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IT业界 > 正文

联想乐视将合并对抗BAT?听听杨元庆贾跃亭怎么说

腾讯科技[微博]王潘2016年03月27日11:48

[摘要]贾跃亭认为,要是乐视和联想在一起,将有与BAT一战的实力。杨元庆则表示,联想更愿意跟BAT合作。

腾讯科技讯(王潘)3月27日,2016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召开。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席吴鹰(微博)作为主持人,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微博)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乐视董事长贾跃亭作为对话嘉宾,进行了主题为“IT创新与共享经济”的高端对话。

在会议现场,杨元庆挑战了主持人吴鹰用的“共享经济”的说法,坚持用“分享经济”,吴鹰回击说,“共享经济”已经写入了第十八届五中全会的报告。

随后,吴鹰提问说,假设联想和乐视合作,能否打败BAT?贾跃亭认为,要是乐视和联想在一起,将有与BAT一战的实力。

“我很同意贾跃亭说的要打破边界,打破边界意味着有更多的创新空间,可能会形成更多的有利竞争。”杨元庆话锋一转,“但是我觉得一个企业毕竟还是要有一定的边界,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如果一个企业试图软硬通吃,上下游通吃的话,这个企业到最后,我觉得一定是非常难成功的。”

很快,杨元庆开始“倒戈”,不再与贾跃亭一个阵营,他表示,乐视可能跟联想有诸多竞争,联想更愿意跟BAT合作。

“如果乐视把你最强的和我最强的组合起来,我相信肯定会更加有竞争力,而且不仅仅是在中国有竞争力,我们在海外也有竞争力,但是如果你更多的地方是跟我竞争的话,我可能就要考虑更多的和百度、腾讯去做了。”杨元庆说。

坐在最左边的李彦宏看不下去了,立马插话说:“我感觉我们的胜算已经越来越大了,他们已经开始内斗了,一个在讲模式、平台、入口,另外一个在讲边界还是得划分清楚,我是我的,你是你的。”

吴鹰再次提问说,联想已经是一家国际化的公司,乐视要是一开始就去全球化,往国外走,跟联想做深入的合作,两家公司的胜算更大。

贾跃亭表示赞同。“未来打破边界的难度会变得很大,所以在全球化中间,恰恰是和共享密不可分的,怎么整合全球的生态资源,为用户提供价值,这是中国企业是否能够在全球化成功的一个关键要素。第一代做互联网做全球化确实很难,但是下一代恰恰是中国的时代来临,所以我们和联想合作,真有可能创造一些不可能。”

听到这话,杨元庆竟然又开始态度180度大反转,连连向贾跃亭示好,并表示要是乐视与联想合作,二者各司其职,把自己的优势、竞争力发展到最好,减少内耗,双方一定能够战胜BAT,至少在国际化方面超越他们。

“我们不一定合并,但我们可以很好的合作。我认为非常有可能,我觉得这取决于贾总的智慧。”杨元庆说。

果然,没有永恒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最后,会议结束时,马化腾、李彦宏、杨元庆和主持人正要离开,贾跃亭跑上前去抢过话筒,说乐视在下月14日有个重磅的活动,诚挚邀请四位参加。马化腾、李彦宏和吴鹰接过邀请函一脸尴尬,杨元庆微笑相迎,主动向前迈出了两步。

联想和乐视合并?听听杨元庆贾跃亭怎么说的

以下是本轮对话部分实录:

主持人:今天的座位正好是元庆和跃亭挨着,马化腾和李彦宏挨着。假设贾跃亭和杨元庆你们俩合作,来探讨李彦宏和马化腾,在后面的企业的发展上,你们俩各自说一说,你们俩如果合作了,是不是对他们的挑战,比你们单独作战更有竞争力?因为他们俩有他们的优势,他们是巨大的平台,但是他们缺硬件,而我们的生活离不开硬件,刚才元庆说了,你们的大型制造是一套很复杂的事情,他们不具备这个能力,我想先让元庆说,然后马化腾说,你们怎么回应他们对你们的竞争,然后贾跃亭说,之后李彦宏来回应。

杨元庆:我的回答恐怕会让你失望,我觉得我跟台上三位的公司都有很好的合作的机会,当然如果主持人非得让我拉郎配的话,我们当然也很愿意跟乐视合作。其实联想把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智能设备服务的公司。

