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相信科技的力量

腾讯科技[微博]朱旭冬2014年01月11日10:32

[导读]沃兹尼亚克认为,真正的创新并不依赖一个地方,尤其是现在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相关的软件创新,可以不受地域限制。

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相信科技的力量

腾讯科技讯(朱旭冬)1月11日消息,今天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在2014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表示,自己最怀念乔布斯的是他们在一起最初的时光,他们一起开玩笑一起工作。但他印象最深的是乔布斯在台上发布麦金托什电脑,他认为那是个人电脑最大的革新。

回顾苹果最初岁月

谈及做苹果电脑的初衷,沃兹尼亚克表示,最重要的是有激情,渴望做新的东西。“我和我的父亲说,我想要一台电脑,但是我父亲跟我说,一台电脑的价格和一座房子差不多。我说那我住公寓就好。”

后来沃兹尼亚克想办法自己组装了一台电脑,并且把组装的方法公之于世。乔布斯想出了销售这些产品的方法。但其实当时沃兹尼亚克和乔布斯并不知道人们能用这些电脑来干什么,他们只是觉得人们会想出各种使用电脑的方法。

“那个时候的电脑有点像现在的宜家家具,用户需要自己组装很多元器件。Apple I 只是一个试验品,但它证明了一台可以用的电脑是怎么做的。”他说。

很多人说乔布斯是一个商业天才,他在苹果公司早期也能找到各种赚钱的方法。沃兹尼亚克表示,那是因为当时他们都很年轻和也很穷,所以乔布斯总是会在他做的各种产品里找到可以商业化的东西。

沃兹尼亚克表示,苹果最初的所有的商务活动都是乔布斯做的,当公司开始成熟的时候,他更多开始学习战略决策以及产品设计。“但我一直是工程师。”他说。

苹果和安卓的竞争

谈到安卓和iOS的对比,他表示自己有三部不同颜色 iPhone 5S,但现在也有很多很好的安卓手机,比如三星 Galaxy III。他说:“如果我并不会因为自己开奔驰,而说宝马车不好。”

沃兹尼亚克表示自己买了很多安卓的手机和安卓的平板来试用,他从来不相信各种测评或者广告,他只相信自己亲自的使用体验。

不过沃兹尼亚克同时认为,苹果如果做安卓手机的话,那也会做的很好,会抢占很大的安卓市场份额。

关于创新和科技的未来

对于硅谷的创新,沃兹尼亚克表示这和硅谷的诞生有很大的关系。硅谷之所以叫硅谷是因为一开始有很多生产半导体的公司,这些产品要用到硅。后来围绕这些公司诞生了其他公司,创新就这样一波一波延续了下来。

但他表示,真正的创新并不依赖一个地方,尤其是现在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相关的软件创新,可以不受地域限制。他认为创新可以来自年轻人,来自世界各地。他还表示,硅谷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很多人并不说英语。

有人会担心科技的发展也有一些负面影响,但沃兹尼亚克并不认同这些观点。他认为,人们并不是需要智能手机,而是需要用智能手机去完成某件事。“现在很多人说智能设备让人们更少和真实的人交流,但我小时候很害羞,那时候没有社交网络。现在害羞的人可以在社交网络上和人交流,而不用躲在自己的壳里。”

沃兹尼亚克表示,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会越来越适应科技,同时也能更好的利用科技。“40年前我们可能会觉得一些科技产品很奇怪,但现在我们已经觉得这些东西很自然了。我们应该相信科技的发展,科技产品最终还是为人服务的。”

插播:腾讯科技日前已经独家专访了沃兹尼亚克,他向腾讯科技介绍了自己眼中的完美智能手表,同时也对现在苹果的创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此次专访视频将于下周上线,敬请关注。

以下是沃兹尼亚克发言实录:

