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科技专题 > 互联网专题 > 移动互联网大会 > 正文

圆桌对话:车联网到底“联”的是什么?

腾讯科技[微博]2014年05月06日15:16

[摘要]简单来说,就是让所有车能够和网络、云端发生联系,能够让人、终端和车发生联系。

圆桌对话:车联网到底“联”的是什么?

腾讯科技讯 5月6日消息 今日,2014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在北京继续举行。腾讯副总裁马喆人、车享网CEO夏军、易到用车CEO周航和《商业价值》出版人刘湘明(主持人)以“车联网的价值洼地”为主题,进行了圆桌论坛。

以下为腾讯科技整理的嘉宾精彩观点:

刘湘明:各位如何理解车联网?

夏军:汽车过去是一个冷冰冰的产品,我们只负责制造、销售、交付给车主。互联网时代,汽车应该是一个能够给用户带来更好生活享受的工具。

周航:车联网的事都提了十年了,也没有弄出个模样,说明这个事可能不对,所以我们应该更多关注一下智能汽车。简单来说,所谓的智能汽车,就是一个加在四个轮子上的大电脑。

马喆人:现在所有的技术都是让车变得越来越简单、易于驾驶、环境越来越舒适,五年、十年以后的汽车,其实是一个优质的移动环境。

刘湘明:车联网到底“联”的是什么?

马喆人:简单来说,就是让所有车能够和网络、云端发生联系,能够让人、终端和车发生联系,先把这点做好就够了。因为一旦有了足够的联系之后,自然会形成一个生态。

周航:站在我们的立场来看,联起来是为了更好的共享,更多的车、车主和需要出行的人联系在一起,然后提供一种汽车共享的新出行方式。未来想用汽车不一定要拥有,或者拥有不全是为了自己的享。

刘湘明:互联网给汽车行业带来了什么?

夏军: 在互联网时代,用户因为有了互联网,需求也在发生变化,对于汽车,用户不仅有最基础的刚性服务,还有更多社交、娱乐等方面的一些要求。

以下是对话实录:

主持人:

大家知道男同胞在一起经常讨论的话题包括时政新闻、体育、美人、车。接下来有请四位风度翩翩的男子为我们带来车联网的价值洼地的话题,其中商业价值的出版人刘湘明据说不仅是一个码字的高手,还是一个吉普的狂热爱好者。腾讯的副总裁马喆人也是长城会的好朋友,不仅仅是腾讯负责战略的高官,还负责充满想象的移动地图这一块。还有车享网的CEO夏军和易到用车CEO周航。有请各位上场!

刘湘明:大家下午好!感谢主持人的介绍,我觉得她还是对男人不太了解,今年除了刚才说的几件事之外,我们还更关注足球。今天是谈汽车和互联网的关系,台上三位嘉宾都是跟汽车和互联网有很多关系的人,按照惯例还是给他们每个人两分钟的时间做一个自我介绍。尤其是突出自己和汽车以及互联网的关系。

马喆人:用不了两分钟,刚才主持人介绍了我们的职位和我所负责的业务,我现在是负责腾讯的地图和相关的导航类的业务。昨天我们也发布了第一次接触汽车硬件的产品,叫做路宝。很简单,我就是路宝先生。

刘湘明:易到用车非常拉风,大家都看到了门口巨大的悍马。

周航:易到用车也是一家创业公司,大家可能经过会场看到了一些拉风的车,也是告诉大家如果大家对出行有更高的期待,当然就可以用易到。我们希望建立车和车之间的连接和共享关系,能够整体的提高出行的生活方式。

刘湘明:有请夏总,来自传统的主机厂,现在也开始触网。

夏军:作为长城会的新朋友,这两天很认真的在学习。当汽车遇到互联网的时候,就有了车享平台这个产物。我就是这个平台的司机,我们希望传统的行业在移动互联网前进的道路是曲折的,但是未来是光明的。谢谢大家!

刘湘明:三位非常的节省时间,一分钟之内把自己的介绍都做完了。所以我们现在开始进入今天最关键的讨论,今天给我们的主题是讨论车联网。我也做了一些小调查,包括跟台上的嘉宾也做了沟通。每个人心目中的车联网概念都不是一样的,我想了想甚至现在坐在台上四个人每个人想的汽车的概念都是不一样的,因为移动互联网之后汽车变成了实时在线的终端,每个人的看法都不太一样。

第一个问题是想请各位描述一下在此时此刻你们眼里的汽车是什么概念?

