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科技专题 > 腾讯开放平台大会 > 正文

圆桌对话:如何预测受众阅读习惯

腾讯科技[微博]2014年11月12日17:44

[摘要]本圆桌主题为“网络媒体新实践:注意力之路的经验与教训”。

圆桌对话:如何预测受众阅读习惯

腾讯科技讯 11月12日下午,“2014腾讯网媒体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汕头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普利策奖得主作为主持人,与Business Insider主编Jessica Liebman、上海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裘新、BuzzFeed VP Scott Lamb、Mashable 执行总编Jim Roberts进行了圆桌对话,主题为“网络媒体新实践:注意力之路的经验与教训”。以下是腾讯科技整理的发言要点。

在新媒体领域如何预测受众阅读习惯和行为?

Scott Lamb:要有一个理念,去理解受众喜欢阅读怎样的文章。具体来说,一是了解受众的身份;二是了解受众所关注的情感,通过情感的共鸣引发受众的主动传播和分享;三是信息,社交媒体逐渐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像Facebook已经从分享照片平台发展为人们分享信息、了解世界新闻的重要平台。

Jim Roberts:我们非常关注通过怎样的社交渠道去分布文章。总体来说,我们依赖Facebook、Twitter这样的社交平台获取受众,让他们通过这样的平台阅读我们的文章。同时在内容设计上,我们也尽可能让文章更适于分享。除此之外,文章的实用性也是激励人们分享内容的重要原因。

我们用预测做几件事情:找到潜在的热门话题,比如通过复杂计算、人工智能在网上搜索关键词,提醒编辑和记者关注这些信息;了解内容如何在社交媒体上传播,以便寻找最佳适合公布信息的时机。

如何在新媒体公司雇佣员工,如何保护品牌以及想要雇佣哪种类型的人才?

Jessica Liebman:过去的五年间的确是已经发生了一些谋改变,之前的确很难招到人才,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你要说服他们进入一个新兴公司工作的话,很具有挑战性,所以我们雇佣了那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五年之后,现在要找到那些最高级的人才已经比较容易了。现在在我们这里的工作听起来比那些传统行业更加有吸引力。

Jim Roberts:《纽约时报》被认为是职业生涯的顶端,很多记者希望进入这家报社。同时,新人也会带来新能量、新思想。雇佣员工的经历很繁琐,但从长远角度看是个好事情。

Scott Lamb:公司成长到某个阶段就能雇佣到富有经验的员工。早期Buzzfeed也经历过艰难的时刻,后来通过奖学金项目(或者叫实习生培训)培训他们。新人进入的时候都需要培训,虽然方式不同,但思路是一致的。

媒体融合应该怎么做?

裘新:媒体融合作为行业战略,分成两个阶段:第一,做互联网媒体产品,产品本质是媒体,比如澎湃和上海观察从报纸变成移动媒体,对传统媒体和平面媒体是个冲击。第二,做媒体的互联网产品,本质是互联网产品。

创建初期遇到哪些帮助你们成长的错误?

Scott Lamb:低估国际化的挑战,包括翻译方面,以及对其他国家的受众分享方式的了解还不充分。

Jim Roberts:我收获的启发是,要了解人在生产内容方面的忍受力、耐力和限度,我们应该更多去思考如何聪明地产出好的内容。

Jessica Liebman:了解不同员工都具备哪些才能是很重要的,有人擅长新闻聚合,有人擅长深度分析,有人则擅长通过镜头传递故事。

裘新:对于像“澎湃”这样的产品来讲,讲什么是成功,什么是错误还太早。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我们作为中国传统媒体,做这个事情可能是不错的。

以下为论坛实录整理:

主持人:让我们有请论坛主持人汕头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普利策奖得主倪青青女士。

倪青青:大家好!我非常高兴被分在第一个小组,因为我们这组人来自国内外的顶尖媒体、顶尖新媒体,所以非常期待他们的分享,首先请大家看大屏幕。

下面就欢迎我们的客人,第一位是Business Insider主编Jessica Liebman,上海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裘新,BuzzFeed VP Scott Lamb,科技博客Mashable执行总编与首席内容官Jim Roberts。

