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IT业界 > 正文

主题研讨实录:家庭音响是否会被颠覆?

腾讯科技[微博]2014年10月13日13:56

[摘要]日前,王汉华、胡海泉等人围绕传统音响是否会死掉”等话题进行了一场圆桌对话 。

主题研讨实录:家庭音响是否会被颠覆?

Sonos中国区首席策略官刘兴亮(微博)(微博)、Tesla全球副总裁吴碧瑄、Sonos中国区总裁王汉华、国内著名歌手胡海泉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的圆桌对话 (从左至右)

腾讯科技讯 10月10日,Sonos媒体见面会在北京举行。Sonos中国区总裁王汉华、Tesla全球副总裁吴碧瑄、国内著名歌手胡海泉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等几位所处行业迥然不同的嘉宾围绕传统音响是否会死掉”等话题进行了一场圆桌对话 。

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全文:

主持人:下面进入今天活动的对话环节,我想请上几位重量级的嘉宾,与我一起跟大家分享。首先有请: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吴碧瑄女士、Sonos中国区总裁王汉华博士、知名歌手胡海泉先生、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先生。

首先,请大家简单的做一下自我介绍,并说出只有所喜欢的一首歌,或者自己喜欢的歌手。

吴碧瑄:我在中国出生,比较小的时候去的美国,14岁去的美国,在美国念的书,念完博士以后回来到中国,做了很多不同的事情,我比较喜欢新的东西,我属于比较传统型的。

王汉华:我曾经做过咨询公司,也做过手机,最后做过电子商务,现在是做智能硬件,我曾经是吴碧瑄的同事,我最喜欢的歌手是罗大佑,可能暴露年龄了。

主持人:跟我喜欢的一样,说明我也很老了。

胡海泉:其实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并不能代表年龄,年龄可以穿越很多时间的,喜欢罗大佑也可以很年轻,比如说我。如何定义我自己呢?大部分人会定义我是制作人或者歌手,但是我我觉得我很难界定,应该说是一个跨界人,因为我是一个创作歌手,从小听音乐,一直在做音乐,最喜欢的歌手非常非常多,刚才四位创始人PS原图的乐队也是我最喜欢的。

张鹏:我从大学毕业就在媒体,尤其是关注科技互联网领域,看过他们在电脑公司,在手机公司,后来到汽车公司,其实也变成了电脑和新的智能设备,也算是有关联。十多年的时间,看到互联网对科技行业的改变,很庆幸生在这个时代看到很多变化。说到音乐,说一个海外的,不得罪人,说一个稍微年轻一点,《It’s Hard to Say Goodbye to yestday》。

主持人:现在智能化的产品非常火,这一环节我想请各位嘉宾简单说一说自己喜欢的智能产品是什么?再说说你们心目中的智能家居是什么样子?

张鹏:在智能设备上,苹果当年iPhone的发布,我们不说今天,在历史上,一个划时代的产品,当年其实从我个人来讲也没有意识到iPhone1代发布是一个伟大的时刻,过了三年才意识到。今年说什么产品是你最值得崇敬的,还是应该看到iPhone,当年一出来很多人不理解,现在看到了它划时代的作用。这样的产品如果能再多一些,就会让我们看到生活的变化,所以我觉得如果让我挑的话,我会挑iPhone,尤其是一代的iPhone,当时它的出现让我印象最深刻。

对于智能家居,在中国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是总体来讲,人们现在要跟整个家庭之间,已经从怎么方便的连接,未来会让家庭更智能的理解人的需求,让人更加舒适,这一点还需要更多的进程去完善。

胡海泉:我比较喜欢一个机构,logic(音)不仅仅是多元硬件,还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软件公司,我做音乐的人,我们使用的编曲软件是这些年来变化巨大的,90年代末期录音都是大块的硬件,为了调一个声音就要用一台机器,调很长时间。现在在家里面,基本上90后的孩子都可以做混音和录音,软件改变了很多东西。软件虽然是强大的,一定要有非常优秀的硬件作为自己的支持。像logic(音)这样的公司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公司。

王汉华:我的答案也是iPhone,但是我的解读不太一样,因为我做过八年摩托罗拉的手机,当时我看到iPhone时候,我的第一感觉,摩托罗拉完了。我们做手机的时候,手机要更薄,信号更好,一直也想智能化,直到iPhone出来之后,iPhone是第一个实现了做手机厂商十几年一直努力想做的事情,并且它的硬件和软件无缝的衔接不是一般的公司能够做得到的,这个确实是划时代的产品。