夏军:汽车在我们原来的概念中间,应该是一个冷冰冰的产品,我们只负责制造,销售交付给车主就可以了。我觉得互联网时代,汽车仅仅是一个能够给用户带来更好的汽车生活享受的工具,我们车享平台也是定位于为车主在整个用车全生命周期提供极致、省心、放心、安心的全程、全时和全线的服务。汽车今后是作为车厂来讲能够跟用户和车主建立一种连接,为他提供全程服务的载体。

周航:我觉得车联网的事都提了十年了,也没有弄个模样出来,说明这个事可能不对。如果你问到我认为现在汽车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我会讲两件事,第一件事,为什么没有人提智能汽车这件事呢?是不是我们把原来的汽车类似于功能手机的功能汽车,未来的汽车应该是智能汽车。所谓的智能汽车就是一个加在四个轮子上的大电脑,应该是这样的东西。

第二个,未来的车联起来干什么?联起来到底什么作用?站在我们的立场来看联起来是为了更好的共享,更多的车、车主和需要出行的人联系在一起,然后提供一种汽车共享的新出行方式。未来想用汽车不一定要拥有,或者拥有不全是为了自己的享,我想到的是这两点。

马喆人:我们是长期做互联网的,从互联网来讲我们提供服务,从服务角度来讲我们最需要的是用户的时间、用户的眼球。最近看到一个很好的趋势,所有这些技术的进步让这个车变得越来越简单、易于驾驶、环境越来越舒适,所以我们最希望看到,或者我的眼中五年、十年以后的汽车,其实是一个优质的移动环境。只不过这个空间是发生了变化,过去在一个地方,现在成了一道壁。比如说我最想看到的是产生自动驾驶、智能驾驶,用户只是把空间发生了转移,继续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而且有非常锁定的时间在里面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可以上网、看电视、打飞机等等。我相信这也是很多消费者愿意看到的情况,因为这样把他从繁重、不擅长的事情解放出来,让他的效率更高。

一句话,如果看五到十年的话,可能性是汽车就是一个优质的移动环境。

刘湘明:三位嘉宾的解释非常有意思,夏总觉得汽车还是一个汽车,只不过希望借助车享网的平台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周总看到的事情又不一样了,希望从功能汽车变成智能汽车,能够更智能、更方便的把从A点带到B点。到了马总这边又升华了一下,能够把从A点到B点的时间省出来,能更多的使用社交和腾讯的服务。

对于车联网来看,每个人、每个厂商在里面提供服务的服务商,根据他们出发点做的事情和想的事情是非常不一样的。我再总结一下,对于夏总来说更重要的是汽车是提供给客户的体验,周总说我们怎么样让他们更方便的从A点到B点,对于腾讯来说汽车还是社交和应用的场景。

围绕这几个问题我再延展一下,在你们各自的出发点上面,最近分别都做了什么事情?大家也都很关注路宝,您可以多讲几句。

马喆人:我不想花太多时间讲路宝,可以稍微延伸一下。因为现在的讨论也很多,大家的思路也很不一样。我们如何让汽车连接起来,这可能是一个方向,让汽车更加智能,从中去挖掘商机。

另外一个相关的思路如何能够让汽车和人或者是和移动终端更方便的发生关系,我作为一个个人来讲如何能够更加掌控自如,或者更安全、更加有价值。

从我们来讲,第一条路肯定是高举高打,面临整个技术的演进还有产业不断互相之间的博弈和各式各样大平台的转,是需要有更长的路径。同时我们有没有更接地气的办法,现在我们想做的事情是让用户更快的体验到所谓车联网的乐趣。现在也有一些比较成熟的基于OBD的技术,目前来看这些技术由于过去做这一块的主要是保险公司,或者是一些硬件厂商,他们没有广泛的用户平台和服务平台来支撑。

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可以尝试用一个很简单的方式,用户插上去10秒钟和蓝牙、手机产生连接了产生价值。比如省油是硬道理,就可以实时检测油门的力度,如果很轻的去踩的话,指示条就在绿色这里,就是最省油的空间,这是最直接的道理。过去大部分的车体会不到,我们这样就让用户体会到了。另外当一些车出现小故障或大故障的时候,我是什么也不知道了。现在可以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让用户知道问题在哪里,这是非常简单明了的方式让用户清楚。然后我们不断摸索、演进迭代。我们想做的事情还是用互联网思维,先接地气让用户用上再逐渐快速迭代、演进,把更多的功能通过服务来展现,并不是通过硬件来展现,因为硬件永远是慢的,软件永远是快的去迭代。

