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在线教育网站泡面吧一夜分家:估值近亿元

腾讯科技[微博]雷建平2014年07月07日08:47

[摘要]就在泡面吧将获得A轮融资,只差签署最终协议之际,这家估值达1亿的网站却一夜分家。

在线教育网站泡面吧创业记:从估值近亿到一夜分家

腾讯科技 雷建平 7月7日报道

“千万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开公司。”这是曾经热映的电影《中国合伙人》中的镜头,电影主人翁之一王阳看着因为意见不同而与之决裂的另外两位合伙人说出这句话。

也是在线教育网站泡面吧最近发生的一生动案例。泡面吧,曾经作为现实版“中国合伙人”的案例被写入中国青年报的文章,至今其官网依然挂着这篇媒体报道的文章。

讽刺的是,就在泡面吧将获得A轮融资,只差签署最终协议之际,这家估值达1亿的网站却一夜分家。3个核心的团队成员如今却几乎“反目成仇”。

在泡面吧官方声明中,正式开除联合创始人王冲、严霁玥,收回各类管理权限,并保留追究相关责任权利,并指责王冲、严霁玥停止直接或间接使用非法窃取获得的泡面吧项目代码。

泡面吧创始人俞昊然在声明中责令众学致一网络科技(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及其及相关人员、王冲、严霁玥停止使用泡面吧商标,并称俞昊然保留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王冲、严霁玥也“以牙还牙”。严霁玥于2014年7月1日,将泡面吧项目团队和原先的用户管理人员从用户QQ群中踢出,严重影响到泡面吧产品市场运营工作。

作为一家曾大有前途的在线教育企业,泡面吧的境地让人感叹不已。泡面吧面临最大问题是三个年轻人俞昊然、王冲、严霁玥都过于年轻,在处理公司控制权问题上严重失当。

泡面吧起源:诞生自美国大学校园

2012年1月,泡面吧创始人俞昊然申请注册“paomianba.com”域名,同年4月构思完成泡面吧项目的创意。同年12月,俞昊然设计泡面吧商标,并邀请其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学弟参与“泡面吧”早期版本的开发。这也是泡面吧最早的前身。

随后,俞昊然按照项目开发需要,陆续邀请多位成员加入,截止2013年1月,产品基本成型,进入封闭测试。2013年2月,因项目缺乏综合后勤人员,俞昊然招募联合创始人严霁玥加入(成为泡面吧项目团队第8位成员)。严霁玥负责人力资源、财务、法务、行政工作。

2013年4月,泡面吧因项目需要加强内容开发运营力量,俞昊然招募王冲加入(成为泡面吧项目团队第10位成员)。王冲前期负责内容开发者关系维护,后期负责项目融资工作中的投资者关系维护。王冲加入第二天(2013年4月21日),项目进入内部测试阶段。

2013年6月7日,创始人俞昊然代表泡面吧项目在天津进行路演,启动寻求天使投资的进程,并和某天使基金进行了首次接触。同年10月,在上述天使基金表示对泡面吧项目有进一步了解的兴趣后,当时身在美国的俞昊然指派王冲与相关基金进行进一步沟通、交流。

俞昊然、王冲、严霁玥三人因百度暑假夏令营项目结缘,三人之间的纽带是曾经在百度工作的杨斌,杨斌曾在优酷土豆担任人力资源总监职务,后也加盟泡面吧。这几人中,俞昊然92年,王冲、严霁玥分别为88年,杨斌为70后,以杨斌年纪最大,在其中最为稳重。

如果作为三个小伙伴们公认伯乐的杨斌早一些加入到这个团队,这三个“合伙人”或许到现在还不至于闹到了一夜分家的地步。但事实并非如此理想,在后来俞昊然不在国内的时间内,王冲、严霁玥成立并实际把握了公司,这也为后续的发展埋下隐患。

项目出现严重失误 被外界钻空子

泡面吧在2013年底成立众学致一网络科技(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但创始人俞昊然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美国学习,未被告知公司股权结构、注册资本,并被假冒签名。

2014年6月19日,俞昊然委托律师向工商登记主管部门查询才得知,公司登记成立时,王冲持有该公司65%股份,严霁玥持有该公司10%股份,为该公司的执行董事。

俞昊然指出,泡面吧成立公司的这段期间,在其尚未同意主要条款,被假冒签名的情况下,王冲、严霁玥、“俞昊然”、天使基金及众学致一网络科技签订所谓的“投资协议”。

2014年5月,俞昊然首次被告知上述协议签署版本内容(该版本协议与此前俞昊然被告知投资协议最终版本信息不符,在该协议中,保证投资人及执行董事有权合法剥夺俞昊然的全部股份),该协议已不需要俞昊然作为当事人进行签字认可,导致俞昊然当场表达强烈抗议。

在此后与投资人见面的过程中,俞昊然称自己被极力排除在外,即使参加会面也只能叙述个人经历,不能纠正王冲、严霁玥夸大和背离事实的描述。

2014年6月20日,泡面吧团队爆出严重失误。知情人士对腾讯科技指出,经商标查询发现,因严霁玥重大失职,“泡面吧”商标在关键适用类别上被一家河南公司4月3日抢注。