主持人 张鹏:非常欢迎你来到极客公园,欢迎来到北京。刚才你也听到了这里有这么多的欢呼,其实我心里也非常荣幸。因为在四年前极客公园建立的时候你是少有的几个名字我可以讲给别人听,这就是极客,他就是极客。那今天能跟你坐在这里我们一起去探讨极客,我觉得有点像美梦成真的感觉。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谢谢,您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对极客的一个非常准确的描述,事实上我们非常高兴,就是极客根本不关心别人对他的评论,别人对他们做的事情的评论,他们都是有独立性的,他们都相信自己。比如在这个行业中有人做一些产品,比如智能手机、个人电脑,其实我们知道得到主流的欣赏并不是极客所期待的。我们的生活是非常坚信自己的,坚持自己的事情,这个工作是有价值的,是有意义的,是会改变世界的,尽管我们并不知道未来的结果,但是我们有这样坚强的信念。

主持人 张鹏:你在中国是被大家所熟知的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我们特别想了解你当年在去亲手打造传奇般的苹果一代电脑的时候,那个时候有什么样的故事?在这个产品的背后你有什么样自己产品的哲学?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首先我当时有一个非常好的小伙伴去设计产品,比如说电视游戏,还有一些宾馆的影音系统。当时我们知道智能的设备是惠普的数字计算器,当时可以说在技术上我是走得比较前的。但是你必须有一种热情,一种欲望,这样的一种激励,这样的一种热情,你才能够去开发一款新品。在我早期的时候,在我那一代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开发的东西、这样一个电脑是什么样的,比如说移动设备,我当时就这样想每个人应该拥有自己的电脑设备。当时我就看到这个公寓真好,在这个房间里面我要有自己的电脑,这是当时一般人不能够理解的。最终我们必须有这个产品做出来了,要有钱,要买得起这个产品。所以我不能只是说到那里我去买,因为电脑当时是非常昂贵的,但是我找到了这样的一个配方,如何以好的价格生产出人们能够买得起的电脑。而这样的一个制造产品的方法,我就给了公司,让公司去批量生产,让人们买得起这样的电脑。所以不光要开发产品,还要让价格是人们买得起的,这就是当时的极客精神。

当时的极客他们要去制造自己的电脑,我们当然也需要这个商业运作,这就是我的朋友乔布斯来了。他说有这个电脑,我们要去卖这个产品,人们就不需要自己去开发自己的电脑了,我们把这个电脑卖给人们,所以要有人们去用。如果只有少数人用得起这个电脑的话,怎么会对大众有用呢?

主持人 张鹏:那个时候设定一台电脑的价格,我没有记错的是666美金,那个时候为什么要设定这样极低的价格?其实完全可以订到999美金或者更高,为什么是那样的价格?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今天当我们回顾当时这个产品必须价值1000美元,但是你要记住苹果一号是一个什么呢?是一个PC主板,上面有很多的芯片、元器件。然后拿一个盒子套住,就是这些东西啊。然后你加一个显示屏像一个电视机,然后把键盘自己用线传上去,然后自己弄上供电单元,就是变压器。所以有很多元器件是你自己做的,我记得主板是300美元的成本,然后我们把这个卖给商店就可以加200美元,就是500美元了。然后再加上商店自己的利润就是666美元,我还是会算算术的,对吗?所以这就是我们谈到的,比如说手机号的成分,这就是我的概念,666嘛。所以我们来看一下这是很好的尝试,我们把它做了产品化。

就像今天的产品流程是一样的,当然当时还没有达到这样的一个阶段。苹果一号给出了这样的样板,苹果二号是更近了一步了。人们会看苹果一号,就自己去想这就是让电脑、让普通人买得起方式的键盘、视频显示器,然后有内存可以用起来,然后把价格降下来。

