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自媒体 > 正文

ZUK回归背后:联想内部斗争的终结还是开始?

腾讯科技[微博]孙永杰2016年04月03日08:18

ZUK回归背后:联想内部斗争的终结还是开始?

腾讯科技精选优质自媒体文章,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腾讯科技立场。

文/孙永杰

日前,联想宣布其此前孵化的神奇工场将回归联想,其中作为神奇工厂代表作的ZUK手机也将成为联想手机旗下的重要产品系列之一。此举因为选择在“愚人节”这天宣布,使得许多业内人士认为这是联想或者相关人士的“愚人节”玩笑(包括我们都认为是玩笑),但后来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移动业务集团联席总裁陈旭东发给联想MBG的邮件曝光证实了这并非是“愚人节”的玩笑。也许正是联想在“愚人节”这个特殊的日子宣布此调整(极易让人产生是玩笑的感觉而让这个消息得以淡化处理,而事实上确实有不少的业内人士被唬住了)),加之在刚刚结束不久的2016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称今年联想将从内部拆分出10家公司,用创投孵化方式推动企业创新发展,这近乎于一正一反的举措,不得不让我们对于神奇工厂或者间接代表神奇工厂的ZUK手机回归的实质产生联想。

其实早在联想宣布神奇工厂成立,尤其是其初期重点业务在智能手机时,我们就曾撰文分析并对神奇工厂的作用的未来产生过质疑。而神奇工厂成立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至今,我们似乎可以对神奇工厂确切地说为何联想当时要成立神奇工厂做一个比较清晰的定论了。

业内也许记得,神奇工厂成立之时,恰是联想手机业务处在所谓调整和下滑阶段。而当时负责联想手机业务的就是后来离职的刘军。而陈旭东执掌的神奇工厂的成立让现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移动业务集团联席总裁的陈旭东有了与刘军分庭抗礼,确切地说是为日后陈旭东接棒刘军移动业务的帅印提供了先期的平台和埋下了伏笔。需要说明的是,我们这里并非刻意要强调或者渲染所谓联想内部的斗争,只是从市场和产品竞争的角度看,我们根本找不到神奇工厂,尤其还是将核心业务定位在智能手机的神奇工厂独立存在的理由。何以见得?

众所周知,从神奇工厂宣布成立到定位在手机业务(当时研发的手机还未正式命名为ZUK),联想官方的说法是希望利用神奇工厂独立于联想之外的灵活运作,以新的互联网的方式打造一款精品手机(从产品研发到销售更具互联网属性),但实际的情况是,联想自身品牌和并购来的摩托罗拉手机的市场表现均日渐式微,而智能手机产业的竞争已经显现出增速减缓和竞争白热化的态势,此时再重新打造一款对于联想手机业务有实质性拉动作用的精品且与联想自家手机相比具备高度创新和差异化的产品谈何容易(品牌的再造、产品的创新)。与其这样,还不如将资源利用在联想现有手机品牌的推广和创新上,因为无论是从聚焦还是经济性的角度,联想理应这样。

更为关键的是,当时依靠互联网模式成功的小米也开始显示出疲态,加之效仿小米的华为荣耀已然取得成功且开始超越小米,所以无论是从互联网手机模式本身,还是追随者超越的角度,神奇工厂可以说已经完全错过了发展和赶超的机会。故到此,无论从主观的联想手机业务自身,还是客观的智能手机产业的发展模式和竞争,神奇工厂几乎没有任何存在的市场属性。我们想说的是,如果我们这等“外行”都看得明白的事情,联想自己难道看不到吗?

之后发生的事情更令我们怀疑神奇工厂存在的真实意图,或者说让我们更加坚定神奇工厂并非联想真的出于市场竞争的考虑。即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针对业内对于神奇工厂打造手机,是否会造成与联想自有及并购来的摩托罗拉手机“互搏”时称:联想希望通过彼此的竞争,最终保留一两个手机品牌。首先我们不说针对智能手机市场的惨烈竞争,联想这种所谓的攘外并不安内的优胜劣汰策略是否明智,人所共知的事实是,作为新成立的创新工厂,短期内没有,甚至是糟糕的业绩表现无论是对于联想内部,还是对外实属正常,但对当时刘军负责的联想手机业务则恰恰相反。也就是说杨元庆所谓的内部优胜劣汰的竞争策略完全不具对等性,反而让刘军领导的联想手机业务在感受到内部压力的同时,更显现出其下手机业务的颓势和不思进取,最终刘军的“下课”和神奇工厂章门陈旭东的“上位”就显得合情合理。尽管如此,刘军当时的离职还是在联想内部和外部引发了诸多争议。

其实到这里,神奇工厂的“使命”应该完成,按理说今天出现的所谓“回归”应该在那时就该发生,那为何还拖延到现在呢?

不知业内是是否注意到,刘军“下课”和陈旭东“上位”之时,神奇工厂已经启动了ZUK手机项目,如果联想当时就让其回归联想的话,首先会给外界造成陈旭东权利过大的嫌疑,更为重要的是,这会让本就处在业内(包括联想内部)争议中的陈旭东“上位”的能力更加产生质疑。毕竟执掌神奇工厂一年多的时间,当初的信誓旦旦,怎么也要对联想和外界有个交代来证明陈旭东具备领导联想整个手机业务的能力。所以此时的神奇工厂及去年正式发布的ZUK手机的主要作用就是为陈旭东权利过渡(从业内质疑到信任)的一种存在,依然和市场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从其去年8月正式发布的ZUK品牌系列的首款手机Z1发售当天4万台,几分钟售罄之后再无确切的销售数据可见一斑。而这之中,接任陈旭东掌管神奇工厂的常程也自然成为联想最为“短命”的高管。而联想之前常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的其被任命为神奇工厂CEO的仓促和意外及在首款ZUK手机发布会上的哽咽,也许常程自己从接任神奇工厂CEO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及其领导下的神奇工厂的命运和作用。而更令我们感到遗憾的是,在此期间,联想还投入了巨大的资源来营销和推广ZUK。现在看来,这些资源投入的最终目的也值得商榷,至少从市场端并未看到可观的回报,而从之前神奇工厂独立发展的战略看也是失败的。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神奇工厂(主要是ZUK)的回归,远非联想官方及媒体所说的那般简单,而更是去年至今,联想内部斗争的产物和结果。事已至此,我们衷心希望此次神奇工厂的回归,应该作为联想内部斗争和调整的终结而不是新的开始,毕竟在如此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内部的争斗及由此而带来的各种资源的无端浪费无非是雪上加霜。

[责任编辑:sonicluo]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联想
ZUK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