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启示录 > LinkedIn > 正文

徐亦立:蒂姆-库克的瑜伽独白

腾讯科技[微博]徐亦立2015年09月28日15:37

[摘要]正式宣布就任苹果CEO前,库克最最需要的,莫过于一场身心合体的瑜伽课。

徐亦立:蒂姆-库克的瑜伽独白

作者:徐亦立,人力资源总监。(本文最初发表在LinkedIn

点击该链接前往作者LinkedIn页面点击分享按钮 将文章分享至您的LinkedIn页面。 (点击进入栏目《LinkedIn人物》)

Namaste!

(……今天练习从祈祷式开始,双脚自然并拢,身体直立,双肩放松,目视前方……)

练瑜伽有什么好奇怪的。还在相信“Work hard, play hard”?成熟点吧,举杠铃和打泰拳都是上世纪的事情了,如今硅谷管理层里流行的是普拉提。正式宣布就任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前,我最最需要的,莫过于一场身心合体的瑜伽课。

课后去办公室,我要用考究的英国茶具煮上一泡锡兰红茶,直到香味和温度完全合适。茗茶一口就够了,图的是安神醒脑的效用。我当然买得起古董茶壶,但用那玩意儿未免显得恶俗。开完新闻发布会后我直接回家,老伙计们等着开烧烤派对庆祝呢。当然是素食,懂不懂环保啊……

(……保持莲花坐姿态一段时间,全神贯注于冥想,忘却周遭一切, 清空脑中信息……)

投资人的脑子里才不会是空空如也。他们把乔布斯当成神来膜拜,捧他为“史上最伟大营销专家”。老天在上,史蒂夫确实会营销,他打造的最好产品就是自己。在把他人创意据为己有这件事上,没人及得上他。要知道他当初还认为纯白色的计算机看上去傻里傻气呢,打心眼里他不喜欢给产品名字加上“i”前缀。

这些年负责营运,我习惯了稳重低调。虽然供应链重新布局,降低库存周期,建立苹果专卖店等等都是我的功劳,但比起主导iPod的托尼,或者开发了iOS的斯科特,气势上还是略逊一筹。怎么让投资人相信,我会把苹果的创新基因保持下去?怎么能让他们忽略我没做过产品开发的事实?

我有主意了,下一代iPhone5手机屏幕要扩大到4英寸,iPhone6尺寸再扩大到4.7英寸,然后再来一款5.5英寸的——惊奇来了——iPhone6 plus!是不是很棒?肯定错不了,就像老家阿拉巴马的牛排,越大越好。或者跨界到其他领域……对了应该开发智能手表。当然是叫iWatch,想什么呢……

(……向前屈身到婴儿式停留,试着分开双膝,大脚趾靠近,掌握呼吸节奏,减少心情波动……)

乔布斯的绝招就是让下属们情绪起伏不定,摸不到头脑。颓废时,他灌输希望和可能性;得意时,他分派挫折和不愉快。他把高管们打造成一群超级紧张、魂不守舍的球员,要获得比赛胜利,必须依赖他这个教练的指挥。我同意史蒂夫:没有工作与生活平衡这回事,你的工作就是你的生命

十三年了,史蒂夫重用我却始终没有彻底信任,职权是一步步逐渐放出来的。2004年我当了三个月代理首席执行官,2009年是五个月,今年初开始我又熬了八个月。我能一路撑下来,全靠林肯总统的名言“我随时都做好准备,因为我相信机会随时会降临”。要是这回还不能出头,老天算是瞎眼了。

即使当了首席执行官,史蒂夫恐怕也少不了插手我的工作。当初被扫地出门,是他不愿提的心内伤。东山再起后他变得控制欲极强,对外是专利诉讼,对内是权力独揽。要不是胰脏癌帮忙,他是绝不肯退下来“专心调养”的。怎么去证明自己的决策与他想法一致?怎么才能让他信得过我……

(……身体抬起,手臂伸直,注意腿绷直,膝盖不要弯曲,慢慢地换成下犬式……)

