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丁健对话Niklas Zennstrom对话实录

腾讯科技[微博]2014年11月17日17:29

[摘要]美国Skype联合创始人、Atomico风投基金创始人Niklas Zennstrom与金沙江创始人丁健就“创业国际化与跨境投资”展开对话。

腾讯科技讯 由腾讯科技主办的CONNECTOR活动近期在北京朝阳区世贸天阶腾讯汇举行。美国Skype联合创始人、Atomico风投基金创始人Niklas Zennstrom与金沙江创始人丁健就“创业国际化与跨境投资”展开对话。

以下是对话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到这里!今天非常难得请到了投资领域的两位顶尖人物,一位是来自瑞典的Skype联合创始人Niklas Zennstrom,一位是金沙江创始人丁健先生。非常有幸与两位展开今天的讨论。

Niklas您是来自瑞典,瑞典只有900万人口,跟中国比起来是一个人口很少的国家,您说只是在本国取得成功是不够的,您能说说国际化的重要性吗?

Niklas:这取决于你的本土市场是哪,比如瑞典只有900万人口的市场,那么从一开始就要着眼于国际化。我们创立Skype的时候就发现市场太小了,第一天开始就要寻求更大的市场,所以我们来到了中国、去到了韩国和拉丁美洲,还有世界其他国家,并与他们开展了合作。

但是中国就完全相反,中国市场很大,在中国很多成功的创业者他们是很注重本土市场。未来五到十年国际化会越来越重要,即便对中国的本土企业也很重要,因为要考虑到海外扩张。包括腾讯、阿里巴巴已经做了国际化的尝试,其他的企业也会这么做,因为互联网改变了每一个行业。我们也会看到每一个行业会涌现出最终的赢家,这些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我也知道你做了一些研究,也做了很多公司的估值,许多都是来自于硅谷的,这是传统创业公司的摇篮。您能谈谈硅谷的去中心化吗?能谈谈中国在孵化器方面的角色吗?

Niklas:这个问题很好。硅谷一直被我们认为是科技创新的绝对中心。对于创新来说这是一个最佳的地点。所以过去十年中,有许多公司包括在软件领域,它们在估值中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其中40%是来自于硅谷,60%是硅谷以外的,并且估值最高的34个公司中是这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看到,其他地区的公司跟硅谷的公司一样的重要。其实伟大的公司可以是在任何地方,创业者也可以来自于任何地方。我觉得成功的创业家和体育明星、艺术家一样,他们无论来自于哪个地方都能获得成功,关键在于他们拥有的知识。各个地方的行业生态系统都是不错的,北京是仅次于硅谷的一个非常不错的创业之地。并且过去十年创业估值交易达到334亿美元,也是非常活跃的。跟硅谷相类似的是就是它的去中心化。其实硅谷并不是在消失,是正在做的越来越强,因为有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在硅谷创立,并且科技也在变化、软件也在变化、行业也在变化,所以会有更多伟大的公司来自于硅谷。

主持人:丁先生您能不能谈谈硅谷对中国企业的重要性?

丁健:Niklas说的那个研究非常有意思。从我们的角度做过对比性的研究。比方说,以瑞典和中国为例来对比,瑞典与其他的北欧国家的公司一样,从一开始改变以国际视野为主,要走国际化,他们“一出生就是国际化的公司”。其实瑞典在过去涌现了很多知名的大型国际公司,但是中国情况就不太一样了。因为最近像应用和快速增长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他们也是基于急速增长的移动互联网用户的市场,这是他们增长快速的原因。

另外互联网发展第一个阶段更重要的是信息,所以语言以及文化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这是第一个阶段的情况。所以这就使得中国的公司,似乎是受到了外来竞争的保护。但是与此同时,这也成为了中国公司的制约,他们没有办法去参与国际竞争,因为面临着语言和文化的问题。所以过去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中国涌现出了做的很成功的国际互连网公司。当然也有一些例外,像联想,联想更像是一个硬件公司,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TCL也在尝试着做国际化,但是互联网公司还只是在国际化的初期。

但是美国是不一样的,不光有非常大的本土市场,与此同时,他们也有语言优势,因为他们的语言是很国际化的,他们可以去任何一个说英语的国家市场做业务。同时他们也有很知名的很好的学校,像斯坦福、伯克利、麻省理工学院等等,这些都是非常好的知识的来源。同时他们的移民政策也能从全世界各地吸引人才。这些因素其他国家很难与其竞争。

所以,我觉得这些数字能反应一部分的问题,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它背后的故事。

主持人:在中国我们也说北京是新的硅谷,那么又要去掉硅谷吗?

