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移动互联 >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 正文

雷军:未来5年内将投资约50家“小米”

腾讯科技[微博]2014年01月11日15:47

雷军:未来5年内将投资约50家“小米”

小米科技 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微博)(腾讯科技摄)

腾讯科技讯 1月11日消息,在今日举办的2014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小米科技 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表示,小米还只是一家只做了3年多的小公司,对小米来说,最重要的是用互联网思想在重做传统产业。他还希望在未来5年内投资约50家类似于小米的公司。他强调,小米要专注在现有产品上,把未来的产品交给合作伙伴。小米会集中在手机、路由器、电视三个产品上。

对于许多企业都在“学小米”的说法,雷军表示,“大家说学小米,本质上是学互联网思想,互联网思想才是小米最重要的东西。”他希望未来会有更多“小米”产生。

谈及与董明珠的千亿赌局,雷军表示千亿不是目标,而是一个结果。他呼吁大家将话题聚焦在小米打赌的信心上,“一年前在做年度规划的时候随便算了一下,发现快则三年、慢则四年小米能突破一千亿。”雷军透露,小米去年一年收入316亿,实现年增长150%,他认为若保持这个增速,小米最快将在两年内突破千亿。

雷军分享了小米之所以有如此的发展速度,主要得益于两大因素:第一、互联网,互联网是一种先进的生产力,以互联网思想武装之后再做传统产业将事半功倍。第二点是台风口。他表示,如今的台风口是设备的智能化,“像手机变成智能手机,像电视变成智能电视,像路由器变成智能路由器,这是小米最最重要的台风口。”未来智能化可能会到冰箱、空调,甚至会到你家里的各个电子设备,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回顾小米三年的发展,雷军表示,小米三年的发展速度符合料想,唯一出乎意料的是小米规模要大了10倍。“我们当初的目标是在2012第一年里面卖30万台就行,结果卖了700多万。”他表示,自己最成功的事情是印证了自己三四年前的构想,这也是创业最刺激的事情。

此外,雷军还强调小米是一家不洗脑、不开会、没有KPI、不需要打卡的公司。这主要得益于小米在招聘时有着严格的把控,他表示,小米将驱动力下沉。小米90%以上都是工程师,很多决策都是由工程师来决定的。而合伙人和团队管理人主要负责监督和把控。

对于小米未来的发展,雷军认为,小米最大的危险在于,小米招了好多聪明的人,每个人都想做很多很多的产品。因此,他经常提醒他们少干一点事情,“能不能把70%的事情不要干了,专注干好30%的事情”。他强调,小米要专注在现有产品上,把未来的产品交给合作伙伴。小米会集中在手机、路由器、电视三个产品上。

以下是雷军访谈实录:

张鹏: 欢迎雷总来到极客公园,应该是再次来到极客公园了,上次还是两年多前了。我想先问一个问题,因为最近特别流行这么一个观点,好像整个中国的商业圈都在说学小米,虽然背后都有半句小米其实是可以学习的,是可以超越的。不知道你自己最近的压力感觉大不大?雷军:小米还是一个很小的公司,只做了三年多时间。我想小米最后最重要的是用互联网思想在重做传统产业,大家说学小米,本质上是学互联网思想,互联网思想才是小米最重要的东西。

张鹏:我看你经常会跟大家交流小米的模式、心得,我觉得这个挺奇怪的,按道理来讲一个公司自己的经验讲给别人的话多少会担心有可能被学走,好想你不光是到处讲,还开了一个公众号在里面讲很多的想法。你为什么有这么强的信心去讲自己所有的东西?

雷军:我自己觉得小米最重要的还是希望这个社会多更多优质,并且价钱厚道的产品。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像小米公司的兴起,这是我们的一种理想。如果大家能够做得比我们更好的话,我觉得小米会有更大的压力,这样我们也可以有更大的进步。对于我们来说的话,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小米产生。

张鹏:所以你觉得不妨把经验都说出去,也没有关系。前不久大家都很关心央视经济人物上面跟董明珠女士的赌局,说一千亿的事,后来又一篇文章发到你的公众号。从我们的理解你这个文章说的很客气、很低调,今天咱们都是极客的场子,你说个心里话你觉得这个赌局你胜算多大?给点掌声鼓励一下。不要那么低调说点心里话。

雷军:关于和格力的总局,因为最近的文章特别多,我觉得谈得越多可能对我所尊重的企业,包括所尊敬的企业家格力和董明珠,我觉得有点不敬。话题能不能聚焦在小米为什么对于自己做个千亿企业这么有信心,做一千亿是去年年初、一年前在做年度规划的时候随便算了一下,发现快则三年、慢则四年小米能突破一千亿。

张鹏:去年的时候算的?