主持人:你们两家企业之间的资源共享再跟他们竞争。

杨元庆:在去年的这个会上,我也已经谈到过,实际上我们如果只是卖设备,我们其实不拥有客户,我们跟客户的接触点是非常少的,只有在买卖的时候、维修的时候,或者是他再次购买,或者是买选配件的时候,才有机会去和用户接触。所以从本质上,我们是一个产品导向的公司。

未来当然我们希望是一个客户导向的公司,如果是客户导向的公司,肯定要跟客户有更密切的联系,你不是年活跃用户,我们希望是月活跃用户,甚至是日活跃用户。什么东西能够黏住用户?除了对电脑的维护、管理,这是其中之一以外,用户更多的是怎么用我们的产品,玩游戏、看电影、搜索、社交,这些全是用户使用你的设备的时候,他最根本的用途,只有用了这些应用,才能让这个用户更黏住你。

我们未来非常愿意和所有的生态内的厂商合作。当然,一方面我们帮着你们推广一些应用和服务,另外一方面,你们也别把用户完全给我们劫持,用户的信息分享也好、共享也好,这个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可以使得我们知道我们下面再做设备的时候,我们怎么改进,还有什么样更多的向用户销售智能设备的机会、销售选配件的机会,怎么样让我们提供服务内容和应用的通道使用户更加喜欢。

主持人:元庆还是比较含蓄,可能你们之间也有合作,不过我的问题只是假设,你不用太紧张。贾跃亭你是哪年生的?

贾跃亭:1973年。

主持人:你最年轻,你来讲讲你的观点。

贾跃亭:如果非要有这么两个挑战的阵营,要分出一个胜负的话,我觉得这还是竞争的思维。刚才三位都讲得非常好,从联想、IT领域来讲,它是一个竞合的关系,而不存在直接的竞争。乐视除了硬件之外,也有大量的软件系统,同时也有互联网,也有内容,它是四位一体的。的确在互联网的维度,在内容的层面,我们和百度、腾讯都是有一定的竞争关系,比方在视频软件方面,我们说乐视是以一敌三,压力山大。视频领域烧了无数的钱,最后全部死掉了,真正剩下的只有BAT,再加一个能够侥幸苟活的乐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为什么乐视能够独活呢?在中国大家都说BAT三座大山笼罩了整个互联网,导致很多真正创新型的互联网企业暗无天日,大家看不到未来。

李彦宏:这三座大山都是盆景,别太当真。

贾跃亭:无数个互联网创新公司从它诞生开始就只有三种命运,第一,要么被BAT迅速复制你的模式打死,第二,要么直接被并购,第三,被参股,也算被皈依了。但是在这种局面下,到底未来应该走向哪里?

我们认为真正的创新其实是破界,必须打破原有的格局,才有可能进入下一个阶段。从这个角度讲,到底下一个阶段是什么?我认为不是传统互联网的模式,传统互联网的方式已经走到巅峰了,BAT都已经到了巅峰,但是下一代,到底我们年轻的创业者和中小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的未来怎么办?其实和大的时代背景密切相关。

下一个时代,我们认为互联网要由一个垂直的产业变成一个横向的经济基础,更好地连接各方,这也就是互联网+,它是形成更好的互联网的生态,这是能够真正产品化学反应的。互联网通过和智能终端的结合,然后再和内容结合,再和服务结合,就有可能会创造全新的经济形态出来,会创造全新的用户价值出来。

所以如果乐视和联想结合,最强的硬件公司,再加上我们有一定的软件能力,加上我们的横跨7个产业,通过我们的UI系统,可以很好地把我们的产业大同,变成一件事,服务同一个用户,再通过纵贯生态,通过我们的应用彻底把产业大同,真正把产业链当中最核心的要素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代表未来的核心要素,打破组织的边界。原来为什么很多巨头都轰然倒塌?