如果不说这个的话,智能的东西,机器人会是很牛的,我的老东家有一个产品,亚马逊有一个在库房的机器人产品,原来一个需要两千人的库房,最后减到只需要20人就可以操作的,完全以智能化机器人代替的工作环境。这个跟家庭没什么关系,但是代表了整个人类智能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以后都是机器人的话,我们都失业了,媒体写稿也不用写,来一个机器人写一写。

吴碧瑄:不知道大家最近看过没有,最新的一套智能家居是Nest,让你在你离家的时候还可以控制家里的温度、湿度,甚至家里的门锁,冰箱各个控制,这系一个很有意思的产品,再次把人类的能量释放出去了,你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控制你家里的任何一个房间,我觉得越来越多的科技,通过云,通过远程控制,或者无线,变成可以从任何地方控制任何东西。

主持人:刚才是对每位嘉宾规定问题的提问,下面进入单个问题,先从我身边的吴碧瑄开始,今天上午特斯拉刚发布了一款革命性的产品,下午就能到这里来捧场,还是很感动。你在特斯拉之前曾经在两家很特别的公司做我,刚才你没有说名字,一家是摩托罗拉,一家是苹果。为什么这两家公司很特别呢?因为你的上个东家把你的上上个东家给灭了,很多手机行业的人都说好好的一个手机行业被苹果给毁了,所以你们两个都从摩托罗拉出来,这种感受很特别。比如说以前你可以说你是摩托罗拉老员工,后来是谷歌(微博)的老员工,现在也可以说是联想的老员工,因为摩托罗拉被卖了,很悲惨。

王汉华:很悲惨,现在找不到家的感觉。

主持人:你的上个东家把上上个东家给颠覆了,现在的特斯拉也是被认为颠覆的代表,我想问的问题,今天我们的主题是颠覆,说到颠覆传统行业这件事,没有人比你更具有代表性了,特斯拉和苹果被我们公认为最具代表性的颠覆的两个企业,在这两个企业,你都曾经做过高管,作为当事人,你曾经是什么样的感受,或者有没有感受到颠覆企业对你恨得咬牙切齿的感觉。

王汉华:肯定有。

吴碧瑄:我自己在苹果,当时悟到一个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选择去特斯拉的原因,我悟到,在中国,有时候看似庞大,看似强大的人,他的资源正好也是他的累赘,当你认为他是一个巨人的时候,优势也是你的劣势,他的传统变成了他最大的包袱。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去创业,这是很有意思的,创业当然有它的辛苦,一定有艰辛,因为你要颠覆传统,其实有很多力量想去阻止你,但是他也有非常多的包袱去牵制他,让他不能那么快速的,小船好调头,对市场的反应能力,执行能力都会更快。我意识到一个东西,小不一定弱,小有小的优势,大有大的美,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平衡。

主持人:因为你经历了汽车行业、手机行业的颠覆,除了这两个行业以外,还有什么行业可能会被颠覆,或者一个行业到了什么地步,才会被颠覆,Sonos也想颠覆音响行业,你觉得我们作为一个颠覆者,具备什么样的特性呢?

吴碧瑄:我从个人体验上来讲,最重要的,Sonos这一点也是做得特别好,不论看苹果还是看特斯拉,首先就是专注,很多公司花了很多精力做很多事情,其实这是把你的精力分散了。我们当时在摩托罗拉的时候,摩托罗拉每年至少要做一百款新产品,还要分价格,按人群,有时候自己的产品跟自己的产品打。苹果只做一款产品,苹果最后做到一款产品利润率大过摩托罗拉做一百款产品,摩托罗拉做一百款产品,当时有五六千个软件工程师,还有三四千个硬件工程师,有一万个工程师在做这些产品,一万个产品除以100就是一百个工程师做一个产品。苹果当时五百个工程师在做iPhone,其实算起来,已经比大公司花在一款产品上的资源还要多了。所以我觉得专注很重要,如果分散的话,力量就没那么专著,追求极致是特别重要的一点,你想比别人强,就要专注,因为你没有别人那么多资源。

特斯拉也是,只选择做电动车,你看现在所有的汽车公司,什么都有,混合动力也做,电动车也做一点,汽油车也做一点,各个款式的汽油车,每年几十款出来,特斯拉每年就一款,苹果也是,每年就是一款。我觉得这种专注是非常非常好的。

主持人:专注确实是非常大的特点。下面我想问一下点评嘉宾张鹏,我记得有一次吃饭时候你说过一句话,无颠覆,不极客。作为极客公园的创始,喜欢颠覆性产品也是非常大的特点,你对颠覆的话题也有很多自己的感受,你觉得会有什么样的特点呢?

