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马化腾李彦宏贾跃亭对话:忧心公司倒闭反而能做大

腾讯科技[微博]雷建平2016年03月27日11:27

[摘要]马化腾说,未来不是一个往其中的方向发展,而是往生态角度发展。

腾讯科技 雷建平 3月27日报道

腾讯CEO马化腾(微博)百度CEO李彦宏、乐视控股CEO贾跃亭今日在IT领袖峰会上展开对话。

谈及竞争的问题,马化腾称,每个企业的定位、发展方向、领军人、下面的团队、内部的组织结构不同,会造成很多不同形态的多样性产生。

“我更强调生态方式,生态里可以很多元化,有很多企业,这些企业应是越做越小,越做越专业,一直做到最底层,社会分工要越来越细,由不同大中小企业要撑起这个生态的发展。”

马化腾说,自己更想表达的是,未来不是往其中的一个方向发展,而是往生态角度发展,每个企业都会找到自己的一个最能够立足长远的点,而并不是说企业能去帝国化,垄断起来。

贾跃亭说,乐视这种生态型的模式并没有挑战任何人,只不过让人感觉看似乐视与全世界为敌。但恰恰相反,乐视是所有所处的生态产业当中最好的生态合作伙伴。

“我们不在于挑战联想,也不在于挑战BAT,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能创造一个全新的维度,或者更高的维度,而不是跟联想和BAT在同一个维度下竞争。”

贾跃亭指出,乐视应着眼于全球,不仅是停留在中国市场,这是生态经济的第三大特征,是否能够全球化,才能证明你是否真正为全球的用户创造价值,而不仅是为中国用户创造价值。

李彦宏点评说,马化腾讲避免竞争,贾跃亭讲不跟BAT竞争。“感觉这些东西好像有点俗,我觉得不俗,我觉得科技的创新一直在背后有两个非常大的推动力。”

李彦宏说,战争是死亡的威胁,商业的竞争其实也是死亡威胁,如果企业家天天觉得企业不会死,那可能慢慢真的就死,如果天天觉得公司会死,公司反而会越做越大。

马化腾李彦宏贾跃亭对话:忧心公司倒闭反而能做大

以下是马化腾、贾跃亭和李彦宏对话实录(部分):

吴鹰(微博):现在乐视的市值虽然很高,有1000多亿,但是你是高市盈率的情况下拿到的,而且是指数相对比较高的时候停牌了,下个礼拜复牌,不知道能不能跌,当然我不希望它跌。在共享经济的理念下,你的企业凭什么能挑战其它的互联网大佬?

贾跃亭:其实乐视这种生态型的模式并没有挑战任何人,只不过让人感觉看似乐视与全世界为敌。但恰恰相反,乐视是所有我们所处的生态产业当中最好的生态合作伙伴。

乐视的模式,其中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一个开放的闭环,开放的闭环看似是对立的,但其实这种模式下恰恰把原来传统理论下很多看似矛盾对立的事情进行了有利的统一,所以我们叫它生态经济,它有三个特点:价值重构、共享和全球化。

生态经济的特点是能够在不同的物种中间产生跨界化,不断地产生全新的价值。同时不同的物种之间,多物种之间还能有机的协同、共生、共赢、共享,这是我们所理解的生态经济的一些核心的特点。

对BAT来讲,他们是当下中国企业当中最最优秀的互联网企业,联想是IT时代或者是传统IT时代下最优秀的代表,作为一个全新的互联网公司怎么样创造全新的价值?

我们不在于挑战联想,也不在于挑战BAT,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否能创造一个全新的维度,或者更高的维度,而不是跟联想和BAT在同一个维度下竞争。

我觉得我们应着眼于全球,不仅仅是停留在中国市场,这也是生态经济的第三大特征,是否能够全球化,才能证明你是否真正为全球的用户创造价值,而不仅仅是为中国用户创造价值。

今天的主题是共享,这是最近最热的词之一。但是我认为目前的共享还是狭义的共享,更多的是信息和资源的共享,在生态经济下的共享应该是全面的共享,包括能力的共享,包括资本的共享,最后实现价值的共享,这是我们认为不同的地方。

所以如何能够真正实现价值共享,才是创造一个全新模式的核心点。乐视并没有把互联网当做一个产业来做,而是希望真正地把互联网当做一个经济基础来做,用互联网和云这个基础性的平台去变革各个传统产业。

再进一步把原来看似很多不相关的产业融为一体,产生跨界创新,真正产生新价值,变成一个完整的全球化共享生态系统,这是乐视的一些理念,我们希望能够在BAT之外创造一些全新的模式,来给全社会、全行业产生价值。