我觉得他们就是死于专注,因为他只是专注在自己的一个领域内部或环节内,所有的创新仅仅只是改良性的创新,当变革这个大潮来临的时候,恰恰原来所有的竞争优势都变得不重要了,恰恰有可能反而成为很大的一个劣势。

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产生颠覆性的创新。而颠覆性的创新恰恰都在于领域与领域之间,或者企业与企业之间,杨总应该非常清楚,原来的IT产业专业分工非常明确,硬件、软件、互联网应用、平台,大家都是分开的,微软开放给联想的API接口非常少,当你想做一个非常大的变动的时候,微软会跟你说no,所以你只能妥协。你的硬件去适应他的软件,反过来也是,他的软件得适应你的硬件,这就是苹果的封闭的闭环为什么那么成功的原因,但是苹果也到巅峰了,当然一攻击苹果,就会遭受无数果粉的攻击,认为你们有病,只是为了制造噱头。

但是恰恰相反,下一代的移动互联网应该是要打破各种边界的,打破组织的边界,最后实现打破企业的边界,最后所有的黑盒子打破,所有企业实现无缝的对接,所以乐视如果和联想融合在一起,我们将会在真正的入口上和BAT有一定的抗衡的可能。

现在在争夺用户的入口和争夺用户的时间,入口分为四个维度,第一是应用入口,第二是平台入口,BAT都是平台入口,第一代互联网是平台时代,平台控制了一切,第三个是操作系统,可以看到IT时代下的微软到移动时代下的IOS和安卓,第四个维度是真正的终端维度,终端是和用户24小时在一起的,微信已经占用了大家大量的时间,但是它是对终端的占用,如果在最高的维度,智能终端方面我们两家走在一起,再和平台入口、应用入口进行竞争,有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竞争。

杨元庆:我很同意贾跃亭说的要打破边界,打破边界意味着有更多的创新空间,可能会形成更多的有利竞争。

但是我觉得一个企业毕竟还是要有一定的边界,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如果一个企业试图软硬通吃,上下游通吃的话,这个企业到最后,我觉得一定是非常难成功的。所以把自己的边界看清楚,就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你是做什么的。

比如说我刚才讲,我的位置最好,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跟百度去竞争做搜索引擎,跟腾讯去竞争做社交,跟乐视去竞争做内容。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苹果在垂直整合上的确非常成功,但是说到底,它不是一个应用或者是内容的运营商,只是在最近它在设备数量、用户的数量发展上遇到了瓶颈,才开始注重在设备上做叠加的这些应用的收入,对它来说说是一个附加的价值,所以在这些方面,我觉得企业之间的融合或者配合就显得愈加重要。

你是做硬件的,肯定需要做服务和做软件的公司配合,给你的用户提供最满意的服务、提供最好的内容。所以在这些方面,如果乐视把你最强的和我最强的组合起来,我相信肯定会更加有竞争力,而且不仅仅是在中国有竞争力,我们在海外也有竞争力。

但是如果你更多的地方是跟我竞争的话,我可能就要考虑更多的和百度、腾讯去做了。

李彦宏:我感觉我们的胜算已经越来越大了,他们已经“内斗”了,一个在讲模式、平台、入口,另外一个在讲边界还是得划分清楚,我是我的,你是你的。

主持人:其实我个人觉得贾杨的结合,我觉得是有蛮大的优势,元庆他们现在已经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了,在李彦宏和马化腾的收入里,在中国以外的收入毕竟还是占得很少的,但是你去推动的时候,也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贾跃亭的乐视作为一个相对比较小的公司,你从一开始就去全球化,往国外走,跟人家合作,有很多的合作、共享的概念,你们俩结合,在这方面我觉得可能胜算真的会更大一些。

杨元庆:我刚才讲了,我觉得很有机会,但是这取决于贾总的智慧。

贾跃亭:苹果成功于闭环,但是下一个时代阻碍它的就是它的封闭了,如果能够真正地把开放和闭环这两者看似对立的矛盾体能够有机的统一,它将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所以乐视除了闭环之外,我们非常重要的就是开放。

今年乐视的核心战略,第一战略是全球化,就像刚才吴总讲的,乐视还是一个很小的创业公司,就有这种堂吉诃德的想法,这是天方夜谭的,其实国内的市场我们才刚刚开始而已,而乐视的资源又极度短缺,就打国内的仗都已经精疲力尽,有可能会崩溃,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又做全球化,是疯了吗?但是其实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乐视习惯用未来定义未来,我们不是用现在定义未来,乐视习惯于忘掉自我,忘掉现在,我们只需要考虑全球下一代用户需要什么,下一代的用户价值到底在哪里。

我们一直呼吁一件事,中国的互联网消费电子的融合,与文化的融合,这类的企业将会在全球范围内战胜欧美任何企业,在未来10年是巨大的对中国企业历史性的机遇。过去的20年中国是内生发展,我认为未来应该是中国的互联网消费电子融合之后走向全球,这一块中国比美国更容易,美国的产业壁垒很强,所以美国的破界很难,虽然是市场化的市场,但是由于过早的发展起来了,所以打破边界的难度会变得很大.

