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科技专题 > 互联网专题 > 腾讯网媒高峰论坛 > 正文

移动时代新势力:跨界项目的机遇和挑战

腾讯科技[微博]2014年11月12日18:58

[摘要]传统行业壮大后转型困难,想做O2O应该另起炉灶。

腾讯科技讯 11月12日下午,“2014腾讯网媒体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会上举行了以“跨界的机遇与挑战”为主题的分论坛。由腾讯科技频道主编龙兵华主持,参加这场分论坛的有: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PP租车创始人王嘉明、e家洁创始人云涛、华兴资本CEO包凡(微博)

以下是腾讯科技整理的论坛要点:

关于跨界项目大趋势

包凡:有三个特点。

第一,在移动互联网,所谓的跨界很大程度上是解放了一个人自身的能力,而且起到了去中介的作用。很明显的一个例子,比如做家政,就是把家政员个人的力量发挥出来,把以前家政公司这部分基本上取代掉了。

第二,通过社会资源把社会上的很多资源进行共享,这是O2O的第二个趋势。

第三,从创业人群角度来说,从线上往线下走,也有线下往线上走的,但成功案例里还是以线下往线上走的为多。

满足用户需求?挖掘用户需求?

张锐:需求是没办法创造的,但是市场和产品可以创造。以医疗健康为例,人想活得久一点是一个需求,在这个需求里面会细分很多的领域出来。之前因为信息不对等,因为资源的缺乏会导致一些健康需求。

王嘉明:以PP租车为例,首先是满足了人们租车用车的需求。但是在这之上,更多的是满足了人们潜在有的,但是通过传统租车无法满足的需求,就是社区用车或者就叫日常用车。

云涛:就做家政来说,原来的需求是存在的,但它的需求在传统家政公司的业务量里占比比较低。

跨界的商业模式:收费还是免费?

包凡:收费和免费,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竞争的格局。收费不代表就赚钱,因为收费也许还是赔着钱做买卖。

第二,在O2O的行业里,因为场景不一样,从传统的日常生活场景出发,其实付费一个天然的结果。不过从创业公司的角度来说,要算获取客户的成本和未来能从长期客户身上赚到钱之间的平衡。

云涛:可以说O2O离钱更近。互联网上的增值服务也是可以挣钱,在PC端只能通过增值服务挣钱,而e家洁既能通过交易挣钱,也可以通过增值服务挣钱。

王嘉明:如果想收费的话,现在也可以去收费,但PP租车希望把客户黏性做得更大一点,现在需要的不是盈利,而是把用户量做大。

张锐: PC互联网是流量经济,移动互联网是用户经济,移动互联网最好的生意并不是要卖什么东西给用户,而是要帮助用户去买什么东西,应该反过来做这个事情。

哪个方向创业会更容易一些?

云涛:市场集中度高的线下创业者有一定机会,像房地产领域的链家、我爱我家,如果他们转型线上,以资源的优势去做还是有机会。市场集中度比较低的,像打车、代驾、家政等,互联网团队执行力会更强。

张锐:传统行业做O2O也应该另起炉灶,我不相信转型,如果在传统行业干的很大想要转型其实是相当难的,带着行业的理解和特殊的资源重新做一块反而成功率会更高。

王嘉明:做移动互联网更有优势,移动互联网时代以用户为中心,用户的话语权非常高,在获取用户上,移动互联网团队更有优势,至于线下的资源,我认为,即使在一个资源集中度很高的行业,互联网团队也有机会,不是以现有的资源去挖掘,而是另辟蹊径。

张锐:线上拿用户比较快一点,从资源的角度来说,线上我们能做是先从外围突破,我现在调的是中国医院的闲置时间,用的是二甲医院二三线城市的医生,当手里有了钱再突破核心资源。

以下为论坛实录整理:

主持人:让我们有请腾讯科技主编龙兵华。

龙兵华:移动互联网各位已经深刻的感受到,移动互联网和传统媒体接触之后又会产生新的挑战,我们下面的环节就会就这一话题进行探讨,首先请看大屏幕。

下面有请四位嘉宾: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PP租车创始人王嘉明,e家洁创始人云涛,华兴资本CEO包凡。

我们就直接切入主题,刚才讲到跨界,传统的互联网和虚拟世界、物理世界相互融合以后产生了很多新的机会,今天请到的三位嘉宾在各个细分领域挖掘新机会,同时包总是不断看新机会、寻找投资并购机会。所以,我们先从大势开始。先请包总,您看最近一年,您觉得移动互联网到来之后,对您的投资,对您看的并购,对于跨界项目,您看到的大变化或者趋势会是什么?