张鹏:刚才讲到不管是苹果还是特斯拉做的事情,非常典型的就是专注,传统的力量虽然看似很强大,但是在一点突破就能形成穿透。但是这背后还有一层,这样的公司,他们做选择的时候其实抗拒了很多诱惑。我们看到很多有颠覆性的企业他们快速的成长,其实反过来推,他们当年成长过程中,都有很多的节点可以说这么做也能赚钱,干点这个事立即就能赚钱,而且看似比那个遥遥无期的来钱更快一点。但是他们会选择,我认为要做的事情是那个,不是赚钱这一个问题。这个事情做成了,钱是结果,目标和路径,哪个是目标,哪个是路径,这是颠覆性企业特别重要特点。你看到一个企业有颠覆性,在于他最后是不是出于热爱、信念、愿望去实现什么,而不是看到一个机会,赶快去做,把钱赚了。评价一个企业是不是有非常强颠覆性,可以多一个视角,虽然这个视角看似有点感性,但是屡试不爽,只要看到了这个企业有这种特点,一般成功率都比较高。

主持人:谢谢,下面我想问一下海泉,海泉给每个人的印象,是非常著名的歌手,我想问一下,上个月财富杂志公布了2014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的榜单,海泉也上榜了,他不是以一个歌手的身份,是以一个投资人的身份上榜了,当榜单也把他的年龄暴露了,38岁。他现在除了著名歌手以外,也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投资人,不也投资了很多企业,而且都是跟我们这个行业相关的,有移动互联网的企业,也有可穿戴设备等等,可以说海泉是歌手里面最懂科技的,或者说科技行业里面唱歌唱得最好的。

胡海泉:我觉得你的评价非常中肯。

主持人:我的第一个问题,科技和音乐二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胡海泉:就像汉华兄刚才说到的,回顾人类产生音乐,聆听音乐的历史,跟科技一直捆绑在一起加速度发展的。可记录声音是在一百多年前,我们回想一下这30几年的变化,几个月就会有很大的变化,在技术上会有所突破。音乐伴随着技术的突破,很多音乐本行产业的人都不愿意认可,也不愿意承认这样的现实,过去所有的商业模式都被新的技术突破了,盈利模式,包括产业模式都改变了。我觉得能够拥抱科技的音乐人才有未来,不抱怨改变,而是努力寻求突破、改变、颠覆的人,才有机会在未来的市场里争夺自己的空间,不仅仅是音乐创作者,还有音乐产业所有参与者,无论是最上游的内容创造者,还是票务、Live的运营者,很多很多相关行业,也包括音乐收听的硬件。我相信在未来移动互联网,还有翻天覆地更多的变化是超过我们想象的,但是那个时候我们会非常适应。音乐只能是有更广阔的空间,比过去更广阔的空间。

主持人:下面我问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是不是方便透露一下销量最高的一张唱片是什么,卖了多少张,哪一年?

胡海泉:我们目前发行了10张专辑,应该是在2001年或者是2000年左右的时候,那时候大家都在买CD和卡带,在中国盗版差不多十到二十倍的情况下,我们正版卖了150我万张,国际唱片协会给中国的认证,说我们是卖得最多的人。到了2003年,2004年,2005年,急剧下降。

主持人:能不能透露一下最少的一张唱片是多少张?

胡海泉:最少的应该是上一张,上一张也不叫唱片,其实是一个3C的产品,如果我卖唱片的话,还不如这个卖得多,陈奕迅,他在香港发表了一个声明,他不打算再做歌手了,因为耗尽心思做了一张唱片,卖了700张。卖三万张传统专辑的人还是不错的歌手,在我们看来,受众无处不在,听众天天都在消费你音乐,只是不能拿那个来计算了。

主持人:从海泉的经历可以看到,唱片从150万张下降到几百张,数量是急剧下降,这也是我们行业的趋势,说明流媒体音乐占据了越来越高位置。你作为一个歌手,唱片曾经是非常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但是现在这个来源慢慢的下降非常厉害,这个现象你怎么看,你是不是认为音乐行业也在被颠覆?