雷军:一年前。我第一次说出来是去年九月,就是2013年9月。大家看到了我们去年的成绩单已经到了316亿年增长150%,其实保持年增长150%最多两年之内就会过千亿。年增长百分之百也会在非常段的时间过千亿。我觉得小米之所以能过千亿主要有两个大的因素,第一个互联网是一种以先进的生产力,以互联网思想武装之后再做传统产业的话事半功倍。可能你做的事情其实没有那么多,但是取得的效果大很多。

第二点是台风口。今天的台风口是设备的智能化,像手机变成智能手机,像电视变成智能电视,像路由器变成智能路由器,这是小米最最重要的台风口。而且我觉得智能化可能会到冰箱、空调,甚至会到你家里的各个电子设备,我觉得这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张鹏: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其实很多传统企业说到千亿都是一个很让人觉得兴奋的事情,因为他们有可能要奋斗二三十年才能接触到。你刚才好像谈笑间说短则三年、慢则四年就完成了。你刚才说在台风口有这样的机会,机会是存在的,但是实现的路径一年150%或100%的增长,真的就那么容易吗?

雷军:讲实在的,我为什么小米是互联网思想的公司呢?小米做的第一条就是Google时间的第一条,一切以用户为中心,其他一切纷至沓来。小米对营业额,对卖了多少台从来没有当回事。而且对外讲的数字都是60分的数字,比如说我保证卖四千万台,还有人说四千万台怎么难。我跟大家讲四千万台在我们眼里真的是60分的,不会特别费劲。

张鹏:明年认为4000万台不会特别费劲?

雷军:不会。

张鹏:非常有自信。

雷军:所以小米不是特别强KPI的公司,小米不会为你卖任何一台手机提供奖励,提供奖励这是传统的做法。我们强调的是把产品做好,这样自然而然就产生了。

张鹏:你更看成的是结果,你对千亿有信心,是对产品有信心?

雷军:我对产品有信心,对市场也有信心。

张鹏:我们看小米三年多一点的时间,这三年多走过来你觉得符合你当年的设想吗?是快了,是慢了,还是刚刚好?

雷军:我觉得今天的情况跟我三年多前想的是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可能是规模大了十倍。我记得我们当初的目标是在2012第一年里面卖30万台就行,结果卖了700多万,所以比我们想象的规模要大,但是事情差不多。

张鹏:逻辑基本一致?

雷军:对。

张鹏:在两年半一千,在小米发布前一周来到极客公园做过访谈,我们剪了一小段视频,看看那个时候,在手机没有出来的时候看看雷总是怎么忽悠的。

这些关键词,到今天还是这几个词,一直延续下来。因为都是极客公园的老朋友,是不是有当年在那一天听过他的演讲,有没有?

嘉宾:有!

张鹏:我问问你,你当时在现场,我印象特别深,你还提供了问题。在当时你被他的说辞说服了吗?

嘉宾:当时几乎是被说服了。我认为雷军说台风和猪的这套理论有点自谦,因为在2011年的时候,我记得六七月份市场上有传言雷军要做手机,但是几乎没有人看好。如果说这是一场台风的话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看到了,别人都不看好。不是别人没有看到,都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机会,看到了智能手机的机会,但是没有人站到这儿,只有你站到了这儿,你是有点自谦了,这个判断能力还是挺佩服的。

张鹏:当时你都没有那个判断,你说的没有完全信?

嘉宾:我当时是表示乐见其成,但是不敢确信能成。

张鹏:小米这两年给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嘉宾:最深的印象是它是让人看不懂的公司。

张鹏:看不懂的公司?

嘉宾:我记得Google上市的时候给股东写了一封信,Google不是一家常规的公司,我们也没有兴趣成为那样一家公司。这个话放在小米身上也合适,每个人在谈论小米的时候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谈论的,小米只是营销强,小米只是能忽悠,小米只是卖期货,有很多人说。但是没有人看懂它为什么能够保持这样的增长,我觉得这是小米的优势。甚至有很多的时候,互联网界混了很多年的人也看不懂。正因为看不懂它的很多做法是非常规的,比如管理,这种扁平化的管理有人觉得现在规模小,是四千多人扁平化管理没有问题。但是一旦上了规模还得回到工业化时代的层级式管理。一定是这里吗?未必,因为小米做的是未常规的事。

张鹏:他给我们提了非常新的视点,雷总怎么看?我记得当时采访的时候他一说我几乎被说服了,你心里是什么感觉?

