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2016科技 > 要闻 > 人物志 > 正文

第一视频张力军:互联网机遇常在但稍纵即逝

2012年11月27日00:53北京商报[微博]张绪旺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互联网溪流汇成江河又确是瞬息之间,“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变化快”,这句歌词形容这十年间快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行业或许更为恰当。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就像一条涓涓溪流,经过急转弯,便可能突然汇聚成奔腾的大河。而创业者就如同在溪边拾贝的渔夫,抓住机遇甚至可以捕到大鱼,如是境况不胜枚举。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就像一条涓涓溪流,经过急转弯,便可能突然汇聚成奔腾的大河。而创业者就如同在溪边拾贝的渔夫,抓住机遇甚至可以捕到大鱼,如是境况不胜枚举。

  腾讯、百度阿里巴巴马云(微博)陈天桥李彦宏……这些如今互联网行业中响当当的企业以及创业者,是后来者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是他们投身互联网的偶像级动力。

  但互联网溪流汇成江河又确是瞬息之间,“不是我不知道,这世界变化快”,这句歌词形容这十年间快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行业或许更为恰当。

  总有那么一些人,在瞬息万变、竞争激烈的互联网行业中,摸到它的脉搏,嗅到蓝海,并能在行业境况糟糕的处境中崛起。

  过去十年,张力军带领第一视频成为全球第一家视频上市公司;做成最大的网上售彩公司;最近,他又带领旗下中国手游集团成为中国第一家“介绍上市”登陆美股市场的企业。其业务线已经覆盖到手机游戏、中国彩票业务、奢侈品网购V1品和手机地图社区(LBS)等更多元化的领域。

  张力军,第一视频集团董事局主席,带领企业创造了行业内无数个第一,他总是说,做互联网你不用担心机遇,但你必须抓住它。

  精神上的动力 扔铁饭碗投身互联网

  中国互联网开始改变所有人的生活,同时兼具创富的魔力,互联网精英屡屡登上年度经济人物讲台。对于张力军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有吸引力,这是铁饭碗给不了的活力。

  2000年,中国开始为入世做最后冲刺,入世后中国“会怎样、要怎样”是当时企业家都在思考的问题,时任中益集团负责人的张力军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中益是一家国有外贸型企业,端着铁饭碗的张力军有一段时间享受着中国500强外贸型企业的殊荣。

  但张力军认识到,新世纪之初,纳米技术、生物制药和信息产业才是创业最热门也是国家鼓励最多的三个行业。张力军的另一个身份帮助他做出了选择:中国APEC发展理事会理事长这让他有机会与IBM思科等欧美科技巨头进行交流。

  “他们对互联网的认识,对全球数字产业的发展,都是非常精辟、非常超前的。”张力军说,这让身处体制内的他心痒不已。

  恰逢当时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已经变身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而隶属于该部门的中益集团也面临着“脱钩”、“转制”的抉择。直到2003年,国务院体改办撤销。而张力军已经组建中天通信有一段时间,这是一家涉及短信通讯增值业务的新技术公司,与他多年“大进大出、三来一补”的国际贸易经历相去甚远。

  “有自己的兴趣也有国家发展的机遇”,张力军告诉记者,真正让他做出决定是到2004年的时候,信息产业的第二个机遇来了,3G、4G话题变得热门,国家也在指导通信骨干企业进行建设。“我就开始想,3G时代到来以后,手机终端、移动互联网会发展,互联网成为很重要的业务爆发点。”

  这一年,央视年度经济人物有个至今最年轻的获奖者网易创始人兼CEO丁磊,而在此之后,百度CEO李彦宏、腾讯CEO马化腾(微博)、阿里巴巴CEO马云……先后获此殊荣。

  中国互联网精英屡屡登上年度经济人物讲台,而丁磊、李彦宏先后成为中国首富的故事更让新奇的互联网创业兼具了创富的魔力。还有什么比这更有吸引力,这是铁饭碗给不了张力军的活力。

  机遇前的抉择 互联网要做就做第一

  人们喜欢视频的程度远超文字和图片,而随着3G到来以及电脑带宽的增加,视频行业技术基础得到了保证。行业迎来最好的时代。“必须要做视频。”张力军感慨。

  互联网很美好,但仿效新浪、网易杀入门户业务又显得不切实际。

  2005年2月,三名PayPal(海外第三方支付巨头)的前任员工创立了YouTube,这种叫视频网站的概念在全世界开始流行,跟随者众多,张力军就是其中之一。

  而在2004年底至2006年,56网、土豆、优酷……目前主流的视频网站几乎均在此间建立,这里面有已经身家显赫的古永锵(微博)(原搜狐总裁,创立优酷网),有文艺范十足的海归青年王微(微博)(创立土豆网),也有那个互联网早起少有的女性创业者周娟(微博)(创立56网)……