所以乐视看似有7个子生态,我们涵盖7个产业,看似我们都是竞争对手,但是恰恰相反,我们认为共享当中的一个重要的理念就是价值共享,我们希望乐视所创造的这种全新的生态价值能够和我们所有的竞争对手实现共享,变成真正的一个竞合的关系。

我们已经做了最佳案例,我们作为TCL和酷派的股东,我们相信能给传统产业带来一些质的飞跃,真正地让这些企业从传统的硬件公司升维为互联网生态型公司,这样才能给企业创造更大的价值,最终实现为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所以和BAT不是竞争关系,我们是处在不同的维度之间进行生态共享。

吴鹰:乐视把共赢、共享放在企业的文化里,我们探讨的共享,不是说今天来参加这个论坛临时改的这个主题,我在上次到他们公司学习的时候,就发觉到他们这个想法,共生、共赢、共享。但是你非常谦虚,也不竞争、也不挑战。

但是你讲的时候,无意识中的一个词,你要站在比联想、腾讯、百度、阿里更高的维度,你来降维攻击,就像三维世界的人踩二维世界的蚂蚁是非常容易的,所以你们要小心了。

既然谈到共享,我们可以来想得更宽一点,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共享最简单理解就是这样的。我们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阿里所有的资源突然有一天被马化腾共享了,你能做什么事?能比马云(微博)做得好?马云反正也不在,你放开讲,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马化腾:每年参加IT领袖峰会非常有意思,因为吴鹰从来不跟我们沟通会讲什么,我想这也是举办IT领袖峰会的魅力所在。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还是想先讲几点感想,因为今年有点特别,就是第一个环节和以往不一样,有了更多基础性学科的前沿科技的讨论,所以我在下面听得非常认真,而且也觉得跟以往不同,当然是因为很多的经济学科、很多新科技的出现,让大家感觉科技的春天来了。

在谈我们眼前的比较熟的业务之前,我先谈谈对前面那个环节的一些感想。在做互联网领域之前,我小时候的梦想是要当科学家,但是现在什么是科学家?

科学家在公众中的认知是比较远的,大家更多的还是谈企业家。

我觉得今天来可以让大家更感受到科技的创新,又在大家的视线面前,如何让科学家成为大家眼球的追逐点,成为时尚、成为偶像,我想也是值得大家思考的一个问题。

深圳其实是一个科技创新之城,不仅是我们的市长来自发改委的高新司,马书记更是航天科技领域的专家,在深圳是有得天独厚的环境。

所以我们可以举全市之力畅谈我们的科技,畅谈创新,然后才有了今天这样一个盛会,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我在下面听了之后,也是有很多思考,所以先插这么一段话。

回应吴鹰的比较尖锐的问题,刚才谈到了人工智能等等方面,我觉得他这个问题是一个脑洞大开的问题,我也没有认真想过。

我觉得人类和机器有很大的差异,就是它的个性化和差异化,而且它的变数很多,所以我们在人之上的社会形态,和企业之间的竞合关系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人的演变也是更有意思的。

正因为是每个企业的定位、发展方向、领军人、下面的团队、内部的组织结构不同,会造成很多不同形态的多样性的产生。

一个企业的成长跟它的创始人、跟整个团队的文化和基因是息息相关的,所以很难说一个企业突然间转给另一个企业来运营,我觉得这是不太合理的方法。

我觉得更多的还是要回到这个主题,从共享到分享,应该让更多的企业,包括企业内部的管理团队发挥他的特色,让他们之间能够互相协作,而不是说一个企业在一个很垄断的行业里面发展,我觉得这都是不利的。

所以我更强调的是一种生态的方式,这个生态里面可以很多元化,有很多企业,这些企业应该是越做越小,越做越专业,一直做到最底层,社会的分工要越来越细,由不同的大中小企业要撑起这个生态的发展。

所以我更想表达的是,未来其实不是一个往其中的方向发展的,而是往生态的角度发展,每个企业都会找到自己的一个最能够立足长远的点,而并不是说你能去帝国化,把它垄断起来。

李彦宏:刚才马化腾讲避免竞争,包括贾跃亭讲不跟BAT竞争,感觉这些东西好像有点俗,我觉得不俗,我觉得科技的创新一直在背后有两个非常大的推动力。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我问过很多搞科学的人和搞企业的人,我说你觉得某种巨大的创新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是不是真的就是这个科学家特别理想主义,没有任何其它的力量推动,他就脑洞大开,想到了这个东西?很多人告诉我说是的,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在我看来有两个非常大的推动力量是绝对不可忽视的,一个是战争,比如说怀部长讲的图灵,图灵之所以有那么多创新,其实是因为一战、二战的时候因为战争的威胁,人是惧怕死亡的,在这种情况下,就能特别激发他的创造性,产生很多新的科技。