在全球化中间,恰恰是和共享密不可分的,怎么整合全球的生态资源,为用户提供价值,这是中国企业是否能够在全球化成功的一个关键要素。第一代做互联网做全球化确实很难,但是下一代恰恰是中国的时代来临,所以我们和联想合作,真有可能创造一些不可能。

杨元庆:我觉得吴鹰说得很对,联想今天的收入70%在海外,30%在国内,我们的员工恰好反过来,70%在国内,30%在海外,其实我们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个先锋,也是做得比较好的。其实我们的生产制造在中国,我们的研究开发大多数也在中国,所以实际上我们是在中国创造和中国制造这一块赚外国人的钱,而且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业务布局,使得我们在全球的运营方面很顺,而且有全球的品牌和全球的销售和市场渠道,在这些方面完全可以助贾总的理想的实现。

一个是全球化的实现,第二个是把中国的文化、中国的生态带向全球的实现,但是一定要很好地配合,我们不一定合并,但是我们一定要很好地配合,大家各司其职,把自己的优势、竞争力发展到最高、最好,减少内耗,我们一定能够赢他们,至少在国际化方面赢。

主持人:到最后的画面,我发现元庆的变化,他已经被贾跃亭的一些讲话打动,刚开始他说没有合并的可能,他跟马化腾、李彦宏他们都有合作,最后又主动示好,可以和乐视有更多的合作。

以下是本轮对话部分实录:

主持人:今天的座位正好是元庆和跃亭挨着,马化腾和李彦宏挨着。假设贾跃亭和杨元庆你们俩合作,来探讨李彦宏和马化腾,在后面的企业的发展上,你们俩各自说一说,你们俩如果合作了,是不是对他们的挑战,比你们单独作战更有竞争力?因为他们俩有他们的优势,他们是巨大的平台,但是他们缺硬件,而我们的生活离不开硬件,刚才元庆说了,你们的大型制造是一套很复杂的事情,他们不具备这个能力,我想先让元庆说,然后马化腾说,你们怎么回应他们对你们的竞争,然后贾跃亭说,之后李彦宏来回应。

杨元庆:我的回答恐怕会让你失望,我觉得我跟台上三位的公司都有很好的合作的机会,当然如果主持人非得让我拉郎配的话,我们当然也很愿意跟乐视合作。其实联想把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智能设备服务的公司。

主持人:你们两家企业之间的资源共享再跟他们竞争。

杨元庆:在去年的这个会上,我也已经谈到过,实际上我们如果只是卖设备,我们其实不拥有客户,我们跟客户的接触点是非常少的,只有在买卖的时候、维修的时候,或者是他再次购买,或者是买选配件的时候,才有机会去和用户接触。所以从本质上,我们是一个产品导向的公司。

未来当然我们希望是一个客户导向的公司,如果是客户导向的公司,肯定要跟客户有更密切的联系,你不是年活跃用户,我们希望是月活跃用户,甚至是日活跃用户。什么东西能够黏住用户?除了对电脑的维护、管理,这是其中之一以外,用户更多的是怎么用我们的产品,玩游戏、看电影、搜索、社交,这些全是用户使用你的设备的时候,他最根本的用途,只有用了这些应用,才能让这个用户更黏住你。

我们未来非常愿意和所有的生态内的厂商合作。当然,一方面我们帮着你们推广一些应用和服务,另外一方面,你们也别把用户完全给我们劫持,用户的信息分享也好、共享也好,这个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可以使得我们知道我们下面再做设备的时候,我们怎么改进,还有什么样更多的向用户销售智能设备的机会、销售选配件的机会,怎么样让我们提供服务内容和应用的通道使用户更加喜欢。

主持人:元庆还是比较含蓄,可能你们之间也有合作,不过我的问题只是假设,你不用太紧张。贾跃亭你是哪年生的?