这个机会非常非常难得,这几位都是来自新媒体的顶尖人物,他们都有非常难得的成功案例跟我们分享,所以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们。我一会会用英语去讲,我希望我们能够讨论得很开心,因为你们真的是新媒体领域的新星,我第一个问题想问BuzzFeed VP副总裁Scott Lamb,因为您是全球排名第25位的人物,非常了不起,请您与我们分享一下是不是有一个水晶球,通过这个水晶球您可以预测用户的新闻。Jim Roberts,科技博客Mashable执行总编与首席内容官,我觉得您也是有一个非常好的理念,是不是也是有一个预测的水晶球。

Scott Lamb:谢谢,我太太对我这个称呼还是感到很困惑,他们不了解互联网。我们去预测什么是病毒式传播,我们了解到的是没有一个所谓的水晶球。我们看任何的内容,不管是文章还是视频,头几分钟的交互你可以通过这一点来进行预测,它是否以后会传播得很快还是很慢,如果你是一个作家,你想写一个故事,或者你想去写一系列的东西,其实是没有一个水晶球的,但是你要有一个理念——了解一下怎么样写人家喜欢的文章。

倪青青:能否举几个例子分享一下?

Scott Lamb:可以,我觉得有三点非常重要,第一个就是身份,人们在网上通过社交媒体去分享你自己,或者与朋友保持连接,向人们去表达你的身份,所以说身份是很重要的。比如说我们有一个帖子,讲的就是左撇子是怎么样的,人们就会分享诸如“我认识一些左撇子的人”的内容,左撇子是我的身份,那么身份就是很重要的一点。

而且我们很关注情感,当人们真的是对某一个东西有很深的情感时,你就会很愿意分享,也许会改变他们对自己的看法,或者对世界的看法,也许会让人们大笑,也许会让他们哭泣。这些东西是他们愿意与其他人进行分享的,这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点。

第三点就是信息,我认为在座的各位,尤其是从事新闻行业的人都知道,信息是我们经常想的一个话题。我们在美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阶段,其实刚才发言人已经讲得非常好了,社交媒体一开始实际上是比较边缘的,现在却成为很多人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原来Facebook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平台,你去分享一些照片,然后去““推特””上写一些关于午餐的笑话,但是现在变成了一个人们分享信息、结识新朋友、同时了解世界新闻的重要平台。

倪青青:Jim,您对这个水晶球有什么样的想法?

Jim Roberts:我也没有水晶球,但是我希望我有一个水晶球,这样的话,我们的业务就做得更好了。但是,我们非常关注怎么样去通过社交的渠道,比如说像各种各样的社交渠道来进行我们的文件分布,也会有一些直接来我们网站来看文章的用户。总体来讲我们会依赖Facebook、“推特”这样的平台来获得我们的观众,

让他们通过这样的平台来阅读我们的文章。我们的内容是尽可能进行很好的设计,让他可以去进行分享。

除了刚才这位嘉宾所讲的三点之外,我还想补充一点,就是有用或者实用性。我们有很多内容是对人们有用的,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够激励人们去分享你的内容的一个因素。我们要寻找各种各样的办法,尤其是技术方面的,因为技术是我们这个业务的核心,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去设计一些内容,然后帮助人们去更好的了解技术,利用技术。

你刚才还提到了我们有自己的一些理念,应该说这算是我们预测的共同点,我们用来做几件事情。第一点,就是我们来寻找一些目前还没有那么潮流化、但是

将来肯定会变得非常热门的一些话题。这个涉及非常复杂的计算,我们会去在网上寻找一些关键词,我们用人工智能去找到一些关键词。然后,我们来提醒这些编辑

去关注这些东西,或者提醒我们的记者来关注。

另外,我们还会了解我们的内容会如何在社交媒体上得到进一步的传播。我不知道怎么样,我想不应该由我来解释效果怎么样,但是我们在寻找最佳的公布内容的时机,尤其是在Facebook和其他社交平台上公布。

倪青青:那你怎么样防止你的网站只是一些很杂乱的信息呢?因为如果你是使用像你刚才讲的这种技术,你怎么样保证你们的传播是很持续的呢?

