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人物志 > 正文

喜剧生涯造就另类CEO 科斯特洛成就Twitter

腾讯科技[微博]汤姆2012年10月08日00:20

[导读]直到今天,科斯特洛仍然保持着自己“即兴表演”的风格,只不过一切开始变得同商业相关了而已。现在的科斯特洛会滔滔不绝地谈论公司的增长和营收,并时不时的来段笑话。

喜剧生涯造就另类CEO 科斯特洛成就Twitter

迪克·科斯特洛(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讯(汤姆)北京时间10月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纽约时报》今日撰文指出,在成为Twitter CEO前,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曾是一名职业喜剧演员,或许正是这段从业经历造就了其同硅谷其他职业经理人完全不同的性格与处世风格。但是,这样的“即兴表演”风格能否为Twitter带来益处,我们尚无法就此作出判断。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天生的“喜剧演员”

今年五月一个凉爽的早晨,世界各界名流都聚集在坐落于法国蔚蓝海岸(French Riviera)的德彪西剧院(Debussy Theater)出席2012年戛纳电影节的红地毯秀及随后的开幕仪式。但在颁发金棕榈奖(Palme d’Or)之前,Twitter CEO科斯特洛首先登场了。科斯特洛先是洋洋洒洒的发表了自己的主题演讲,在演讲中,他介绍了强大的Twitter为社交网络所带来革新以及公司将如何改变当今的商业和社会活动这些话题。在这番演讲结束后,科斯特洛便开始了自己即兴发挥。

“由于大会给了我足足45分钟的时间,我们或许可以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科斯特洛将手指到了前排,接着说道:“从这里开始,请大家一个个站起来,然后告诉大家你来自哪个公司,还有如果可以的话你希望自己变成哪种动物。”

没错,这就是科斯特洛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上的开场致辞。事实上,这一直都是科斯特洛的一贯风格,因为在他科斯特洛成为社交媒体领袖前,他曾是一名职业喜剧演员。直到今天,科斯特洛仍然保持着自己“即兴表演”的风格,只不过一切开始变得同商业相关了而已。现在的科斯特洛会滔滔不绝地谈论公司的增长和营收,并时不时的来段笑话,甚至说些有可能不利于公司业务发展,或者得罪投资者的话,但他自己却认为这没有什么过错。

平心而论,即便是在今天一个充满像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这样另类CEO的硅谷中,科斯特洛作为公司CEO的形象也足够标新立异。

科斯特洛表示:“对于公司领导人、CEO的形象,人们脑海中总是充满着柏拉图式的景象,对于那些墨守成规的形象我实在无法苟同。我一度对这个问题进行过深入的思考,但我最终还是觉得,我根本不在乎这些。”

或许,正是科斯特洛的这种态度才让Twitter获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成功。不然的话,Twitter极可能会沦为二流商学院研究初创公司创业失败的经典案例之一。虽然现在的Twitter影响力巨大,但我们要知道,这家公司在7年前甚至还根本不存在。

由于Twitter在近年来获得了风险投资人的追捧,公司在短短几年内就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家估值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全球用户达到1.4亿人。尽管Twitter从未对外公布过其财务状况,但外界预计该公司今年的营收将达到3.5亿美元左右。

谋求上市

显然,目前摆在Twitter面前的下一步便是谋求上市。知情人士透露,Twitter的目标是在2014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和Twitter处于同一等量级的另一家社交网站巨头Facebook已在今年5月“成功”上市,但它的上市却让自己的股东们损失惨重。Facebook的IPO进程甚至给整个科技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同时也给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科斯特洛并不是Twitter创始人,它是由杰克-多西(Jack Dorsey)、克里斯托弗-斯通(Christopher Stone)和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联合创办的。但毫无疑问的是,科斯特洛已成为目前Twitter高管中的实权派人物,这家公司的经营完全掌握在他一人手中。科斯特洛的好友和同事透露,他迫切的希望将Twitter带上一个新的发展台阶。在这一方面,科斯特洛此前就有过成功的经历。

上世纪90年代初,科斯特洛就职于安达信咨询公司(Andersen Consulting),当时的他希望通过这份薪水减少自己作为职业喜剧演员的生活压力。科斯特洛当时曾向安达信咨询公司的老板描述过互联网的发展潜力,但他们却连听都不愿听。于是,科斯特洛和几位同事选择了离职,共同创办了专门从事互联网咨询项目的咨询公司Burning Door Networked Media。

通过Burning Door Networked Media,科斯特洛总共帮助创办并成功出售了三家公司。其中一家便是提供网页监控服务的Spyonit,当时人们并不清楚“实时”这一概念,但通过Spyonit,用户可以监控eBay上面的拍卖活动,看到论坛上的评论更新。另一家公司则是RSS新闻聚合网站FeedBurner,它在2007年被谷歌(微博)以超过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创办一家公司并将其转手卖给大公司虽然困难,但这却是让Twitter再上一个新台阶的必经之路。现在,Twitter的估值已逼近100亿美元,对于Charles River Ventures、Benchmark Capital、Union Square Ventures和科斯特洛这些Twitter的早期投资方来说,他们最有可能的退出方法便是让其上市。不过,鉴于Facebook的IPO失利,科斯特洛必须首先说服华尔街相信Twitter在上市后可以一直处于上升的轨迹中。