刘湘明:说到服务周航最擅长了,请您谈谈服务的事。

周航: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DNA,我们的DNA是如何把更多的车接进来,就是连接关系。我站在楼上或天桥的时候就觉得满马路跑的车都应该接到共享网络里面了。我觉得是能够接入到这个网络里面来,让人和人之间产生共享的关系,这是我梦寐以求了。我的梦想是把中国2亿台车接入到网络里面来产生共享关系,共享关系不是大家现在所到的高端车、代驾,也许出借的功能,比如我不开的时候别人来开,所有的共享都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天天都想干的是这样的一件事。

当然,我从去年开始跟了很多汽车行业的人打交道,我经常感觉汽车行业的人非常慢,慢到用户都已经忍受不了了,都想自己操刀来干了。前一段时间有一个极客群,就是科技界对汽车领域比较关注的几十个人,我们甚至有一个提议了,干脆我们自己来自己做一个汽车。就是设想一下跳开车厂的影子,五年后、十年后到底应该拥有一台什么样的车。汽车业也是高度集成的行业了,如果有了这样的机会完全有可能试图去做一个未来之车。我们是这么去思考的。

刘湘明:追问一句,您说的未来之车现在有什么具体的预期吗?

周航:我觉得有很多的元素,比如跟重新设计一个火箭一样,包括能源、材料、交互方面的设计,都和现在的汽车有一些天翻地覆的变化才对。因为技术条件和整个工业环境是有可能的。

刘湘明:车享网现在运转的还算平稳,刚才周总也说了传统的汽车产业都很慢,这话您认同不认同?

夏军:应该讲还是认同的。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互联网的创业企业,他们想用户的需求想的更多,响应的也更快速、更灵活,我觉得对于我们这个传统汽车行业来讲,一方面是一种压力。如果像航叔的梦想不管是不是疯狂,他们梦想变现实的时候我们就要失去用户了。

对于我们来讲也是一种学习,怎么样用互联网的思维去了解、满足用户的需求。进而通过我们车享平台,我觉得也是倒逼机制,形成所谓传统企业在内部,无论在体系、流程各种方式的快速转变,来更好的响应用户现在在互联网环境下各种各样综合的需求和服务要求。

马喆人:我还是为车企说一两句话,车企也不是大家想象的这么慢。我最近也有一些接触,如果让我说的话,我觉得车企是即将醒来的巨人,一旦醒来抽身进入市场动作会非常大,而且是真正行业变革的主力。航叔可能是鲶鱼。

刘湘明:把车企形容成睡着的狮子,为什么这么说?

马喆人:其实车的门槛是非常高的,从机建到电池、控制设备,尤其是涉及到安全这一块,门槛是非常高的。车企缺的不是资源和人才,就是一个思维,当然思维和体制的转变是很缓慢。一旦抽身转过来、自我断臂的话,那么潜力是非常大的,给所有人带来的是更好的平台了。

刘湘明:对于夏总有两个问题,您评论一下航叔说的五年做一个未来之车,您觉得怎么样?第二个问题,做了车享网回过头来看上汽集团的事情,有什么思考和看法?

夏军:我们内部也一直在做一些情报的收集和研究,不光是周航,他的观点这是我今天第一次听到。其他的类似也有互联网大佬自己做汽车,我们也知道有这么一种动向。像航叔这样的创业家如果还是执着的去坚持自己的梦想,我觉得还是靠谱的。

马总对汽车行业的评价也是现实,看起来门槛很高,有资金、技术、人才上的门槛。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一切都是可能的,不能用这种传统思维去判断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靠谱的,如果有哪一家真的愿意去做,而且现在很多互联网企业市值远远超过所谓的传统企业。如果愿意干收购一家企业马上就可以做,我觉得这是完全可能的事情。

第二个问题,我特别有体会,因为我在跨界之中。在企业内我有点做互联网的样子,到这边来我完全是一个新手,从今天坐在台上的表现来看我比其他两位更拘谨一些。我希望能够更快的去融入所谓互联网的圈子,我能更好的在体系内去影响,通过对车享平台的操盘来影响整个企业内,特别是在思维、观念上的一些转变。在这个过程中间,我觉得上汽的高层还是相关高瞻远瞩。一年半以前我们就开始在筹划布局,今年3月28号是车享网正式上线刚刚起步,其实我们运筹帷幄了整整一年半。

