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安迪·格鲁夫:这个偏执狂缔造了硅谷精神

腾讯科技[微博]纪振宇2016年03月22日11:45

[摘要]格鲁夫在英特尔成立的第一天加入,成为了英特尔历史上名副其实的首个雇员。

安迪·格鲁夫:这个偏执狂缔造了硅谷精神

腾讯科技 纪振宇 3月22日硅谷报道

在硅谷的发展史上,安迪·格鲁夫的名字一定不会被错过。

21日,英特尔官方宣布79岁的安迪·格鲁夫去世,享年79岁。

作为英特尔史上的首个雇员,格鲁夫帮助英特尔在最初建立研发和生产中心,在遇到内存芯片危机时,果断做出激进的策略改变:放弃内存芯片生产,专注研发微处理器。现代英特尔就此开始腾飞。

在出任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后,格鲁夫一手缔造了现代英特尔“芯片王国”。在他的带领下,英特尔的市值由40亿美元增长至1970亿美元,成为世界上第七大公司,全球员工总数超过6万名。英特尔公司的大多数营收都再次投入到产品的研发中,包括建造新的制造工厂,用于生产更好、更快的微处理器。在他的影响下,居安思危和创新的理念融入到英特尔的公司文化中。

某种程度上,格鲁夫更是硅谷精神的缔造者,他或许是硅谷历史上第一个最著名的“偏执狂”,那句著名的“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拥有无数的信徒,苹果创始人斯蒂夫• 乔布斯在当年重掌苹果时,就曾表达过将格鲁夫视为“偶像”的崇敬之情。

从二战幸存者到仙童工程师

格鲁夫1936年出生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一个普通犹太家庭。4岁那年,一场险些夺去他生命的猩红热,给他的听力带来了终身性的损害。8岁那年,匈牙利被德国纳粹占领,50万名匈牙利犹太人被关进纳粹集中营。格鲁夫和母亲凭借假身份躲藏在朋友家中,而父亲则被抓从事苦力,直到二战结束后才与家人团聚。

1956年匈牙利革命爆发,20岁的格鲁夫独自一人穿越匈牙利边境进入奥地利,并最终来到美国,在那里,他把名字改成了Andrew S. Grove。

格鲁夫生命中的前20年是动荡不安的,在他的回忆录中,在描述这段岁月时,格鲁夫写道:

“当我20岁时,我已经经历了匈牙利法西斯独裁统治、德国军事占领、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苏联红军对布达佩斯的围攻、战后混乱的民主、被枪炮镇压的人民起义等,许多人被杀害、不计其数的人被关押,其余20万匈牙利人逃离这里去往西方,我是其中的一个。”

踏上美国的土地后,年轻的格鲁夫对学习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他于1960年在纽约城市学院完成了化学工程的学士学位,随后继续赴伯克利大学继续深造并于3年后获得了化学工程的博士学位。

随后,格鲁夫成为仙童半导体公司的研究员,到1967年,他已经成为研发部助理总监。在仙童公司的工作经历,让格鲁夫熟悉了电子回路的研发,并最终促使了1970年代“微计算机革命”的发生。

缔造英特尔“芯片王国”

1968年,仙童半导体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 诺伊斯和古登 摩尔联合创办了英特尔,格鲁夫在英特尔公司成立的第一天加入,成为了英特尔历史上名副其实的首个雇员,他在英特尔的职位是工程总监,负责早期的一些制造相关业务的启动。

英特尔最初从事动态内存芯片的生产,但到了1976年,内存产品市场需求不足、生产供应出现问题以及日本芯片厂商“低价倾销”的冲击等一系列问题暴露出来,使得负责产品的格鲁夫不得不做出一个激进的改变:不再生产动态内存芯片,转而专注研发微处理器。在让IBM的所有个人电脑产品都使用Intel处理器的谈判中,格鲁夫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1979年,在加入英特尔11年后,格鲁夫成为英特尔总裁,8年后,他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官,1997年起,他兼任英特尔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直至2005年退休。

接下来的故事便是我们几乎所有人都熟知的,在格鲁夫的带领下,英特尔成为了芯片业当之无愧的霸主,“Intel Inside”的概念深入人心。英特尔的年收入从成立第一年的2672美元,达到1997年的208亿美元,30年的时间收入翻了近800万倍。

在他担任英特尔首席执行官期间,英特尔的市值由40亿美元增长至1970亿美元,成为世界上第七大公司,全球员工总数超过6万名。英特尔公司的大多数营收都再次投入到产品的研发中,包括建造新的制造工厂,用于生产更好、更快的微处理器。

英特尔的成功印证了格鲁夫的那句经典名言:“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他将“居安思危”、“保持创新”等理念真正植根于英特尔的企业文化中,他要求英特尔的高管要鼓励下级员工尝试新的技术、新的产品、新的销售渠道、新的用户,并随时准备好商业和科技上发生的变化。

格鲁夫愿意倾听员工的声音,鼓励英特尔的每一个人说出他们的想法,英特尔高级副总裁Ron Whittier曾说,英特尔的每一个人都不惧怕与安迪辩论,甚至把和首席执行官辩论总结为是一种“充满建设性的对抗”。

某种程度上,格鲁夫也是硅谷精神的缔造者,英特尔本身便是一个硅谷初创公司成功的经典案例。苹果创始人斯蒂夫·乔布斯在重返苹果担任CEO时,曾公开表达过将格鲁夫视为“偶像”的崇敬,乔布斯身上那种对产品近乎苛刻的要求很难说没有受到格鲁夫的影响。

格鲁夫在回顾其多年的企业管理经验时总结道:“企业就是一个活着的器官,它需要持续褪去皮肤,方法必须要改变,注意力必须要改变,价值必须要改变,这些所有变化的总和便是企业的转变。”

推广:微信搜索关注“好多娱”公众号,聚焦新文娱领域,聊八卦、看趋势。你的娱乐圈,我的科技圈。

安迪·格鲁夫:这个偏执狂缔造了硅谷精神

[责任编辑:jupiterli]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