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创业创新 > 正文

猎豹傅盛分享创业经验:要瞄准未来

腾讯科技[微博]2015年05月09日11:10

[摘要]傅盛感慨,获得成功的第一要素就是视野,然后才是目标。

猎豹傅盛分享创业经验:要瞄准未来

腾讯科技讯 5月9日消息,经纬创投、真格基金、K2VC联手在北京举办“Chuang大会”。经纬创投的创始合伙人张颖(微博)与猎豹移动CEO傅盛(微博)进行了一场对话,以下是腾讯科技整理的主要内容。

傅盛表示,猎豹做国际化,听起来好像是在中国市场打不了,而去打国际市场。“而它给我带来的(意义)是,世界突然一下子在面前打开了,你能做到之前所看不到的视野。”

“视野非常重要,”傅盛感慨,获得成功的第一要素就是视野,然后才是目标。对于猎豹未来的三到五年,傅盛认为猎豹能够成为很多公司走出中国市场的桥梁。

他还表示,猎豹未来还有几件事要做:第一是全球本地化,猎豹收购了一家法国公司,它在全球有十多个办公室,这样你们到任何地方考察区域市场,猎豹的同事都可以陪你们一起,帮助找到当地最大的合作伙伴;第二,我们还有一个大数据,猎豹几亿的用户本质上应该变成一个用户的行为大数据系统,去给用户打上标签,做精准投放,帮助电商、游戏厂商找到最合适的用户。

傅盛还分享了关于创业的三点经验:

第一,在创业过程中也遇到了竞争对手无情凶狠,甚至很残酷的拦截,这些经历可能都是始料未及的。但“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怕不是因为物质。回过头来看,这些经历都是宝贵的财富,让我敢于面对很多困难。猎豹能够做到今天是因为我内心变得没有那么多恐惧了,这是我自己最大的收获。

第二,前两年虽然公司收入做到了3个亿、7个亿,但是今天看来还是损失成本,没有更早的切入移动市场,而是在过去熟悉的市场打了一场攻坚战。虽然把公司救活了,但是没有真的一下子切入最本质的东西。

创业一定要瞄准未来,瞄准一个可能会发展起来的、也许有各种各样不成熟的市场,不要在一个成熟的市场靠自己的意志力去拼搏。

太依赖执行力是创业者最容易犯的错误,这些东西不如对未来的预测重要。

第三,一定要在一个你能够有机会变成第一的市场去拼搏。

以下是现场对话实录:

主持人:第二场有请经纬创始合伙人张颖和猎豹傅盛跟我们分享猎豹是如何扩张海外市场,以及公司面临困境时如何破境转型的。

傅盛:大家好,我是傅盛,猎豹移动CEO,介绍一下猎豹,它前身是金山网络,是最早的可牛和金山毒霸合并的公司,合并的时候是国内市场PC毒霸的核心,日活跃700万,两年前我们启动了国际化策略,现在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4亿多,70%来自于海外市场,20%来自于欧美发达国家,上个季度财报海外收入已经占整个公司收入10%以上。

张颖:傅盛故事非常神奇,我认识他的时候是通过另外一个VC拿到的电话,我在当初的Donews上面看到他离职,拿到他的号码就打了电话给他,我们聊了三个小时,聊他在360成长的经历,他做的事情。他自己感觉到很委屈,他那天还是哭了的,现在不承认了,但是相信我。我记得我跟他说,你跟家里人出去,玩儿两三个礼拜,回来以后来我们这边做一个投资,大概感觉一下。然后他在经纬做了十个月,十个月一个项目都没投,一天到晚都在思考他自己的事情。这种人是不会留下来做投资的,我也很明白。

