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移动互联 >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 正文

黎万强:当今时代已进入参与式消费时代

腾讯科技[微博]2014年01月10日21:01

[导读]黎万强认为要做出年轻人热爱的产品,最根本的是要到年轻人的第一现场去,如今的时代已经进入了参与式消费的时代。

黎万强:当今时代已进入参与式消费时代

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 黎万强(微博)(腾讯科技摄)

腾讯科技讯 1月10日消息,在今日举办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黎万强表示,对于如何做出年轻人热爱的产品,最根本的是要到年轻人的第一现场去,而亚文化是年轻人很重要的现场,很多的主流文化其实都来自于亚文化。他还指出,如今的时代已经进入了参与式消费的时代。

黎万强指出,亚文化是年轻人一个很重要的第一现场。亚文化现场级的产品,早期的比如贴吧、猫扑,而现在有很多A站,B站、暴漫、弹幕等。以弹幕为例,他认为这种方式要表达不是一个内容,而是新一代年轻人看视频的一种方式。它不仅是提供了一种新的方式,更提供了一个很完整的产品链的平台。

究其原因,黎万强认为根源在于整个消费观念的变化,“最早大家都是功能式的消费,然后到了品牌式的消费,然后体验式的消费。”他指出,今天这个时代已经进入了参与式消费的时代,它是对整个消费理念的革命。

因此,要做出让年轻人热爱的产品,关键要到年轻人第一现场去。亚文化是年轻人很重要的现场,年轻人消费的不是简单的功能、品牌,而是参与感。颠覆的创新都来自边缘地带,很多的主流文化其实都来自于亚文化。

以下是黎万强发言实录:

黎万强:大家下午好!主题“亚文化”,讲这个主题是张鹏给我出的一个命题,如何做出年轻人热爱的产品。我说最根本的是我们应该想办法先到年轻人的第一现场,就今天来讲,到底年轻人最活跃的地方在哪里?我们到现场去看看,看看他们的环境和现场到底怎么回事。

我先给大家看一个百度的人群搜索的风向标,最左边的是十来岁的年轻人他们每天搜索的关键词后面是二、三十多岁的人,可以看到有很多共同点,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共同点是一般当下推荐的热门电影,大家都在上面可以搜索得到。比如,共同点《一路向西》,十几岁的人里面,永远排第一。二、三十岁的人,网络活跃用户也会搜索,但位置会靠后很多。有一个很独特的就是《小时代》,在十来岁的人里,基本是在前十的榜首,但是二、三十岁的人里面,你就看不见《小时代》了。你会发现,他们对于电影的态度不一样,今天的小孩很少到电影院看电影,更多是网络视频。30多岁的榜单里基本是当下在播电影的电影榜单,所以,我说我们要到年轻人的第一现场去看一看。

今天来讲,亚文化是年轻人一个很重要的第一现场。亚文化现场级的产品,由更早的贴吧、猫扑,现在有很多A站,B站、暴漫。这是七个葫芦娃,他们把很多经典的形象都恶搞了一番。有米老鼠,最经典的一个形象是姚明的,这是暴漫里的一个很经典的形象。“有一天去澡堂洗澡,发现一个大叔在跳舞,很酷的样子,就想他请教为什么能跳的这么酷,最后他默默地说,把我水的温度调到了最高。”A站、B站是当下最流行的弹幕式的视频分享网站,看一下它的具体表现形式,我在第一次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震惊了。这是在看视频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铺天盖地的文字。我的第一反应是,这里面的视频怎么看呢?他们说我看得的挺High的,后来我强迫自己看了15分钟,还是花的。当看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就会发现你在三维空间里画面跟评论是分离的,你想看画面就看画面,想看评论就看评论,大家一定要试试。那种感觉就类似我们小时候看过二维平面看3D眼睛不是要聚焦吗,突然间就变成三维的了,有同样的感受。

暴漫和弹幕有什么共同点呢?大家觉得很恶搞。我们都会说,“90后”“10后”没救了,整天只会恶搞。我认为不仅仅是恶搞,你很难想象他们通过弹幕看易中天讲历史,他们有很多恶搞的视频,其实还有动漫。弹幕这种方式是新一代年轻人看视频的一种方式,它不是一个内容。有时候我在想,在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时候,每次跟父母看电视的时候,我就玩手机、玩电脑,父母就批评说不专心。当我们今天说这个年轻人没救了,整天看恶搞的东西,边看边骂,其实是大家看内容的方式和习惯发生了变化。父母看电视的习惯是盯着电视不动,我们是边看电视边翻一下Ipad,看的习惯发生变化了。就像今天我们很奇怪,为什么一些小孩边看边吐槽。整个弹幕体系还是有些技术含量的,他们提供了很多产品化的工具和平台,来帮助大家做出很经典的,还有些小功能帮你达到神一样的弹幕的效果。它不仅仅是一个方式,而是提供了一个很完整的产品链的平台。