科斯特洛的观众,包括华尔街、硅谷和全世界都期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不落俗套

有时候,硅谷就像是一所学校,企业则是学生。Facebook的员工通常是顽固不化的工程师,就像他们的CEO一样;苹果得益于乔布斯的个人魅力,仍然在设计师当中颇具号召力,而Twitter的员工却是一群爱捣蛋但却颇受欢迎的学生,就像科斯特洛一样。

Flipboard CEO兼Twitter前董事会成员麦克-麦丘(Mike McCue)在谈起科斯特洛时曾表示:“在董事会会议上,他看上去一本正经,十分专业。但上了台或是在私下,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他会向身边每个人展现自己的幽默和喜剧天赋。”

可以肯定的是,科斯特洛绝不是那种古板、刻薄的公司高管。今年夏天,全球媒体和科技行业的重量级人物都聚集在爱达荷州太阳谷的Allen & Company媒体峰会上,这次会议又被称为“亿万富翁夏令营”(summer camp for billionaires)。科斯特洛今年也受邀出席了这一活动,这表明Twitter和科斯特洛在科技界的影响力已经受到了大家的认可。

在峰会的一天下午,一位出席会议的公司高管拍了拍科斯特洛的肩膀,并给他看了一段Twitter员工在公司餐厅内疯狂起舞,背景音乐是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的热门单曲《Baby》的视频,如果换作别的CEO,看到这段视频后肯定会十分尴尬。但是,科斯特洛对此的表现却是“太棒了!”

这还没玩,他说完这话后,他也开始像视频里的员工一样跳了起来。

Twitter每周都会举行一次“茶话会”活动,主要为员工提供一个与高层进行交流的平台,只有公司内部人员可以参加。据Twitter员工透露,科斯特洛会在“茶话会”上,拿着麦克风站在台上回答台下1000多名员工提出的问题。有时的会议会很严肃,有时则十分轻松。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Twitter员工说:“迪克会站在所有员工前面同员工进行互动。也许,在一分钟前他还在讨论有关公司营收或媒体报端的负面报道,但一分钟后他便开始大开玩笑,甚至会拿在过去一周里发布过有趣Twitter消息的员工说事。”

在“茶话会”中的即兴演讲环节中,科斯特洛有时会一把抓过麦克风,站到台上开始自从未经过排练的演讲,就像美国“深夜美国秀”中的主持人一样。

Twitter工程师马库斯-菲利普斯(Marcus Phillips)有一次戴着眼镜,穿了一件塞满东西的衬衫,模仿科斯特洛给客户介绍产品的样子。科斯特洛看到后,马上抢过麦克风对台下的员工说:“大家赶紧跟他告别吧,因为这是他在公司的最后一天。”

当然,这只是玩笑而已。

公司战略与众不同

对于公司的业务环节,即便是Twitter和科斯特洛也丝毫不敢马虎。目前,苹果、三星、微软雅虎和Facebook等科技行业巨头都纷纷陷入了专利纠纷漩涡,Twitter在这个问题上能够超然其身则主要得益于自己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Twitter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了一个名为“创新者专利协议”(Innovator’s Patent Agreement)的项目,该协议规定公司专利属于Twitter工程师和设计师,而非Twitter公司本身。因此,只要专利所有权员工不同意,Twitter就无法利用这些专利发起诉讼。

Twitter对于公司隐私策略也同其他公司有着不小的区别。今年5月,Twitter在网站上推出了一项用于追踪用户信息的新功能,Twitter表示此举的目的是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关注建议。与此同时,Twitter还允许用户选择“禁止追踪”(Do Not Track)功能来保护自己的数据不被监控。

曾在隐私问题上百般刁难Facebook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The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和白宫都公开称赞了Twitter的这两项功能。

坚决捍卫用户权益

麦丘认为,Twitter,包括Twitter的CEO正在试图打破传统媒体公司的条条框框,Twitter既不是科技企业,也不是媒体公司。

“Twitter是一个与其他企业完全不同的新生事物,我十分欣赏Twitter不对此作出任何道歉的态度,且迪克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遵循着同样的准则。”麦丘说道。

Twitter坚决捍卫每个用户的隐私权,甚至曾为了保护“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的身份而违反纽约法庭的直接命令,还曾因为试图获得“维基泄密”支持者信息而同美国司法部翻脸。

Twitter 首席法务官亚历山大-麦克格文(Alexander Macgillivray)表示:“没人希望拿到一支写不出字的笔,所有人都希望能够一切正常,而这也恰恰是我们所期望的。”

