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通信 > 微软收购诺基亚 > 正文

“能谈谈吗?”微软诺基亚收购交易幕后故事

腾讯科技[微博]思睿2013年09月07日07:44

[导读]首次谈判陷僵局,二次谈判藏转机,三次谈判表诚意,第四次谈判最终达成共识。

微软诺基亚收购交易幕后故事:四次谈判修成正果

腾讯科技 思睿 9月7日编译

美国科技博客网站AllThingsD近日发表文章,披露了微软诺基亚谈判收购后者手机业务的始末。谈判始于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的一句“我们能谈谈吗”,整个过程经历了四次大型谈判才让微软最终得偿所愿。

以下是文章内容摘要:

“我们能谈谈吗?”

这是微软CEO 史蒂夫•鲍尔默在今年一月下旬打给诺基亚董事长里斯托•席拉斯玛(Risto Siilasmaa)电话中的开场白。这段越洋通话发生在微软总部美国华盛顿州雷蒙德市的早晨,而当时诺基亚总部所在的芬兰则是晚间。这场对话虽然仅持续了5分钟,但双方就达成了在即将于巴塞罗那举办的全球移动大会上会面的决定。

谁能想到,寥寥几个字就拉开了微软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的序幕。

资源浪费严重

尽管两家公司此前已经达成了非常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但鲍尔默和两家公司的多位高管都开始对Windows Phone的缓慢发展表示担忧。事实上,Windows Phone发展缓慢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微软和诺基亚双方都在打造各自的手机品牌以及吸引应用开发者两方面投入了巨额市场营销资金。而双方的工程师团队一方面在某些领域各自进行着重复工作,另一方面却在其他领域无法充分协作。其结果就是,Windows Phone的市场占有率仍然只有个位数。这让微软在移动市场的竞争中逐渐被边缘化,并始终扮演着谷歌(微博)Android和苹果iOS追赶者的角色。

不过更严峻的是,如果没有良好的销售业绩作后盾,诺基亚未来能否继续作为一家独立企业存在就会受到质疑。目前诺基亚在股市和财务方面的表现已经出现颓势。萦绕在投资者心头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诺基亚进一步下滑的速度是否会更快。而微软则担心,如此低迷的发展趋势可能会最终迫使诺基亚投靠Android阵营。而这对于Windows Phone的未来是不可接受的,因此微软适时地选择继续拉近两家公司的关系。

在交易达成之后,据来自两家公司的多个消息源透露,这次交易方案的达成历时8个月,经历了多轮跨越全球的高层会议。双方的谈判几度频临破裂的边缘,而最后的成功要归功于双方坚持不懈的努力、包容的人格魅力、意外介入的玻璃茶几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

金牌工程拉锯战

微软诺基亚收购交易幕后故事:四次谈判修成正果

02.鲍尔默与席拉斯玛首次进行长谈的所在地:巴塞罗那的胡安卡洛斯一世酒店(腾讯科技配图)

随着巴塞罗那全球移动大会的临近,双方团队都试图对合作关系做出评价,并寻求进一步的解决方案。在巴塞罗那的胡安卡洛斯一世酒店(Hotel Rey Juan Carlos),鲍尔默与席拉斯玛进行了一小时的长谈。两人讨论了各种方案,包括从对现有合作关系的轻微调整,到进行更深层次的商业合作,甚至是业务合并。

在这次会面之后,席拉斯玛与鲍尔默授意双方公司的数位高层进一步探寻潜在的合作方案。在意识到对话的最终方向可能会走向收购谈判后,席拉斯玛与诺基亚董事会便开始评估所有可能的选择,其中也当然包括了非微软的潜在合作和收购方案。

接下来就是包括双方主要高管的谈判拉锯战。根据与两家公司都有紧密联系的消息人士透露,本周一最终宣布的交易结果可以追溯到那次在巴塞罗那的会面以及双方在后来举行的三次谈判。

对这桩代号为金牌工程(Project Gold Medal)的收购案,微软内部命名为埃德温•摩西(Edwin Moses,美国前奥运400米栏金牌获得者)。而诺基亚则采用代号帕沃•乔纳斯•努米(Paavo Johannes Nurmi,九次获得金牌的短跑选手,被称为“飞翔的芬兰人”)。