暴漫也是,暴漫不单纯是大家看这个内容,其实大家都在创作内容,在看内容的时候,他们也有相应格式化的平台和工具。我有个同事说你帮我把PPT梳理一下,我们的设计师说我要做一个很牛的PPT。里面经典的表情,都是预制的,就是可以在已有的视频和已的画面进行二次创作。所以,不仅仅是恶搞,它里面有很强大、很完整的产品平台,是鼓励和发动了所有的网友一起进行二次创作。

我们放大来看整个消费观念的变化,这里头会找到一些原因和根源。从整个消费理念的变化,最早大家都是功能式的消费,然后到了品牌式的消费,然后体验式的消费。过去两年我们都在讲体验式。比如我们老一辈买电话的时候,永远说我需要一个能打电话的,待机时间长的,这是一种很典型的功能式的消费,那时候就有了爱立信、摩托,后来到了品牌的时代,立刻跳出来的是诺基亚,诺基亚说科技以人为本。那时候是一个很疯狂的年代,比如红桃K,三株口服液,最厉害的是把自己的广告都刷到了农村的猪圈里去,那是在品牌时代的时候。手机厂商在最近这几年,我们要去开很多体验店,开很多高档的体验店,让大家知道你买的不单纯是一个品牌,我有很好的可感知的现场。但是,我认为今天这个时代已经进入参与式消费的时代,它是整个消费理念的革命。

参与感里面,对于产品厂方和用户来讲,我们不断去想做产品的流程,做营销过程中,怎么样提供很便利、很好的资质和平台,能够方便用户来做二次创作,能够参与进来。然后根据用户参与的意见不断完善我们的产品,用户在参与过程中,也会不断获得成就感,这个链条会形成一个很正向的滚动。

我举一个例子,小米是先做了MIUI的系统,才做了手机的硬件。MIUI是我在小米带的第一个项目,我们在一开始就定了这样的基本路线,就是怎么样通过互联网,我们要做一个让用户真正通过参与不断完善的产品,而不是闭门造车,因为在我们做之前,所有的厂商发布周期都是半年、三个月、两个月,后来我们做MIUI的时候,说我们能不能挑战自己,能不能做到每周发布,每周迭代。我们今天一开张只有六个人,能不能做一个10万人的开发团队,我们整个小米内部员工可能就几十个人,但能不能发动人民群众的力量,真的是要做10万人的开发团队,这是我们最开始的一个原点。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我们一开始通过了最原始的方式,通过论坛,每周把我们的产品更新发布到论坛上,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产品经理都可以跟用户沟通,我们做这个事情的人,不单纯是产品经理,我们是要求全民论坛、全民客户,大家都要泡论坛,要跟用户互动。比如我们每周五升级了,用户下周二、下周三可以提交他的体验报告,我们根据体验报告得知上周的更新到底哪个组做的更好。我们内部根据用户的投票,就会说上周谁做了个改进很好,用户很满意,我们就有个小小的奖励。我们在内部形成了一个真正以用户的投票来驱动研发改进的过程,不是以老板的意见,也不是以某个很牛的工程师的意见。

爆米花,这是我们在线下跟用户互动的活动。我们跟用户一起做游戏,我们的开发团队会走到现场。我们在2013年的时候做了19场爆米花,民间发起的超过了500场。这个是我们12月27号在国家会议中心做的,这个活动的核心是给我们的用户颁奖,当天我们的用户是明星。(图)这有点像买火车票,很热闹。我们创始人都到现场去了。这是民间自发组织的一些活动。

AKB48,这是日本现在最红的一个天团,偶像团体,AKB48字面上理解是48个人,实际上背后有200多个人。这个组合下面分了很多细化的组合,有A组、B组、K组,每组16个人。它到底怎么回事?我建议大家关注和了解一下。最近这几年所有日本最流行的单曲,她们都拿下了,在日本是真正的全民偶像。她们会有总选,年度总选,还会有握手会,你可以买握手券,可以跟她们握手。她们很多成员经常跟每个粉丝握手的时候,站一天手都会肿胀。他们整个体系不是单纯的很简单的包装,实际上有线下的剧场,有电视台,我了解完以后,AKB48这个模式,这个天团的制作人是一个非常非常伟大的产品经理,他把整个选秀做成了一个很体系化的平台,它是一个造星的梦工厂。讲究的是面对面一起成长的偶像,用户跟他们一起成长。

最近还有韩流,叫EXO,我在百度的现场见到他们,他们一上场现场沸腾的感觉就像毛主席召见红卫兵一样,非常非常疯狂,我们难以理解。但是,他们都是今天的亚文化。

崔健,大家有没有想过,在十年、二十年前听摇滚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另类,但今天的摇滚成为了一种精神,是因为当初那帮听摇滚的人掌握了今天的话语权。摇滚当初也是亚文化,但是摇滚精神已经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今天我跟大家交流分享的亚文化,是我们做产品经理的必修课。我们要做出让年轻人热爱的产品,关键要到年轻人第一现场去。亚文化今天来讲是年轻人很重要的现场,年轻人今天消费的不是简单的功能,不是简单的品牌,他消费的是参与感。借用KK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颠覆的创新都来自边缘地带。还有,很多的主流文化其实都是来自于亚文化。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sayaliu]

相关专题:

  •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订阅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