包凡:在座的三位都是在跨界,我也搞不清楚我到底属于哪一界,而且坐在这儿感觉我像个观察员一样。其实在我们金融行业里面也在发生重大的变革,线上跟线下其实也在很多的互动。但是能看到的就是过去两三年里面,所谓你说的这种跨界现在成了互联网投资最主要的趋势,移动互联网的确是带来了相对PC互联网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几何级的增长。从以前PC年代更多是一种娱乐、资讯类的服务,到了移动互联网终端无时无刻不在的服务,很大程度上真正改变的是人,从而带来了跨界的机会,所以在座的三位都是很有代表的。

我自己感觉有几个特点:第一个,的确是在移动互联网里面,所谓的跨界很大程度上是解放了一个人自身的能力,而且起到了去中介的作用。很明显的一个例子,比如拿房地产来说,本来都是一些房地产中介公司为主导,现在走的一个方向是独立经纪人的方式,以后每个人自己都是个体户,中间有一个中介人提供服务。像家政的朋友也是在干一个事情,就是把家政员个人的力量发挥出来,把以前家政公司这部分基本上取代掉了。这是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实际上真正是通过社会资源把社会上的很多资源进行共享,像我们做PP租车的这位朋友实际上也是在做这件事情,这是O2O的第二个趋势。

第三个趋势,从创业人群角度来说,我们看到有从线上往线下走,也有线下往线上走的,但是目前来看,成功案例里面还是以线下往线上走的为多,希望未来看到线上往线下能够独辟蹊径。

龙兵华:您觉得从投资方面,项目变化跨界领域投得更多吗?

包凡:现在在互联网里面,坦率说,这种大平台的机会被你们腾讯给做完了,所以说也没有太多做平台的机会,大家只能在垂直领域动一些脑筋。既然到了垂直领域,我们都在改变人生活当中的某一部分,所以所谓的跨界或者线上和线下的结合,这成为一个必然的事情,可以说不做这个事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了。

龙兵华:我们看三位创业者在各自不同领域有一些新的想法和创新,接下来就是从创业的角度来看,创业首先要关注用户的需求,接下来我想从四个关键词来展开。

第一个就是用户的行为,跨界会有不同的需求,可能原来一些需求是已经存在的,有些需求是潜在的,需要你去发掘的。不知道三位创业者,你们所做的事情,哪些满足了已有的需求,哪些是你们发掘或者开创的新的需求。你们的感悟是什么?可以举一些具体案例。

张锐:我自己觉得需求是没办法创造的,但是,市场和产品可以创造。比如说人和人沟通是需求,但是你说智能机它是一个新创造的产品,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说,医疗健康,人想活得久一点是一个需求,在这个需求里面会细分很多的领域出来。之前因为信息不对等,因为资源的缺乏会导致一些健康需求,可能是小毛小病的需求,没有很好的资源配套和满足,我们用互联网、人工智能、低成本的方式去满足这部分之前没有被充分满足的需求,我们是这么想的。

龙兵华:但是你在平台上看到用户最核心的行为习惯或者他最关注的是什么?

张锐:行为习惯和以前物理形态的医院有很大的差异性,比如说很多科室分布在我们的在线平台上是差异性很大的一块。比如我们平台上有50%的问题都是妇科、儿科的问题,现实的医院里面,妇科、儿科的问题占不了这么高的比重。

龙兵华:他们在你们这里点击最多的某个领域某个案例会是什么呢?

张锐:免费提问是点得最多的。

龙兵华:PP租车王嘉明王总,您觉得您是创造了需求,还是延续了人们已有的需求?