首次谈判陷僵局

然而双方交易的达成则更像是跨障碍赛跑,远比短跑要困难得多。

4月22日,诺基亚与微软在诺基亚的外部法律顾问公司Skadden Arps Slate Meagher & Flom位于纽约的办公室里开始谈判。诺基亚谈判代表包括董事长席拉斯玛、CEO 史蒂芬•埃洛普(曾担任过微软高管)、内部首席法律顾问路易斯•彭特兰(Louise Pentland)以及首席财务官(CFO)蒂莫•伊哈莫迪拉(Timo Ihamuotila)。

微软方面的核心人物为CEO鲍尔默、Windows Phone部门总监特里•迈尔森(Terry Myerson)、时任CFO彼得•克莱因(Peter Klein)以及长期担任微软法律总顾问的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

在4月22日的会议中,微软的史密斯因为要在华盛顿特区的国会上为移民改革作证而无法及时赶到。他本希望能够在对话开始之初抵达,但无奈作证过程比预想的要长。鲍尔默不得不通过电话与他进行沟通,而诺基亚的首席法律顾问彭特兰也通过短信与其进行联系。

当史密斯最终抵达谈判会场的时候,谈判已近乎陷入僵局。微软已经表明了自身立场,事实上抛出了收购的意向。而诺基亚正在准备做出回应。在双方重新开会前,史密斯只有30秒的时间与鲍尔默、迈尔森和克莱因匆匆商议对策。

会议重启后,席拉斯玛用了10分钟的时间冷静而又礼貌地阐明,双方在诺基亚手机业务估值上差距太大。鲍尔默对此回应称,非常高兴能够了解诺基亚的立场。此后,双方决定会议无需继续进行。在会议室中又匆匆讨论了10分钟之后,史密斯与其微软同僚便前往机场,这或许是他最短的一次纽约之行。

二次谈判藏转机

尽管这次谈判结果陷入僵局,但史密斯还是建议其同僚们在考虑一天,并重新审视一下谈判内容。而诺基亚方面也有人表示双方的差距或许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大。或许双方不该过早的谈论收购价格问题,尤其是微软可能还没有充分了解诺基亚的很多业务,因此未能作出合适的估价。

第二天也就是4月23日,席拉斯玛给鲍尔默发短信,讨论双方是否还有值得商讨的地方。而史密斯与彭特兰也决定通过会晤来理清双方的估价差距究竟在哪里。

据消息人士透露,此后进行的一系列电话会议让双方相信还有谈判的余地。随后双方决定在5月24日会面。这一次的谈判地点选在了微软位于伦敦的外部法律顾问公司Simpson, Thacher & Bartlett的办公室。

5月24日,双方展开第二次谈判。双方在一些问题上开始有达成共识的苗头,但仍有些问题僵持不下。直到晚上,大楼里仅剩下微软和诺基亚的两组谈判团队。双方各自占据楼层的一边,仔细研究对方的观点。

就在鲍尔默与史密斯一起走回诺基亚会议室的时候,忽然之间伴随着一声尖叫鲍尔默就不见了。那声强有力的尖叫只可能是来自拥有庞大肺活量的微软领袖。那声尖叫惊动了整个诺基亚团队,他们以为是鲍尔默对他们的某条建议非常不满。然而微软这边则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随后他们听到人员奔走的声音,脚步声听起来非常不安。

事实是,鲍尔默因为没看见眼前的一个透明玻璃茶几而被绊了个大跟头,前额眉毛上边撞破了一个大口子。两名微软的安保人员跑去寻找急救包。最后,迈尔森将发生的情况通过短信通知了诺基亚团队。鲍尔默一边接受包扎,一边与跑出来查看他伤势的席拉斯玛和埃洛普交谈。

之后双方团队共进晚餐,只是鲍尔默的脸上多了一个大创可贴。就在双方在第二天早上返回会场之际,肇事茶几已经被从楼层大厅的中央移到了一个窗台下。到了下午,那张茶几就被彻底移走了。

三次谈判表诚意

微软诺基亚收购交易幕后故事:四次谈判修成正果

诺基亚的地图业务成为双方僵持不下的焦点问题(腾讯科技配图)

但谈判依然不太顺利。诺基亚的地图业务成为双方僵持不下的一个焦点问题。席拉斯玛坚持认为,诺基亚如果想继续成为一家公司,那么地图业务就是至关重要的。而微软也同样坚定地认为,该公司必须掌握定位技术才有机会在移动市场取胜。

为了打破僵局,史密斯和鲍尔默亲自于6月14日(周五)下午飞抵芬兰。他们在位于诺基亚公司以西30公里的Batvik小镇上的一个诺基亚拥有的宅邸中会面。这里曾经归属于俄罗斯军方,拥有数间桑拿房、一个游泳池、狩猎屋以及一个老火车厢房子,距离著名的冬泳海滩也很近。