雷军:这个采访我记得应该是2011年7月底,是在小米手机发布的前夕。我讲了一些我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我觉得小米之所以在两年半前很多人看不懂,到了今天为止还是有很多人看不懂,我觉得主要是它所做的事情还是偏复杂,做的铁人三项。就是同时要做硬件、软件和互联网服务,它把这三项全部叠加在一起。实际上是一个交叉学科,我们互联网领域里面绝大部分都是懂互联网的,不一定懂软件,或者不一定懂软件,这样就导致了理解上的难度。就是总有人看不懂。

张鹏:我觉得确实是这样,你们身上总有让大家各自能够解读的东西,但是关键是你们自己说完了大家也不信,好像也是你说了大家也不信。

我想问另外一个问题,抛开别人,你自己觉得小米这几年最成功、最自豪的是什么?最遗憾的是什么?这两个分别是什么?

雷军:我觉得最成功是验证了我三四年前的商业构想,这三四年来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就是整个在实施我们三四年前的想法,这是让我特别自豪的。这也是创业最大的魅力,就是你有一个想法,最后被验证是成功的,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最刺激的一件事情。包括我做天使投资的时候也是听无数人讲故事,讲完了过了三五年翻开一看他真的讲的很厉害。就像我刚才见到UC的何晓鹏(音)我当时2006年投他们的时候,他们十来个人,他们这些年下来越做越成功,其实挺有趣的。

张鹏:有没有遗憾?

雷军:我觉得在过去三到四年的时间没有遗憾。

张鹏:今年呢?

雷军:今年也没有。

张鹏:我们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挺有意思的。最近有一种说法,小米现在越来越在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的格局里面怎么样了,你看当年马总说我们终于算有张船票了,说雷总这边造了一艘船。当时我觉得是夸了一句,你觉得这是高级黑,还是真的夸你啊?

雷军:我自己觉得多半是帮我拉仇恨,的确在今天的互联网市场里面,小米特别像火星来的,在大家的理解范围之内建立了一个新的天地,我觉得小米在互联网生态里面跟哪一家大公司都不竞争。同时又有一定的规模,可能会被大家抹黑。我觉得小米在成长的过程中跟各大势力也不竞争,长大以后也会跟大家保持合作供应的态度。

张鹏:你认为小米应该是在整个产业链条里面跟各方能够很好的连接起来?

雷军:是。

张鹏:在这里面对于新的创业者们,比如最近观察到一个现象,小米好像也在硬件领域里面做很多的投资,你这方面有什么新的想法?我觉得你们自己还是一个创业共,就开始有大笔的钱投新的创业公司,这是什么逻辑?

雷军:我觉得我们非常有兴趣把小米模式进行大规模复制,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年投资50家像小米的公司来改变大家的生活。如果大家有兴趣做软硬件一体化产品的化,小米和关联的基金都特别有兴趣。我们整个的投资计划可能会非常庞大,所以足以帮助大家完成各自的梦想。

张鹏:你投资这些东西,你认为有足够的机会支撑更多像小米的公司?

雷军:我觉得小米模式最特殊的是小米用互联网思想来改造传统产业,在每一个细分领域里面都会产生巨大的公司。比如最近做了一个移动电源特别火,其实这个公司是一个江苏的创业公司,他们原来叫小机灵。我说他们的名字太难听了,后来改成了紫米,他们从开始三年有可能做到一百亿人民币。只要你有想法做优秀的产品,小米能帮你实现梦想。

张鹏:将来小米有可能是一个群落,不仅是一个小米?

雷军:我们希望小米是一家小公司,我看到大公司就是很头疼。我们做金山,从小公司做到大公司,管理特别严格,有KPI、总结、汇报、规划,等我退休几年以后做公司的时候,这些都推倒了。我们办了一个不洗脑、不开会、没有KPI、不需要打卡的公司。我们一年365天只开了昨天上午三个小时的会。

张鹏:全程直播?

雷军:对,我最烦开会了。

张鹏:正好说到这一点,我还想起来当年咱们在2011年7月份的时候,那个时候其实能拿出来的只有几个创始人,那个照片还是你们几个人,那个时候好像拿着手机还不是你们的手机,是拿着别人家的手机一起照。我觉得当时的印象很深,我说雷军怎么能够找到所谓的梦之队,能找到这么多优秀的人在一起。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小米今年人的规模扩张很大,你们这一年人数到底从多少到多少,你有掌握呢?

雷军:三年多前14个人,到昨天是4136个,

张鹏:去一年涨了多少?