胡海泉:

我2004年,2005年还挺纠结这件事,我也经营自己唱片公司,也有很多签约歌手,有庞大的录音棚,硬件的投入,我后来发现,我以很乐观的心态拥抱这个改变,我极度相信这只会让音乐更好,但是盈利模式的改变,需要自己通过跨界的方式寻找到。传统版权的管理已经不是过去那样,我们今年11月份要发的产品,就是七八款新的智能产品,硬件产品,也不必要有存储功能,只是有我们价值观的属性,这个产品收听音乐的质量很高,通过二维码直接导入流媒体。拥抱改变是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我们都在做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的时候,改变才有意义。

主持人:你的心态非常棒,积极做出了改变,没有像摩托罗拉那样,最后结局是那样。一种好的音乐,我们要聆听好的音乐,离不开好的音响,你觉得音响这个行业,现在是不是也到了必须要做出改变的时候?

胡海泉:

是,我和羽凡回顾自己的投资经历,十几年前我们做JBL家庭音响北京的总代理,那时候音响是好东西,但是营销的线太棒,对于一个品牌的管理来讲,在中国那时候很混乱,那时候不是好生意,有好产品,没有好生意,这是很可惜的。现在因为电子商务的快捷,好的硬件产品其实是非常简单就可以直达消费者的,那时候考验的就是审美和价值观的取向。做到优质的声源是技术问题,可是超越工程以后,品牌是有个性属性的,是有价值观的,我们看到了Sonos价值观的属性,要拥抱这个改变。虽然现在看上去是一个发声的产品,但是它是人与人之间连接的产品,甚至未来会演变成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与音乐相关,甚至于其他的社交相关。

主持人:谢谢对Sonos的肯定。我刚才上台的时候注意到一个细节,你带了一个iPad,这是为了标榜自己是一个科技人士吗?

胡海泉:不是的,我刚才上台之前邮箱里收到了一个文件,我们正在日本做混音的一首歌曲,刚发过来,我还没听,在这里我想试探性的听一下,用我们的音响听。现在大家听到的是一个半成品,这个是经过工程师处理的,如果拿Sonos放的话,是什么样,我一会儿好给工程师提出意见,这就算是首次试听,我跟大家一样首次试听,但是大家不要录音。很适合开Party的时候放,我觉得还不错,这个低音混得还可以。

主持人:非常的精彩,听我都忘了主持人的身份了,很激动,感谢海泉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惊喜,能够把我们这个活动作为他的歌曲试听的环节,在座的媒体朋友还是很荣幸能够抢先听到这首歌曲非常美妙的声音。

王汉华:这首歌我非常喜欢,什么时候推出来?

胡海泉:11月份。

主持人:张鹏,你唱歌肯定没有海泉唱得好了,但是你在科技行业呆的时间比海泉多多了,他只是这两年才混入我们这个圈子。

张鹏:现在流行跨界。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海泉这样的音乐人的跨界,或者科技行业对音乐的颠覆呢?

张鹏:这个时代在变化,一线我们认为科技互联网是一个圈子,我们都是科技圈,IT圈的,现在发展科技互联网是一种基因,一种文化,它可以被传递到更远的范围。海泉是跨界过来,吸收了这样的基因,拥抱变化,他其实是被解放了,不是颠覆,这是科技互联网给各个行业带来的改变,只要你愿意接受这种改变,就有很多。他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直接去听,他用这种方式已经很习惯了,传统音乐人还没有完全都走上这样的方式。包括他们的产品的形态上,都有很多新的方式,对于互联网带来的冲击,影响是客观发生的,但是要看到,它其实并不是一个行业过来掠夺其他的行业,而是一种新的文化和基因,它可以赋予你更大的能量。所以不要等着被颠覆,而要主动的解放自己,也一点海泉是最典型的案例,非常有极客精神的一位音乐人。

主持人:赋予他更大的能量,希望我们的互联网行业,科技行业能够跟各行各业都结合得非常美妙,赋予他们更大的能量。下面我想问一下汉华,汉华在摩托罗拉,亚马逊都做过七八年的时间,而且都是做到中国区老大的位置,你在行业里已经奠定了江湖地位,为什么加入了Sonos,在中国Sonos的知名度还是非常低的,你加入Sonos以后,周围是不是很多朋友露出吃惊的表情?