还有一个就是商业文明,我们今天不能鼓励战争,但是我们可以用商业的力量去推动科技的进步。

好几百年前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不是他一个人有这种好奇心他就发现了占整个地球20%多的陆地的一个新大陆,是他背后有商业力量去支持,他最早去找葡萄牙的国王寻求支持,被拒绝了,后来又找英国国王,被拒绝了,后来又找法国、意大利,全部被拒绝了,最后西班牙决定资助他,这样他才能有那么大的舰队,带着科学家走那么长的时间。

很多的科学的进步,背后是有商业力量推动的。

我们做企业的,其实就是应该想着怎么样用商业的力量来推动科技的进步,而这种竞争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如果没有竞争的话,谁都不会有那么大的劲去天天干。

战争是死亡的威胁,商业的竞争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死亡的威胁,只不过这个死亡是你企业的死亡,你如果天天觉得我这个企业不会死,那你可能慢慢真的就死了,你天天觉得你这个公司会死,你这个公司反而会越做越大。

现在乐视的市值虽然很高,有1000多亿,但是你是高市盈率的情况下拿到的,而且是在指数相对比较高的时候停牌了,下个礼拜复牌,不知道会不会跌,当然我不希望它跌。在共享经济的理念下,你的企业凭什么能挑战其它的互联网大佬?

贾跃亭:其实乐视这种生态型的模式并没有挑战任何人,只不过让人感觉乐视似乎与全世界为敌。但恰恰相反,乐视是我们所处的生态产业中最好的生态合作伙伴。乐视的模式,其中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一个开放的闭环,开放的闭环看似是对立的,但其实这种模式恰恰把原来传统理论下很多看似矛盾对立的事情进行了有利的统一,所以我们叫它生态经济,它有三个特点:价值重构、共享和全球化。生态经济的特点是能够在不同的物种中间产生跨界化,不断地产生全新的价值。同时不同的物种之间,多物种之间还能有机的协同、共生、共赢、共享,这是我们所理解的生态经济的一些核心的特点。

说道BAT,他们是当下中国企业当中最最优秀的互联网企业,联想是IT时代或者是传统IT时代下最优秀的代表,作为一个全新的互联网公司怎么样创造全新的价值?我们不挑战联想,也不挑战BAT,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能创造一个全新的维度,或者更高的维度,而不是跟联想和BAT在同一个维度下竞争。我觉得我们应该着眼于全球,而不仅仅是停留在中国市场,这也是生态经济的第三大特征,是否能够全球化,才能证明你是否真正为全球的用户创造价值,而不仅仅是为中国用户创造价值。

今天的主题是共享,这是最近最热的词之一。但是我认为目前的共享还是狭义的共享,更多的是信息和资源的共享,在生态经济下的共享应该是全面的共享,包括能力的共享,包括资本的共享,最后实现价值的共享,这是我们认为不同的地方。所以如何能够真正实现价值共享,才是创造一个全新模式的核心点。乐视并没有把互联网当做一个产业来做,而是希望真正地把互联网当做一个经济基础来做,用互联网和云这个基础性的平台去变革各个传统产业。

再进一步把原来看似很多不相关的产业融为一体,产生跨界创新,真正产生新价值,变成一个完整的全球化共享生态系统,这是乐视的一些理念,我们希望能够在BAT之外创造一些全新的模式,来给全社会、全行业产生价值。所以乐视看似有7个子生态,我们涵盖7个产业,看似我们都是竞争对手,但是恰恰相反,我们认为共享当中的一个重要的理念就是价值共享,我们希望乐视所创造的这种全新的生态价值能够和我们所有的竞争对手实现共享,变成真正的一个竞合的关系。我们已经做了最佳案例,我们作为TCL和酷派的股东,我们相信能给传统产业带来一些质的飞跃,真正地让这些企业从传统的硬件公司升维为互联网生态型公司,这样才能给企业创造更大的价值,最终实现为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所以和BAT不是竞争关系,我们是处在不同的维度之间进行生态共享。

主持人:谢谢贾总。乐视把共赢、共享放在企业的文化里,我们探讨的共享,不是说今天来参加这个论坛临时改的这个主题,我在上次到他们公司学习的时候,就发觉到他们这个想法,共生、共赢、共享。但是你非常谦虚,也不竞争、也不挑战,但是你讲的时候,无意识中的一个词,你要站在比联想、腾讯、百度、阿里更高的维度,你来降维攻击,就像三维世界的人踩二维世界的蚂蚁是非常容易的,所以你们要小心了。