然后出去做了可牛,刚开始他比较犹豫,不想直接进入安全这个行业,跟他的老东家厮杀,所以做了一个图片类的公司。其实很纠结,做得很好,却不是他所喜欢的行业。

傅盛:当时用户量还可以,一天有10多万的新安装,也没有宣传,一天处理几百个照片,那时候没有等到移动大潮来,PC端这毕竟还是一个边缘需求。

张颖:后来我们交流,跟金山网络合并,他是CEO。我比较担心,一个年轻人,现在从一个30多人的公司要接下那时候有400多人的金山网络,还要在那么复杂的条件下把他们的产品、商业模式重新回归成零,我当时跟内部投资人说这140万美金可能要打水漂了,后来他用他的行动,他的团队,他和徐明、肖杰几个人行动,完全做整合。财务报表,今年有可能是36亿的收入,60%来自于移动,MAU大概超过6亿多用户,全面国际化。我觉得还是蛮可怕的,今天的他状态完全不一样,在年轻的创业者里面,在我心目中,所谓的年轻的未来的“马化腾(微博)马云(微博)李彦宏”,他,坐在台下的王珂、陌陌的唐岩、陈欧再加上其他的几个人,这些人是下一波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牛人,今天他已经站在了风口上,而且领导了很多移动互联网公司在国际化布局中大的趋势。他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公司现在的商业模式也在快速地转型,未来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大的入口和平台型的公司,所有公司都在往国际化发展,小一点的公司都希望跟他合作。

所以还是很开心今天傅盛能从天津开车过来,我也不知道安排上是不是有一些小的疏忽,但是还是谢谢你过来。我不多说,尽量分享一下你的故事。

最大的历史包袱就是金山是千年老二

傅盛:昨天正好是公司上市一周年,所以我们在盘山那边组织了两天的会,请腾讯给我们做了两天的培训,今天是第二天。创业和爬山很像,走每一步都不知道要爬多远,筋疲力尽,有时候想要放弃,但是爬上山顶还是挺美的。

每一个人创业故事包装出来都是很美的,当时从360出来太伤心了,很多场合都哭过,因为没有想到是那样的一个结局。出来以后想自己干什么呢?当时站在经纬高大上的办公室了,觉得投资人很好,一边投资一起骑摩托,想要创业就跑到旁边紫金豪庭的办公室里,这种落差就是很纠结,但是还是下定决心创业。觉得既然出来了,既然放弃稳定的工作不如努力一把,中间很多小故事就不讲了。

在创业过程中也遇到了竞争对手无情凶狠,甚至很残酷的拦截,各种各样的都经历了。昨天回顾上市一周年我们还在说,这种凶狠的经历可能是始料未及的,如果知道会这么凶狠是不是不会干了?不一定,因为初生之犊不畏虎。有时候不怕是因为你无知,但是回头来看,这些经历都是宝贵的财富,它让我的内心上了一个台阶,就是敢于面对很多困难,这种困难是过去没有想像过的。

4年前的时候这家公司收入基本是崩溃性的垮塌,当时还面临着张颖说的,30、40人的团队合并400人的团队,基本大家对你都不信任,还两地管理。没有人想到那么快就有上市的机会,所以上市的时候像做梦一样。

后来我在想你本来认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都有机会做到。人和人的差其实还是内心的强大和内心的无限制,不要给自己太多的限制,既然努力了还是要坚信能做到,创业者每次都会面临困难,无数次想崩溃的状态下一定要让自己内心强大起来。一定要知道再多的困难都是你未来的财富,当你过了无数关的时候,你终于发现你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恐惧的时候,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状态。这个公司做到今天是因为内心变得没有那么多恐惧了,这是我自己最大的收获。

第二,当时因为很困难,所以我们一开始做了自己最熟悉的事情,就是免费,改造产品,小组化,互联网,在PC上。但是忽略了预测,就是整个行业会怎么发展?虽然我也知道3Q大战会打响,我们会有很多机会,可大家都没有看到移动大潮给我们带来的机会是什么。

