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创业创新 > 正文

圆桌论坛:全球化平台下的创业与创新

腾讯科技[微博]2014年05月06日12:59

[摘要]三星副总裁表示,三星的创新是分层次的,首先进行全球的创新,再把它调整一下,适用于当地的市场。

圆桌论坛:全球化平台下的创业与创新

腾讯科技讯 5月6日消息 今日,2014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在北京继续举行。高通全球副总裁沈劲、三星副总裁黄伽卫以“全球化平台下的创业与创新”为题,展开了一场圆桌论坛。

以下为腾讯科技整理的圆桌对话嘉宾精彩观点:

主持人:作为全球性的大公司,高通和三星如何进行创新?

沈劲:创新是高通的核心。从中国市场的角度来说,创新显得更加重要了。

中国是高通最大的市场,我们要根据中国的需求进行创新,要满足中国客户的需求,这是我们创新的第一大要求。

黄伽卫:三星是一个全球的企业,我们有能力看到不同产品在不同的市场是否行的通,把这些综合起来,就可以适应全球的环境和市场,更加贴近当地的需求。简单概括,我们的创新是分层次的,我们首先进行全球的创新,再把它调整一下,适用于当地的市场。

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所以在中国的创新,要确保所有产品符合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同时也要要看下,适用于中国的产品,适不适合其他的市场。

主持人:关于创新,有什么需要反省的地方?

黄伽卫:中国市场告诉我一条经验,创新不是去强调产品的核心技术如何创新,更多是来自于服务、运营的创新,即在业务模式上实现差异化。

沈劲:中国的经验告诉我,高通可能在某些方面相对僵化,不够灵活,转向比较慢,特别在硬件方面,我们转型还应该更快。

主持人:你们很关注知识产权保护,在中国知识产权如何保护?

沈劲:我们主要的产品线还是处理器,在知识产权方面,我们不怕中国的企业去山寨。我们会向客户进行许诺:你们用高通的产品,就可以与三星、苹果进行竞争,他们认可付许可费。

主持人:大公司会不会扼杀小企业的创新?

黄伽卫:在中国我觉得不是这样,虽然有BAT(百度、阿里、腾讯)这几个巨头,但在过去两年当中,我看到各个领域有各种各样更多的创新。

以下是圆桌论坛实录:

主持人:我们有请高通和三星两位代表,高通的副总裁沈劲先生,还有三星的副总裁黄伽卫,这个环节的主持人是Vijay V Vaitheeswaran,《经济学人》的编辑,他们会进行今天上午的最后一个话题"全球化平台下的创业与创新"。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非常感谢,女士们,先生们,我是Vijay V Vaitheeswaran,我是《经济学人》的编辑,我们这个环节要进行一下全球化平台下的创业与创新,首先请看一下我们两位专家沈劲和黄伽卫,他们来自高通和三星。我们谈一下创新吧。

创新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但是我也要说实际上创新这个词,在英语当中它有的太多了。有多少人是反对创新的,如果大家反对创新请举手,有多少人支持创新的,请举手。创新这个词究竟什么意思呢?它在英语当中被太多的进行了滥用,创新应该和发明是一样的,但是往往发明这些技术的人,他们会有一些新的知识产权、专利等等,申请这些专利和保护。创新它是涉及到全新的思维,能够在市场上创造价值,为利益相关方,为股东和客户带来新的价值,我们必须要考虑到客户和消费者的需求,以便进行创新。过去40年都是来自靠用户的需求。

也许您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您觉得中国怎么样?一个全球的公司在创新方面能够给中国带来什么呢?

沈劲:大家好,我完全赞同您对创新的定义,我也要指出创新是高通的核心,创新是第一位的。从中国市场的角度来说,我们觉得创新更加重要了,中国对于高通来说是最大的市场,我们和其他的跨国公司不一样,美洲、欧洲是他们前两大市场,中国是我们的最大市场,我们主要的业务有移动处理器,其设计极大地针对这100多个中国本土的OEM。我们觉得要根据中国的需求进行创新,要满足中国的客户的需求,这是我们第一大要求。要在高通不断促进创新。

主持人 Vijay V Vaitheeswaran:你们过去是在加利福尼亚在欧洲设计产品,现在已经出现了改变是吧。给我们介绍一下,中国怎么挑战了你们的设计方式?

沈劲:我们曾经难以快速回应客户的需求,对于中国消费者的需求没有实现100%的匹配,我们必须要去做出改变。我们在这里能够经常聆听到客户的需求,我们有很多的美国工程师,还有决策者还有高管人员在两地出差,后来在中国建立了研发中心,在北京有一个,在上海也有非常大的工程师的团队。

主持人 Vijay V Vaitheeswaran:接下来问您这样的问题,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公司的状况,你们公司是非常大的技术创新的动力来源,你们觉得中国在创新方面位置怎么样的?你们是否为中国进行创新,还是要为世界进行创新?

