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社交网络 > 正文

斯特罗姆:希望人们通过Instagram了解世界

腾讯科技[微博]瑾瑜2013年10月14日07:27

[导读]斯特罗姆认为吗“每天有5500万张照片上传到Instagram,所以,我们注重的是探索和发现。”

Instagram CEO 凯文·斯特罗姆

Instagram CEO 凯文·斯特罗姆(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 瑾瑜 10月14日消息

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或许是科技领域最幸运的人,这并不是说他没有废寝忘食的工作,而是天助Instagram这款由斯特罗姆联合创立、诞生仅有3年时间的图片分享应用。

在英国《观察家报》(the Observer)的伦敦办公室,斯特罗姆,这位出生于波士顿身材高大的软件工程师,斜倚在沙发上,看起来沉着自信,要知道他在28岁,就将自己的公司以1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Facebook。他的回答经过反复演练,特别是关于Instagram将如何开始盈利这方面。但是,真正令他兴奋的并非赚钱,而是绘制未来。

Instagram界面截图

Instagram界面截图(腾讯科技配图)

“每天有5500万张照片上传到Instagram,所以,我们注重的是探索和发现。”他说道,“如果叙利亚或者埃及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希望给予人们一个途径,让他们将自己的声音传播到世界。评论和演算之间的平衡将变得很有意思,因为没有人知晓你应该看到什么。”

比起大多数人们在Instagram上的体验,比如,重度渲染的图片、怀旧照片滤镜,以及各种版本的日落黄昏、咖啡拉花和嬉笑的儿童,斯特罗姆的这个愿景更加高尚。他承认确实“滤镜疲劳”,但是滤镜能够让用户亲手来编撰自己的生活。

“对于我来说,滤镜代表了片刻时光的旋律和声音,所以,我们让你自己去发表看法。”斯特罗姆说道。比如电影《毒品网络》(Traffic),就运用了不同的影片处理手法来区分三个不同的故事。

斯特罗姆表示,“我们让用户能够对自己的生活做电影那样的处理。渐渐地,我们的滤镜会更加含蓄,因为如果你对照片加工过渡,20年后你不一定会再回头看这些照片。我们希望确保人们在Instagram上加入这些回忆,这样,5年或者10年后,他们会觉得他们拥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那些谄媚傲慢的东西。”

Instagram广受大众欢迎是因为其努力亿那些不关注硅谷炒作的主流用户。简单的图片分享让Instagram的用户数急增至1.5亿,但是,如此快速的增长主要还是来自更加热门的Instagram应用和移动为先的内容。

Instagram移动为先的服务是其大获成功的关键,其需要向转移至移动端的消费者展示出自己的可读性,而也是吸引Facebook收购的原因。“这并不是一次选择,”斯特罗姆说道,“Instagram就只是在网页上行不通。Instagram特殊是因为,其记录的是一瞬间的事情,而你看到的照片来自你真实的朋友。”

斯特罗姆认为,经常被广告商诟病的移动设备显示屏尺寸约束性,其实是一项创意优势。他表示,“约束中也有美的存在,塔是如此之小,在你的屏幕上。一个无限的空间会让人感觉到压力或者太有挑战性,但是我们提供给你的一个小小空间,而你只需要分享这么一小张照片。这非常简单实用,而这也是人们对它爱不释手的地方。”

即便身处Facebook系统工程为中心的世界,似乎也没有任何算法能够根据黄金分割来决定哪张是美丽的图片。“我认为,这不是演算,这是社区提供的标志,是观察影响力人士和对网络效应的理解。”此刻,Instagram那1.5亿用户上传的照片正通过6名社区员工进行筛选。他们都记得照片涵盖手工刻花滑水板品牌STRGHT,还有关于中国清明节的照片。

Instagram在英国拥有690万用户,他们的突出点是什么?“如果我们过渡关注旧金山,他们我们就无法了解其他不同文化的敏感点。一想到NSA(美国国家安全局)能够看到人们的数据,我们就意识到这会影响到这里的用户,所以,我们的工作是理解那些不同的食物,独立展开对话。”

那么,硅谷那些先建立一个强大的用户群之后开始进行商业化等这样的老方法是否不再奏效了?斯特罗姆表示,“我所接触到的大部分公司更在意的是,推出一些消费者买账的产品,因为如果你无法获得消费者,那么就没人会在你这里投放广告。如果我们只是为广告商开发一款产品,那么我们就不会有用户。”

这样说是公平的,但是Instagram的处境则有些微妙。Facebook收购该公司的速度和规模让业界震惊,虽然Facebook股价大跌致使该交易的最终价值从10亿美元缩水至7.15亿美元。但是,10亿美元的收购交易并非罕见,只不过,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却是花10亿美元买下了一家没有任何营收的公司。

自2012年4月被收购至今已有18个月,而Instagram仍是零营收,要对这项图片分享服务进行商业化,必须慎之又慎,而这项工作则由Facebook移动伙伴关系主管艾米丽·怀特(Emily White)负责,她现在是Instagram的高级业务发展经理。怀特与斯特罗姆一道被称为“新一代马克·扎克伯格和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Facebook首席运营官)”。

在吃了竞争对手视频分享服务Vine给出的重重一击后,Instagram于2013年6月推出了视频分享服务。斯特罗姆表示,视频分享服务受到用户热捧,但是并非给出具体数字,而且对于视频服务的商业价值他也是非常谨慎。对于那些仍认为电视是最佳媒介的广告商,Instagram和Vine提供的不同市场的视频模式,时长6秒和15秒的视频似乎就是为广告商所打造的,只不过,Instagram的首个正式广告产品或需要等到今年晚些时候才会推出。

不过,无论公司内部的策略制定多激烈,在外还是要按兵不动以免打草惊蛇。对于用户对新广告形式的敏感程度,Facebook在这方面可是经验丰富。被收购后,2012年12月因修改隐私政策Instagram遭到用户抗议,活跃用户大幅减少,最终其选择隐私政策修改进行调整。

“从理论来说,广告的潜力非常巨大,但是我们绝不会为了广告而推出一款产品。”斯特罗姆说道。Instagram的广告模式就是一个没完没了带有评论的放行照片。“这是一个简洁的信息传递方式,你可以围绕它建立一个非常不错的业务。”

今年,Instagram通过着眼国际市场来增加用户,并尝试吸引非传统新科技用户群,以及好莱坞名人和时尚品牌。Instagram还鼓励设计者和开发者们为开放平台(Open Platform)的服务创建自己的工具,该平台向开发者提供进入Instagram引擎关键部分的第三方入口。“一旦你建立起一个开发者社区,他们会开发出消费者想要的应用,之后会后更多人想要得到这款产品,你就可以再次在开发者社区进行投资。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另外,对于开发谷歌(微博)眼镜(Google Glass)应用,斯特罗姆这样说道,“每个平台都会有我们的身影,各类手机、平板电脑及可穿戴设备。我希望Instagram能够一个成为让我了解世界的地方”

[责任编辑:shulaiya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