王嘉明:对我们来说都有吧,我们首先肯定是满足了人们租车用车的需求,但是,这种租车的需求其实再细分的话会有几类,比如说商用的、旅游用的,我们首先在这两方面是能满足的。在这之上,我们更多的是满足了潜在人们有的、但是通过传统租车无法满足的需求,即社区用车或者就叫日常用车。

比如像北京有大概1000万有驾照的人,但是私家车保有量不到500万辆,至少有500万人是有证无车,这部分人他怎么能在日常非常方便的用到车,这是一个需求。目前传统的租车公司是没办法满足这个日常需求的,我说的日常需求包括你用车接孩子、购物,甚至上下班。这种东西在目前传统的租车行业是很难想象的,因为你取车非常远,要提前预定,这些都是没法解决的,但是我们可以让你在社区楼下通过共享用车的方式用到你邻居的车,而且我们整个APP的订车流程非常快,你在APP上直接完成下单、付款,拿手机就可以打开车门。我们可以做到让你像有自己的车一样去用车,这样的话,就可以满足之前没办法满足的日常用车需求,这部分可能是比较新的模式。

龙兵华:占比是怎么样的?是跟传统的租车商PK,还是有很重要的一帮新用户进来?

王嘉明:目前是一半一半的样子,但是这跟我们市场获取的策略相关。租车这个事看上去比较简单,但是对于很多用户,如果你没租到车的话,他还是要有一个适应过程,比如说你需要交一笔押金,租的过程中注意保养车,这也是需要教育的。通过过去几年传统租车行业的大佬他们教育了市场上的一批人,这群人在我们看来是更容易获取的对象,所以说我们在市场策略端可能是先以教育转化这群人为一个初始策略。但是之后的话,预计在两年甚至三年之后,我们的目标是更大的这群人,甚至是没有租过车的人。我们给你提供一种新的方式,比如说你有驾照,由于摇号甚至没有资金买车的人,我们给你提供这样的服务方式。

龙兵华:云总,你们做的是家政,跟家政阿姨打交道非常多,当然原来的需求非常多,有没有新的需求出来,在我们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进入这个领域之后?

云涛:原来的需求是存在的,但是它的需求在传统家政公司的业务量里占比比较低。

龙兵华:比如我作为用户,用户最关心什么东西呢?比如说阿姨会不会也担心安全问题?

云涛:他第一个担心的就是安全问题,比如说这个阿姨有没有做身份认证,这个阿姨是不是有一些前科。这个在e家洁都是通过一些机制解决掉的,我们甚至还给阿姨上保险,传统的公司可能小时工、终点工没有保险,传统的公司可能是“三不管”的,只登记信息,而在e家洁都是有保险的,我们还以创新的方式进行解决。最近我们还做了内测,阿姨进门之后会带一个透明的安全带,我们把阿姨的私人物品放在安全带里,进门之前先给用户看一下,告诉用户我所有的东西放在这里,我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口袋的,走的时候再给用户检查一下,用户对我们这个反馈非常好,我们可能在几周之后就推出这样的贴心安全措施,通过这些机制解决用户的安全性。第二个才是我们的服务,我们现在在每个城市建有十个活动点,每周不断给阿姨进行培训。

龙兵华:春雨医生的用户最担心的是什么?这种问题有解决方案吗?

张锐:很多人都会说你这个方案靠谱吗?我们就觉得这种说法很荒诞。比如说线下的需求就是我去看病,你能不能帮我看好。但是线上最关心的就是时间,我问的问题多久医生才能回答我,如果时间不能满足,他第一点就不高兴了。第二点,花钱,是不是你找我要钱,如果你一要钱,我就觉得你是骗子。

我自己深刻的体验就是在线上建立的世界和线下建立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如果线下建立世界的逻辑和框架去建立这样一个规则的话,都不知道死哪去了。

龙兵华:这是了意料之中还是之外?

张锐:意料之外。

龙兵华:也是跨界学到的。

张锐:也不是跨界,我原来是做媒体的,我觉得思维方式是一样的。

龙兵华:PP租车呢?同样的问题,你觉得你看到的和原来的变化,用户最担心的会是什么?你怎么去解决?