丁健:是的。中国确实有这样的机会,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才,他们在海外学习,特别是在美国学习之后归国创业。他们认为中国是现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且也拥有全球最多的互联网用户以及移动互联网用户。所以这是创造一个很好的公司的一个非常良好的基础。所以像阿里巴巴、百度、腾讯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但是,有利就有弊。在互联网发展第二个阶段,会有越来越多的产业和行业也在进行互联网化,这对互联网公司是一个压力。要么你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或者你会被一个国际化的公司而取代。所以这是没有选择的,而且是非常必要的,你必须要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公司。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把全球变成了一个“地球村”。所以第一个阶段更多的是有语言和文化障碍,但是这点第二阶段会越来越少,第二阶段会发现有新一轮的科技竞争。比如说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更多的是进行的科技方面的竞争。

主持人:您二位是投资人,那么请问投资的时候到底是如何挑选一个合适的公司?如何挑选潜力股呢?比如说马云(微博),他是非常传奇的,很少人相信以他的背景在当时会做的很成功。所以您在选择投资的时候,怎么去判断到底一个公司能不能成功呢?并且您是怎么帮助创业公司的?特别是在这些科技公司推销自己的时候,怎么做到把他们的非科技的部分推销出去?因为马云推销自己非常成功。但是其他的创业者可能更低调,是不是说人格的部分也很重要?是不是你们也想寻找像马云这样的人?

Niklas:首先人很关键,因为公司会经历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变化。所以创始人或者是创始人团队要是非常动态的。所以说,我们在看待一个公司的时候,首先要看到创始人是非常好的。好的意思是,第一他们得勇敢;视野得十分清晰,想要什么,想达到什么要非常清楚。并且要知道怎么样去改变世界,就是你的理想要大。并且你也敢于做得很多事情,所以要有勇气。很多人可能会说这个做不成,那个不行等等,但是创业者必须要克服这些困难,勇于创新。

同时还必须得有魅力,因为作为创始人很多时候得推销一些东西,不光是推销科技。当然科技本身非常重要,但是你首先要向你的投资人进行推销,你要把你的愿景推销给你的投资人,同时把你的愿景还要推销给你的客户,如果想成功的话,还要把你的愿景推销给股市,所以推销能力非常重要。同时也要非常了解这些事情,所以你可能不是一个技术方面的专家,或者科技方面了解的不是那么多,但是一定会推销。

现在越来越重要的是了解一个科技,并且能在不同的行业应用这个科技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说虽然这是一个科技行业,但是跟半导体时代已经不一样了,原来是纯科技,但是我们现在用的是软件、用的是基础设施。我们用这些是在改变一个行业,不管是物流运输、还是商务、通信、教育。所以首先得知道你要改变的这个行业,效果运用到你这些技术的行业特点。所以你需要非常的聪明,要很有智慧。

丁健:补充几点。领导力也非常重要,要能够找到一个很好的人,组成一个很好的团队,能够非常好的给他们分派任务、委派工作、把任务交给可信的人。因为不光是一个人的成功,要整个团队和整个公司都很成功。同时“热情、创业激情”也很重要。

除此之外,在早期非常动态的公司中,快速学习的能力或者说适应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有很多潜在可以取得成功的创业人他们的特质。

主持人:碰到马云的话,十年之前您会投资他的公司吗?

丁健:我本身对他不是很熟,没聊过很多。我觉得不光得知道这个人,还得有一个愿景,得知道他的商业模型是什么,产品是什么?要推销给哪个客户群?所以那个阶段、那个时刻我可能对他要做的事情,还不太清楚。我是更注重基础设施,电子商务不是很了解。但是现在如果我碰到一个人,如果我能够非常相信他的整个故事,他的整个愿景的话,比如一个公司只有7个人,只有一张纸,甚至连办公室都没有,只是一个点子,我觉得说的很好,所以也投了。

主持人:对于西方来说,马云也算是一个大明星,是不是希望在西方或者股市中有一个中国式的创业大明星。除了有马云的光环之外,你觉得股市有时候需要这样的一个英雄角色吗?