前两年虽然公司收入做到了3个亿、7个亿,但是今天看来还是损失成本,因为没有更早地切入移动市场,而是在过去熟悉的市场打了一场攻坚战,虽然把公司救活了,但是没有真的一下子切入最本质的东西。今天上市的时候我们大部分说服投资人投资支持我们公司上市的核心就是我们在海外,在移动端上市的时候2亿多的用户,这是我们在18个月之内完成的。没有这18个月的努力,前面做的这些努力基本是无意义的。我们上市的时候PC端活跃用户比迅雷少,但是我们现在上市30亿美金,迅雷现在是5亿美金。

如果你是一个过去时代的公司,不管看上去多健壮,大家都不认同,所以这两年最大的感触就是创业一定要瞄准未来,瞄准一个可能会发展起来的,但也许现在有各种各样不成熟的市场,不要在一个成熟的市场靠自己的意志力去拼搏。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强,甚至颠覆了安全行业,这对我来说是宝贵的经验。但回头看,太依赖执行力是创业者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因为我很强,我很努力,这些东西不如对未来的预测重要。

所以创业者既要埋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而且能花更多的时间去看路,这是一种思维模式的转变,也是人生教育和大学教育没有教过的东西。就是怎么去多思考未来会怎样,然后你怎么在这个未来里面找到机会。

第三个就是,一定要在一个你有机会变成第一的市场去拼搏。当时合并金山还有一个让我心里有压力的地方就是,它有很多历史,我得背着历史包袱,最大的历史包袱就是金山是千年老二,雷总当时离开的时候,金山上市以后市值长期徘徊在3亿多美金,他们没有一个地方做到第一。

后来我一直在想第一原则,就是我有没有机会在区域市场做到第一。所以我看PC不可能了,中国的移动安全由于3Q大战大家起得太早了,所以也没有可能了。做一个我不熟悉的当时也没底气,所以想了半天想到了国际化。当时国际化有巨大的困难,因为我英语很差,我们高管团队也不太会英语,我33岁第一次去美国。所有人都质疑你在中国没发展好,能做好国际化吗?国际化怎么变现?中国的经验能在海外复制吗?中国靠弹窗才有这么多的收入,全球能做到吗?所有疑问都回答不了,但是我可以回答,我在这个市场可以拿到第一。我无数次面临这些疑问的时候我就想,我一定能拿第一。而且我相信机会还是有的,就是中国公司的全球化。结果就是这一个决定改变了整个猎豹的格局,也改变了我自己的格局。

所以如果说经验的话,就是找到你能拿第一的市场全力以赴,不要有任何犹豫。我们当时投入国际市场的时候,PC收入是占98%,月活非常高,我们把PC所有能抽出来的骨干,所有国内做产品的都停掉,都去做国外很小的市场,就是清理。

恐惧心态变老,跟不上行业的变化

张颖:傅盛这样的公司,包括王珂的微店和王珂的陌陌包括跟徐老师一起投的Nice,这类创始人我们几乎没有在他们那起到太多实质性的帮助。我们现在两个人聊天我先说一下,在傅盛这里,我自己起到的作用可能3%都没有,这也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创始人。天助自助者,我几乎每天都跟大家说这几个字,跟投资者说,跟创业者说,包括傅盛也是这个行业标杆人物了,我也每天跟他说。

今天他们到达的这个高度完全就是靠他跟他的团队,这一点还是非常非常厉害的。而且他们这个团队今天只是到了半山腰,还要更高的高峰可以去征服。

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今天这个结点你最大的顾虑是什么?第二,你现在变得那么有钱了,经常在朋友圈秀秀豪车、红酒、美食,你对财富怎么认识?