主持人 张鹏:就像你刚才所说变成一个产品销售给更多人,是乔布斯当时的建议?能不能回忆一下当时最遭遇到乔布斯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其实乔布斯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呢?确实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事情。我们知道在苹果一号诞生四年之前,就是在成立公司之前,我一直在设计这种产品,设计有意思的产品。比如说像游戏、视频游戏。我还设计这样的一些终端去做可以上网的电脑,他们当时叫做APPLE NET,我们的设计和乔布斯的点子碰撞在一起,我们制造产品,乔布斯去卖。乔布斯比我年轻,当然我那个时候也很年轻,当时我们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我们没有钱,没有银行账号。所以我们必须试各种方式去做,乔布斯他有一点钱,所以他希望累积原始的资本。事实上当时还没有那个点子由公司去生产电脑,我们当时没有钱,没有足够的钱去打造苹果一号,然后再去卖了它。我自己当然有钱来生产一台电脑,为什么会有公司的点子呢?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我们不同的生命阶段不同经济的状态决定了你当时的工作,所以乔布斯就说我们成立一个俱乐部,也就是家庭电脑的俱乐部。然后这个俱乐部的人自己购买电脑的元器件、部件,然后把它组合在一起,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去组装。大概当时是20美元,20美元我们组装起来,然后40美元卖出去,就是主板的部分。这就是我们一开始原始的雏形。

当时大家想我们要买电脑,最后到了苹果二代的时候,我们说可以去吸引投资人进来。

主持人 张鹏:乔布斯作为您的商业伙伴,也给您提供了您所没有看到的东西。你认为在早期苹果的时候,他对于整家公司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早期乔布斯写过一本书说有一个想法,他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当时他不知道,他没有设计的能力,技术能力可能也不够高。但是他知道如果有一个公司来销售产品,这就是迈出了一步,成为了一个伟大的人,所以一步一步的自己在为世界做出巨大的贡献。在我们的早期公司的发展阶段,我们这两个年轻的大学生,乔布斯会打电话、发订单。他在卧室打电话去订元器件,然后乔布斯就打电话跟杂志联系广告。他也会请人到我们房间里面看产品开发的情况,所以当时乔布斯是非常简单业务的商业做法,当我们到了苹果二号的时候,乔布斯开始去学习了,来学习如何去进行这种互动,如何去生产、定价、产品功能等等,所有这些是由乔布斯参与进去,但是没有办法运转起来。因为我们当时很年轻,只是有一个概念,还需要更资深的导师给我们建议来告诉我们,就是告诉我们如何运行一家公司,应该雇佣什么样的人,应该做些什么事情,原因是什么。这些都是我们都要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也要去探索如何做生意。

乔布斯就开始放光了,他成为苹果一个闪光的人物,他告诉世界为什么作为一个个人要购买电脑,为什么电脑对于个人来说是有价值的。这个公司主要是乔布斯来去运转,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在苹果公司的工作经验学到了我就是想做技术,我不想做政治的东西,我不想告诉别人你做的不对,你做的不好,我要把你炒了。我只做我擅长的东西,就是技术开发,这是我的角色,我跟媒体和公司都是这样说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你必须理解消费者,也就是买产品的人在我的想法中他们是最重要的,而不是生产产品的公司,个人消费者来决定他们喜欢什么、他们要买什么样的产品、他们不喜欢,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整个的工作生涯中,我要开发出人们喜欢的产品,我生产这个产品,这个产品确实能够为人们所用起来。比如今天大家都用智能手机,你们都非常善于用智能手机上的应用,你觉得非常好,你能够去给朋友展示这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经常擅长用这个应用。在市场营销方面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对于我来说,设计电脑很容易,说服人们去买这个电脑我觉得对我来说太难了,我觉得这比设计产品更难。还有我们在苹果也做了一件事情,让这个产品生产出来,让他们觉得有理由来买这个产品。比如说颜色,很多人都觉得电脑要有颜色,这个比较难,还有图形。我们看到在图形处理方面,我们苹果也是走在前面的,当时还没有其他电脑能够做到这一点,还有游戏等等。现在在家里的普通人说,至少用电脑可以获得乐趣,他们可以玩电脑游戏,这就是做的市场的工作、市场宣传的工作、营销的工作。我和乔布斯共同合作,我们互相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 张鹏:他最让你印象深刻、最让你怀念的跟乔布斯在一起的时刻是什么?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我最怀念乔布斯的一点,还是在儿童时期、年轻时代,我们一起玩、一起听音乐、共同分享生命中的一些事情。当时乔布斯对我非常好,他愿意分享他的一些好的东西与我,我非常怀念这些事情。苹果最让我感觉到情绪激动、兴奋的一点,就是乔布斯在台上为世界介绍电脑,这在世界上确实其开启电脑时代变革的一天,你可以看到苹果的电脑觉得电脑原来可以有不同的尺寸、不同的形状,这是前所未有的。确实也有原因,为什么一开始苹果电脑不成功,但是我们知道乔布斯离开苹果之后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把这个产品完善,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有这样的一家公司,他不是重复过去,我们希望这家公司告诉世界可以找到完全不同的方式、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让我们释放自己,让我们去做与众不同的事情。我们能够让人们凭借自己的本能、直觉去用电脑,能够让电脑变得更人性化。电脑是我们非常自然正常人类生活的一部分。