在这个过程中间,包括未来,我们觉得未来比较近期的目标,在一到两年之内也有一些目标和要求,在我们自身来讲还是会面临比较大的挑战,我得不承认航叔讲的我们自己内部首先在思想、观念上,包括作为有很多相应的流程和规范。包括现在自己也在讨论整个汽车开发,应该怎么样缩短周期,因为我们是一个比较严禁的企业,新产品开发的周期没有一年、两年是拿不下来了,没有几十亿是拿不下来的。如果用这样的一种代价、时间去开发的话,跟现在在互联网时代用户对产品、对体验快速变化的要求,我觉得是跟不上的。我觉得车享网上线的话,未来更大的价值应该来自于这方面。

刘湘明:感谢三位精彩的发言,我们进入到下一个概念澄清的问题。说到车联网,这个“联”我相信每个人的想法也是不太一样的。夏总想的是联系,周总想的联系跟马总想的联系也是不太一样的。请三位回答一下在你们眼里车联网到底联结的是什么?

马喆人:这也是我们现在很困惑的事情,什么是车联网?很多时候我都很不愿意提这个概念,因为这很容易让人觉得是比较似是而非。有一个普世道理在这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所有车能够和网络、云端发生联系,能够让我的人和终端和车发生联系,先把这点做好就够了。因为一旦有了足够的联系之后自然会形成一个生态,互相之间发生反应。尤其像航叔为代表的创业者,就会想办法去创造价值。这是我对车联网理解的第一点。

第二点,从我个人来讲,我更关注的是最终这个东西还是要落脚到人。如何让所有的联结最终对人产生价值,而不是首先想我要通过这里占一个坑,或者在这里赚到多少钱。这个逻辑也可能相对来讲是似是而非,或者很容易让人去遮挡眼球的逻辑。最终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还是要落脚到人,最终这些东西是要和人发生价值,如果没有人的话其实什么也就没有了。

第三点,我们也很迷盲,我现在只知道去联结,但最终的价值在哪里?包括我刚才跟航叔在聊,他问路宝对于用户有什么用?我们也是在探索,所有的事情还是要抓住用户的痛点去产生价值,没有价值的车联网永远只是忽悠了。

刘湘明:谢谢马总很好的开头,航叔,您觉得易到联结的是什么东西。

周航:就当前而言联结的还是人和人,就是基于对车的需求联结的是人和人。我们并不关心车、是船还是飞机,我们只关心的是如何帮助人更好的位移。对于我来说车只是位移的一种工具,这是我们的一种观点。我也一直很困惑,我天天看车联网,这事说了十年了,我都搞不清楚这事到底要干什么。

我从去年用了一年的特斯拉,我对这个联有了新的理解。首先不要说那么多,一定要让车成为可以实时在线的东西,这是基本的方面。解决什么呢?一种是联结车和驾驶者或乘坐者的近场连接。还有一种是通过网络解决车和云端服务之间的联结,未来基于车的应用,未来就像应该有一个APP store一样,如果有了路宝以后,可能未来有更多的开发者,开发者会开发这个应用或那个应用,不管是关于违章、吃喝等等的应用。因为车这一个屏有几十万应用不敢说,至少几千、几万个应用是很有可能的。而且这个应约的价值能够创造的不管是用户的价值,还是商业价值,都可能比原来的手机界面要大得多。我们不要忘记了重要的一点,就是汽车这样一个大的空间,不管是内部空间还是外部空间,让汽车比手机有了更大的能力,就是承载传感器的能力。而且这种传感器有足够大的空间去想,手机太困难了,手机能够承载多少呢?而汽车的空间不知道以后可以承接多少的传感器。未来这些传感器可以产生的应用,我觉得未来想象的空间非常之大。

不要让车联网忽悠营销了,忽悠十年了都不成功,要正经赶紧想想智能汽车的问题。

刘湘明:您的意思是汽车ARPU值比手机高得多?

周航:高得多,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刘湘明:汽车厂商应该觉得挺委屈的,致力于汽车联网整车厂做了很多的工作。还是最初的出发点,做了车享网回过头再看联结,跟您预期的联结有什么不一样呢?