王嘉明:因为我们有车主端和租客端,对于车主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很新生的东西。

龙兵华:对,我的车租给你了,你划了还有保险,底盘刮了我可能不知道。

王嘉明:对,他们更关注安全性的问题,我们其实是通过几个环节解决这个安全性的问题,一个是说你的车刮了碰了之后的,第二个就是盗抢之类的,这种问题怎么解决呢?第一,我们在租客这端的审核上,确保所有的租客驾驶习惯和身份都是通过我们跟后台系统进行对接认证的。第二,我们有一个实时的风控和道路救援团队,如果这个车有什么风险,比如说这个车在某地停了24小时、48小时没有动,甚至比较可疑,我们就有线下团队出动,确保在用车过程中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如果出现任何问题就会有道路救援进行解决。第三,事后如果发生了事故或者意外,我们有目前跟人保合作的两万的保险去覆盖所有的理赔和赔偿,对于车主来说,不会让他承受任何损失的。

对于用户来说,我们看到用户的需求其实是类似的,这个我想可能跟之前传统租车差不多,他就关注几个问题,一是车的价格,二是用车方便程度,第三就是车况和服务。

龙兵华:第二个关键词,其实移动互联网很大的变化就是时间和空间的解放,时间解放可能频次随时随地的解放,但是这可能也带来了很多的机遇和挑战。空间解放就是你们怎么更好的去利用这个空间,比如说e家洁的阿姨也是按照地理位置来分布的,阿姨的行动范围是多少公里,你们怎么去界定?

云涛:移动互联网给像打车、代驾师傅(这类人群)带来的空间位置改变比较大,因为司机师傅的活动范围比较广,他的体力比较足。像阿姨的体力不太足,可能走太远干活就没劲,在我们这边,她们的活力范围有限,可能就是五六公里。在录入信息的时候,告诉她就接国贸地区的活,我们只给她分配这一区域的活。所以,这给我们e家洁带来位置的改变还不是特别明显。

但是对于阿姨端的时间带来的效率是比较明显的。比如说我们原来做市场调研的时候,去一个家政公司看家政公司是怎么发活的,用户打一个电话、下一个单,家政公司翻电话本从一打到最后,看哪个阿姨有空,派活效率很低。而在e家洁每一个阿姨的时间都可以得到充分的分配,我们会根据大数据抓取看看今天哪个阿姨有空,我们进行快速的匹配,给用户派单在十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甚至不需要人工。有阿姨端,阿姨就可以接活了,这个时间的改变是非常大的。

龙兵华:张总,你觉得时间对你的改变更重要,还是空间的改变对春雨医生的价值更大?

张锐:我觉得时间空间这两块都有,第一个就是我们传统意义上到医院就诊的时间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时间,请半天假排三四个小时的队,只能谈五分钟,在我们平台上时间非常便利,非常便捷,这本来就是因为互联网的属性,再加上我们用众包抢答的机制调度起来。第二个是空间的问题,每天来北京看病的外地人是70万人次,其实很多人并不需要支付这么高昂的成本,这是我觉得互联网可能给传统行业带来的变化。

我们的平台上有3%的用户是海外用户,我开始不知道为什么老外用我们平台的产品,后来仔细一看,这3%的用户原来是中国的留学生和中国在海外的人,确实分散性特别强。

龙兵华:下面一个话题,我们看到跨界之后的变化,大家都是能很快收到钱的,这跟传统的互联网模式差别非常大,我们原来是免费再免费,但是现在我看到他们现在都有钱进账。包总,你觉得是不是未来我们可以避开免费的套路?

包凡:收费和免费,我觉得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竞争的格局吧。收费也不代表就赚钱,因为你收费也许还是赔着钱在做买卖,其实也挺多的。甚至于说像打车的行业里,说是收费,实际上是在送钱。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取决于一个竞争格局,这是第一个。

第二,的确是在O2O的行业里,因为大家习惯或者说场景不一样,大家就能从一个传统的日常生活当中的场景出发,在那个场景里面,其实付费一个天然的结果。只不过从他们这些创业公司的角度来说,可能要算一个获取客户的成本,和未来能从长期客户身上赚到钱之间的平衡。

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倒没有觉得这里面有特别重大的改变。但是,到了移动互联网里面,以前PC互联网里更多直接的支持交易相对比较困难一点,到了移动互联网里面,的确让交易变得更容易,实际上大家走的是交易的模式。

龙兵华:这三个问题还是要问创业者,你们在运营企业和运营用户时,思维方式和心态跟之前的创业者有什么差别吗?