雷军:过去一年是招了2000多人。

张鹏:你们的人力资源部怎么做的呢,怎么能够招到这么多人?

雷军:相对小米的营业规模来说4000人是很小的,因为小米一个月是50多个亿,像小米这么大的规模4000多人是很少的。所以小米同事们的工作量是挺大的。我觉得小米去年还好吧,招2000多人的确压力挺大,所以我们一直在很辛苦的招人。我前几天看到小米路由器负责人连续晚上12点深夜招聘。

张鹏:就招12点以后的。

雷军:他说白天发招聘没有人看,一般极客们还在睡觉,晚上12点发,我自己都挺感动的。我们所有的主管都在招人。

张鹏:你要说招批量2000人也能干,也有互联网公司一年扩充到几万人,也遇到过。很重要的一点是在怎么增加很多人之后公司的文化部被稀释,像你又不洗脑,也没有KPI,这群人怎么能够像当年你们几个人一样还那么去干活呢?

雷军:所以我们在面试的环节把握的比较好,我们希望寻找到这样的人不仅仅是有能力,更重要的是要寻找有梦想、有热情、有责任心的人。要是没有责任心的话,我觉得是一场灾难,我觉得小米不打卡、工作量又很大,而且又信任你,如果这个时候又没有考核、没有监督,这个时候是一场灾难的。所以我们在努力寻找有责任心的人,我觉得这是小米到今天为止几乎没有管理的原因。同时我们要求每个合伙人,因为小米的层级非常少,基本上是三层,合伙人一层,团队管理一层,工程师一层,小米有很多的工程师,还有35岁、40岁的工程师,这些工程师的经验超过了绝大部分公司的副总裁和CEO他们的实力都非常强。所以小米很多的决策都下到工程师来决定的。这样合伙人和团队管理人是监督和把控,找到优秀合适的人是很关键的。

张鹏:你们把驱动力下沉,变成有几千个轮子往前走,而不是变成你一个轮子拉着这些人往前走?

雷军:我看他们吸引大家面试是通过两轮面试就可以送小米,没有小米手机的可以试一试,只要你很厉害,我们就送你一个手机就得了。

张鹏:昨天在圈子来大家看到,斯蒂夫·沃兹尼亚克是上午访谈,昨天他跑到你们自己内部的年会上。你们当时的年会大家都HIGH爆了,我认为也就是在我们的场合里大家会很兴奋、很有欢呼,毕竟外部的人对他的了解没有那么多,不像乔布斯那样。为什么你们公司的人那么喜欢他?

雷军:最最重要的我们公司是以工程师为主,除了服务岗位以外的话,我们公司90%以上的都是工程师,这一点跟大家的理解不完全一样。工程师对像斯蒂夫·沃兹尼亚克这样的技术极客是挺钦佩的,像我自己做电脑的时候是三十年前,我用的就是Apple2,我对Apple2最大的感受是原来双层电路板,以前的这些电路板上都飞了很多线,Apple2是没有一根飞线的,就是整个做的跟艺术品一样,我觉得这一点在三十年前就挺钦佩了。因为我自己也画过电路板、焊过元器件、装过收音机和电视,我觉得这个挺神的。而且Apple1和Apple2都是斯蒂夫·沃兹尼亚克一得人做的。

张鹏:这可能也是体现了公司文化?

雷军:我觉得我们大家都挺钦佩他的,他还发明了PC,大家都说是苹果发明的,实际上是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发明的。我们大家用到了PC实际上要感谢斯蒂夫·沃兹尼亚克,是他发明了PC。

张鹏:对于小米来讲,我想到的你在2011年7月的时候聊,很多人也问过你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做小米,为什么要去做手机?也许说别的手机都不喜欢,就是想做我喜欢的东西。假如小米实现了千亿级,甚至未来更大,形成更大的群落,已经是个神级公司的感觉,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想自己做?

雷军:因为我自己的性格是完美主义者,其实我对于很多事情都挺挑剔的,我经常克制自己这种性格,要不然老挑刺。包括开极客公园这个会我就提了无数意见,我想再提意见下去的话就不让我来的。我特想提的是摄像机放后面,不要放两个人,晃着不好看。摄像机要显示在中间屏幕了,不要显示在两边上。

张鹏:我们有能力切一下吗?