傅盛:前两天我去腾讯,他们搞了一个内部的闭门会。听完以后感觉就是时代变化太快了,当时王珂他们在比年龄,都是83、84年的,当时桌上60后、70后肯定很难受的,所以年轻人在不断地崛起。

第二个,这两年我感触也很深,3Q大战的时候,QQ保镖推出来了,我当时跟雷总在飞机上,我说机会太好了,我们可以跟腾讯合作。后来一个月以后去腾讯大厦,跟托尼提一个问题,其实QQ保镖产品正义度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全行业没有一家站腾讯那边,那时候他们决定投资我们。雷军(微博)说你看,腾讯投资变化很大,以前投的时候要求很多,这一仗让他们至少态度上没有那么具有侵略性,我觉得腾讯的确是把很多的东西开始剥离,把自己的东西做薄。

回来我们请了一个腾讯的高级顾问给我们做咨询,我说以前一个公司十年一变革,现在是不是由于移动互联网变革周期变短了,是不是两年一变革?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很恐惧,因为我想猎豹能上市,我把我的4年看成2年2年一个阶段,猎豹能上市就是过去2年做了一次国际化。但是过去2年做了国际化这个点是不是不够的?下一步这个公司挑战在哪里?比如你有了4亿月度活跃度发现这不够,你要真正开始做大数据,要做广告平台,要理解整个全球移动产业链。在这里面你要找到新的机会,甚至全球移动产业链会不会像中国一样开始向O2O、互联网金融渗透?你能做些什么?

所以问我今天最大的顾虑是什么,就是这个行业的变化超出了大多数人的认知能力,它一波一波地在变化。我跟王珂也在聊,我说你们微店做得这么好,我想螳螂捕蝉。O2O会不会颠覆一部分服装的店商,比如洗衣服的电商,下一步会不会做服装的导购,这样你连淘宝都不用去了,所以有没有可能颠覆电商呢?所以今天我的重要思考就是,花更多的时间理解这些新的东西,千万不能认为80后起来就是运气,只是正好赶到了机会,他们很多特质是我们不具备的,我们怎么学习?为我们自己的全球化做好下一次的铺垫和准备这也是我在思考的,最恐惧的就是变老,年龄没有办法了,心态上不要变老。不要觉得自己取得一点成绩,下一步成功理所当然,还是要快速地变革。

财富的看法是,我买了一辆i8,太喜欢了,我用两个礼拜跑去骑摩托,我第一站开到郑州,跟郑州团队吃了年夜饭,然后跟杭州团队吃饭,再去广州、去深圳跟很多人合作。其实上市对每个人财富上的冲击是很大的,因为创业的时候穷得一塌糊涂,吃一顿饭都不敢点菜,最喜欢的就是跟经纬人吃饭,因为他们承诺公司不盈利之前他们买单。成功以后就不太跟他们吃饭了,因为他们也不买单了。

张颖:我们要接受创业者对投资人的各种蹂躏。

傅盛:上市以后改成喝咖啡了,比较省时间。张颖就是一个简化能力很强的人,他讲几句话就没什么跟你聊的了。

这种财富的变化还是非常巨大的,是私人银行老来见你,经常跟你谈谈美元贷款什么的,然后看到房子也觉得你能买了。后来有一天我跟徐明上飞机的时候讲所谓的不忘初心,他说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保持对当时看钱的状态,我们当时不是为了赚太多钱,我们就是想做一些简单人做的事情,相信能做成。我们要保持对钱财的状态,就是不过分地被财富拖累,我说你说的很对,完全同意。但是还要说一点,以前不那么在乎挣多少钱,但是现在有了钱也想花就花,不是炫富,财富最大的好处就是体验一些以前不敢体验的。

想想以前那时候我就应该更多地体验,今天我们不需要通过不动产证明你有钱的时候,你就更从容了。我的财富观就是别把钱太当一回事,虽然4年前我没有这样的机会,今天还是跟创业者说,创业的时候也不要太当一回事。我发现往往是富二代或者是不愁钱的人创业才更从容,所以我希望大家更从容。你可能口袋里就那么点钱,带家人出去玩儿一趟,偶尔住住五星级不会影响财富的创造。不是省钱才能怎么样。

张颖:我对投资人经常用人性去挑战创始人的行为不赞同,我非常支持经纬系的老总们,在他们B轮和C轮的时候适当地拿老股套现,拿一些钱回去给家人给老婆。至少经纬这边想得非常透,我跟徐老师也聊过,他也非常认可,这是一个度的把握而已。但是傅盛对财富的价值观我还是非常认可的。