  视频行业貌似迎来最好的时代。“因为3G、4G网络的到来以及电脑带宽的增加,我感到视频有了技术基础,并且人们喜欢视频的程度要超过文字和图片,这从电视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互联网能承载图文,也必然能承载视频音频”,张力军感慨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按照中投咨询发布的数据,在行业起步前两年时间,有17家视频网站获得风险投资,甚至有的网站最短时间内获得第二轮、第三轮融资。

  而2006年国内已经积累了1.32亿网民。那一年是世界杯年,远在德国的足球场上没有中国队,但在中国的视频网站里迅速传播着一部叫做《中国队勇夺世界杯》的恶搞视频。那一年,张力军的第一视频借壳登陆香港主板,这是比获取VC投资更冒险而更具诱惑性的资本运作,这是全球第一家登陆股市的视频网站。

  “视频网站能改变民众生活,并能获得投资者认同,第一视频上市对视频行业的积极影响和教育意义,古永锵都承认,”张力军认为,中国民众需要新的媒体通路,而视频网站正好满足,投资者看好这一领域。

  在最需要花钱的日子里,投资变得更为重要。张力军透露,上市意味着股权明晰,意味着利益划归,在此起彼伏的视频融资热潮中潜藏着投资者和创始人之间的利益博弈。

  激烈的争执中,张力军为此甚至摔了两部手机。“在签约的前夜十二点多,我通知人家(投资方)不做了,因为感觉自己损失太大。”

  “当时我的爱人和朋友劝我,如果你不做了,发展机遇就没有了。以后的资金怎么来,如果说资金没有,这个事业就发展不了。”

  张力军庆幸自己挺了下来。

  行业陷入艰难 求生存依赖多元化

  网民对视频有需要,但行业生存陷入艰难,甚至可能做得越大,结果越惨。“看上去很美”和生存是两码事。企业不能坐等,走上多元化发展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2010年之后,视频行业尽管吸引了无数用户,但仍深陷在亏损漩涡。由于热门影视剧网络播放版权价格从几万元一集涨到百万元一集,视频行业很欢乐但也很痛苦,行业普遍不盈利成为巨大绊脚石。

  “这确实很难,网民对视频有需要,但行业生存艰难,甚至可能做得越大,结果越惨”,张力军惊讶于2007年之后视频网站的烧钱速度,并开始忧虑行业前途,“广告营收覆盖不了成本,付费在目前版权环境下根本行不通,整个行业只能靠压缩成本,但少了优质的影音资源,用户就会跑”。

  对于视频行业的前途,张力军告诉记者两个字:很难。出路在哪里?张力军早在几年前就开始高调转移业务重心,保留和继续视频业务,而大力拓展相关业务,借助积累的用户量,第一视频开始将用户导向赚钱更为明朗的网上彩票业务和手机游戏业务。

  张力军认为,互联网的新机遇总在出现,而成功者就是需要去把握住。视频行业不景气,但企业不能坐等,企业的领导者需要保证公司正常发展,多元化发展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为什么进入彩票业务,因为国家的彩票业务发展很好,买彩票的人越来越多,但采用互联网模式的无纸化销售一直进展缓慢,这里面就是机遇”,张力军的判断得到验证,目前包括阿里巴巴、网易等互联网企业均将彩票作为标配型业务。

  而移动互联网的商机更大,这是小米董事长雷军(微博)口中“十倍于互联网”的机遇。而在张力军眼里,这是早在他做视频初期就考虑到的,因为他规划中的视频最早希望借助3G、4G网络在手机端呈现,不过几年后的今天,他用游戏实现了自己的夙愿。

  今年8月,第一视频集团旗下中国手游集团赴美上市,外界赋予它诸多象征意义:第一家中国上市手机游戏公司,一年来第一家登陆纳斯达克的中概股,第一家介绍上市的中国企业……

  而正是“介绍上市”,又一次将张力军推上风口浪尖,这种上市母公司推荐子公司上市且不融资的方式遭到质疑,张力军不得不数度解疑答惑。他认为,“任何创新的事物都会遭遇非议,但机遇不能因此溜走”。害怕机遇溜走的张力军最近又在研究奢侈品网站,这是一个看起来离视频业务更远的互联网细分方向。

  商报记者 张绪旺

  [ 商报提问 ]

  商报:为什么您总能抓住互联网的机遇?

  张力军:互联网发展的十年,在我们中国也好,在世界也好,实际上是互联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事实上,还是弹指一挥间。互联网的发展要让我们生活得更好,互联网对生活质量的改善、对社会的发展能够做出更好的贡献。网民的需求是第一位的。

  商报:未来五年,行业发展最大的风险在哪里?