Jim Roberts:我们学到了一点,人们很多时候会分享动物的照片,实际上有史以来人们分享最多的内容是网上的一篇文章,也就是几个月之前一个非常热门的文章。对此我们很关注,很多消费者也很关注,我们围绕这个话题所写的一些内容也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应该说是有史以来我们网站上传播最广的一篇文章。

我觉得它之所以成为现实,实际上是非常可能的,像人们以前只关注动物,但是现在不止是这方面的宣传。但是如果你是做互联网的,有一个维度可以被很多地使用,

比如说,你的网站只关注流量,这可能会导致你只会投放一些动物的照片去吸引流量,但是这些动物它们是可爱的、很好的,但是这样的做法也是有缺陷的——如果我们讲的是互联网行业的话。

有的时候你为了优化人们的点击,提升你们的点击,可能会有一些不太好的做法,比如说通过我们这种传播渠道,你想去预测人们喜欢做什么。我们希望给人们带来娱乐,同时也想给人们提供一些有益的信息,所以我们会有一些编辑去做相关的工作。我们的新闻机构不光是看人们的点击量,如果你只关注点击那就有问题了。

倪青青:我不知道观众是否知道BuzzFeed一开始是发猫狗等动物的照片而知名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请了非常严肃的记者去发布非常严肃的新闻文章。

Jim Roberts是一个例子,他大部分的职业生涯是在《纽约时报》工作,做了25年多的《纽约时报》的高级记者,他后来转型到新媒体。那么您今天在新媒体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有哪些东西是您原来在《纽约时报》上做不了,或者原来在《纽约时报》上您希望做到的一些东西?

Jim Roberts:我觉得有起有落这样更有意思,我很多时候都说过能够将我们的科技博客内容作为一种开放性的平台进行管理,这对我来讲是很开心的。这不是说要完全不考虑《纽约时报》所做的很多工作,我觉得也不应该把这两个媒体机构进行比较,《纽约时报》有一万多员工,我们只有几十个,所以说两家公司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是我认为,我从新闻机构确实带来了对他们有用的东西,我非常了解新闻业的一些好的做法,我也能教我的同事们怎样去开发内容,怎样报道故事,怎样生成故事。但说老实话,其实我从新团队里学到的比我给他们的更多。我的这些新同事们教会我很多,比如哪些内容容易被分享,我可以非常有信心地讲很多的话题,因为我之前和这些杰出的年轻人中的许多人共事过。

倪青青:Scott Lamb你要不要补充一下你们的战略转移?

Scott Lamb:我觉得现在我们开始做的新闻报道也反映出公众希望阅读严肃新闻的心理。有的时候我们说传统媒体不考虑受众的兴趣,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认为这和商业模式有关。我以前也是做传统媒体的,我学的是新闻学,听起来好像是非常老套的一个说法,然后我开始在BuzzFeed工作。做出这个转型以后,我以为我会永远跟传统新闻业告别了。对于我个人来讲,看到我们BuzzFeed既能提供娱乐的内容,同时又可以提供严肃的新闻,我觉得非常成功,我也非常高兴。

倪青青:Jessica Liebman负责的是雇佣员工,我想可能很多人想知道你们是怎样在新媒体公司里面去雇佣人的?最近,你们失去了一个大明星,能不能讲一讲怎么样保护你们的品牌,或者你们想要雇佣哪种类型的人才?

Jessica Liebman:可以,我可以先谈一下我是怎么样雇人的。过去五年里的确是发生了一些改变,之前的确很难招到人才,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你要说服他们。去一个新兴公司工作的话,很具有挑战性,所以我们雇佣了那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让他们为我们工作。

刚开始为我们工作的人都是从“推特”和Facebook上找到我们,对我们的工作方式非常感兴趣,也许他们没有传统的新闻业的培训,但这是好事,我们不需要他们忘记以前所做的东西。传统媒体和我们的头条、我们的形式都非常不一样。五年之后的现在要找到最高级的人才相对来说已经比较容易了,甚至是那些很资深的人才都愿意来我们公司。现在我们的记者也能够发布一些很精彩的故事,甚至是在路上进行调查,现在我们这里的工作听起来比那些传统行业更加有吸引力了。

倪青青:那你是不是希望每个员工都是这么精力旺盛呢?就像Joe一样吗?

Jessica Liebman:Joe每天会写很多文章,他每天很早来到办公室,7点钟才下班。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新闻热爱者,这样的热爱我们希望在其他员工身上也能看到,我们不希望他们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但是希望他们表现出对新闻的热爱,对他们想报道的内容的热爱,希望他们写出的东西是最高级别的,能写出最有深度的文章。能够与Joe这样的员工一起工作,我们也吸取他这样的精神,也学习到如何写出一篇让Joe觉得很好的文章。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们成长了很多,我们整个团队都运转得更好了。