夏军:我觉得有了车联网以后,可以让我们能更好的跟用户,包括跟车联网本身建立一些联结。我们对于用户或车辆也好,整个联结是远远不够的,特别是对于用户。如果有了车联网技术做支撑的话,对于用户或者对于商家也好,都会带来一个很大的价值也是刚才大家讲到的,通过全时在线贯穿整个生命周期都能参与。让用户的需求跟服务资源更大程度、更高效率的做匹配。这样无论对于用户来讲,还是对于服务商家来讲,都能起到最大的一个价值。我觉得航叔讲的车联网对于传统的厂家来讲,或者对于服务的商户来讲,这件事情应该是能够落地的。

刘湘明:简单总结一下,每个人谈的联结也是有些不太一样,车享网其实还是想怎么去增强车和用户之间的联系。航叔易到用车在目前为止做的是用户、交通工具(包括车、飞机)和开交通工具的人的一些联系。腾讯做的是汽车、客户以及服务的联系,包括路宝后面还有一些服务体系的支持,打开了很多想象空间。

下一个问题,在刚才的发言里面都谈到了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用户,一个是痛苦。先从用户来谈一谈,整个汽车互联网或者车联网虽然说叫了十年也没有清晰的概念,至少这个概念的提出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变化。我观察到的是原来整个汽车行业是以车为中心的,整个行业的布局很多流程、做事逻辑都是以车为中心的。互联网企业的进入开始把用户变成整个体系的中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请几位谈一谈,首先,你们觉得这是不是很关键的变化?另外,如果这是关键的变化到底给汽车行业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夏军:特别是我做了车享网以后,感觉离用户的差距很大的,真的是很大。因为整个行业过去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环境下借势成长。虽然这几年做的越来越累,但是一直在过好日子。对于终端用户需求的关注,包括最基础、最基本功能性体验需求的满足,其实差距很大。我们在跟一些业界合作伙伴交流的时候,有一些朋友毫不客气的跟我们讲,我家里有三四台你们的车,买了几年了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我觉得这是一个现实。

在互联网时代,用户因为有了互联网的技术和手段或者是这样一种环境的影响,整个需求也在发生变化,还不仅仅是需要你去及时的响应最基础的刚性服务需求,还有更多社交、娱乐或者情感上的一些要求。按照这样需求来判断的话,我们离用户要求的差距其实还是更大的。通过车享平台做线上、线下全渠道的布局以后,就是想跟用户建立全程、全时、全线的接触和交流来了解用户的需求。自身无论是从厂家到4S店或者其他后续的服务环节,都要提供相应及时精准的服务。

刘湘明:航叔来谈谈?

周航:我们还是这个想法,车、飞机、船都是工具,我们看看大家买车需求背后最本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在我来看最本质的东西就是如何更好、更便捷的位移,这是用车最本质的需求,我们一切都是基于这一点来考虑的。现在每个人心目中买一辆车好像是人生的一件大事,或者是一个梦想,或者必须是要拥有的资产。未来的车有没有可能成为公共设施呢?无论是商业运作的或者是属于公共服务的,它是一个公共设施,我想要用车、想要位移的时候随时可以去位移,这当然不是公共汽车巴士的概念。画面应该是这样,我想用车的时候,手机或者手势之后车就在下面等我了,没事的时候自己就自动驾驶到充电站停靠着去充电了,需要用的时候马上就流动过来了。这些画面大家听起来觉得可笑,觉得离我们很远。我相信方向应该是这个方向,而不是现在再让人们都拥有这个东西,这是工业时代的思想。到了互联网时代不再是拥有,我们只要快速响应就好了,我一直在想的是这样一件事。

刘湘明:这个设想有一个特别现实的例子,就是自行车。我小的时候每个人家里都有辆自行车,现在自行车有两个作用,一个是显示个性来做运动的,另外是位移的租自行车,现在没有人说为了上班去买自行车,觉得是很过时的概念了。

周航:也许汽车未来也是这样。

刘湘明:马总从腾讯的角度来谈谈。

马喆人:首先我还是想拥有一辆好车的。我先确认一下这个问题,我们对车最大的期望、痛点是什么?前提,如果我把车作为拥有的一个资产或工具的角度来看,我说说我个人的体会或者作为互联网从业者的角度来看。车在机械性能、机械操控上做的还是相当简便了,背后这么复杂做到这么简便。在这一块,我个人没有太多的抱怨,也可以再做改进。