云涛:我比较同意包总,现在我觉得不是商业模式发生变化,就是免费到收费,可以说是我们O2O离钱更近。就像传统家政公司它的收益模式就是收取佣金,佣金要收30%—40%,我们e家洁如果说要挣钱的话,我们现在也可以挣钱,比如说一单传统家政公司收10块钱,我现在收5块钱,阿姨也是非常乐意的,我们现在就可以有盈利。但是我们不会这么做,基于现在的竞争格局,我们要打造,把钱全部贴给用户,贴给阿姨,现在到底能不能收费,我觉得还是取决于包总说的竞争格局,如果市场上就剩一两家做这个事的话,我们直接可以去赚钱。

还有,互联网上的增值服务我们也是可以挣钱的,在线上那些PC端只能通过增值服务挣钱,而我们现在e家洁是既能通过交易挣钱,也可以通过增值服务挣钱,比线上这些原来的PC端可能收入上直接间接都可以。

王嘉明:其实我们现在也没有收费。我觉得这个是做宽还是做深的问题,如果想收费的话,我们现在也可以去收费,但是我们希望把客户黏性做得更大一点,因为我车主端相当于连接车这部分人,我可不可以把汽车的上下游再做一些结合。这样的话,到时候我盈利空间可能会更大,市场的潜力会更大,但是我需要的不是这点盈利,而是把用户量做大,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尽快把市场做得更大,这种情况下,通过免费的方式更快的教育市场,这可能是一个更好的策略。

龙兵华:张总,变化之后,刚才你讲到,你发现了很多新的特点,因为你进到原来不同的行业里,和线上完全不一样,有很多快乐,因为确实有很多机会,但是烦恼在哪,你们怎么了解这些行业?对团队和你个人的挑战你觉得是哪些?

张锐:我还是想回答一下刚才这个商业化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三个可能都在做传统的线上线下,我发现一个怪异的情况,就是线上包总刚才也谈到了,很多都在去渠道化。拿我们举例,一个药品从药厂出来到消费者手上在现实渠道里要经过无数道,价格翻了很多倍,这是一个很邪恶的生意。互联网能不能在去渠道化的过程中,我们自己变成渠道?我有一个深刻的感知,PC互联网是一个流量经济,移动互联网是一个用户经济,用户经济有可能带来的深刻变化是什么呢?我觉得可能在移动互联网最好的生意并不是我要卖什么东西给用户,而是我要帮助用户去买什么东西,应该反过来做这个事情。

其实很多在做线上线下的过程中,在去渠道化,自己变成渠道化,我觉得不太理解,因为只要你是渠道化,你在利用信息不对等做生意,你还是会被别人干掉,会有更有生命力的人把你干掉。

龙兵华:原来毕竟我们都是从互联网行业拓展新的行业,原来创业是只在互联网做,这个模式都清楚,现在几位越做越重,都会和线下打交道,我听说云涛线下还会打仗,从线上的意念战到线下的肉搏战,这对你们是什么挑战?

云涛:没有挑战,包括像阿里做的未来医院,是对传统产业的效率优化,包括我们春雨做的,我们希望从另外一个维度干这个事情,目标都是一样的,我觉得没有太多的挑战。

王嘉明: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这个事情广义上来说是解决城市的问题,这也是我们的原动力之一。

龙兵华:挑战的部分呢?毕竟你走到线下去,还有一些线下的事情要做。

王嘉明:如果要跟线下结合的话,确实多了一些挑战,线下的这些事情在我们看来也是一个机遇,因为这些东西比纯互联网或者纯移动互联网的项目多了一个门槛,如果你能把这个事情解决的话,对竞争对手是一个很高的门槛。比如像我们,线下的运营、管控加装,这些东西要做到非常细致,用户体验非常好,其实有一定的门槛,这样的话,我觉得对我们来说特别是在一个领跑者的位置,有更多的时间把这个事情研究透的情况下,对后来者也是一个竞争门槛。

龙兵华:云涛呢?我知道你们这个线下是要PK的。

云涛:对,像我们家政服务其实是一个非标准服务,我们要把服务做得很标准。作为互联网团队,一开始我们不懂到底怎么标准,一开始做的方法就是挖传统家政公司的人帮我们去做,我们挖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是挖过来的管理层,他就喜欢用一些非常人肉的方法。比如说我们需要采集用户的反馈,他的做法就是先做一个反馈表,然后做得很好,让用户体验一下,其实互联网的方法应该是让它APP给我们填一下,不用说话,传统家政公司的人不是这么做的。