王汉华:说实话,一半的朋友是吃惊的,另外一半朋友不吃惊,吃惊的朋友,觉得Sonos没听说过,亚马逊是一个全球的知名品牌,为什么你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知道我的朋友是不吃惊的,包括吴碧瑄,我也咨询了他的意见,她也是满赞同的。我外表比较干净一些,但是还是有一个不安分的心。我做出的几个职业选择,让很多人吃惊,但是最终大家觉得这就是选择。

我在96年从美国回国的时候,美国的很多朋友也在说,你们现在回去是不是有很大的风险,大家想想,96年,从美国回来不是很容易的决策,可能在美国的很多留学生,1-5%的人会做出这个决策,我还是冲着这个风险来了。当我离开摩托罗拉的时候是2005年,正是摩托罗拉V3非常火热,卖得很火的时候,当时亚马逊收购了卓越,卓越是一个很小的公司,2004年,2005年的时候,估计在座的绝大部分人没有上网购物,那时候离开一个很光鲜的手机行业,去一个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公司,很多人不理解。现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已经变成了人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电子商务现在看确实很火,一旦一个事情太火了,意味着这个行业的下一步,我认为电子商务再过三到五年不是朝阳行业,就是传统行业,无商务不电子,电子商务变成一个部分,不是很新鲜的东西。下一步影响人们生活方式的是什么?我一直在寻找,我认为应该是智能家居。Sonos在智能家居当中是很重要的角色,从它的历史,它的产品来说,已经表明它会在将来的智能家居当中占有一席之地,这就是为什么加入Sonos的原因。

主持人:你的职业生涯在摩托罗拉最高点的时候离开摩托罗拉,在电商火热的时候离开了亚马逊,是一种颠覆,寻求下一种革命性的产品。你现在作为中国区的老大,准备怎么带领中国的团队完成这个颠覆呢,或者Sonos的产品有没有一些好玩的故事跟大家分享。

王汉华:讲故事比较好玩,带领中国团队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话题。Sonos,国外创业公司比较时兴的是车库文化,惠普是车库创业的,亚马逊是车库创业的,但是Sonos创业有一个小插曲,它不是在车库里面,它是在一个饭馆里面,在美国墨西哥餐馆二楼的一个小地方,想到了这样一个idear。Sonos从2002年开始准备做这个事情,花了三年的时间,这个产品才出来,过程非常非常长。互联网快公司承受不了,为什么三年才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机会已经过了,没有概率成功了。但是Sonos觉得,我做的产品是极致,我要做到专注和极致。这个产品一推出来之后,市场蛮认可的。美国有一个很知名的产品测评专家,默博士,他是以挑剔著称,任何出色的产品被他批得体无完肤,但是他拿到Sonos的产品,写的是一篇充满赞美之情的文章。三年磨一剑其实还是值得的,从这方面说,也代表着我和我的中国团队想做的事情,我们在中国也可能不是最快的一家公司,从媒体的角度来说,不会看到很频繁的见到Sonos在中国出手,我们希望做到,一旦我们发声的时候,一定是与众不同的,另外也是受到消费者喜爱的。

主持人:张鹏,作为汉华的老朋友,你怎么看待汉华这样的选择,他现在入职不到半年,会不会劝他早点离开呢?

张鹏:汉华当时在亚马逊中国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他本质上是对挑战很喜欢的,这个时候做这个事已经不是他的职业生涯,而是自己想做的事有自己想实现的意义。他现在想去推动流媒体音乐,是人们对音乐的改变,我特别喜欢这句话,“乐满人家”。我必须透露一下,汉华刚才讲的一个故事,周鸿祎(微博)的故事,那就是我,我拿两万块钱,我觉得总能弄一个还不错的音响了吧,结果老周说,没法给你建议,我一条线就两万。你想去热爱音乐,发现这很复杂,不光是钱的问题,你一听,还得配线,你还得花很多时间精力,咱们又没有老周当年那么功成身就的。汉华现在所做事,我为什么特别认同呢?这也是Sonos的价值,它把音乐的乐趣爱给更多的人,这就够了,不仅仅是只为少数人服务的品牌,它是希望把科技带来的乐趣让更多的人去体验,让音乐这样一个人类最美好的东西,让更多人轻松的接触,回到家就可以听,不要那么仪式感,只属于少数人,这才是真正的意义。

从我的角度来说,不管多艰难,都要坚持,这件事才是有意义的事。

王汉华:你用了Sonos的产品,听音乐的机会是不是明显增加?