Niklas:我觉得没有人是完美的。首先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要把这些非常成功的创业人变成明星。因为回顾当今的案例,不光是在中国这边的案例,在瑞典,当我们问孩子们想成为什么?他们说我想成为电视明星。他们想从事的是这类的角色,所以我们需要榜样的力量。所以能把创业者包装成一个明星非常重要,让他们成为孩子们的榜样。

主持人:通过一些调查我们知道,欧洲并不是像中国或者美国那样适合企业家创业,中国确实适合企业家成长。我们也听说中国的教育系统中,其实并没有很好的教育来培养孩子的创新精神。这点您怎么看?

Niklas:我们知道中国梦是企业家的梦,我们有时候需要政府或者国家给我们创造这样的一个梦想,也是我们这样的国家文化造成的。欧洲做事情的方式也是有一些不同,人们可能会跟你说有这样那样的风险,不要去冒险。但是这听起来跟中国其实挺像的。我的经验告诉我,中国的文化是特别适合企业家创业和成长的文化。

丁健:我同意Niklas说的。因为不同的社会所处的文化也不一样,欧洲国家已经是非常发达的国家。所以人们对于自己的生活条件、生活水平都是非常满意的。不需要很多改变,因为他们有很好的家庭环境、有很好的休闲生活。但是美国是不一样的,即便美国是发达国家,但是有很多移民,美国是一个移民大国。所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民来到美国,他们需要成功,他们需要摆脱过去的窘况,需要创新。在中国我们可能有一些不好的回忆,让我们有了这方面的追求,希望能够成功。再一个可能是我们文化传统或者是基因所带的这样的特点。即便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其实我们是一个勇于冒险的民族。

可以看看在澳门或者是拉斯维加斯有多少中国人喜欢去赌博?这确实是敢于冒险的本性,这是中国人的特点。因为要想成为一个创业家、企业家,需要这种敢于承担风险的特质。

Niklas:说到文化传统,这是一个民族固有的特点。在欧洲我们有非常优厚的福利待遇,几年之前经济增长放缓。比如说如果去西班牙的话,会看到一些相关的不好现象,我们希望摆脱这样的现状。不管是希腊、还是意大利、还是西班牙、或者爱尔兰,我们能够看到人们都希望改变他们失业或者其他的社会问题。我是想自己来实现、自己来改变,不然的话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创业家精神其实是需要我们有一定的冒险精神的。

主持人:昨天我遇到了一些在美国非常成功的新媒体创业人,他们有一些欧洲人,也有爱尔兰人,您本身是瑞典人。我觉得在欧洲也有很成功的,并且也是很有理想的创业家。他们是在美国创业的吗?

Niklas:不是这样的,因为十年之前必须得去美国,作为一个科技创业人要想获得成功必须得去美国硅谷,但是现在不用了。我们最近做的这个研究,斯德哥尔摩在科技创新方面人均值是最高的,伦敦、柏林都有很多创业公司都是上十亿、上百万级的创业公司。所以现在不再需要去硅谷了。并且现在作为科技创业者是很酷的事情,很多欧洲的学生,比如在伦敦、斯德哥尔摩等很多地方的学生认为创业是一条新的就业之路。

主持人:有很多投资正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并且去印度找。中、印之间还是有点竞争的,在中国应该还有很多成功的故事,他们为什么要去印度寻找呢?

Niklas:过去十多年间,在我决定到中国来展开业务的时候,有人也提到了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之间的比较。但是因为印度此前它的基础设施还不行,现在才可以。而中国基础设施都已经做的很好了,所以印度一直有很多大公司到那面做外包服务,同时他们有很多成功的创业家和商业领袖,但是他们都是去硅谷。

但是现在,因为在印度智能手机增长迅速,大概有2.5亿的智能手机用户,印度是跨越式的发展,从原来没什么互联网的发展跨越到了移动互联网。我认为未来十年印度会是非常有意思的市场。所以我们正在寻找当地有哪些科技创业公司,他们也要有长远的视野。

主持人:对于中国的投资人是不是跟随着国际投资人的步伐去了印度呢?比如除了印度或者拉丁美洲,其它的地方呢?