上述人士表示,早在2013年10月,泡面吧团队多个成员就曾要求严霁玥申请商标,但一直到2014年6月公司内部出现矛盾进行资料整理时才发现,这个商标已被人恶意抢注。

这意味着团队如果在该适用类别下扩大使用泡面吧商标,将可能面临起诉,对这个年轻的团队来说,这无疑是一次非常重大的失误。严霁玥也面临着团队内部巨大的指责。

这场故事最终是以王冲、严霁玥被开除出团队而告终。一位早期泡面吧员工表示,面对如今局面,王冲、严霁玥在她面前也不愿意再说什么,他们只是一直在说“他们很伤心”。

俞昊然表示,团队除王冲、严霁玥离开外,还在正常运营,目前泡面吧已成立新公司,且正酝酿逐步启用新的商标。

均是失意人 杨斌:看着都心痛

在泡面吧团队爆发矛盾前夕,泡面吧看起来还欣欣向荣,几个20多岁年轻人经过几年打拼,A轮融资将很快到账。按照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有3家VC给出占股15%投资200万美元,一家投资人愿意以占股20%给予300万美元,以此推算,泡面吧估值近1亿元人民币。

但就在A轮融资达成前夜,俞昊然、王冲、严霁玥、杨斌四个人聚在一起,股权问题爆发,故事激烈的地方在于,俞昊然生气离场15分钟返回现场后,当场威胁不太理解技术的王冲。

俞昊然说,“我已经把github上所有代码都删除了(编者注:据了解,技术员工已在之前在俞昊然的安排下备份好代码);团队协作平台,我也先关掉你的权限;我设好会发给天使的邮件,一小时后发出,还有发给我们谈过的A轮投资人的邮件,一个半小时后会发出,邮件里我把之前那些夸大的数据都说明白,把之前你们不愿意解释的撒谎也都解释,也把真正产品的发展计划说清楚了,确保是对投资人负责任。咱们现在谈一下,看看是让邮件发出去,还是咱们一起把事情都去和投资人当面说清楚”。

对于这段场景,王冲则认为当时俞昊然的原话是“代码只有我有副本”、“里头历数了王冲,作为这个在最开始成立公司的时候,怎么伙同我们公司的天使投资人一起对我进行诬陷,想把我踢出局这么一件事”等。无论两方谁在这段中描述的是真实的,俞昊然的“威胁”似乎都起到的作用,在此后的几小时,王冲主动提出四人都接受并达成“和解”的方案。

四人聚在一起爆发出问题的第二天,王冲表示他才突然反应过来,不能按照“和解”的方案那么做。因为“昊然不是15分钟内冲动之下做出这样的事,而是精心设置的局”。

王冲也认为,俞昊然有3个要求:1,下半年要回国上学;2,要当 CEO;3,要控股。这三个目标不可能同时实现。如王冲所说“其实还是我说的那句话,投资人凭什么投你一个兼职的人?”在一个旁观者来看,王冲、严霁玥对俞昊然表达不满有充足理由。

虽然泡面吧是俞昊然在美国创建,团队成员也普遍认可他远程控制和推进了技术、产品和市场的大部分工作,但毕竟俞昊然长期在美国学习。相比之下,因为曾经认可俞昊然的能力和判断,王冲在只需要完成论文就可以毕业的情况下选择了休学,严霁玥在拿到美国中学教职的情况下毅然辞职回国,在国内将一个没有合法身份的项目团队变成了一个公司进行运作,他们凭什么不应该比一个兼职的创始人更有话语权?毕竟他们为这个事情付出了更多。

泡面吧事情的发展,让作为中间人的杨斌也很为难,杨斌对媒体表示,在谁占大股的事情上,看得出来王冲和昊然对同一件事情描述截然相反,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撒了谎。

杨斌说,至今也没有证据说他们两个当中到底是谁说了谎。看到俞昊然收拾他的电脑和键盘,已经是哭腔。“看到一个 92 年、一米九这么个个子的人说这样的话,就有些心疼。”

对于最终合作破裂这件事,王冲认为,俞昊然从美国回来,看到公司的情况有心理落差,又有别人在背后怂恿,最后才有走火入魔状态。“坦诚的说,认识昊然也五年,他之前不是这样一个人,我对他很多方面还是很认可,其实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他背后的人。”

“只可惜谣言已浮世;对于每个犯错误的人,我们本应多给予机会,奈何不了某同学完全迷失。”俞昊然说,对用谎言堆出一亿估值自己无法认同,做教育的人更是要为人正直,习惯性的撒谎要不得。“细想想,这是我lead的第4个项目了,沉下心做事,一切都不难。”

被问及“经过这次事情后的最大感受时”,俞昊然表示,这次创业给自己很大教训:“我以往项目管理多没有直接利益纠葛,这次实在是缺乏商业经验,在信任一个人前未进行严格调查,下一次我自己一定要吸取经验教训,可以用人不疑,但用人之前要经过慎重的考察。”

事情闹到如今,已各方皆输。知情人士表示,俞昊然、王冲、严霁玥3个人矛盾公开化,让投资人不满,投资人甚至曾威胁说,如果创业团队几个人真要闹分家,那就让大家都做不成。

[责任编辑:marsrxdou]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泡面吧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