张鹏:让你想到的音乐就可以迅速的调出来,你不用思考我要哪个音乐,哪怕点开任何一个应用,可以在这里面畅游,听到好的收藏起来,让我跟音乐之间的距离变得更短,这也是Sonos真正的价值,希望汉华能够让中国的更多人享受到音乐的乐趣。

主持人:希望在汉华的带领下,Sonos在中国,我们的品牌能有比较高的知名度,我们能得到比较快速的发展。我刚才简单的捋了捋,大家今天谈话离不开颠覆这两个字,下面的问题,希望大家都回答一下。我们刚才听到的行业,有音乐、手机、汽车,都被颠覆了,或者说在颠覆的过程中,以互联网为代表的高科技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想问问大家,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科技,是不是会颠覆所有的行业呢?

吴碧瑄:我觉得如果看人类历史的话,科技永远是在推动人类的前进,我特别欣赏乔布斯讲过的一句话,“死亡是生命最大,最好的创作”。

主持人:好哲学啊。

吴碧瑄:这个世界新陈代谢是一定的,不能只是指技术,但是技术一定是推动新陈代谢的方向,这是一个定律。我特别同意海泉的想法,因为它是一个定律,所以我们最重要的是去拥抱,而不是拒绝。包括以前说变化是唯一不变的真理,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答案是肯定的,海泉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胡海泉:现在科技变化的速度,一直在超越,连发明家,科学家都想象不到的速度,现在不是科技带领人类进步,是科技带领人类进化,相信很多我们感受到的科技的未来,只是我们进化的一部分,才刚刚开始。

张鹏:我觉得他比我极客多了,非常激进的观点。

胡海泉:乔布斯如果赶上一个好的光景,他转化生命的方式就会是另外一种方式。

王汉华:你找的这几个人毫无疑问是支持这个观点的,没有不意见。

主持人:在我们颠覆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一种比较好玩的现象,比如说苹果,刚才汉华演讲中也提到了iPod、iTunes,这两个东西曾经撑起了苹果营收的半壁江山,现在这向个东西也在被颠覆,iPod已经不卖,iTunes下滑趋势也很明显,下载的方式被流媒体音乐颠覆,苹果是一个颠覆者,它现在也在被颠覆,总共没几年的光景,颠覆来,颠覆去,天下是不是会大乱,大家对这个问题是什么样的看法,是理性的,乐观的,悲观的,还是应该有什么样的游戏规则?

张鹏:我的感觉,所有人本质上都不愿意接受变化,这都是我们熟悉的环境,觉得很舒适。但是世界就是在变,今天颠覆这个,明天颠覆那个,几年前这样,几年后那样,有时候让大家觉得很烦,很累。但是有一点很重要,今天你觉得一些技术过来,过两天又被颠覆了,就是因为技术进步的速度比人类快,它就是在不断的快速的进化和升级,它在越来越走向完美,越来越优秀。人拒绝跟技术的融合一定是错误的,如果从海泉的角度,对进化这件事研究,人是经过多少万年进化过来的,我们从有互联网到现在30年,你可以看到,你今天再烦,觉得对科技很反感,也要看到没有它你会变成怎么样。在这个过程中,对变化的拥抱,你应该喜欢那些新的变化,因为只有让它快速的发生,让技术不断的完善,最终才能使它更好的跟人融合。当然有些人觉得,我要返璞归真,我觉得这个事只是少数人大家偶尔感叹一下可以。别的不说,在座各位的手机拿走,在座所有人的智商立即下降,为什么?你不知道外界在发生什么事了,手机还可以随时刷一下,这一点证明了,人和科技之间的关系,包括科技带来的频繁变化,人还是应该是接受的心态。美国非常著名的哲学技术家KK曾经说过,科技是好的,科技不是坏的,你要接受这一点,你要拥抱他,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把我的手机拿掉,或者一个月不让我上网,我可能就进入安定医院了,成神经病了,这个世界是没法想象的,海泉呢?

胡海泉:我举一个不太恰当的阶段,我们这个国家历史上有很多分裂的阶段,军阀混战,每一次统一狮经过混战,达成一个共识,和对未来的共同认知才统一的。现在行业之间的竞争,行业与行业的竞争,都在为一个大的统一,就是刚才我所说的进化。我刚才跟几个电影界的朋友开会,有一位朋友很激烈的抨击某一家互联网公司,投资影业的公司。我们经过了十年的努力,跟发行商才谈到了43%的分帐,他直接给人家返回去百分之十几的点,我们一下回到十年前,他很激烈的抨击改变他利益格局的人。事实上我完全持反对意见,针锋相对的跟他讲,那你只是站在传统的利益格局上进行判断,我们可以把自己的身份跳出自己的职业之后,就能更容易的理解这些纠结。

主持人:因为你现在已经是音乐圈里最懂科技的了,你会强烈反对他的说法,但是搁在几年前,你的唱片销量开始下滑的时候,面对这种冲击的时候,你心里有没有恐慌过,或者有没有抱怨过?