黄伽卫:我来回答一下您的问题,在全球的企业当中,作为一个全球的企业,你怎么来进行创新。我们是一个全球的企业,所以我们有能力能够看到不同的产品在不同的市场是否行得通,而且我们对所有的市场都有一种认知,我们把它综合起来,就可以适应全球的环境和市场。所以,特别是在设计还有研发,还有软件这方面,我们在全球都有中心,我们是希望把这些研发的中心,与我们的卓越中心放的近一些,这样可以更加贴近当地的需求。我们在全球有许多地方都有设计中心,我们在全球有五个设计中心,其中一个在上海,还有许多的研发中心。另外我所在的大洲还有8个分布,也就说我们的这个创新也是可以分层次的,我们首先进行全球的创新,再把它调整一下,适用于当地的市场。

涉及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也是我们全球三大市场之一。所以在中国本土的创新,特别是我们中国的研发中心,还有设计中心,有两个工作,一个是确保研发所有的产品符合中国消费者的需求,第二个工作是我们把适用于中国的功能和产品,我们要看一看,是不是适用于其他的市场。

主持人 Vijay V Vaitheeswaran:你们两个企业如何把你们的优势转化为中国市场的优势?跨国企业会带来许多国际的创新能力,你们有全球的眼光和文化,而且技术的经验也是全球化的,请你们介绍一下你们从中国的竞争对手身上学到了什么东西?因为中国人大家都说中国人善于山寨,没有原创的创新,但是昨天我们看到许多很有创新性的中国的企业既有BAT,还有一些小型的企业,他们对你们产生了什么样的挑战吗?

黄伽卫:我在讲创新的时候大家都说我们要进行产品的创新,软硬的创新,大家都说创新一定是软硬件的创新,我认为市场当中,中国告诉我一条经验,就是当我们提到软件的工程方面,更多的不是去强调产品这种核心的技术如何创新,更多是来自于服务的运营,一种新的业务模式的运营,我们发现业务模式有许多的创新,我们看一看各种创新的方式,它的差异化不是在产品方面,而是在业务运营方面有差异化。

沈劲:我想说像智能方面我们高通使许多的智能手机变成现实,我们产品不是只针对中国我们是针对全球的市场。我们在中国就有一百多个客户,他们下一代的手机都会用我们高通的芯片。至于中国学到的经验,高通可能曾经在某些方面相对僵化,不够灵活,转向比较慢,特别在硬件方面,而现在则在努力改进。当我加入高通的时候,我负责的操作系统叫做BREW,现在大家不知道我们有一个BREW的操作系统,都说苹果和安卓。我们曾经希望做一个完美的产品。我们花了两年的时间做这个操作系统,但是做到比较满意时已经过时了。现在我们是更多地去关注移动的芯片,但是实际上我们有一半的工程师都是软件工程师。我们转型还应该更快,更针对市场的新需求。也就是上市的时间,研发商用上市的时间很重要。

主持人 Vijay V Vaitheeswaran:即使做不到极致,也要足够的快,这是中国的企业的优势是吗?不要一览众山小,只要达到大家的需求程度就可以了是吗?现在我们知道我们都说可能中国有许多很好的千元智能手机,这些人他们既是您的潜在客户,也是你们的竞争对手,特别是针对三星手机,我知道三星手机价格都挺高的,这个永远是一个挑战。

黄伽卫:如果你花了很多的钱来做研发的话,你希望产品有比较高的溢价,我们许多的中国用户对价格比较敏感。你的这种产品的溢价如何传达给他们,也就说如您去一个商店外面的手机都看上去差不多,手机开机之后才发现有差异,这些手机的外观差不多,只能把手机屏幕打开之后才能做比较。我们三星花很多的精力放到生态系统的构建和内容的创建上面,我们有许多的合作伙伴和我们合作都是非常紧密的。手机看上去差不多,两个手机一打开之后,你一比较里面的东西还是有差异的。在上个月我们刚推出了S5,三星在里面的创新就是我们知道这么一个强有力的手机再加上中国的4G的技术,我们就在想我们可以创造什么新的体验吗?我们与许多紧密合作的合作伙伴,像大众点评,其他合作伙伴合作,他们给我们开发了一个三星专享的4G版本。

主持人 Vijay V Vaitheeswaran:解释一下。

黄伽卫:大家想到哪去吃饭经常用大众点评,他们打开大众点评会搜索还会发评论,去餐厅之前知道餐厅是好还是差,这里面会导致比较高的带宽,这个点评的4G三星专属版,可以把它带过去,可以用手机打开它的摄像头,可以左右转,允许你实时体验一下餐厅内部的装璜,4G带宽比较宽,视频的效果非常好,这就是非常独特的一个功能,由于我们有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才有专属的功能。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创建本土人所有关注所认可的功能。您的跨国企业的竞争对手也很多,特别是苹果,你们的产品和苹果怎么有差异化?