倪青青:说到员工的问题,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Jim Roberts:以前在《纽约时报》的时候,很多记者都希望进入到这家报社,因为他们觉得这是达到了职业生涯的顶端。大家可能都知道,最佳的人才有可能是会离开去做别的事情,我们不能够责怪他们。因为他们想抓住更好的机会,想去发掘自己更高的潜力,这也是我需要面对的一点。继续招聘新的员工,这是我们大家都要适应的地方,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新人会带来新的能量、新的思想、新的思路,这是有好处的。当然了,你要雇一个员工的话,当然会经历一个很繁琐的过程,但是从一个长远的角度来看是好事情。

Scott Lamb:我们之前也说到你的公司成长到一个阶段,能够雇佣到富有经验的员工,在早期的时候BuzzFeed也经历过很艰难的时刻,我们招不到一个很胜任的编辑。我们在当时做了一个很有效的事情,就是所谓的奖学金项目,或者是叫实习生项目。这里面我们有三个月的实习生培训,这期间我们告诉他们我们如何写头条新闻,什么样的故事是最吸引人的,在这方面我们专门去培训。如果在这个培训中,你没有表现出很好的特质的话,说明你就不适合BuzzFeed。我觉得对于这些数码出版商来说,要成功的话就需要做很多的培训,我觉得在报社也是这样的,当你有新人进入的时候都需要培训,当然方式是不一样的,但是思路要一致的。

倪青青:很多嘉宾想说如果你们来到中国市场的话,你就必须要认识裘新先生,因为他是中国媒体界的一个新星,非常荣幸能够邀请他今天出席。

非常荣幸见到您,因为我知道中国媒体寄予您很大的期望,您本身是澎湃的,前一阵子看到新澎湃,很多新媒体人和传统媒体人期望看到一个新的希望,同时大家也很关注你们的商业模式,你们怎么样挣钱的,或者你们有什么样的创新来真正做一个有领军地位的产品和媒体,谢谢!

裘新:非常荣幸有机会到腾讯网的媒体高峰论坛跟大家交流!刚才茶歇的时候也有许多朋友来问商业模式的问题,靠什么挣钱。我现在还在想,其实刚刚过去的四天,我们经历了两个节日,第一个节日是11月8号,可能在座的许多人还不知道,是中国的记者节;第二个节日是双十一购物节。

刚刚过去的记者节是我从业26年最纠结、最暗淡的一个日子。在整个过去的一年,媒体同行走的走、转的转、进的进、离开的离开等等。但昨天双十一节,又是成为全世界购物的狂欢。

在这个背景下,上海报业集团成立一年以来,我们推出了三个产品,一个是今年1月1号的《解放日报》推出了上海观察,还有一个是今年7月22号澎湃上线,第三个是今年9月份的互联网金融信息产品叫“界面”,这个团队也是在座各位同行非常熟悉的团队。

刚才主持人讲到我们怎么样看待这么一个产品,我想了想,其实大家一直在讲媒体融合,我们其实也是把媒体融合作为我们这个行业的战略。我个人理解,媒体融合对我们来讲可能要分成阶段,第一步我们要做一个互联网的媒体产品,第二步可能我们再往前走,做一个媒体的互联网产品。第一个阶段里面,我们做互联网的媒体产品,也就是说我们这个产品本质还是媒体,互联网只不过是个定语。澎湃也好、包括上海观察也好,从我的看法来讲,在本质上它还是个媒体产品,只不过它从一个报纸变成一个基于PC、移动端的互联网媒体。但就是这么一个改变,对整个中国的平面媒体、传统媒体来讲,也是一个革命性的转变。

有人讲你们澎湃还是换汤不换药,我理解这个也是对的,为什么呢?第一,还是采编人员在做新闻产品,没有自我产生、自媒体等等。但是刚才我碰到我们在北京的一位同事,我们还是用这个模式,驻外记者发稿子、编辑,当然无非就是我们现在不叫经济部,现在是按照栏目来讲,但是它是基于互联网的。我们的团队经过两三年,尽量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做媒体。

后面一步我们还是想做媒体的互联网产品,上海报业现在八千多人,我也非常羡慕台上的几位外国同行,几十人的团队,所以希望下一步我们真正做一个互联网产品,具体的方面前面各位讲得非常好。

倪青青:我们也看到了这样一句话,为什么我心澎湃如昨。大家觉得昨天是昨天,互联网是往前看的,虽然这里有很多新闻的理想主义,大家都觉得其实赋予了很大的希望。这个思维是什么,你们怎么跟这些新媒体人来竞争?