我的痛点还是在信息时代来临之后如何去操控信息娱乐系统,这个玩意实在太难用了,我想每个人都有深度的体会,输入很麻烦,数据更新很慢等等。我的痛点是能不能把屏做的更人性化、更加易用,谁能够把这个做好,即便不是特斯拉,也不是XXX,只要把这个做好我相信就会拥有相当多的粉丝了,即便也不是电动车的话。

背后更多也反应了在汽车联网领域里面多方博弈,以及我更希望看到的,就是说作为作为强势的车企这一块更加开放一些,能够把车载信息娱乐平台做的更加开放、更加标准化。不仅让我们相对规模比较大的公司,就是让很多小企业很容易在上面开发应用,也能够移植到福特、通用、上汽等等,都可以很快的移植上去,也就是大家做到公平竞争让最优质的应用跑出来服务于用户。这是我看到背后的事情,从产业的角度来讲最希望看到有这样更具备开放性和包容性的平台出现,而不是像现在是相对封闭的,也不是三国,而是七国、九国割据的时代。现在是产业的效率不是最高,用户也没有得到益处。

刘湘明:马总提了一个很好的愿景,我第一次买了车跟您是同感,从机械操控角度来看汽车的确是工业文明巅峰的状态,很方便。但是涉及到信息交互,立刻就回到了打孔的时代了,非常不方便。这也是现在的需求变多了,原来就是想有一个车,六十年代听个收音机、弄个卡带、从A点到B点都觉得很好了,汽车行业那时候也是最好的时代了。信息时代就多了很多需求,从汽车行业的基因来讲很难一下子适应这么汹涌而来的需求,所以也是比较难以适应。

时间也不太多了,我请三位最简单的总结一个小问题。车联网不管是不是伪命题,你们认为最关键的环节是什么?比如说腾讯昨天有两件大事,一个是四维图形,一个是路宝的发布。腾讯对于未来车联网布局和判断是什么,就是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抉择?包括周总对未来易到的想法,还有夏总会在车享网哪些环节去加强?

马喆人:是不是腾讯,那是另外一件事。如果站在一个企业的层次想作的是两个点,一个是方便,另外一个是准确。刚才谈了很多是方便,准确的话数据是基础,如何能够给用户提供最准、最实时的数据,让用户更安全、更快的从A到B。近期我们关注的是如何方便、准确。

从一个个人来看的话,我们可以少一些对互联网概念的讨论,更多关注一下什么是用户在车里面的痛点,把痛点找准了,管你了车联网、物联网还是轮子联网,最终你就会胜出。

周航:短期来讲我们跟夏总在请教和合作,我们想把更多人接进来,希望他们卖更多,比如卖500万台车,我们要把500万台车的车主接进来。这是我们特别想做的事,就是把更多的车接进来。

我跟马总一样根本不太关心车联网的概念,是不是车联网我都不太在乎。我觉得你把一端做好了,Car Play解决的是司机、驾驶员近场连接的环境,就已经这么费劲了。还有第二个环节是解决车和云端服务的连接。只要有一个环节取得突破性的变化,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和产业。

我们再想一想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汽车厂所诟病的东西都这么懒,还做这么大规模、赚这么多钱。但凡把这些问题解决一点,那么这个机会有多么大呢?

夏军:刚才马总讲的那一点,其实也是我们设想做的,希望能够建立开发的平台,渐进式的做出开放,让更多有创意、有技术的人来参与应用的设计,能为我们的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也是我们在今年年内设想去做的,做这些事情,包括跟航叔的沟通、交流,我们也在跟他学。

我也不是做技术背景出身的,今天来参加这个论坛心里还是有点忐忑。我不是太关注,我关心的是什么呢?能够有一个好技术的手段帮助我来实现车、用户、服务厂家之间更多的联系。更好是贯穿整个用户生命周期的,无论是在那个环节刚性或基于社会娱乐的需求,包括车辆的维修、使用的需求。我想把这个作为技术的手段跟我建立比较好的联结。通过这样的一些信息数据的集成以后,能够为用户创造更好的用车和服务的体验。

我们还是做汽车,还是要从汽车的销售做到整个生命周期的服务,还是要做好最本质的事情,做好服务和产品。最终也希望在比较短的时间能够实现车享平台名字所隐含的含义,就是为广大的汽车用户带来汽车生活新的享受。

刘湘明:时间超了一点,但是我觉得台上几位嘉宾今天还是贡献了很多非常有料的干货,也请大家给他们一些热烈的掌声,感谢他们精彩的发言。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honestsun]

相关专题:

  • ·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订阅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