傅盛:还有一点,这个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其实我很早就在公司内部提“好奇改变世界”。如果你对一些东西都没有体验的话就不可能产生足够的兴趣,在里面找到你自己感兴趣和别人感兴趣的东西,并且从里面找到需求点。如果一个人太束手束脚会限制你的发展。

我们这一代理工男老是接受那种教育就是多么简朴、多么努力才能成功,事实上,我发现我是被一大帮对事情充满热情的人驱动的。比如有时候我晒滑雪,这不是多了不起,是因为我对这项运动保持高度的热情,不停地看视频看怎么能滑得更好。这种兴趣是每一个创业者应该保持的热情,如果你有一天丧失这种能力,把创业变成A轮、B轮,而不是享受这件事情带来的爱好的时候,可能就会出问题了。

成功的第一要素是视野

张颖:未来三年、五年猎豹给我们一些期待,你觉得有可能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傅盛:我们参加长城会的一个活动,华为余承东讲了一段话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华为的国际化是在中国盈利最好的时候,任正非提出来要国际化,那时候国际化非常困难。而且做通信设备,发达国家根本进不去,要从亚非拉开始,非常艰苦,到今天华为整个收入70%以上来自于海外。但是他后面那句话说的非常重要,他说国际化给华为带来的不是收入和利润,是视野和全球化的配置。这两件事情对华为来说非常重要,华为手机做得这么好,通信领域第一,这和国际化视野和人才配置密不可分。

猎豹今天给我个人带来的惊喜,国际化听起来是中国打不了,打全世界,它给我带来的是世界在你面前忽然一下子展开了,你能看到之前看不到的视野。

我第一次去美国,我接受的人生观教育都是失败的,就是99%的努力加上1%的灵感就成了,我比他们努力多了,但是大部分的发明是他们做的,我们推动的只是降低成本,让鞋子更便宜,我想太不公平了。我有很多思考,一个重要的思考就是美国人一出生看到的就是国际化,因为他的邻居可能是中国人、日本人、印度人,也可能是非洲人。他觉得他们就是要改变全世界,这时候产生的对世界的认知和旁边都是湖北人、河南人、广东人的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当时深刻地被震惊了,他们一出生每个人都有各种肤色,当然想全球的事情怎么干,一旦有这种视野真正的思路就打开了。

我们的思路是座在早餐店应该怎么省成本,后来你去美国公司,他们执行力很弱,跟中国公司没法比。再回过来看20年前,当日本公司进入半导体领域的时候,英特尔就退出了,因为打不过。最后发明内存芯片的公司退出内存芯片市场是因为和日本的竞争,但是他们进入了一个更嗨的领域,就是CPU。所以美国公司不是靠执行力取胜,是靠自己对战略的理解和前进的方向的把握取胜。

所以视野真的是太重要了。人的成功第一靠的就是视野,视野太重要了,然后才有目标,没有视野你的目标就是井底之蛙,一个大视野一个更好的目标,不停的努力和折腾才是成功三要素。

问题回来,猎豹未来三到五年有什么样的惊喜?站在全球的角度才觉得中国公司太有机会了。可能过去做国际化叫先本地化再国际化,就是华为那代企业,必须先进入区域市场,进行本地化队伍建设之后,才能进这个国家,然后再下一个,或者像联想那样冒着很大风险把IBM买下来,但是移动互联网今天提供的机会就是先国际化再本地化,连外国一个人都没有就可以在全球拿到几亿用户,这就是猎豹做成的。我们收购了杭州的一个团队,是当时美国图片第一的排行榜,他连出国都没出过,谷歌(微博)IO请他们去,说不去要写代码。今天的机会是没有任何本地机会可以拿到几亿用户。我们今年在全球设了7、8个办公室,当地很多厂商都愿意跟你合作,你在当地已经有20%到30%的市场占有率了,我们在过去半年多时间内,跟全球50多电信厂商和手机厂商谈成了预装了,三星S6里面有我们的SK,因为你有很多覆盖率,能够帮助他提高用户体验。所以这个机会对中国公司太好了。