我们会根据这些反馈,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进行数据分析,把每一项形成一个报表,到底哪一个服务优先最高,哪个最低,形成一个数据分析,下发到每一个服务点,根据这些数据推动去做服务。传统家政管理者还是不太习惯互联网的方式,所以我们后来改变的方式,不挖传统行业管理层的人,而是挖传统行业执行的人,因为他的脑袋里还没有洗过,所以说我们通过互联网的工具加传统公司执行的人,比如说具体的某个几年经验的培训师,两者相结合进行推动。

龙兵华:这是你们学到的新经验。

云涛:我建议做O2O的应该挖传统行业的执行人才。

龙兵华:这其实是一个思维问题,你觉得互联网的人做传统和传统的做互联网,互联网会更有优势,你判断的标准和观点和原因会是什么。

包凡:看到这个数据的统计,我只能想办法以一种方式去解释,其实互联网不算一个界,它只代表一种精神,或者这个世界的方法论,有点像人的价值观一样,要改变一个东西相对挺难的,或者你有,或者你没有。反过来说做每个垂直领域,垂直领域有很多自己本身行业的特性在里头,这个东西某种程度上还是可以学习的,再不行其实还是能够找到一个比较好的伙伴,我觉得在商业模式的设计上,这个东西是相当战略上的问题,如果你是一个CEO,你说本身不具备这个能力,你想找一个伙伴帮你获取一个能力,这个人不是跟你平起平坐的合作伙伴,而是你的下属或者小合作伙伴,其实这个事挺难做的,我只能从这个角度来理解。

龙兵华:三位创业者觉得哪个方向做会更容易一些?

云涛:我觉得如果一个市场的集中度比较高的话,可能线下的创业者还是有一定机会的,像房地产,比如链家、我爱我家这种集中度比较好。如果他们转型线上,以资源的优势去做还是有机会的。

像市场集中度比较低的,比如像我们和全北京五六万阿姨整合之后,就可能会干掉某些家政公司,所以我们这种互联网团队执行力比较强,在市场集中度比较低的,像打车、代驾、家政这些方面我们的执行力比较强。

张锐:即使是传统行业做O2O这件事,我的建议还是另起炉灶,我这个人不相信转型,如果你现有的这块传统行业干得相当大,你只是转型转成O2O,其实是相当难的,你可以带着行业的理解和特殊的资源重新做一块,也许成功率会更高。

王嘉明:我觉得做移动互联网会更有优势一些,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觉得还是个以用户为中心的时代。比如说用户在不同的平台之间,甚至是不同的品类之间切换的成本可以说非常低,这样的话,其实就是用户的话语权非常高。而移动互联网的思维逻辑可能就是我通过快速的迭代,通过价值的转移,通过极致用户体验的挖掘等等,我其实是以用户为主导,去满足用户的需求。而且在这一点上,我相信移动互联网人可能会比传统行业的人做得更好,所以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在获取用户这一端上来说,肯定是移动互联网这个团队更有优势,至于说线下的资源,我跟这位朋友有不同的意见,即使是在一个资源集中度很高的行业,它也有机会。比如就像我们说的租车,传统的像神州租车的行业地位非常稳固,它比后面的公司高了十几倍以上,但是我们另辟蹊径,走C2C的模式,可以连接每个人作为车的供给。所以,即使是做地产也好,可能也会有类似的机会,不是以现有的资源去挖掘,而是另辟蹊径,直接打通房地产中介员这种方式去做这个事。我只是提出一些新的想法。

龙兵华:张总,医疗领域线下有很多很强大的实体,你觉得他们有可能从线下往上和你PK或者把你干掉吗?

张锐:我觉得他们也不怎么强大,我同意嘉明的意见,线上拿用户比较快一点,从资源的角度来说,线上我们能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先从外围突破,我现在调的是中国医院的闲置时间,我用的是二甲医院二三线城市的医生,当手里有了钱再突破核心资源。

龙兵华:在这个环节里我们谈到了三个细分领域,以及从投资角度看了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新的变化和新的机会,包括从用户的需求和注意力层面,我们看到了全新的改变,原来没有满足的需求在与移动互联网结合之后产生了新的需求,同时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把握用户需求,开发满足用户的需求,今天这个主题叫新势力,也希望今后有更多的创业机会,让整个移动互联网爆发起来。

今天这个环节到此结束,谢谢四位嘉宾,谢谢!

[责任编辑:haroldli]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

相关专题:

  • ·腾讯网媒高峰论坛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