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马化腾李彦宏贾跃亭对话:BAT三座大山是“盆景”

腾讯科技[微博]雷建平2016年03月27日11:38

[摘要]贾跃亭说,在中国大家都说BAT三座大山笼罩了整个互联网。

马化腾李彦宏贾跃亭对话:BAT三座大山是“盆景”

腾讯 雷建平 3月27日报道

腾讯CEO马化腾(微博)百度CEO李彦宏、乐视控股CEO贾跃亭、联想集团CEO杨元庆今日在IT领袖峰会上展开对话。

谈及未来的竞合关系时,李彦宏称,自己和马化腾可以很好的合作,但是不能合并。虽然腾讯和百度的企业文化比较类似,这么大体量的公司若合并,风险会非常大。

李彦宏说:“我们首先得商量好,我干什么,你干什么,谁的优势是什么,怎么发挥出来,这是第一个要考虑的问题。第二个考虑的问题,我们不能被拉到他们擅长的领域去打仗。”

贾跃亭说,乐视和百度、腾讯在内容层面存在竞争,乐视是以一敌三,压力山大。视频领域烧了无数的钱,最后全部死掉了,真正剩下的只有BAT,再加一个能够侥幸苟活的乐视。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为什么乐视能够独活呢?”贾跃亭说,在中国大家都说BAT三座大山笼罩了整个互联网,导致很多真正创新型的互联网企业暗无天日,大家看不到未来。

李彦宏马上插话说:“这三座大山都是盆景,别太当真。”

贾跃亭进一步指出,下一代的移动互联网应该是要打破各种边界的,打破组织的边界,最后实现打破企业的边界。所有的黑盒子被打破,所有企业实现无缝的对接。

“所以乐视如果和联想融合在一起,我们将会在真正的入口上和BAT有一定的抗衡可能。”

杨元庆说,很同意贾跃亭说的要打破边界,打破边界意味着有更多的创新空间,可能会形成更多的有利竞争。

“但是我觉得一个企业毕竟还是要有一定的边界,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

杨元庆指出,“如果一个企业试图软硬通吃,上下游通吃,这个企业到最后,我觉得一定是非常难成功的。所以把自己的边界看清楚,就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你是做什么的。”

以下是马化腾、李彦宏、贾跃亭对话实录:

主持人:李彦宏讲的这一点我是很赞同的,这跟我下一步要做的一件事是非常有关系的,一个是战争,一个是好奇心,这是人类创新很大的动因,但是我们不能随便制造战争,但是我认为我们在座的人都很有幸能看到人工智能的发展和机械控制的发展,看到将来的战争可能一个人都不会死,一个国家派一个机器人的团去打,输的国家就投降,因为你最强的军队是你的机器人,你打不过它,你用你最高力量的机器人打完了,这样避免人类死亡。

我要回应一下马化腾的问题,我问这个问题其实有一个深的含义,就是说阿里有巨大的资源,这个资源能不能共享,你变成它的CEO,你做什么能够贡献出来给大家。

再回到李彦宏提的这个问题,创新有没有可能造成战争或者死亡的机会,主办方好像知道我想要做什么,我真的没跟他们沟通,今天的座位正好是元庆和跃亭挨着,马化腾和李彦宏挨着。假设贾跃亭和杨元庆你们俩合作,来探讨李彦宏和马化腾。在企业未来的发展上,你们俩各自说一说,你们俩如果合作了,是不是对他们的挑战,比你们单独作战更有竞争力?

因为他们俩有他们的优势,他们是巨大的平台,但是他们缺硬件,而我们的生活离不开硬件,刚才元庆说了,你们的大型制造是一套很复杂的事情,他们不具备这个能力,我想先让元庆说,然后马化腾说,你们怎么回应他们对你们的竞争,然后贾跃亭说,之后李彦宏来回应。

杨元庆:我的回答恐怕会让你失望,我觉得我跟台上三位的公司都有很好的合作的机会,当然如果主持人非得让我拉郎配的话,我们当然也很愿意跟乐视合作。其实联想把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智能设备服务的公司。

主持人:你们两家企业之间的资源共享再跟他们竞争。

杨元庆:在去年的这个会上,我也已经谈到过,实际上我们如果只是卖设备,我们其实不拥有客户,我们跟客户的接触点是非常少的,只有在买卖的时候、维修的时候,或者是他再次购买,或者是买选配件的时候,才有机会去和用户接触。