丁健:我认识的大多数基金目前还专注于中国市场,很少有计划说要向印度市场扩张的。当然如果是国际基金,印度是一个重要的市场,中国的基金还没有动力去其他国家,因为中国市场目前增长还是较快的。所以关键还是要达到一定的量级,并且很多领域还是有很大的潜力的,中国还是有很多机会的。我觉得他们目前还没有什么动机要去其他国家,现在中国的投资者以及创业者,包括大型互联网公司、像百度、腾讯、阿里巴巴,都在出去寻找技术,先去硅谷,再去以色列,再去欧洲国家。他们想要去并购或者是去找到这些科技公司,然后让他们为中国的科技服务。

主持人:所以你是说他们的主战场还是在中国的?

丁健:不仅是因为中国有新用户的增长,并且我认为从整个行业或者移动互联网角度来说,自身在成长,同时也在改变和影响着其它的行业,这是很大的机会。这样在中国的机会会比在美国更多。有人说过,中国在移动互联网是领先的,甚至领先于美国。我觉得会越来越是这样的一个趋势。因为中国的传统行业是很弱的,所以互联网公司利用移动互联网取代他们的脚步会更快,比欧洲和美国更快。因为欧美传统行业实力是很强的。

丁健:我觉得双11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在欧美,零售很强,他们有黑色星期五这样的大的销售日。欧美电商没有办法做到这么大的销售量。但是在中国,传统的零售业是非常弱的,这方面没有这个意识。阿里巴巴就一下子把他们都打败了。所以我觉得这会是在未来五到十年在其他行业发生的可以复制的一个故事。

主持人:其他国家是不是要向中国学习呢?我们现在正在逐渐向西方学习,昨天我碰到的国际客人,他们也对中国本地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增长,包括微信的增长都印象深刻。不知道是不是西方也要向中国学习?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你对中国目前的这个榜样是怎么看的?

Niklas:中国的模型对很多创业者来说都是非常成功的。目前在中国,其实它这个商业模型是来自于硅谷的,在中国做的非常的成功。不管是电子商务还是其它的都是很好的。但是,现在有新一代的创业者,比如说10到15年前,有很多学习的过程,但是现在,也有很多经验了,同时他们也很有信心,所以他们不光是说到那边学习复制他们的模型,他们也学会了创新。有很多很聪明的创业者、工程师,非常深刻的认识到什么是问题?怎么样去解决?我们会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原创的商业模型出现,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原创的科技创新,这些会逐渐走向国际,成为国际化学习的榜样。

所以不光是中国、西方还是硅谷,这是在全球正在发生的一件事情。全球也都越来越平等,世界是平的,大家都是平等的。不管你是小的创业家还是大的创业家,信息是一样的。之后十年,随着创新,全球也会越来越平衡。

丁健:中国过去十到十五年间取得了巨大的进展,特别是互联网行业。中国还不应该自满或者说能够自信到处于领导的地位,其实很多方面我们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包括科技的创新、包括人才以及创新性、原创性的技术。这些方面,我们看到在中国的科技创业公司中还是不太多的。比如说中国的这些创业公司没有很多是做科技原创的,或者说有原创技术的。

他们做的是应用或者微应用,但是还是不够的。因为好的科技的进步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不光是简单的应用,科技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所以中国应该加大开放,改善本身的行业生态,吸引更多的人才回来创业,同时也吸引更多的投资人和相关资源,吸引到中国来,共建一个很不错的公司。

同时也要改善自身,要有国际化的改变。不能把自己包裹起来,免于外界竞争,其实是没有用的。因为这些保护机制早晚会被去除的。比如人工智能、大数据、数据分析会对你形成挑战,包括生物科技、包括在欧洲的这些脑科技等等,或者在德国的工业4.0,所有这些新的科技创新,这些创业公司都会形成一个挑战,他们将会对世界带来很大的影响。所以说对于中国的挑战还没有过去,中国还不能自信的说我们是占领导地位了,其实不是的,我们还需要努力。

主持人:那么如何去培养创业精神呢?创业和敢于承担风险是什么关系?敢于承担是不管什么我都敢于去做这个事情,创新是不复制别人的东西。所以怎么鼓励创新呢?