贾跃亭:1973年。

主持人:你最年轻,你来讲讲你的观点。

贾跃亭:如果非要有这么两个挑战的阵营,要分出一个胜负的话,我觉得这还是竞争的思维。刚才三位都讲得非常好,从联想、IT领域来讲,它是一个竞合的关系,而不存在直接的竞争。乐视除了硬件之外,也有大量的软件系统,同时也有互联网,也有内容,它是四位一体的。的确在互联网的维度,在内容的层面,我们和百度、腾讯都是有一定的竞争关系,比方在视频软件方面,我们说乐视是以一敌三,压力山大。视频领域烧了无数的钱,最后全部死掉了,真正剩下的只有BAT,再加一个能够侥幸苟活的乐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为什么乐视能够独活呢?在中国大家都说BAT三座大山笼罩了整个互联网,导致很多真正创新型的互联网企业暗无天日,大家看不到未来。

李彦宏:这三座大山都是盆景,别太当真。

贾跃亭:无数个互联网创新公司从它诞生开始就只有三种命运,第一,要么被BAT迅速复制你的模式打死,第二,要么直接被并购,第三,被参股,也算被皈依了。但是在这种局面下,到底未来应该走向哪里?

我们认为真正的创新其实是破界,必须打破原有的格局,才有可能进入下一个阶段。从这个角度讲,到底下一个阶段是什么?我认为不是传统互联网的模式,传统互联网的方式已经走到巅峰了,BAT都已经到了巅峰,但是下一代,到底我们年轻的创业者和中小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的未来怎么办?其实和大的时代背景密切相关。

下一个时代,我们认为互联网要由一个垂直的产业变成一个横向的经济基础,更好地连接各方,这也就是互联网+,它是形成更好的互联网的生态,这是能够真正产品化学反应的。互联网通过和智能终端的结合,然后再和内容结合,再和服务结合,就有可能会创造全新的经济形态出来,会创造全新的用户价值出来。

所以如果乐视和联想结合,最强的硬件公司,再加上我们有一定的软件能力,加上我们的横跨7个产业,通过我们的UI系统,可以很好地把我们的产业大同,变成一件事,服务同一个用户,再通过纵贯生态,通过我们的应用彻底把产业大同,真正把产业链当中最核心的要素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代表未来的核心要素,打破组织的边界。原来为什么很多巨头都轰然倒塌?

我觉得他们就是死于专注,因为他只是专注在自己的一个领域内部或环节内,所有的创新仅仅只是改良性的创新,当变革这个大潮来临的时候,恰恰原来所有的竞争优势都变得不重要了,恰恰有可能反而成为很大的一个劣势。

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产生颠覆性的创新。而颠覆性的创新恰恰都在于领域与领域之间,或者企业与企业之间,杨总应该非常清楚,原来的IT产业专业分工非常明确,硬件、软件、互联网应用、平台,大家都是分开的,微软开放给联想的API接口非常少,当你想做一个非常大的变动的时候,微软会跟你说no,所以你只能妥协。你的硬件去适应他的软件,反过来也是,他的软件得适应你的硬件,这就是苹果的封闭的闭环为什么那么成功的原因,但是苹果也到巅峰了,当然一攻击苹果,就会遭受无数果粉的攻击,认为你们有病,只是为了制造噱头。

但是恰恰相反,下一代的移动互联网应该是要打破各种边界的,打破组织的边界,最后实现打破企业的边界,最后所有的黑盒子打破,所有企业实现无缝的对接,所以乐视如果和联想融合在一起,我们将会在真正的入口上和BAT有一定的抗衡的可能。

现在在争夺用户的入口和争夺用户的时间,入口分为四个维度,第一是应用入口,第二是平台入口,BAT都是平台入口,第一代互联网是平台时代,平台控制了一切,第三个是操作系统,可以看到IT时代下的微软到移动时代下的IOS和安卓,第四个维度是真正的终端维度,终端是和用户24小时在一起的,微信已经占用了大家大量的时间,但是它是对终端的占用,如果在最高的维度,智能终端方面我们两家走在一起,再和平台入口、应用入口进行竞争,有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竞争。

杨元庆:我很同意贾跃亭说的要打破边界,打破边界意味着有更多的创新空间,可能会形成更多的有利竞争。

但是我觉得一个企业毕竟还是要有一定的边界,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如果一个企业试图软硬通吃,上下游通吃的话,这个企业到最后,我觉得一定是非常难成功的。所以把自己的边界看清楚,就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你是做什么的。