微软团队与席拉斯玛和埃洛普的谈判历时两个小时,双方就谈判中的难点交换了意见。双方的这次谈判并没有达成共识,但是双方都同意在此基础上继续进行。在一顿传统的芬兰式晚餐的过程中,双方谈论的话题从合作关系转移到了美国国家安全局以及震惊世界的棱镜门事件上。下午4:30,鲍尔默和史密斯踏上了返回美国的飞机。起码史密斯在芬兰停留的时间比上一次在纽约稍长。

四次谈判达共识

进入7月后,双方都决定到了重新评估交易是否能够达成的时候了。如果还是无法达成共识,那么双方则会选择其他方案。彭特兰联系到史密斯并提议会面。但当时微软方面有很多事情要做。史密斯、鲍尔默和其他微软高管当时仍在对公司进行重组,并且还要忙于筹备MGX,即该公司每年七月第二周的年度销售峰会。而诺基亚也在忙于敲定收购西门子网络设备部门的交易。

双方最终同意在7月20日会面,谈判地点又回到了纽约。同时他们决定此次会议仅限八名关键人物参与,即微软方面的鲍尔默、迈尔森、史密斯和此时的CFO艾米•胡德(Amy Hood)以及诺基亚方面的席拉斯玛、埃洛普、彭特兰和伊哈莫迪拉。

在会面前的筹备周,微软高层一边研究诺基亚的条件,一边还要兼顾召开MGX的事情。参与诺基亚收购案的四人小组通过电话会议进行沟通:史密斯与胡德坐镇微软总部雷蒙德市,而鲍尔默与迈尔森则远在亚特兰大。

当鲍尔默与迈尔森从亚特兰大飞回纽约时,地图业务的问题还是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鲍尔默对于无法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而感到非常苦恼。他将微软的应用比喻为储油罐,而诺基亚的地图数据则是原油,二者缺一不可。

而微软并非是唯一需要诺基亚地图这一原油的储油罐。诺基亚希望把自己的地图技术服务提供给更广泛的合作伙伴,其中就包括与之竞争的手机产品、汽车以及其他设备。而与此同时,微软则一心想把地图业务应用到自己的手机、平板、电脑和网页中。

随着谈判的进行,双方突然发现或许他们原本并不需要搞这种分裂。由于地图也是软件,因此双方可以共享代码。诺基亚可以保留技术专利,而微软可以获得“等同于所有权”的授权。也就是说本质上微软不仅可以使用诺基亚的地图数据,还可以利用这些数据来做需要完成的事情。鲍尔默和梅尔森随后打电话,询问微软在线服务部门主管陆奇是否可行。

陆奇告诉他们二人,他认为没问题。

听到这项提议后,席拉斯玛在纽约询问了诺基亚地图业务主管迈克尔•哈尔布赫(Michael Halbherr),后者也表示同意。在纽约谈判的结尾阶段,鲍尔默与席拉斯玛友好地握了手,尽管在当时他们仅就幻灯片上的一些原则问题达成了初步共识。

鲍尔默退休无碍交易达成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法律与商业部门致力于将幻灯片上的概念落实为实际的交易条款。双方都竭尽全力,期望在9月3号之前能够达成决定性的共识。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双方团队每天都要会面,以决定哪些问题需要上报给由胡德、 史密斯、彭特兰和伊哈莫迪拉组成的四人小组。最终结果并非简单的一纸协定,而是包含了专利协议、商标权、出售手机业务以及经过激烈争论达成的地图业务在内的一系列协议。

这一切还在进行的时候,微软又经历了一次大的人事变动。在一系列复杂事件之后,鲍尔默决定从微软CEO位置上退休,而且包括董事比尔•盖茨在内的微软董事会也同意了他的退休申请。就在对外宣布之前,他给诺基亚的席拉斯玛和埃洛普打电话进行了沟通,并征得了对方的认可。

在协议敲定前的最后时间里,双方往来的交流越发频繁。双方都在试图利用将材料递交给对方审核期间的时间差,抓紧时间休息。因为第二天一早就要开始审核对方发回的反馈。

9月1日星期日,鲍尔默已经坐在飞往芬兰的飞机上了。在他于周一抵达芬兰之后,双方已就最终签署收购协议一切准备就绪。

[责任编辑:alonliu]

相关专题:

  • ·微软收购诺基亚订阅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诺基亚
微软

阅读更多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