丁健:首先得改进你的法治环境,包括现在这届政府正在做的,强调法治社会的建设,保护知识产权,这样就能形成公平竞争的环境。公有部门、私有部门之间可以公平竞争,这样可以给互联网公司更多的自由,他们创新的小错误可以忍受,而不是每个人都害怕犯了这个错,越了那个界,如果大家都这样的话会放缓创新的脚步。

截止到目前中国对创新发展有很好的支持,但是还是要做的更好,如果说要占据更好的战略地位必须要能够容忍,同时也要更包容,更加鼓励创新。鼓励创新,不能放任靠关系的这种做法,不能放任腐败行为。如果没有足够的奖励和激励人们就不会花钱去做创新了,就把钱花在搞贿赂方面。所以现在反腐非常正确,但是我们还需要做的更多,做的更快。

Niklas:我觉得知识产权很重要,因为激励创新必须得保护知识产权,人们的知识产权得有保障,因为这样创新之后他们也可以不断的看这个流程或者那个流程是否可以再创新?

主持人:能不能举例说一下,您现在投的是什么样的公司或者什么产品?

Niklas:对于我们来说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有许多宏观的趋势可以探索。首先互联网会被软件所改变,我们需要找到到底有哪几个行业是会被改变的?我们会在这几个行业中找到相关的公司和新创企业。所以对我来说非常有意思的一个行业就是教育,目前已经被科技改变了,并且它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行业,因为它是一个大行业,同时也是不断提升改进社会的一个行业。

另外就是金融方面有许多大的公司,他们效率可能是比较低的。所以教育和金融我认为是比较有潜力的。

丁健:我们在O2O这样的公司中是非常成功的。同时也要发掘O2O下一个阶段的机会,包括产业互联网或者商务互联网。

再一个包括教育、电子医疗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行业。同时物联网也是很有潜力的一个行业,会逐渐的与人工智能相结合,或者说与自然语言处理相结合。它的规模也会越来越大,也是有巨大潜力的。这些是我们目前聚焦的几个领域。

主持人:在中国的投资环境可能没有像西方那么成熟,我们是按自己的方式发展?还是怎么样?

丁健:我们比较关注中国市场,在中国有自己的优势,我们的思想是比较先进和开放的,我们有很多在硅谷的经验和优势。

主持人:观众有没有什么问题?

问:每个投资者都在看新的事物,新的领域,比如物联网。但是有没有可能现在已经有的领域中还有一些突破的机会?和新的投资的角度?

Niklas:我们在找的新事物,找的其实是传统行业中新的东西。在传统行业中使用新的科技来改变,这是我们在找的。我们不是说找的新的事物。

另外我们其实有很多机会去打破传统的互联网公司,这非常有意思的领域。他们可能是从网络1.0时代,或者说是基于台式机的时代创立的企业,但是他们后来失去创新动力了,我们可以用后面2.0、3.0的解决方案替代掉。

丁健:其实最新的东西不那么新,现在传统行业正在面临着移动互联网的巨大挑战,每个行业都会被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所影响。很多人说不就是一个手机吗,怎么给我们能带来很大的影响?不是手机。比如说人们用微信的时候,用的不是手机,其实是有数十万的服务器在支撑着,手机是连到云端的,所有的电脑都是连在一块的。所以你的口袋里装着很多的超级电脑,并且每一个传统行业都面临着被取代的命运。未来传统行业都面临着被改变的目标,不是移动互联网改革着传统行业,而是说投资人他们要推动这些改革。

比如说滴滴打车,我们跟腾讯都投了这个公司,是把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平台淘汰了。这是一个非常小的例子。其实,其它的行业中的规模都比这个更大。

Niklas:说到目标,被颠覆的目标,其实也是创造效率。并且我们要以更有效率的做法来做事情。所以如果你能借用互联网以及相关科技,包括这些应用的能量来做事情的话,这是全球每一个人都想要的,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丁健:我觉得如果他们能够应用他们的技能,他们的创新,能做到的话,这对他们来说是有益的。但是如果说是一个小企业、中小企业,只是说要掌握信息流的话,那么互联网就会把你淘汰掉。投机的这些也会慢慢被淘汰掉,这些人也要考虑未来的互联网时代的机会。