主持人 张鹏:当时哪一天也是对整个世界非常有意义的一天,我觉得我们应该用热烈的掌声献给当年这两位年轻人,送给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先生,也送给乔布斯先生。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其实不光是这个产品,更重要的就是我们给世界树立这样一个榜样,一家公司可以挑战人们的常态,可以挑战传统。

主持人 张鹏:我们不妨去谈一谈未来,现在看一看未来。你虽然是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也是谷歌(微博)android开放系统的支持者,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你对这个问题怎么想,为什么会支持谷歌的开放系统?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我对android开发者很熟。苹果希望生产的产品就是很容易用,不复杂。我个人测试各种电子产品,我喜欢购买电子产品自己去用。我根本不信用户评测、评估,我们必须切身去用,来体验这个产品,看自己是不是喜欢这样的产品。比如我买手机自己去用,比如说iPhone,我不喜欢iPhone的电池,这么快就没有电了,太糟糕了。但是android发展到这样一个水平,能够成为移动的平台,android手机非常稳定,非常好。最近我经常在想确实三星S3和三星 NOTE,我必须这样说他们是非常好的产品、非常好的手机,不能说我选择这个车去开,我说梅赛德斯,然后说BMW就不好了。尽管我用iPhone,但是还有很多其他非常好的智能手机,他们可用性都是非常好的,你可以自己去选择。我选择了iPhone,我有自己的原因。但是有些人喜欢去实验,很多开发人员喜欢用自己熟练的变成人员,比如在android上开发程序等等,我们也知道我们愿意控制用户体验,包拯用户体验是好的,所以这是iPhone的一个理念。我就在这样想,如果苹果能够作为一家公司找到一种方式去生产、制造、软件、应用的零售商店,这是iPhone目前的操作方式。但是也可以用android版本的iPhone,我觉得苹果能这样做就非常好。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拿来好多的市场份额,当然我也不关心这个。我非常喜欢它,并不是说更喜欢android,我还是一个苹果人,所以我还要谈一点我喜欢大屏幕、LED的显示屏。

主持人 张鹏:你也有三个iPhone5S,有三个不同的颜色。苹果iPhone真正成功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就是从您的视角来看。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当第一台iPhone被发布确实震惊全世界,它如此与众不同,比原来的智能手机完全不同。首先你可以通过它点击一个图表上网、看邮件,做电脑让你做的事情。但是更多的是手机还能够通过互联网做更多,第一款iPhone是真正的一台互联网电脑在你的掌握中,在你的手掌中互联网。你能够在家里用电脑做的事情在iPhone上都能够实现,科学家找到了一种方式是多点触控,以亲民的价格为人们使用,这确实是世界第一次。

比如说你还可以让屏幕水平垂直的转动,当时有很多的一些新的技术、软键盘,所以各种技术融于一款。我个人早期回到了模拟电话的世界,我把笔记本电脑放到我的膝盖上,然后要用调制解调器去连上电脑,然后又用我的手机接入互联网,不可能,只能用手机电脑。我在机场就要用互联网,比如在波士顿机场就要上网,当时在北京机场也要上网,我能够找到方式,必须用电脑。但是iPhone出现了整个世界都意识到了,不管我到哪里,我都需要有这样的体验,这就是iPhone引入的APP商店的概念。

