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专题活动 > 腾讯WE大会 > 正文

段永朝:我给大家讲几个故事

腾讯科技[微博]2013年11月10日17:25

[摘要]互联网让我们每一个人变得焦躁不安,我们的时空压缩了。

段永朝:我给大家讲几个故事

腾讯科技讯 11月10消息,今日,由腾讯举办的WE大会,在深圳保利剧院召开。财讯传媒首席战略官段永朝在大会上分享了他从过去看向未来的独特视角。

1、小鸟的故事:

1988年,美国黄石公园遇到百年不遇大火,损毁程度惨不忍睹。有报道说消防人员清理现场时,发现一个像雕塑一样立着的鸟,鸟已经烧焦的躯体下面,竟然藏着三只还活着的雏鸟。

随后美国一个网站做了充分的调查,告诉我们这个故事不成立。很多人跟我一样被这个“鸟妈妈”感动,我们在讨论天性的时候,细想一想天性恐怕又不像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2、怪兽的故事:

《企鹅与怪兽》这本书讲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我们为什么需要国家,因为人都是自由的,他说他宁可假设人性是恶的。

亚当斯密认为市场看不见的手之所以会发挥作用,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人是自私的。

创立现代管理科学的泰勒,他对人性的假设同样如此,他认为人是懒惰的、贪婪的、自私的。

3、牛顿的故事:

牛顿给世界的贡献非常大。1936年牛顿的一个手稿箱被苏富比拍卖行卖掉了,买主是经济学家凯恩斯。凯恩斯拿到这个手稿箱之后大吃一惊,里面全部是炼金术之类的东西。

凯恩斯写了一篇文章《牛顿这个人》,他说“18世纪以来,牛顿就被认为是第一位并且是最伟大的现代科学家,一位理性主义者。是他教导我们按照冷酷无情的推理方式来思考这个世界,但我不这么看,牛顿不是理性时代的第一人,他是最后一位魔法师,他是最后一位巴比伦人和苏美尔人,最后一位向我们几千年来为我们的智力遗产奠定基础的先辈们一样,看待可视世界和思想世界的伟大心灵。”

4、卓别林的故事:

马克思·韦伯是社会学三大奠基人之一,他讲了这么一句话,“工业时代带给我们固然的是解放,但是不要忘掉他同时带给我们奴役。”

卓别林的《摩登时代》电影里,我们看到机器怎么样奴役人,看到人怎么样痛苦地挣扎在机器的齿轮之间。

今天,互联网让我们每一个人变得焦躁不安,有一个统计数据,说我们每个人忍不住要看一次你的手机的微信,这个时间间隔只有6.8分钟。我们的时空压缩了,同时我们的焦虑感也增长了。

5、登山的故事:

当人们抵达珠峰大本营的时候,他们感受到与大自然同时存在共同依存的关系。蓝天山峦仿佛都有了生命,取景框变成了一种束缚。这样一种人和自然融为一体的情景已经很难在我们的身上发生了。

专家点评

连接者:赵嘉敏 译言网、东西网创始人

“It from bit(万物源于比特)”,物理学家约翰•惠勒(John Wheeler)如是说。其言下之意,所有事物归根结底都是“是”与“非”的选择。人类本身便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曾经统治地球的爬行动物被无情地淘汰,代之而起的是哺乳类。之后又经过亿万年的变异和选择,才诞生了现代人类。

人之所以被选中成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人能够处理更多的信息,做出更多的选择。当人类本身的能力接近极限时,科技又大大延展了人类处理信息和做出选择的能力。人被选中的另一个因素是人的社会性,当亿万个个体的选择汇聚在一起时,一种新的基因——弥母(meme)——就从人类社会中涌现出来。这种被称为文化基因的弥母是人类社会演化的内因,或者说,是人类社会演化的群体选择。

这种群体选择并非完全自主。宇宙是我们所知的最巨大的信息处理器,人类社会处理信息的能力再强,也只是其中的一个微小处理单元。人类社会唯一可以与宇宙相提并论的是,它们都是一种自益(bootstrapable)的信息处理器——即从最初始很微不足道的信息处理——一个读取,一个运算,或是一个写入——开始,可以演化出无穷无尽的信息及相应的处理能力。所谓“合天道”,大意如此吧。

人类的存续与否,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弥母的演化——或者说,群体的选择——是否“合天道”。复杂性和多样性是基本要素。而复杂性和多样性的特征又暗示着未来可能存在不止一条道路。TED演讲者苏珊•布莱克摩尔(Susan Blackmore)提出人类与科技的融合会诞生新的基因——缔母(teme),这与凯文•凯利关于超生命(hyperlife)的预言相符,也是人类未来很可能的一种选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未来部分人类可能的一种选择。

不管怎么选择,保持复杂性和多样性的不断增长是必须满足的一个前提。我们相信那些美好的事物和情感,是因为“美好”有利于产生出更多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有利于包容更多的复杂性和多样性。而我们之所以能被“美好”所感动,正是因为我们相信“美好”是对我们最有利的选择。有人批评惠勒的表达,认为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Bit from it”这里的it,是万物的本来,是中国人所说的“道”。信仰和选择,正是人类的灵性所在。

连接者:姜奇平(微博)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

段永朝演讲的主题是天性。

在后台,我对段永朝说,如果十年后再看今天的演讲,你比国外的大牛更牛。因为国外大牛虽然牛,但只是牛在对计算的物性理解;而你牛在对计算的天性理解。

记得上一次,我向凯文•凯利介绍说,段永朝是我们这里的哲学家。他马上问了段永朝一个问题:中国信仰什么?段永朝微微一笑,回答说:天人合一。凯文•凯利不知是否听出其中机锋。这是段永朝一语双关,针对《失控》“定制”的答案。

我理解段永朝的隐台词是说:西方人在思考计算的本质时,总是在人机关系上,最终偏到“机器取代人”上来。但这并非图灵的本意。对此,东方人强调问题的另一面:人有不可被物替代的天性(段永朝习惯称之为灵性,我习惯称之为心性)。

未来,将是东西方智慧的中和。这,就是此次段永朝演讲中点明的:“人和自然融为一体”。

[责任编辑:vikwang]

相关专题:

  • ·腾讯WE大会订阅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