比如说我刚才讲,我的位置最好,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跟百度去竞争做搜索引擎,跟腾讯去竞争做社交,跟乐视去竞争做内容。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苹果在垂直整合上的确非常成功,但是说到底,它不是一个应用或者是内容的运营商,只是在最近它在设备数量、用户的数量发展上遇到了瓶颈,才开始注重在设备上做叠加的这些应用的收入,对它来说说是一个附加的价值,所以在这些方面,我觉得企业之间的融合或者配合就显得愈加重要。

你是做硬件的,肯定需要做服务和做软件的公司配合,给你的用户提供最满意的服务、提供最好的内容。所以在这些方面,如果乐视把你最强的和我最强的组合起来,我相信肯定会更加有竞争力,而且不仅仅是在中国有竞争力,我们在海外也有竞争力。

但是如果你更多的地方是跟我竞争的话,我可能就要考虑更多的和百度、腾讯去做了。

李彦宏:我感觉我们的胜算已经越来越大了,他们已经“内斗”了,一个在讲模式、平台、入口,另外一个在讲边界还是得划分清楚,我是我的,你是你的。

主持人:其实我个人觉得贾杨的结合,我觉得是有蛮大的优势,元庆他们现在已经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了,在李彦宏和马化腾的收入里,在中国以外的收入毕竟还是占得很少的,但是你去推动的时候,也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贾跃亭的乐视作为一个相对比较小的公司,你从一开始就去全球化,往国外走,跟人家合作,有很多的合作、共享的概念,你们俩结合,在这方面我觉得可能胜算真的会更大一些。

杨元庆:我刚才讲了,我觉得很有机会,但是这取决于贾总的智慧。

贾跃亭:苹果成功于闭环,但是下一个时代阻碍它的就是它的封闭了,如果能够真正地把开放和闭环这两者看似对立的矛盾体能够有机的统一,它将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所以乐视除了闭环之外,我们非常重要的就是开放。

今年乐视的核心战略,第一战略是全球化,就像刚才吴总讲的,乐视还是一个很小的创业公司,就有这种堂吉诃德的想法,这是天方夜谭的,其实国内的市场我们才刚刚开始而已,而乐视的资源又极度短缺,就打国内的仗都已经精疲力尽,有可能会崩溃,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又做全球化,是疯了吗?但是其实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乐视习惯用未来定义未来,我们不是用现在定义未来,乐视习惯于忘掉自我,忘掉现在,我们只需要考虑全球下一代用户需要什么,下一代的用户价值到底在哪里。

我们一直呼吁一件事,中国的互联网消费电子的融合,与文化的融合,这类的企业将会在全球范围内战胜欧美任何企业,在未来10年是巨大的对中国企业历史性的机遇。过去的20年中国是内生发展,我认为未来应该是中国的互联网消费电子融合之后走向全球,这一块中国比美国更容易,美国的产业壁垒很强,所以美国的破界很难,虽然是市场化的市场,但是由于过早的发展起来了,所以打破边界的难度会变得很大.

在全球化中间,恰恰是和共享密不可分的,怎么整合全球的生态资源,为用户提供价值,这是中国企业是否能够在全球化成功的一个关键要素。第一代做互联网做全球化确实很难,但是下一代恰恰是中国的时代来临,所以我们和联想合作,真有可能创造一些不可能。

杨元庆:我觉得吴鹰说得很对,联想今天的收入70%在海外,30%在国内,我们的员工恰好反过来,70%在国内,30%在海外,其实我们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个先锋,也是做得比较好的。其实我们的生产制造在中国,我们的研究开发大多数也在中国,所以实际上我们是在中国创造和中国制造这一块赚外国人的钱,而且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业务布局,使得我们在全球的运营方面很顺,而且有全球的品牌和全球的销售和市场渠道,在这些方面完全可以助贾总的理想的实现。

一个是全球化的实现,第二个是把中国的文化、中国的生态带向全球的实现,但是一定要很好地配合,我们不一定合并,但是我们一定要很好地配合,大家各司其职,把自己的优势、竞争力发展到最高、最好,减少内耗,我们一定能够赢他们,至少在国际化方面赢。

主持人:到最后的画面,我发现元庆的变化,他已经被贾跃亭的一些讲话打动,刚开始他说没有合并的可能,他跟马化腾、李彦宏他们都有合作,最后又主动示好,可以和乐视有更多的合作。

[责任编辑:sayaliu]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