那帮老臣子都是乔布斯的忠犬,他们只服他一个人,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史蒂夫真是高手,当年明知斯科特和托尼互相竞争不对眼,还成心玩厚此薄彼的游戏。他先是偏爱斯科特,然后某天突然故意和托尼热络说话,把斯科特晾在一边。呵呵,当时斯科特的脸上表情,真就像小男孩突然发现圣诞老人只是传说。

我该怎样与元老们和谐相处?我需要与他们和谐相处吗?他们想与我和谐相处吗?已经有人给我制造小麻烦了,不动神色是我的别名,这次也不例外。我心里明镜似的,等时机成熟了再跟他们算账。“君子坦荡荡”是说给怂货和文科生听的。托尼已经离开苹果去研发智能温度计了。我怎么对付斯科特,也许把iOS地图的缺陷都归咎于他?

不少人背后说我“枯燥乏味”,别人对我下错误结论,这不是头一回,也不会是末一回。1996年曾有医师认为我得了多发性硬化症,当时我的人生观都为之改变,后来证实是误诊,只不过扛多了超重行李箱而已。开什么国际玩笑,硬化症的人能做得了这个动作吗……

(……现在是转躯触趾式,上身向左扭转并俯身前倾,右手尽量碰触左脚趾,左臂向后伸直向后扭转……)

很难完全做到,是吧?乔布斯的管理风格就是立下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然后残酷地驱使团队去实现。我记得有人鼓起勇气说iPhone发布六个月内出货做不到,史蒂夫直直地看着他五秒钟,用《沉默的羔羊》里汉尼拔的冰冷语气说“你想搞垮我的公司吗?”我还记得所有订单都按时发出了。

我也喜欢用无声的注视塑造威严,但用南方口音来发号施令,总是缺少史蒂夫那样的狂暴能量。人们都知道2007年iPhone发布会惊动全球,却不知道我们在幕后,心都到嗓子眼了。当时的漏洞太多了,先上浏览器再发邮件就会系统崩溃,视频只能放一段而不是全部,还有那个不可控制的E键……而最后居然一切都顺利完成了!

怎么让员工相信我和乔布斯一样神武,对我的命令言听计从不折不扣呢?所有人都说我过于关注细节。笑话,要是下属对所负责业务细节的掌握还比不上我,那还要他们做什么?我说一句“中国的供货商问题得马上解决”就知道该买机票直飞北京的,才是我真正需要的人……

(……右手撑在大腿上方,左手往上举起,眼睛看向左手指尖,完美的战士式到位了……)

商场就是战场,所以我每天黎明前就起来工作,争取先手。竞争对手们把乔布斯的离开看作天赐良机,认为我是“最弱的一环”。谷歌(微博)会不会大肆推广脑残产品Google Glass?三星会不会更肆无忌惮地入侵手机领域?微软会不会出奇招让印度人做首席执行官来打翻身仗?一票人会不会都以为穿上黑色T恤,戴上无线耳机,背后竖起大屏幕,就能学乔布斯开产品发布会了?会不会有中国人已经这么做了?

该和朋友们交流下了。谢丽尔在脸书干得风生水起,最近到处鼓吹“向前一步”。说得轻巧!扎克伯格就是个毛头小伙,除了耍帅和中国话,这几年什么都没学会。同样是一步,难度系数差远了。杰夫邀请我周末一起去优胜美地骑自行车。他接手通用电气后,曾有很长时间找不到感觉,总觉得老头子韦尔奇在背后盯着他,他的秘方是:焦虑治疗互助小组。我不相信和陌生人倾诉那一套,除了妈妈,谁也不知道我喜爱的冰淇淋口味……

(……仰面平躺,掌心向上,放松全身包括脸部,用挺卧式结束练习……)

像一具尸体一样躺在这儿,让一切都从我身体里飘走。忘却史蒂夫曾赞我为“迄今招来的最好员工”,忘却我的薪酬比思科的埃里森或任何人都高,忘却人们对我是同性恋的猜测。只让一个事实留在脑海中:当登上乔布斯留下的座位那一刻,我彻底地、绝对地、无可挽回地,孤独了。

Namaste!

【版权声明:本专栏所有文章版权归腾讯公司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许可,任何组织、机构或个人不得对本专栏文章实施转载、摘编或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行为,违者腾讯公司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lincelko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库克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