所以从本质上,我们是一个产品导向的公司。未来当然我们希望是一个客户导向的公司,如果是客户导向的公司,肯定要跟客户有更密切的联系,不是年活跃用户,我们希望是月活跃用户,甚至是日活跃用户。

什么东西能够黏住用户?除了对电脑的维护、管理,这是其中之一以外,更多的是用户怎么用我们的产品,玩游戏、看电影、搜索、社交,这些全是用户使用你的设备时,他最根本的用途,只有用了这些应用,才能让这个用户更黏住你。所以我们未来非常愿意和所有生态内的厂商合作。当然,一方面我们帮着你们推广一些应用和服务,另外一方面,你们也别把用户完全劫持,用户的信息分享也好、共享也好,这个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可以使得我们知道我们下面再做设备的时候,怎么改进,还有什么样更多的向用户销售智能设备的机会、销售选配件的机会,怎么样让我们提供服务内容和应用的通道使用户更加喜欢。

主持人:元庆还是比较含蓄,可能你们之间也有合作,不过我的问题只是假设,你不用太紧张。

马化腾你谈一下你的观点,你认为他们两个不屑一击,还是这种假设很荒唐?如果他们合作跟你们竞争,你们有什么优势?

马化腾:这个话题其实是硬件和软件的竞争,杨元庆和贾跃亭是偏向硬件一点的,我们是偏向软件的。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硬件终端的发展,对互联网的形态,包括互联网的服务和内容都有很大的变化,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其实都是跟终端的变化是息息相关的。

比如说智能手机兴起之后,如果我们不改变的话,对所有的互联网公司来说,都是一种恶梦般的状态,我们不做改变,处境也会非常危险。从这个角度来讲,硬件终端的能力还是相当强的。

我们现在看到有两个流派,一个是苹果,它是紧缩型的,包括昨天有会员也提到,包括娱乐产业的Xbox,它也是硬件、软件和服务统一的,这时候硬件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另外一个流派是谷歌(微博)的安卓操作系统,我们更多的是看到软件与硬件厂商分化,这样软件和服务又变成一个主导。所以到底是店大欺客还是客大欺店,其实是一种动态平衡,这个产业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一切都在变化之中,你没有办法说硬往哪里发展,这是一种博弈,如果那边大了,这边有一些合纵连横,也会有一些变化,跟你进行对抗。我觉得没有一个永恒的绝对的答案,还是要看大家各自的优势。确实这两种生态都有它的成功之道,不是说一种一定强过另外一种,消费者也希望有更多的选择,而不是唯一的选择。

李彦宏:我在考虑两个问题,第一是我跟马化腾得很好地合作,但是不能合并。虽然腾讯和百度的企业文化比较类似,但是这么大体量的公司合并的话,风险还是非常大的,我们首先得商量好,我干什么,你干什么,谁的优势是什么,怎么发挥出来,这是第一个要考虑的问题。第二个考虑的问题,我们不能被拉到他们擅长的领域去打仗。刚才马化腾讲我们擅长软的东西、服务的东西,他们可能比较擅长硬的,或者说软硬件一体化的这种东西,如果哪天我自己一冲动说,我们也要做一个硬件的东西,这个东西可能就比较危险了,那就玩他们擅长的游戏了,那就不行。所以我觉得要打胜这一仗,最最关键的还是要脑子清楚,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别人擅长干什么,不擅长干什么。

主持人:贾跃亭你是哪年生的?

贾跃亭:1973年。

主持人:你最年轻,我把你放在最后,你来讲讲你的观点。

贾跃亭:如果非要有这么两个挑战的阵营,要分出一个胜负的话,我觉得这还是竞争的思维。刚才三位都讲得非常好,从联想、IT领域来讲,它是一个竞合的关系,而不存在直接的竞争。

乐视除了硬件之外,也有大量的软件系统,同时也有互联网,也有内容,它是四位一体的。的确在互联网的维度,在内容的层面,我们和百度、腾讯都是有一定的竞争关系,比方在视频软件方面,我们说乐视是以一敌三,压力山大。

视频领域烧了无数的钱,最后全部死掉了,真正剩下的只有BAT,再加一个能够侥幸苟活的乐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为什么乐视能够独活呢?在中国大家都说BAT三座大山笼罩了整个互联网,导致很多真正创新型的互联网企业暗无天日,大家看不到未来。