当时刚发布的时候只有20个苹果开发的APP,所以这就是一个大方向,苹果点出的大方向,很多人都在说。确实消费者希望移动互联网尽在掌握,他们也希望同样的产品能够做到这样,有一些公司生产了很多好的产品,你可以到电器商店去看几乎每一款平板电脑、智能手机都是可用的。我好想买了一个300多美元android的平板电脑,它的体验非常好啊,移动互联的体验也非常好。我觉得我们确实感谢iPhone,尤其是乔布斯为我们指出了这样的方向,找到了这样一种开发能力的方向。

主持人 张鹏: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创新是来自于硅谷,包括你在过去的三十年亲手去创造的很多东西,包括在互联网时代很多新的创新都来自于硅谷。为什么硅谷能够一直成为整个世界和科技创新的中心,您觉得这里面的核心原因是什么?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主要的原因,就是有这样一个量。量变引起质变,不管是原子弹,还是某一个行业,你都会发现在世界的某一个地区。比如说在农业,一个地方是农业的核心。而有很多早期的晶体管公司、芯片公司都是来自于硅谷的,一些电子的东西比如智能手机,都觉得我们爱技术设备,但是都来自于一个种子,就是晶体管的发明,晶体管就是在硅谷诞生。最后有一些工程师离开了晶体管的公司创建了自己的公司,最终的工程师随着一段时间,比如大概十多年的时间让芯片技术进一步发展,比如摩尔定律,我们通过芯片实现了更大的处理能力然后出现了微芯片,微芯片是电脑的心脏。我们看到大量的人聚集在加州的硅谷,他们都是做技术的,他们进行头脑风暴、分享点子、分享开发新鲜点子的方式、新鲜产品的方式。当我创办苹果的时候,我们在俱乐部见到了很多的年轻人,他们都相信微芯片为人类做出很大的贡献,有巨大的潜力。我设计好的电脑就是因为这一点,有这样的基础。

硅谷不断的成长出现了更多的公司,而且相应的在硅谷也出现了这样风险投资的行业,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最终我们在世界所创立的,他们都来自于研究基础科学,比如说数学理工科,我们能够发明创造以前不存在的事情,因为我们需要每一个人、需要大量的人,比如说不管你生产鞋带还是塑料都是这样来维持这个世界的运转。我们有很多的人才在硅谷,是理工科科学家的背景,我们有这样的一个数量。到2014年在全球人们开始意识到去生产、开发与互联网相关的,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应用这是非常重要的。现在世界上所有的人真正的是平等了,有了这些移动互联网应用,大家是平等的。现在很多的年轻人在创建自己的公司,我们看硅谷的像谷歌、Facebook、苹果、雅虎,这些都是来自于硅谷,这都是世界上伟大著名的公司。还有惠普,他们都是由年轻人创办的,有的是大学中途辍学,有的是大学的学生创建的,年轻人有不同的思维,有非常好的点子。其实新鲜的点子不一定是硅谷产品的,比如苹果的创建,我们当时都是穷学生没有几个钱。但是关键目前是一个信息的时代,在我们进入信息经济时代需要资源,信息是一个重要的资源,懂得技术的人将是最重要的人才。他们能够控制电脑技术、互联网技术,还有机器人技术。机器人技术将会变得越来越普遍,是会非常重要的。

硅谷不再是唯一这样的一个新鲜点子诞生的地方,但是在硅谷我们已经有大量的人才,有技术的人才,在美国可以说硅谷技术人才的密度是最高的。我必须指出谈到电脑,全亚洲人的头脑,尤其是中国人的头脑其实是非常强大的,你们很聪明。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有十个县,他们超过一半以上的人在家里说的不是英文,他们说的是普通话、中国话、日语、韩语、印度语,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到世界变的同质化。为什么硅谷获得了这么多的一些荣誉辉煌呢?其实现在硅谷这样一个力量、模式正在全球化。