在Twitter创建初期,公司联合创始人斯通在谈到公司发展时曾表示:“我感觉我们就像是坐在一艘刚刚喷漆的火箭船上一样,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它突然就发射了,我们能做的仅仅是紧紧抓住这艘船。”

科斯特洛掌管一切

时至今日,科斯特洛已成为是掌控这艘火箭船方向的“驾驶员”。

科斯特洛并不打算在Twitter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2009年,科斯特洛和妻子洛琳及两个孩子因为厌倦了芝加哥的天气,决定举家搬到加州生活,科斯特洛在那一年加盟Twitter担任首席信息官。2010年,在公司联合创始人威廉姆斯宣布辞职并专注其他项目后,科斯特洛升任Twitter CEO。威廉姆斯目前仍是Twitter董事会成员,他和斯通如今掌管着初创公司孵化器Obvious。

去年,在科斯特洛的游说下,杰克-多西重出江湖。此前,多西曾由于未能解决Twitter稳定性方面的问题,而在2008年离开了公司。现在,员工总是抱怨称多西难以相处,而且总在产品方向上改变主意,因此多西在Twitter的地位不断遭到削弱。尽管目前多西仍然参与公司的战略决策,但已不再有人向他直接汇报工作。

多西拒绝对人们与他共事的感受发表评论,但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自己将科斯特洛看作是Twitter的创始人之一。多西认为:“他对Twitter和公司文化带来了重大影响,他会对公司的一切制度提出质疑,并使其变得更好。”

冷酷无情

不过,科斯特洛的快速决策风格也有着自己的负面影响。这一风格对于一家正处于快速成长阶段的企业来说是件好事,但对于那些行动迟缓的人来说,适应科斯特洛的行事风格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今年早些时候,为了节省时间,科斯特洛曾通过电话解雇了一位Twitter老员工,并将多位股东驱逐出董事会。此外,科斯特洛还对Twitter的第三方应用做出种种限制。外界认为,科斯特洛对于那些曾经帮助Twitter不断壮大的开发者的这一做法实在有些麻木不仁。

Gartner分析师迈克尔-加滕伯格(Michael Gartenberg)说:“这些人曾经帮助推动Twitter的发展,现在他们对于Twitter的重要性已远不及从前。同样的道理,现在的苹果也是更加在乎1000万用户的感受,而不会去迎合自己1万名核心用户的需求。”

企业文化

据悉,当科斯特洛为某件事绞尽脑汁而又不得其所的时候,他通常会用手指狠狠敲击自己的平板电脑,就像是在弹一架发不出声音来的虚拟钢琴。

尽管如此,科斯特洛的行事风格、喜剧天赋仍然在不断渗透至Twitter的各层企业文化中。

PayPal联合创始人兼Facebook的早期投资者彼得-蒂尔(Peter Thiel)曾经这样评价Twitter:“你可以在下午6点以后向Twitter办公室扔一颗手榴弹,唯一会被炸死的人就是清洁工。”

科斯特洛认为:“要改变企业文化绝非易事,但我会尽量在办公室呆的晚点些来以身作则。我通常会先回家和孩子们一起吃晚饭,然后返回办公室继续工作。如果员工知道他们晚上加班的时候我也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显然会更高。以后我会时常在那个时间到公司转一圈,并与他们多进行交流。”

目前,广告只是Twitter潜在营收来源之一。2010年从Fox Audience Network加盟Twitter的亚当-拜恩(Adam Bain)表示,Twitter平台上有着140个字符限制的消息已经成为“信封”。这也就是说,当人们分享某部电影的评论时,Twitter会嵌入一段视频,让用户可以在Twitter消息流中直接打开预览。

如果Twitter的这一思路被最终证明是正确的,那么Twitter的营收极有可能在2014年达到10亿美元,并继续飙升。

科斯特洛曾在芝加哥一家喜剧俱乐部当过主持人,这段人生经历对科斯特洛的处事风格带来了不少影响。在喜剧俱乐部的演出中,通常会由观众来决定每个喜剧演员的角色,然后他们才开始进行表演。在这家俱乐部工作的时光中,科斯特洛学会了许多东西。现在,科斯特洛正在将这些宝贵经验用于管理一家拥有1300名员工的公司。

在工作中,科斯特洛很少使用“但是”这个词,而是频繁的使用“是的”这个词,其实这也符合了即兴表演的原则,这可以让人们讨论一些之前没有异议的事情。科斯特洛表示,即兴表演的工作经历使自己学会了如何把问题从头到尾看得更加透彻。

“有一次在芝加哥大剧院的一场持续一小时的表演中,我们的表演才开始7分钟,我们就意识到今天的表现出了问题。然后,观众们开始嘶吼,并开始喊出‘滚下去’这些字眼。但是我们依然在台上忍受了整整53分钟才谢幕、下台。因为我们知道,没有魔术师会突然出现拯救我们,我们不得不经受53分钟的煎熬。”

[责任编辑:sonicluo+]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