裘新:关于澎湃的名字大家都很好奇,最有发言权的是澎湃团队,其实最开始是先有英文的名字Paper,其实我理解就是英国式的自嘲。

倪青青:但是Paper也很旧。

裘新:我们换一个角度来讲,最旧的东西也有可能是最时髦的东西。刚才有一个同行跟我讲,裘总最好你不要讲出很out的话。但是我想了想,out也很时髦。所以,澎湃的项目是先有英文名字,然后再有中文名字。因为今天我的同事、澎湃总编辑没来,他是从上海老的报纸《文汇报》出来的,我也做过《文汇报》的总编辑。您刚才讲我们怎么跟新媒体的同行、这些年轻人去交流,我还是引用一位美国摇滚歌手的歌词,就是“我曾经苍老,但现在风华正茂”,风华正茂和苍老没有必然的相背的关系。

倪青青:各位在商业模式上对澎湃,当然包括对其他中国未来媒体行业或者组织有什么盈利方面的建议呢?Scott,你可不可以先讲一下?

Scott Lamb:我觉得其实在任何市场,都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去发展你的观众群。现在中国的平台当然和我们在美国的平台不一样,但是,我感觉到人们内心是愿意分享新闻,分享娱乐,分享他们的生活方式的。我觉得任何新的网络媒体可以关注怎样通过社交媒体去接触这种受众群,不一定通过头版头条的方式,通过社交媒体的方式,我认为这个可以进一步在中国进行探索。

Jim Roberts:我完全赞同,我稍微调整一下这个说法。就是说你要了解,把你的受众当成你的内容分销商,要意识到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你们不太可能说那么容易去指令别人,要求人们去用你的网站,用你的应用。你慢慢会培养一些忠实的受众群,但是总体来讲,你也可以做得更快一点,方法就是让你的受众做你内容的分销商,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商业模式,BuzzFeed和我们都是这样做的。

Jessica Liebman:我想补充的就是培训编辑也非常重要,像在新闻机构,我们的记者写了一篇文章,进行编辑,然后把它上传到网站上,之后就不管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想BuzzFeed和科技博客Mashable都是这样的,就是要对这些编辑进行培训,让他们知道怎么样去分布或者是发布内容是最有效的。

倪青青:我在屏幕上看到大家想问的问题,关于赫芬顿邮报的问题,想知道一下赫芬顿邮报什么时候能来到中国,什么时候会有中国的版本,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我可以问BuzzFeed什么时候进入中国,因为中国也有很多人拷贝你们的成功模式,你们有没有计划进入中国呢,你们怎么样应对这方面的挑战?因为其他媒体进入到中国其实是很有挑战的。

Scott Lamb:确实很有挑战,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我也想尽量了解中国的市场。对于BuzzFeed来讲,对于中国的挑战我们需要进一步了解,然后才会认真考虑进入中国。

现在我们没有办法去做中国的业务,因为非常的复杂,我们要先进行各种各样的了解然后再考虑。当然,我们对中国市场是非常好奇的,像微信这样的中国平台是我们觉得非常感兴趣的。我感觉到现在中国网络基础设施和美国是完全不一样的,有可能这种平台可以帮助人们在未来消费内容,这对我来讲是非常振奋人心的,具体的计划目前还没到那个阶段。

Jim Roberts:我觉得我们情况差不多,我们对中国市场也是很感兴趣,这也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是个很好的市场,我们同事最近也来到中国,我们非常好奇,我们是本着开放的心态来中国,我们也在想最适合进入中国的模式是怎样的。让我们尤其感到振奋的是我们的一些内容,我们公司的一些核心优势在于技术报道和教用户怎么样最好地使用软件、使用互联网方面的信息,我觉得这样的信息可能在中国会比较受欢迎。另外我们也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司,在其他地方能行得通,在这里也能行得通。

倪青青:Business Insider现在已经在腾讯上有了,你们是怎样的合作关系?

Jessica Liebman:是的,我们已经有了合作关系,我不知道他们每天从我们这里转载多少文章,我们从腾讯网上每个月会摘他们20篇文章,我觉得这个还是有挑战的,我认为翻译可以做得更加快一点,让我们能够更高效地做这个事情。但是找到我们想要的内容,然后再把它进行翻译等等,这个是比我们一开始预计的时间要长。但是,我们也能够通过合作来找到一些我们感兴趣的新闻,一些关于中国公司的新闻,在我们网站上还是很受欢迎的。比如说阿里巴巴上市之后有一些相关的报道等等,这也是我们网站的用户非常感兴趣的。

倪青青:澎湃有没有做英文版的打算呢?