雷军:因为使画面很乱,不连续。我自己就是这种性格的人,看到不喜欢的就喜欢提意见。后来大家觉得不事故,后来觉得就装的很事故。

张鹏:在这儿不用装。

雷军:我一直在很克制自己不去挑别人的毛病,我自己个人内心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不是对这个人有意见,就是对事情要求挺高的。比如我做了三年手机,如果你要说遗憾的话,我觉得我们的产品还是不够好,我自己觉得我们的态度没有问题,但是这个事情本身很复杂,而且投入所需要的东西还是很高的。很多人经常问我你为什么不能比苹果好,为什么不能比三星好,这是让我很遗憾、很郁闷的问题。我说我要是比苹果好,我的公司不得有8000亿美金嘛,大家怎么对一个三年的公司有这么高的要求。每次媒体有人骂我,你就说再给小米13年的时间,你看看小米会怎么样。

张鹏:他们也是完美主义者。

雷军:我们真的是一个小公司,我们真的还需要时间。而且我们在做的事情,虽然大家都在用手机,但是真的挺复杂的,反正比我做之前想象的要复杂。

张鹏:也就是在手机这条路线上你还远远没有到满意的时候?

雷军:没有。

张鹏:这也是我们很想看到的,未来手机还远远没有到尽头,还有很多东西。我特别想了解,你现在工作的时间是怎么分配的?

雷军:我在小米主要是管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产品。

张鹏:什么产品,手机吗?

雷军:所有的产品,只有我看过的才能上架,任何细节都归我管,你字号放大一点缩小一点都要我看。

张鹏:你是最后一道?

雷军:对。然后另外还有20%的时间在论坛上、微博上,在各种通讯工具上看用户的反馈,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做两件事情。

张鹏:这两件事情是很费神的事情,因为会把人的时间冲的非常散,不是说你可以着急的,这完全是被控制的。其实对于你来讲,你第一次的创业已经非常成功了,我们都觉得你算是“创二代”了,个人的财富、成就,有功成名就的东西。你现在为什么还愿意花时间在细的产品方面,是出于什么考虑呢?是完美主义吗?

雷军:我觉得还是兴趣,就是你喜欢这件事情,不喜欢做不了,没有办法骗自己说你喜欢。我觉得我主要是喜欢做产品,就是喜欢这些东西。我们的路由器刚刚做,我们的同事说我跟他一起开了80个小时或者100个小时,差不多每周礼拜六花4个小时,谈论每一个细节。我自己觉得我还是想做一个好的东西。

张鹏:你觉得在未来小米的任何一个产品,你还是会用这样的方式去做?

雷军:当然。所以小米不能做很多的东西,小米现在最大的风险就是我们找了一大堆聪明人每个人都想做很多东西。我真的小米内部见到他们提醒他们少干一点事情,能不能把70%的事情不要干了,专注干好30%的事情,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到世界第一。我见到每个人都说,能不能说做点东西。因为我们请了很多都很厉害的人,每个人都说要证明存在感,就做很多的产品。我说,能不能少做一点,这是我的观点。

我再插一句,小米非常关注在现有的几个产品上,所以把未来的产品都交给合作伙伴去做,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愿意投资。比如移动电源小米不能做呢?它不复杂。我跟他们说,我们不用做了,我们能不能跟合作伙伴共赢。包括耳机也是合作伙伴做的,小米会集中在手机、路由器、电视三个产品上,其他产品都找合作伙伴做,不管复杂、简单都不做了,我已经忙不过来了。

张鹏:现在产品的疆划在这上面?

雷军:至少在三到四年的时间不会做其他的。

张鹏:会用合作的生产体系来做?

雷军:对。

张鹏:我想起你的文章,光有小米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多的人。回到我们说的极客的话题,刚才也说了极客之选,这两天天天在说这个词。极客的定义从很多人都不知道是什么,现在有人还不知道,但是嘴上会说这个概念。你自己怎么想所谓的极客或者极客精神是什么?

雷军:我理解的极客精神,首先是它有极其浓厚的兴趣,第二个是在这个兴趣的领域里面要成为这个行业的顶尖专家。而且能够做的是每个时代觉得很酷的事情,这就是我理解的极客精神。

张鹏:最终还是要在时代有引领的感觉?足够酷的产品?

雷军:是。

张鹏:我们感谢雷总给我们带来很酷的演讲,希望把他的极客精神传递给更多的人,谢谢雷军。

雷军:谢谢大家。

张鹏:在他下台之前给他准备了一个意外的小礼物。这是3D打印出来的雷军的全身像,姑且叫“雷神像”。

雷军:大家觉得像吗?

张鹏:我们对中国是对你的3D数据掌握最完善的公司,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准备把它批量生产放到小米商店卖,我估计比你出的50万的数卖的不会少。大家用热烈的掌声献给雷军。谢谢我们的年度TOP GEEK。

[责任编辑:sayaliu]

相关专题:

  •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订阅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