李彦宏:这三座大山都是盆景,别太当真。

贾跃亭:无数个互联网创新公司从它诞生开始就只有三种命运,第一,要么被BAT迅速复制你的模式至死,第二,要么直接被并购,第三,被参股,也算被皈依了。但是在这种局面下,到底未来应该走向哪里?我们认为真正的创新其实是破界,必须打破原有的格局,才有可能进入下一个阶段。

从这个角度讲,到底下一个阶段是什么?我认为不是传统互联网的模式,传统互联网的方式已经走到巅峰了,BAT都已经到了巅峰,但是下一代,到底我们年轻的创业者和中小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的未来怎么办?其实和大的时代背景密切相关。下一个时代,我们认为互联网要由一个垂直的产业变成一个横向的经济基础,更好地连接各方,这也就是互联网+,它是形成更好的互联网的生态,这是能够真正产品化学反应的。互联网通过和智能终端的结合,然后再和内容结合,再和服务结合,就有可能会创造全新的经济形态出来,会创造全新的用户价值出来。

所以如果乐视和联想结合,最强的硬件公司,再加上我们有一定的软件能力,加上我们的横跨7个产业,通过我们的UI系统,可以很好地把我们的产业大同,变成一件事,服务同一个用户,再通过纵贯生态,通过我们的应用彻底把产业大同,真正把产业链当中最核心的要素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代表未来的核心要素,打破组织的边界。

原来为什么很多巨头都轰然倒塌?我觉得他们就是死于专注,因为他只是专注在自己的一个领域内部或环节内,所有的创新仅仅只是改良性的创新,当变革这个大潮来临的时候,恰恰原来所有的竞争优势都变得不重要了,恰恰有可能反而成为很大的一个劣势。

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产生颠覆性的创新。而颠覆性的创新恰恰都在于领域与领域之间,或者企业与企业之间,杨总应该非常清楚,原来的IT产业专业分工非常明确,硬件、软件、互联网应用、平台,大家都是分开的,微软开放给联想的API接口非常少,当你想做一个非常大的变动的时候,微软会跟你说no,所以你只能妥协,你的硬件去适应他的软件,反过来也是,他的软件得适应你的硬件,这就是苹果的封闭的闭环为什么那么成功的原因,但是苹果也到巅峰了,当然一攻击苹果,就会遭受无数果粉的攻击,认为你们有病,只是为了制造噱头。

但是恰恰相反,下一代的移动互联网应该是要打破各种边界的,打破组织的边界,最后实现打破企业的边界,最后所有的黑盒子打破,所有企业实现无缝的对接,所以乐视如果和联想融合在一起,我们将会在真正的入口上和BAT有一定的抗衡的可能。

现在在争夺用户的入口和争夺用户的时间,入口分为四个维度,第一是应用入口,第二是平台入口,BAT都是平台入口,第一代互联网是平台时代,平台控制了一切,第三个是操作系统,可以看到IT时代下的微软到移动时代下的IOS和安卓,第四个维度是真正的终端维度,终端是和用户24小时在一起的,微信已经占用了大家大量的时间,但是它是对终端的占用,如果在最高的维度,智能终端方面我们两家走在一起,再和平台入口、应用入口进行竞争,有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竞争。

杨元庆:我很同意贾跃亭说的要打破边界,打破边界意味着有更多的创新空间,可能会形成更多的有利竞争。但是我觉得一个企业毕竟还是要有一定的边界,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如果一个企业试图软硬通吃,上下游通吃的话,这个企业到最后,我觉得一定是非常难成功的。所以把自己的边界看清楚,就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你是做什么的。

比如说我刚才讲,我的位置最好,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跟百度去竞争做搜索引擎,跟腾讯去竞争做社交,跟乐视去竞争做内容。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苹果在垂直整合上的确非常成功,但是说到底,它不是一个应用或者是内容的运营商,只是在最近它在设备数量、用户的数量发展上遇到了瓶颈,才开始注重在设备上做叠加的这些应用的收入,对它来说说是一个附加的价值。

所以在这些方面,我觉得企业之间的融合或者配合就显得愈加重要。你是做硬件的,肯定需要做服务和做软件的公司配合,给你的用户提供最满意的服务、提供最好的内容。所以在这些方面,如果乐视把你最强的和我最强的组合起来,我相信肯定会更加有竞争力,而且不仅仅是在中国有竞争力,我们在海外也有竞争力,但是如果你更多的地方是跟我竞争的话,我可能就要考虑更多的和百度、腾讯去做了。

[责任编辑:yvetteduan]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