  张力军:中国互联网行业包装概念的风气一直存在,赌一下上市的心态很严重。但我们不会。包括这次“介绍上市”有人质疑我们在炒作概念,但确实没有。

  作为第一家上市视频企业,我们没有致力于概念的包装,而是踏踏实实找市场,才有后来的彩票、手机游戏业务。坦率地讲,我对行业有担忧,我不认可当前网络视频的发展方式。所以我们不借视频炒概念,去找新的业务、新的蓝海。

  商报:企业家精神对企业的发展、对经济的发展构成怎样的要素?

  张力军:科技是生产力,而企业家是掌控者。互联网行业为何起伏大,一会是中概股高潮,一年后又成中概股危机,原因在于企业家没有制止住这个行业的浮躁。互联网创业机会多,又有那么多创业偶像,很多企业家就会犯“赌博”的心病,快速但不准不稳,容易害苦员工、害苦用户。

  商报:中国经济发展有两个重要源泉是人口红利和制度红利,您认为未来还会持续发生作用吗?

  张力军:整体来讲,中国企业,中国经济不能再靠那几个红利,应该往产业高端方向走,“世界工厂”的定位不能再要。具体讲,不同行业有不同的发展方向,这两个红利还将发挥效应。在互联网行业,人口红利、长尾效应至关重要,比如视频、手机游戏等等。这些也是新兴文化产业,会持续受到国家政策利好,这就是制度红利。

  而对企业发展来说,不能靠等,因为好的政策和机遇大家都能享受,能不能从这两种红利之外寻找新的商机至关重要。比如我们刚上线的奢侈品网站,就不准备仿效同行走“人口红利”路线,我们直接定位更精准的目标人群。

  商报:第一视频的发展过程中,您关注怎样的市场和政策变动?

  张力军:可能由于我本人的从业背景,我个人做互联网的最大优势在于对政策和市场的敏锐性。比如视频和手机游戏都是市场的需求在增长,我们处在娱乐需求旺盛和移动互联的时代,第一视频不能落后;而彩票业务会伴随国家新政策而波动,只有严密关注国家政策,才能做好这项业务,比如,能否大力推行彩票无纸化销售。

  商报:企业发展有哪些困惑?

  张力军:互联网和信息产业除了找到市场需求,还要依赖于硬件、技术层面的基础设施创新,可能到一个时期就会有瓶颈,比如现在哀鸿遍野的电商不盈利,但未来会变好。如果以能否上市获得资本市场认可为标准,就目前发展势头看,传统PC互联网领域能上市的机会变得很少,资本预期在快速地向移动互联网和其他领域转移。

  商报:怎么看待企业的科学发展与和谐发展?

  张力军:其实中国手游集团上市就是有这方面的考虑,企业可以获得公开资本环境下的良性循环,而企业管理团队业绩价值的最大化体现了企业内部的劳资平衡,分拆上市后的公司将提高以股份权益为基础的补助,激励中国手游集团的管理层,从而为企业创造更大的价值。

  [ 记者手记 ]

  机遇在前 当断则断

  “资本冬天啊,创业真难啊”,如果拿如今最流行的这个观点去对比十年前的互联网,已经四五百亿美元市值的腾讯、百度不会服气,数度拓展业务、坐拥两家上市公司的张力军也不会服气。

  机遇和困难总同时存在,关键在于你有没有准备。张力军很少向人详述他两次上市的故事,尽管间隔六年,但机遇面前的抉择同样艰难。

  2006年,他带领第一视频借壳上市,很少人知道,因为个人股权被大幅削减,张力军险些在上市前夜取消募股协议。张力军庆幸当时狠下决心,不然“摔坏的两部手机就不值了”。而在子公司中国手游集团赴美上市时,张力军又坐了一次“过山车”:连夜说服美国证券部门放行。

  那些日子里,中国互联网的机遇和挑战与张力军的企业脉搏同步。2006年前后的视频行业对“金钱”的渴望前所未有,这是把繁芜丛杂的上百家网站淘汰至十余家的最有效方式;而在中国互联网概念股惨淡运营一年多的冰冻期上市,方式和勇气甚至比能不能融到钱更重要。

  张力军面临的选择题几乎是所有中国互联网大佬都遇到的难题。这里面有反例也有佐证,周鸿祎(微博)一直痛惜卖掉3721搜索的“10亿美元损失”,而马化腾也一直庆幸没有因资金困难以60万元价格卖掉QQ。

  问张力军为什么又在视频之外搞手机游戏、彩票和奢侈品电商,他告诉记者:“这些领域都有机会,不想后悔。”

(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study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科技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热点推荐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