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IT业界 > 正文

关于“泄密者”斯诺登的10个小秘密

腾讯科技[微博]2014年06月05日07:07

[摘要]他是事件风暴的中心人物,所作所为都已身不由己。

关于“泄密者”斯诺登的10个小秘密

腾讯科技讯 6月5日消息,曝光“棱镜门”计划的斯诺登近日在莫斯科的一个酒店里接受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布赖恩-威廉姆斯(Brian Williams)的专访。这是他第一次接受美国电视台的重磅采访。差不多一年之前,斯诺登承认自己是一批绝密美国情报计划的泄密者。今年八月,他在俄罗斯获得的庇护将会到期,不过俄罗斯可能打算继续为他提供庇护。

1、斯诺登说,他接受的是“间谍”训练,而不是“低级别分析师”培训。

斯诺登说,媒体报道称他仅仅是个系统分析员(或承包商雇员),这个说法并不正确。“我接受的就是传统意义上的间谍训练,在海外以卧底的方式生活和工作,假装做着另一份工作来掩饰身份,我甚至还分配到了一个化名,”斯诺登告诉威廉姆斯。“政府现在当然会否认这一切,他们可能会掩饰说,‘斯诺登其实是个低级别分析师’,但实际上,他们是打算用我曾经做过的很多职位中的一个来混淆视听,让大家一叶障目,不见森林。”

2、9.11事件发生时,他在米德堡国家安全局的总部外。

“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记者:9.11事件发生的时候,我正在米德堡,”斯诺登说。“我就在国安局外面。所以我记得那一天的气氛有多紧张。我记得听到电台说,飞机撞上大楼了。我还记得,当时我想到的是我祖父,他当时是FBI雇员,当飞机撞上五角大楼时,他就在那里。”

“我认为恐怖主义威胁是件很严肃的事情。而且我觉得大家都是这样想的。所以,当政府以反恐为由做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从来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维护了我们的安全,但却压制了我们不必放弃的自由,压制了美国《宪法》说我们不应该放弃的自由时,我觉得政府真的是虚伪,政府这么做有点像是在抹黑我们的记忆,是在利用全民的精神创伤。”

3、他想回家,但却不想“自投罗网”。

“我想回家,这一点毋庸置疑,”斯诺登说。“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这样做是为在为美国效力。现在,我是否有可能获得特赦或减刑,这不是由我说了算的。”他还表示,他不想“自投罗网”。

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告诉MSNBC,给予斯诺登宽大处理“有点让人不能接受”,但如果他回到美国并且承认有罪,美国“将开展对话”。

4、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到俄罗斯,他从来没有见过普京。

“我和俄罗斯政府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从来没有见过的俄罗斯总统。”斯诺登说。(今年早些时候,《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反情报官员几乎一致”认为,斯诺登受到了“俄罗斯情报部门的影响”。)

“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我居然到了这里,”斯诺登说。“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打算到俄罗斯来。我预订了到古巴的航班,打算前往拉美国家。”他指责美国政府注销了他的护照,导致他滞留在莫斯科:“所以,当有人问我为什么在俄罗斯时,我说,‘你去问美国国务院吧。’”

对此,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在NBC的一个采访中直截了当地作出回应。他说:“对于一个所谓的聪明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回答,”克里说。“如果斯诺登今天想回美国,我们就能安排他今天起飞。”

克里对CBS说,如果斯诺登对美国的监测活动有什么意见的话,他应该“像个男人一样”回美国。

5、他对俄罗斯的政策持批评态度。

“我这么辛辛苦苦地维护我们的权利和隐私,结果却陷在了俄罗斯这么一个地方,这真是令人伤心。我觉得在俄罗斯,人们的权利受到了不公平对待。”他说。“俄罗斯最近推出了博客注册法律,我想不出任何理由来支持这样的法律,不仅在俄罗斯,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该有这种事情发生。”

“政府不应该限制任何自由媒体的运作,无论是NBC,还是在自己家里码字的博主。在俄罗斯,人们需要去捍卫很多权利,但我因为不会讲俄语等等原因,在这方面受到了很多限制,这真是让人感到孤立无援、灰心丧气。”

6、斯诺登说,在他曝光这些文件之前,他在国安局内表示过自己的担忧。

“我确实向上面提出过这个问题。这都是有据可查的,“斯诺登说。“国安局有记录,有电子邮件的副本……我提出过有关法律方面的顾虑。而他们的回应多多少少就是一些官腔套话,大意就是‘你不应该继续提出这种问题。’”

NBC曾报道称,两名美国官员阅读过斯诺登2013年4月5日发送到国安局总法律顾问办公室的邮件,这封邮件对该机构的政策和做法表示过质疑。

五个月前,国安局在一份声明中告诉《华盛顿邮报》,“斯诺登说他在国安局内部提请过人们对这些事情的注意,但该机构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他这么做过。”

7、他说触犯法律是必要的。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曾经有段时间,正确的事情和合法的事情并不一致。有时你需要做正确的事情,你就必须打破一条规则。而这里的关键就是‘公民不服从’,”斯诺登说。(注:“公民不服从”是在宪政体制下处于少数地位的公民表达异议的一种方式,是一种反对权的政治权利。公民的“反对权”就是指“公民不服从”,虽有违法行为的可能涉及,但却是出于“社会良知及正义”的公共利益之关注而不得已所选择的一种手段,是少数人基于对法律忠诚的一种唤起多数人认同的非常手段。)

8、他说他决定不泄露某些信息。

“有些信息如果泄露给记者,就会导致一些人受到伤害,甚至会让他们的生命遭到威胁。我不想带走这些信息。”

他说,政府声称,由于他偷走的关于“导弹、弹头和坦克”的信息,令一些人的生命受到威胁,但这与事实不符,因为“我们没有在报纸上看到任何这样的信息”。

9、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爱国者。

“我认为‘爱国者’这个词都被如此泛滥地使用,以至于有些贬值了,”他说。“作为一个爱国者,并不意味着把‘为政府服务’看得高于一切。成为一名爱国者,意味着知道什么时候保卫国家、捍卫《宪法》、保护同胞,让他们免遭违法行为和敌人的危害。而敌人并非全部来自国外。”

克里也对这个说法进行了驳斥,他告诉NBC:“爱国者不会去俄罗斯,不会去寻求古巴的庇护,不会寻求委内瑞拉的庇护,他们就在美国为自己的目标奋斗。”

“斯诺登是个胆小鬼,是一个叛徒,他背叛了自己的国家。”克里说。

10、他不喜欢的HBO剧集《火线》(The Wire)的第二季。

斯诺登说,他空闲的时候看HBO老剧《火线》。“我真的很喜欢这部剧集。第二季倒是一般般。”(Kathy 编译)

[责任编辑:shanyunliu]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斯诺登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