裘新:目前还没有。

倪青青:最后一个问题,昨天双十一节,是阿里巴巴促销的节日,美国的媒体问马云(微博)一个问题,马云的回答就是,从其他人的错误当中你学到的比从别人的成功当中学到的东西更多。这个问题是问在座各位的,可不可以列出一个你们在创建初期所犯的一个错误,并且这个错误让你学到了很多。

Scott Lamb:我觉得我们犯过的错误就是我们想到的国际化,其实当时我们完全低估了国际化的挑战,包括翻译方面的挑战,以及对其他国家的人怎么样分享的这方面了解的挑战。

比如我已经提到很多次,我们很多内容是和那些可爱的动物相关的,这在美国是非常受欢迎的内容。但是在法国,人们会点击看这样的文章,但不会分享,所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了解到每个国家分享的文化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我们还是在继续学习。

Jim Roberts:我不知道这算不算错误吧,但是,有一点我们现在慢慢的清楚了,Jessica Liebman刚才讲到失去一个同事Joe,这也使我想起我们的一个经历。

我们的业务也是取决于人们去制造大量的内容,当然不是一天生产20个内容,但是也是4篇、5篇、6篇文章等等。我发现这是不可持续的,也许全世界有几个人可以真正把他们的精力用在这个方面。对我来讲,要了解人的忍受力,人的耐力非常的重要,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启发。我发现我们应该更多的去花时间思考,要去明智地或者是聪明地生产出非常好的内容。所以,对于我们这样的机构来讲,我们要了解到我们确实是要生产一定规模的内容,我不可能像赫芬顿邮报这样一天能生产1600份内容,我们差得远了。但是,我在慢慢的学习人在生产内容方面的限度。

Jessica Liebman:当Business Insider开始业务之后,就想到了一天一个人能够生产多少内容,刚才Jim也讲到了记者一天生产多少内容,有些人非常喜欢新闻的聚合,有些人一星期只写一篇文章,但是是非常深层次的,对于公司的剖析,还有一些记者擅长拍照片,拍的照片非常漂亮,通过照片的方式传输故事。所以说,要了解不同员工的才能是很重要的。

裘新:对于我们这几个才诞生两三个月的产品来讲,讲什么是成功,什么是错误我想还很难讲,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我们作为中国传统媒体,做这个事情可能是不错的。

倪青青:还有几分钟,我们再问一个问题,是关于BuzzFeed的,就是你们怎么样来培养用户的习惯。还有一个相关的问题,就是你们怎么样做一些能够广泛宣传的视频,同时又不会让你的用户感到不满?

Scott Lamb:怎么样让用户成为忠实的用户,我觉得这个忠实就要靠你怎么样制造出他们喜欢的内容。刚才Jim Roberts提到了社交媒体,很多时候人们点击一个故事,可能是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然后点击进入到我们的网站,然后他们去阅读并进行分享,但是他们不一定进入我们的主页。这个是没问题的,我们知道很多用户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使用我们的产品,我们唯一培养用户习惯的方式是很老套的,就是给很多他们喜欢的内容,这样他们想到我们公司就会有比较好的、比较积极的想法,这是唯一一个培养用户习惯的方法。

另外,讲到视频的问题,BuzzFeed做视频广告也是最近的事。我们在广告方面,不管是现在的视频还是以前,都一样,我们要看内容,也就是说广告本身的内容应该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要慎重选择一些很有娱乐性的,同时让人们感到很振奋的内容。

倪青青:能不能举一些例子?

Scott Lamb:可以,最成功的例子就是我们给猫粮公司做的广告,这个广告本身是三分钟的视频,实际上就是讲述一个故事,一个老猫欢迎一个新来的小猫的故事,非常的可爱,它讲述的是一个故事,还有配音,在YouTube上有15000人看。但是更多的流量来自于分享,这种模式是我们希望在广告方面采纳的。

Jim Roberts:我赞同刚才Scott Lamb讲的内容,我觉得尤其是视频方面,内容是非常重要的,内容好还是非常有潜力的,任何出版商如果想做这个事情,都可以想到好的办法实现预期的效果。广告商的内容有的时候会有一些负面的含义,但是我想现在的出版商也在学习,我们当然也是想尽量能够做得创新、做得对,视频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平台。

[责任编辑:jasongwa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

相关专题:

  • ·腾讯开放平台大会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