主持人 张鹏:我们看到整个科技给整个世界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和影响,而且给每一个人带来影响。就像我们有了智能手机,突然发现人的能力延展了,就像我们吃饭、聊天的时候谈到手机成为了人的一种外部器官,一种新的能力。你对现在这样人新的智能化的趋势,你觉得这是一个好的趋势,还是会有担忧?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首先智能手机是设备,比如说我喜欢我的智能手机,没有它我活不下去了。但是事实上确实在我们的生命中要的不是这个设备,不是这个智能手机,而是一种能力。比如说作为一个人,我可以走在大街上拿出手机,比如说拿出iPhone然后打电话去叫一辆出租车,或者是查有什么电影,所以它丰富了我的生活,增强了我的能力,它是一种编写的设备。这个小小的智能手机在我们的生活中非常重要。

主持人 张鹏:我觉得这种让人的能力不断去进化,或者我们人通过科技在做一种新的进化,你认为赞同还是不赞同?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教我一些技术、科学的知识,他跟我说工程师生产产品,比如说建筑师修路、修桥,像无线电视这些,这些在我小时候都是新鲜的东西。在我生命中看到了从黑白电视到彩电,我们在改变世界,使得世界更好。我的父亲跟我说科学家研究原子,开发了原子弹,原子弹好不好?大家都知道非常有争议。我们所创造的每一个技术产品、迈出的每一步,很多人说年轻人非常感兴趣,他们把时间都花在这些东西了,而不是花在老一代人群更重要的事情上。比如说他们花太多的时间在设备和电脑上了,但是我们说“不”,我们作为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我们有这种欲望去探索、学习,要去探索宇宙的奥秘,我们要去改变世界。我们希望有创造,如果没有欲望就没有创新型、创造的能力了,所以我们需要打造这样的一天,所有的事物都是非常美妙,都是由机器人完成的,这是我们的动力,这是好的。

同时我们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循序渐进。比如我们迈出了技术上的40步,很多人说太不好了,技术有两面性,有黑暗的一面。但是我们看一下,如果我们迈出了这些步,觉得太好了,我们看到了最新、最先进的技术,比如说电脑,我们电脑做社交、社交网络。我们看到很多的孩子用电脑玩游戏,他们不跟别人去交流了,没有面对面的交流。但是我从小就是一个非常害羞的孩子,不愿意面对面的去说话。但是我们看一下互联网,有了互联网可以通过论坛、聊天室跟朋友们去交流,社交网络帮助我们结视很多新的朋友。我们就可以走出我们的小屋子,他们可以交很多朋友。

主持人 张鹏:在您的视角看,您最不满意的是什么?您号召像您一样的极客们要需改变的是什么东西?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我这个人比较积极正面,如果我自己开发设计这个技术,比如我自己去开发这个技术、产品,我要做一个东西非常引以为豪,我向我的朋友们去显示一下。比如一个点来控制我房间的电器,比如灯开了又关了,我们愿意去显示自己的能力。但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想问什么。

主持人 张鹏:你对这个世界最不满意的是什么东西?你希望号召极客们一起改变的是什么东西?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我小的时候成长的时代大家都是对技术、对科学非常积极正面的态度,并不把技术堪称是负面的。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让我不快乐的,我是非常积极乐观的人。所以我看这些世界都是非常正面的。当我有这样的技术设备,我做一个正常人的决策。我用这个设备,结果这个设备出问题了,如果我问一个问题没有让我满意的答案,我就非常沮丧、烦躁。我不喜欢的是这个设备有问题、有错误,这是最让我失望的。我希望有了技术就能够正常用。

主持人 张鹏:你觉得未来智能手表会不会真的成为一个新的重要的产品?成为对人很重要的产品?如果让你来设计,或者你希望一个智能手表里最重要的功能是什么?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对于我来说这个问题是一个混合的问题,比如说把iPod绑在我的手腕上,飞机起飞了,iPod可以让我听音乐,我可以用手指来操控菜单,还有平板电脑也是一样。我希望我的手机能够带在我的手腕上,所以我想要一款智能的手表,现在有很多的公司在生产,像三星、索尼,其实他们的智能手表都是同样的功能、同样的尺寸,我想要不同的东西,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苹果iPhone就做到了这一点,我觉得需要这个屏幕大一点,这个屏幕可以是可弯曲的,整个就覆盖你的手腕,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我觉得有一些点子,第一款智能手表就会成功,我确实需要这样的智能手表。

