个商业模式会成功。更让他难受的是,小伙子淡定地说:“没关系,我现在是软黄色,我慢慢洗白啊。”事后证明,还真做成了。

让人崩溃的事还在后头。邓锋曾投资了一家网络公司。该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与“一夜情网站”极其相似。邓锋投资的公司紧盯着对手的流量“望洋兴叹”,但又无可奈何。后来,中央电视台打假曝光了对手公司,而且相继有许多媒体跟进。邓投资的公司高兴坏了,心想,最大的竞争对手终于败下阵来了。结果,对手网站流量瞬间暴涨了40%。

中国市场上的很多事情,让有西方思维习惯的投资人很难按常理出牌。但外资投资者已经越来越本土化了。除了管理的3只美元基金外,北极光又于2011年5月创立了第一只纯人民币基金——苏州禾源北极光创业投资基金,资金规模6.3亿元人民币,主要来源于政府背景的母基金、个人投资者等,并且合并此前的两只人民币基金。

邓锋终于又回到了中国。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ois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