既然谈到共享,我们可以来想得更宽一点,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共享最简单理解就是这样的。我们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阿里所有的资源突然有一天被马化腾共享了,你能做什么事?能比马云做得好?马云反正也不在,你放开讲,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马化腾:每年参加IT领袖峰会非常有意思,因为吴鹰从来不跟我们沟通会讲什么,我想这也是举办IT领袖峰会的魅力所在。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还是想先讲几点感想,因为今年有点特别,就是第一个环节和以往不一样,有了更多基础性学科的前沿科技的讨论,所以我在下面听得非常认真,而且也觉得跟以往不同,当然是因为很多的经济学科、很多新科技的出现,让大家感觉科技的春天来了。

在谈我们眼前比较熟的业务之前,我先谈谈对前面那个环节的一些感想。在做互联网之前,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科学家,但是现在什么是科学家?科学家在公众中的认知是比较远的,大家更多的还是谈企业家。我觉得今天来可以让大家感受到科技的创新,又在大家的视线面前,如何让科学家成为大家眼球的追逐点,成为时尚、成为偶像,我想也是值得大家思考的一个问题。

深圳其实是一个科技创新之城,不仅是我们的市长来自发改委的高新司,马书记更是航天科技领域的专家,在深圳有得天独厚的环境,所以我们可以举全市之力畅谈我们的科技,畅谈创新,然后才有了今天这样一个盛会,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我在下面听了之后,也是有很多思考,所以先插这么一段话。

回应吴鹰的比较尖锐的问题,刚才谈到了人工智能等等方面,我觉得他这个问题是一个脑洞大开的问题,我也没有认真想过。我觉得人类和机器有很大的差异,就是它的个性化和差异化,而且它的变数很多,所以我们在人之上的社会形态,和企业之间的竞合关系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人的演变也是更有意思的。正因为是每个企业的定位、发展方向、领军人、下面的团队、内部的组织结构不同,会造成很多不同形态的多样性的产生。

一个企业的成长跟它的创始人、跟整个团队的文化和基因是息息相关的,所以很难说一个企业突然间转给另一个企业来运营,我觉得这是不太合理的方法,我觉得更多的还是要回到这个主题,从共享到分享,应该让更多的企业,包括企业内部的管理团队发挥他的特色,让他们之间能够互相协作,而不是说一个企业在一个很垄断的行业里面发展,我觉得这都是不利的。

所以我更强调的是一种生态的方式,这个生态里面可以很多元化,有很多企业,这些企业应该是越做越小,越做越专业,一直做到最底层,社会的分工要越来越细,由不同的大中小企业撑起这个生态的发展。所以我更想表达的是,未来其实不是往其中的一个方向发展,而是往生态的角度发展,每个企业都会找到自己的一个最能够立足的长远的点,而并不是说你能去帝国化,把它垄断起来。

李彦宏:刚才马化腾讲避免竞争,包括贾跃亭讲不跟BAT竞争,感觉这些东西好像有点俗,我觉得不俗,我觉得科技的创新一直在背后有两个非常大的推动力,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我问过很多搞科学的人和搞企业的人,我说你觉得某种巨大的创新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是不是真的就是这个科学家特别理想主义,没有任何其它的力量推动,他就脑洞大开,想到了这个东西?很多人告诉我说是的,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在我看来有两个非常大的推动力量是绝对不可忽视的,一个是战争,比如说怀部长讲的图灵,图灵之所以有那么多创新,其实是因为一战、二战的时候因为战争的威胁,人是惧怕死亡的,在这种情况下,就能特别激发他的创造性,产生很多新的科技。

还有一个就是商业文明,我们今天不能鼓励战争,但是我们可以用商业的力量去推动科技的进步。好几百年前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不是他一个人有这种好奇心,他就发现了占整个地球20%多的陆地的一个新大陆,是他背后有商业力量去支持,他最早去找葡萄牙的国王寻求支持,被拒绝了,后来又找英国国王,又被拒绝了,后来又找法国、意大利,全部被拒绝了,最后西班牙决定资助他,这样他才能有那么大的舰队,带着科学家走那么长的时间。

很多的科学的进步,背后是有商业力量推动的。我们做企业的,其实就是应该想着怎么样用商业的力量来推动科技的进步,而这种竞争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如果没有竞争的话,谁都不会有那么大的劲去天天干。战争是死亡的威胁,商业的竞争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死亡的威胁,只不过这个死亡是你企业的死亡,你如果天天觉得我这个企业不会死,那你可能慢慢真的就死了,你天天觉得你这个公司会死,你这个公司反而会越做越大。

[责任编辑:yvetteduan]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