胡海泉:有,我初步的恐慌,认为我自己不够好,后来我通过发行商知道,原来所有歌手销售都下滑,平复了很多,我就开始想,这是为什么,就开始为了解决问题而学习,在学习的过程中思考,自己能进入改变的过程中。后来我运作自己的唱片公司,制作公司,就是在做一个实验,我自己的想法,实验不成功也无所谓,实验成功了,至少大部分人可以开始尝试改变。

主持人:你做出的这种改变,在娱乐圈,在歌手领域,像你这样的人,比例有多少,思维已经转变到这样的高度?

胡海泉:跳脱开音乐圈,任何一个行业里都有落后的人,欧有先导者。

主持人:希望这些人多向海泉学习。

王汉华:海泉是很高的进化的高度,张鹏也提到人类文明的高度,实际上我把它拉到做企业的角度来看。消费者比较困惑,不是消费者对科技的恐惧,更多的,我们做企业是不是站在消费者角度思考问题,你的产品,或者所谓的创新是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是真正的解决了消费者把的问题,给他带来了一些好处。回到智能家居你会发觉,一个误区,很多人为智能而智能,有很多产品,像家里的终端机,智能机,我去测试家里的空气质量,测试完了之后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主持人:主要是添堵。

王汉华:对,没有帮助消费者解决问题,不像苹果,他的手机帮助你解决了原来没有解决的问题,如果我们经营企业的时候,Sonos,将来的趋势是智能硬件或者智能家居的话,我们思考问题是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提出不是一个硬件的问题,而是解决方案,消费者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个解决方案,他就是使用你的产品,你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使用音乐的数量更多了,音乐给他的慰藉无时不刻了,这时候科技的变化对人类就不是困惑了,而是福音了。

张鹏:你问大多数人,你喜欢音乐吗?相信没有人会说不喜欢,但是你问他家里的音响是什么样的?这个时候问题就会不一样了。人都会喜欢音乐,喜欢享受它,这才是它真正的价值。

主持人:我们做的不仅仅是这样的产品,很多人是为了智能而去智能。我们公司CFO有一次跟我说,你注意到车场没有,打着四个字,智能车场,不需要人了,自动刷卡,车就可以开进去了,我说这也叫智能车场。包括我们产品也是,我们卖不仅仅是音响,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让你的生活和以前有一些本质上大不同的东西。吴碧瑄,你作为一个特殊的角色,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吴碧瑄:汉华刚才讲到了,人一直在寻求更美的东西,更好的东西,人类天生的本性是寻求美好的东西。技术如果在这个追求上让人享受,尤其是现在的互联网技术,能够让它平民化,很平常的人能够享受到很好的东西。以前是非常高端,只有很少数的人能去欣赏的东西,现在变成更多的人,有点世界大同的感觉,这其实也是人类的梦想,今天的互联网就是做这个东西,让它的门槛更低,让更多的人去享受,这对人类来讲,真的是一种进化,也是社会前进的力量。我们所谓的技术,我以前做教育的时候跟老师讲,数字原住民和数字移民的问题,我们定义技术,你需要学习,你生下来以后,才出现新的技术,之前对于我们来讲,固定电话不算新的技术,但是我的父母觉得是一个技术,移动电话我们觉得是一个技术,但是我的女儿觉得移动电话就不是技术。有一次打电话,我们小时候经常用Skype,她说我怎么看不见,因为那天是用手机给她打电话,对于她来讲,视频电话就是应该的。对于新一代的人来讲,越往后越觉得没有那么多困扰,我们觉得困扰,是因为我们不习惯,新出来的人没有困扰,他觉得这挺好,甚至还要更好。这只是一个观点而已,并不一定是一个困扰,困扰是人自扰之,我们把它看成困扰,不是所有人都把它看成是困扰。

主持人: 我们下一代可能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都是非常正常的。就拿我闺女来说,很多事情超出我的想象,我们认为一些匪夷所思,她认为是很正常的。回到我们这代人的一些问题,我们现在,各行各业都在发生着颠覆的现象,一个行业被颠覆了以后,就会有一个新的问题,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拿一个行业来举例,音响这个行业,智能音响正在颠覆传统的音响,颠覆了以后未来是什么状态呢?是智能音响和传统音响并存呢?还是传统音响一定会死掉呢?这个话题可能比较沉重,先从女士开始。