黄伽卫:所有全球手机的企业三星这个企业最多的资源是关注我们内容生态系统,我们所有的工作是做这个工作,我们怎么和不同的合作伙伴合作,怎么找到最好的内容,以及如何与我们初创企业合作,我们想找到一些非常有创新性的企业,他们做的非常独特的服务。我们应该把他们放到我们的平台上,放到我们的生态系统当中,向我们的消费者进行推销。这样的话可以帮助我们进行差异化,可以帮助这些企业成长。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你们对中国的了解比较深入,但是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挑战很多,比如说您有三星的手表是吧,会不会有深圳的人马上山寨一个呢,这些知识产权怎么保护?你们这些企业很关注知识产权保护,在中国知识产权怎么办?

沈劲:我们主要的产品线还是处理器,所以可能在知识产权方面我们不太怕中国的企业去借鉴,我们很愿意向我们的客户进行许可授权。比如说我们有一些CDMA相关的核心技术知识,我们起家的技术,现在还有4G的技术,LTE的技术,还有许多设备相关的知识产权,我们都会向客户进行许可,这样的话他们可以与三星、苹果进行竞争,我们在中国还有一百多个OEM的企业,都获得了我们核心技术的许可和授权。他们都在付许可费,这个钱是值的,他们付了钱之后就获得了与三星、苹果还有其他国际品牌同场竞技的机会。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您觉得呢?

黄伽卫::知识产权非常重要,我们消费品的市场必须要保护好你的IP,必须要精良的设计,必须要有非常好的管理渠道,还有非常成熟的内容和生态系统,所以在这个移动的空间、电子消费空间光有IP还不够,还得把IP无缝衔接起来。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我们谈谈另外一个话题,与创业相关。我们的创业企业家他们是真正承载创新的人,我们经常认为创业企业家就好像两个人在一个车库当中创建了惠普或者苹果,这都是电影里面的情节,现在许多的企业家他们可能有时候现在还在大公司任职,而且他们还有各种各样的合作伙伴,并不是如此孤单的进行创业。你们能不能够向我们解释一下你们怎么看待这些创业家,他们是你们的敌人、朋友还是亦敌亦友的关系?

沈劲:高通还是一个年轻的公司,我们只有27年的历史,我们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大型的创业企业,但是我们的DNA当中有几个特色,第一是我们的理念,我们非常专注愿景,有点车库创业里面的两个人,他们当时就是有一个伟大的梦想,要改变人类,造福人类,我们也是这样的一种理念。我们就是认为移动设备是最佳的人类信息平台,我们不太关注三年五年的计划,还是和创业企业这种理念比较匹配的。

第二我们是有内部竞争的方式,我们一个项目的内部会有几个团队同时来竞争。另外我还会关注一些创业的企业活动,我们是希望自己的员工还是沉浸在这样一种创业的氛围当中去,而且我们也愿意自己的团队的成员可以向我们的CTO、CIO做创业想法的推广和宣讲。

黄伽卫:我们也是非常注重创新和创业,公司非常大但是我们还是要创造这种创业的氛围,我们所在的市场当中决定着我们不得不创新。我们有设计和研发中心,而且我们还推广内部的竞争,也就是三星内部有各种各样的活动。我们鼓励员工来进行创新,我们孩子有一些绩效评估的指标,比如说个人发明的数量,这也是一个评估的指标。同时我们每发布一个新的设备,我们就会在想,能不能加一个新功能,比如说在三星S5当中加入一些新的功能,这个心率传感器,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用,我们每发布一个新产品都会创新一些新功能。

我们也想知道整个生态系统怎么构建,我工作的内容就是与非常有创新性,初创的企业合作,像星探一样发觉这些企业,如果他们有很好的点子我们愿意放到我们的平台上与我们的设备进行整合,我还会用自己零售的渠道向我们的消费者推广这些创新性服务,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是很愿意与创新企业合作。它是我们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中国有许多高科技的初创企业,特别在北京,大会也有很多他们的代表,中国本来有强有力的创业精神和文化,我们也感觉到这些BAT大企业也是大肆整合这个行业,大家觉得会不会扼杀我们小企业的创新呢?您觉得中国的创新特别是创业,在未来是什么样的发展的趋势?