比如说早期技术采纳者,我就是这样的人。任何一款新的电子产品出现,我就是第一个去买的。对于早期技术的使用者,我们会发现生活中找到人们潜在的需求,这是当时大部分人没有发现的,潜在的市场需求。首先更薄、更小、更轻,能够放在我们的口袋中。看一下最小的智能手机、最小的平板电脑都变叠越薄、越轻,所以可穿戴的技术和设备就是这样的一个方向。不是说立刻就能够盛行起来,我们需要一个伟大的人、一个代表人,他能够有这样的哲学。这样的一个人或者一款产品来去推动这个趋势。还有谷歌眼镜也是另外一种可穿戴的设备,非常有意思。我觉得这也是新技术、新产品出现的动力。还有蓝牙耳机买得起,大家都要买蓝牙耳机,大家戴了一周、两周就不用了,现在谁还戴蓝牙耳机了?所以我觉得就是这样的一种需求,其实你把手机放在耳朵边上不就得了嘛,为什么一定要用蓝牙耳机呢?

再看一下智能手表,智能手表和把手机拿出来放到耳朵那儿有什么区别呢?如何使人们有这样的欲望使用智能手表呢?还有Siri的功能,有多少人愿意对着手机来提问呢?所以这样的一种技术,这么多年我的预测是它会成功的。

主持人 张鹏:我们最后一个问题,你有什么样的建议,或者有什么话的想跟中国的年轻极客们、年轻的创业者们讲,你希望他们未来能用什么样的方式,或者你告诉他们你认为什么是真正的极客精神?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年轻人不管是上大学的、没上大学的、高中生、大学生,你们年轻,你们有创新的一种思维,你们并没有很长的生活阅历。你们在学校中学习,你们要知道创新,所有的年轻人希望找到一些方式,说我的大脑通过我的思维去创建我的公司。我觉得你并不一定要创建自己的公司,为什么呢?你年轻,你得租房子,得有钱,所以你加入一家现有的大公司也可以。当然你要保有自己生活的热情,比如说你可以开发手机应用,要坚持自己的信念不断地走下去。尽管你没有钱,尽管一开始你不能成功。你觉得你有钱才能成功吗?不是的,你们看一下苹果公司的创建,我们刚刚创建苹果的时候口袋里根本没几个钱,我们一步一步地走,我们向人们去展示我们能做什么,然后就吸引这些投资人逐渐地加大了他们对苹果的投资。所以不管你的生命中做什么,你要找到新的东西,然后把你们找到的新东西给出去,免费地给别人。当然这不是我们最终的一个方向,但是在你的生命中你要不断地去探索,探索开发下一款产品的方式。

比如说你是编程员,你开发了一个程序去解决了一个问题,要不断地思考在世界上别人可能没有想过的问题,要想一下。可能做一步解决一个小问题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你编一个程序,然后你要开发另一个新的程序,然后你新程序中的BUG更少。然后在这个过程中配需自己的技能,你的技能更熟练,所以你可以加入一个现有的公司,也可以有了一定的基础后建立自己的公司。你可以去这样想,我有一个点子有一个商业计划,要雇佣人开间自己的公司,一定要思考一下第一款产品,如何找到最优秀的年轻工程师,他们有非常好的想法,你要听这些工程师的想法,他们有这样的一种专注。你要去倾听这样的工程师,不要只相信自己,只觉得自己能够有最好的点子。如果你听工程师的意见,可能会做得更好。当你如果要创建公司的时候,我会去回顾我们创建苹果的经历,找到你的产品的原型机,如果没有原性样机也可以在屏幕上做一些演示,要在从外部融资之前做一个样机,要让你的大家有创意性,你要善意观察、要有团队。如果你能够展示自己能力的话,就能够吸引那些钱进来。

主持人 张鹏:时间已经不够了,非常高兴能够在这里迎来您,感谢您。谢谢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先生。

[责任编辑:shanyunliu]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