问:问一下丁总,您提到互联网思维在改变很多行业和我们的生活,尤其对于传统行业和现在身边的生活,比如打车,很多小细节都在发生改变。之前听到一个笑话,到中关村创业大街可能就有投资人问你用不用投资?就是到了很热的程度了。像陌陌这样的抓住人们内心非常深的需求的创业会在短期内积累大量用户,再历经洗牌这样的路。互联网行业有非常快速的“快”,也非常“广”,可以达到一定的社会影响,改变人们的生活。如何在创业中,能兼顾到比如滴滴、爱拼车这种公益性的企业?比如一些志愿者的创业企业,可能市场效益更差。您作为一个投资人,如何兼顾创业企业,尤其市场和利润之间的关系?

丁健:从人类社会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问题。就是你怎么去平衡社会的需求,就是赚钱和造福社会两方面的平衡。我始终认为惠普的创始人说的非常好,他说每家公司,如果要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必须要关注社会需要什么,并且是一个好的需求,而你能满足社会这样的需求,其实收益是你这个商业的副产品。这样我们既能造福社会,同时也能赚钱,两者兼得。

但是现在,如果你是一个创业公司,要想存活或者成功的话,不应该追逐热钱。比如说你不能贩毒,这个钱来的是快,但是不仅是非法的,同时对于社会是有极大的危害的。所以我们要关注于社会的需求。并且,我们要尝试满足这些需求,与此同时我们在赚钱,这是非常重要的。

Niklas:我非常同意丁先生说的。一家不道德的公司可能短时间内是受到热捧的,可能能撑过十年,但是再往后可能不会像之前那么成功了。

对于投资者来说,我极力避免的一件事情就是,这些公司在追逐这些热点词汇,比如B2B热的话就说我是做B2B的,O2O热就说自己是做O2O的,他们没有自己的信念和想法。他们就说哪个热门做哪个事情。但是其实投资人是避免投这些公司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问:刚才一位先生说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如果你在中关村读书并且装酷的话,会有很多人拿钱过来找你,投资过热和公司泡沫之间是什么关系?是不是有越来越多的钱,因此涌现了很多创业公司,即便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公司。

Niklas:不太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不太知道北京的市场是不是过热了。我们都感到非常激动的一点就是,移动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这样的机会是爆发性的增长的。我作为投资人非常坚定的相信,持续的价值才是非常大的价值。每年创业公司都很多,因为创业的成本不是很高,并且现在是有史以来创业者数量最多的时候。

但是,创业公司量上去了,质却没有上去,也就是说不是每个创业公司都会成功的。所以现在更多的创业公司是失败的。所以做公司不太容易,可能现在你觉得创建一个公司很容易,但是要很努力的工作,要有不错的团队和人。

你要把什么东西都变成金子的话,关键还是要专注于你的团队和人,不要追逐那些热点。如果创业者,为了要炫酷才去创业的话,我不建议采用这样的方式创业,不要因为这种生活方式创业才去创业。其实真正的创业是要改变世界的,他们是要为世界带来价值的。如果说你没有想好,没有做好这些准备的话,创业还是要等等。

丁健:第一部分是“笑”,就只是一个“笑话”,没这么多傻傻的投资人,如果有也投光了。投资人会审慎投资的,但是现在创业公司过热的情况,我们看是否有泡沫会经过激烈的辩论的,硅谷那边投资过热的时候也很严重。

我想起了2000年的时候,格林斯潘问国会说这是一个泡沫,当时泡沫还没破灭,国会问他的时候,他说是,我知道。其实是有很多公司都这样,如果很多公司是很好的话,那么就是好的。比如亚马逊,它现在估值比2000年的时候高得多了,但是其他大多数的公司都是泡沫,关键就是你要找出那个正确的公司,选择那个正确的黑马。

现在就更难找了,因为整个盘子更大了。在过去,可能200亿美元就是非常大的规模了,现在像腾讯、阿里巴巴,资本规模更大。比如类似你买彩票,现在入场券这个池子已经更深了。

主持人:刚才的讨论非常的精彩,也非常感谢二位的贡献,感谢观众的精彩提问。我们今天的对话就到这儿,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shanyunliu]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