沈劲:我还是比较积极的一个态度,因为我能感觉到初创企业在过去只有一种退出的方法就是IPO,绝大多数的企业还只能去美国IPO,现在并购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好的退出的选择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初创企业的启动动机,因为他们很愿意创新创造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看法。当然反过来看,我们也发现由于大量的并购,都是战略性的并购,并不一定是基于你的业务的或者你的财务的一些表现,所以他们的这种估值就比较高,许多的这些创业的群体都觉得我也就5个人,零收入,你要来收购我,你不出一亿,我就不愿意卖,也会导致这个方面有一些炒作价格的倾向,这是一个负面的效果。

黄伽卫:传统来看你发现只要去整合好像几个巨头会扼杀创新,他们把市场瓜分了,不可能有新的企业创新了,但是在中国我觉得不是这样的,虽然有BAT这几个巨头,再过去两年当中我其实看到有各种各样更多的创新出现了。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给我们举个例子。

黄伽卫:移动的电子商务,现在我们看到有BAT都是在这方面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在市场其他国家是看不到,现在我们看到有人向阿里,它可能说变成中国最大的银行了。可能世界其他地方没有这样的,有余额宝。你就会觉得阿里巴巴它为什么还要创新呢,因为它已经是巨头了,它还有必要创新吗,其实巨头也在创新,他们购买了各种各样的初创企业。在许多其他的市场我们感觉巨头收购了小玩家就扼杀新的创新,其实在中国我们觉得创新更多了。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这个好像和大家传统的认知不一样,在硅谷我们经常开玩笑你想扼杀创新你卖给微软就好了,好像中国的市场情况不一样,也许因为虽然BAT体量巨大,他们自己本身非常年轻,他们主要的领导人还是第一代创业者,未来您觉得并购的场景会怎样?会不会出现一些寡头呢?我们之前讲到国际的比较,您的企业经常与以色列的创业企业合作,在以色列他们的创新和中国有什么差别吗?以色列我们都说有大量的高科技的创业企业,中国的创业企业和他们有什么差别吗?

沈劲:高通我们是全球运营,我们也讨论了一些交易,所有的投资经理讨论了这些交易,他们在中国、欧洲、硅谷、以色列、巴西等等,我们有不同的视角看这些公司,以色列的任何人他们要去创建公司必须要思考一下这样的产品或技术,将来要在全球应用。首先会被发达国家比如日本、美国、韩国、欧洲所应用,当然他们也需要去思考中国的市场。因此,他们不会只是针对以色列这样的小国设计产品。这个起点和中国的初创企业的起点不一样,很多中国的初创企业他们只是思考中国的市场,而不会考虑这些产品怎么样被周围的国家和发达国家所使用。

即使是印度的初创公司,他们也会去思考全球的市场,至少会思考东南亚的市场,大部分的印度企业家他们英语讲的比较好,他们进行全球的业务扩张是有着很大的信心。因此我觉得这是不同地方的企业家的区别。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这又怎么样呢,你知道中国的市场真的非常大,在电子商务方面,中国的市场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了,如果你是这里的企业家,汉语和英语是不一样的,而且文化也不一样。为什么我们不去摘这些低的果子很容易摘的果子,为什么要和硅谷的公司去竞争呢?

沈劲:您谈到容易摘的果子,每个人都在过去的15年当中摘容易摘的果实,现在还有一些果实容易摘,有一些果实是高高的挂在树上,必须跳起来才可以摘到,现在市场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了,现在有很多国际公司都来到这里,我们看到有yongche.com,这是我们投资的一家公司,界限在消失,因此我们必须要有全球竞争的意识,我们也看到中国的公司走出去,他们有信心,你可以看到微信,他们有超过一亿的海外用户,因此我们有能力可以走出去。出于这两个原因,一个是容易摘的果实越来越少了,另外就是界限越来越消失了。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您觉得当地的公司他们有当地的思维,还有商业模式的创新,可能不是为世界去生产最佳的产品,这种思维你有什么样的个想法?

黄伽卫:中国这样的市场你知道IP的保护并不是特别的强大,有些企业家并不是在核心技术方面投资,如果你做了一些高技术的投资,很容易会被复制,被拷贝,山寨会很快出来。因此你可以看到即使有了类似的产品,产品的运作和商业的模式也是不一样的。

产品很重要,在中国市场进行竞争,必须要渗透到其他的领域,现在已经出现了变化,尤其是一些大的公司已经做出了改变,这些BAT的公司他们在技术方面的投入非常多,技术非常强劲,他们也正在开发一些核心的技术。

因此整个情况已经出现了变化,如果你去比较一下中国的市场看一下硅谷做一下比较,重点关注产品开发和技术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Vijay V Vaitheeswaran:在硅谷如果你创建一个新的公司,这个地方是非常热的,但是你要看一下你们的技术怎么样与众不同,在中国你知道会有100个公司做同样的事情,你要进入要快速做出反应,这里的思维方式完全不一样。我觉得跨国公司可以从中国企业家这里学到很多,而且中国的企业家也可以从全球的模式当中受益匪浅。

[责任编辑:honestsun]

相关专题:

  • ·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订阅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