吴碧瑄:在任何一个社会人都是有不同的群体,人类基本的追求是相似的,比如说刚才讲到的音乐,我们喜欢图片、摄影,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喜欢照照片,因为大家都欣赏美的东西,这种最基本的需求是存在的。有的人有足够的时间还有金钱,还有财富,愿意享受特殊的音响效果,他可以去做,但是90%的人,或者95%的人,不管是时间来讲,还是从金钱来讲,还是从其他的追求来讲,他也不会像海泉是很专业的,他会听到音色的区别,可能我们都听不出来。他可能也没这个追求,但是并不是不想享受音乐,所以要给他一个很方便的方式,Sonos这个产品我2005年就接触了,我那时候在摩托罗拉,当时我觉得Sonos最好的技术是无线技术,一下就能接到你们家的无线网,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技术,非常简单。平时建立这么一个音响系统是非常花时间的,现在非常简单,上个网马上就OK了,这对于很多人来讲是更适合的产品,因为大部分人不会那么精专,其实苹果的iPhone做的都是这样的产品,并不是针对最高人群的,但是做的产品是很精致的,这打的是一个最大的市场。

主持人:二者还并存?

吴碧瑄:是的。

王汉华:我的观点比较极端一点,我认为传统音响会死,如果你把视线再往后拉五年、十年,传统音响带来的优势,现在智能音响还是有一些缺憾的地方,比如说音质,这个技术一定会解决,不管是现在无损的,主流是48K的,无损是96K的,这个都是技术问题,技术没有解决不了的,只是时间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技术一定会颠覆传统行业。

传统的厂家也很危险,吴碧瑄提到了一个观点,传统的厂家现在的一些优势正好是它的包袱,很多人不是没有看到这个新的技术,也不是他不愿意接受新的事物,第一个发明数码相机的是柯达,他自己没有用,后来被颠覆掉了。首先发明平板电脑的不是苹果,是微软,大家想象一下,颠覆不颠覆,这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思维方式的问题。老的行业,老的的厂家不是技术不是及而是他的思维方式落后。

主持人:汉华比较极端,认为传统营销会死掉,海泉呢?

胡海泉:我认为传统模式会死掉,传统公司未必会死掉,改变基因的公司有很多,人的生命早晚会死,但是一个团队的理念不会死掉。比如说IBM最早是做打卡机的,现在是做云服务,智能服务,传统模式会死掉,但是传统公司不会死掉。我认为成功是很可怕的,成功的感受,成功的经验其实是最危险的,享受成功的人最应该小心。

主持人:张鹏你得小心了。

张鹏:我们还远远不算成功。我比较认同汉华的观点,虽然未来这种传统,哪怕是比较传统的唱片也还会有,但是不存在广泛的商业价值,会作为一种存在,在少数人群中收藏。但是从大的潮流和趋势看,为什么会有变化,流媒体的核心,这背后不仅仅体现的是互联网的文化,它在改变从所有权到经营权,这是互联网带来的核心变化。以前有一个东西必须要买回来,搬到家里,这才是我的,现在你发现,你要的都是接入权,海泉的专辑,不一定非要买一个CD,不用存储,云端,QQ音乐有一个包月,就可以随时提供了。这意味着传统那一套需要被拥有才能播放的设备,在这种体系下直接受到牵连,这才是可怕的变化。我们有时候对短期的事情过于乐观,也许这个事情不会发生在未来的三年、五年,但是长期来看,我们有时候是过于悲观的,因为你没有想到一定会变化。

主持人:时间确实有限,不得不进入本次论坛的最后一个环节,每位嘉宾都只剩下一句话,请大家用一句话来描述一下智能音响的未来。

吴碧瑄:从智能的角度,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是无可厚非的。

王汉华:将来应该是无硬件不智能,或者再极端一点,五年之后,智能这个词就不会用了,所有的硬件就是智能的,不用再冠上“智能”了。

胡海泉:智能音响应该算是Life音乐延伸之首,未来技术大发展的时候,不用空气来传播振动,依然可以感受到空气中的振动,它会把模拟还原的更加模拟,那种真实体验更好。

张鹏:简单一句话,抛开智能,让更多人向到音乐的乐趣,这就是未来智能音响的使命,也是Sonos给大家带来的最大的价值。

主持人:我也只剩一句话了,本次论坛环节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jasongwa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家庭音响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