第二个就是,真站在全球视野上,就会发现思路会变得极开阔,会发现中国很多模式在全球都是领先的。今天中国的O2O,甚至包括社交,其实中国很多模式已经走到全球最前面了,这种机会非常巨大。猎豹今天走在前面也希望能帮助大家找到更多的机会。

第三点,全球视野能学到很多东西,美国公司还有一点很牛,他们真的是很合作,他们真的觉得合作比竞争更重要。我们在巴塞罗那展会的时候Facebook的人找过来,说我们每个会议都在讨论猎豹,他说你们有需要了解我们哪些东西的,我们可以派几个人到你们的办公室陪着你们一起开发。他们是这样的对待合作伙伴的。

所以这个市场太大了,我们希望猎豹能成为很多公司走出去的桥梁,帮助大家在不同的领域一起合作。我们还有一些内功,因为我们只花了20几个月完成了国际化的用户获取。我们还有几件事情要做,第一就是全球本地化,我们收购了一家法国公司,它在全球有十来个办公室,这样你们到任何地方考察区域市场猎豹同事都可以陪你们一起,帮助找到当地最大的合作伙伴。第二个就是我们还有一个大数据,我们几亿的用户本质上应该变成一个用户的行为大数据系统去给用户打上标签,做精准投放,帮助电商,帮助游戏厂商找到最合适的用户。这个我们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如果这两件事情做好了,猎豹有可能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至少有机会跟雅虎这样的公司站到一个台阶。如果这个能做到我相信这是猎豹有可能会带来的最大的惊喜。

张颖:我有三个感触。第一个感触就是,未来如果能成大器的创业者口才必须要好,昨天晚上我们也通过PPT卡拉OK给大家展示了我们觉得的这方面的重要性。你如果听傅盛、王克、唐岩演讲他们逻辑能力、口才都非常好。

第二,这样的一个CEO峰会大家一定要珍惜这一两天的时间,含金量实在太高了。我刚才往下看看了,大概有超过15个身家超过10亿。这也是经纬、真格和K2三家基金最大的资源,我们就是成编制,细的打法,这里面有那么多投资人,创业者,你们要互相沟通,互相珍惜。你们自己做越好,就越要拿出时间跟他们交流、交叉、学习。

第三点,我对帮助经纬和我个人赚到钱的这些创始人都是无比的感激。傅盛也是其中少数几个之一,还包括王珂、包括下面现在在聊天的唐岩,我们世纪互联的陈总,他们都是拿了我们投资,天助自助者,自己给力帮助经纬平台赚了很多钱。我没有在一个公开场合能感谢他们,这是第一个会,感谢傅盛,代表我们所有的团队。

傅盛:其实经纬投我的时候虽然投得很少,但是那个时候是很困难的,因为那时候是金融危机,我说我每天回去就看经济信息联播,不知道美国股票会跌成什么样子。因为办手续要等一段时间,我最担心的就是张颖跟我说我们也撑不住了,我们也不能投了。后来跟张颖吃饭,他说答应的事情一定要办到,主要是缘分。

张颖说没给我们什么帮助,当然给投资人最好的帮助就是不指手划脚,这点经纬一定是做的非常好的。

第二点,他在你做重大决定的时候还是非常支持的。其实合并这个事情那时候我比较愣,没觉得,现在感觉出来他们是不太愿意的。那时候他们就变成小股东了,又担心这个事情做不成。我今天有那时候他们的经验我肯定也不同意,后来我说我一定要做,他们也没有什么争执就同意了。所以对创业者的尊重是VC对创业者最大的帮助,就是他们给你信心,支持你就是给你信心,不要指望他们给你一个什么点子,这点不要奢望了,不然他们自己也创业了。

张颖:谢谢傅盛。

[责任编辑:haroldli]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