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创业创新 > 正文

圆桌论坛:创业浪潮将持续 中国在互联网某些领域已超硅谷

腾讯科技[微博]孟倩2016年04月28日13:27

圆桌论坛:创业浪潮将持续 中国在互联网某些领域已超硅谷

腾讯科技讯(孟倩)4月28日,2016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上午在G-Startup创新创业大赛分论坛上,各位评委G-Startup赛前进行评委圆桌讨论,主题为“下一个创新热潮”。

国外的苹果谷歌(微博)Facebook以及国内的百度、阿里和腾讯这些巨头公司都曾经历了艰辛的创业之路,各个创业公司似乎也看到了楷模与榜样。创业往往源于一个想法,但是创业的过程却不是这么简单。资本与市场,方向与团队,技术与销售,这些复杂的因素令创业路漫漫。

当然,这些因素并不影响创业者的劲头和投资者的热情。创业者埋头苦干,等待资本;投资者全球搜索,发现独角兽。

G-Startup创新创业大赛就是这样一场挖掘独角兽的比赛。自2011年至今,已走过5个春秋,参赛项目近千个,曾评选出包括滴滴打车、豌豆荚、SmarTots等十多家优秀的创业团队,并帮助创新团队获得千万美元融资。

2016年,全球G-Startup 在GMIC特拉维夫、北京、东京、雅加达、班加罗尔、台北和旧金山7站举办,将从全球选出18家企业,获胜者不仅将有机会获取百万美金的投资,还将有机会进入长城会会员网络,接受全球知名导师的专业培训。

今天,在G-Startup 北京 的现场,来自国内外的十支优秀创业团队在今天一决高下,经过10强半决赛和最终的3强决赛决出冠军。今天上午的比赛中俺有田、Deep share、医护到家三家创业公司突出重围,将会进入今天下午最后的角逐。亚军将获得两万美金投资奖励,冠军将获取五万美金投资奖励,以及飞往硅谷的免费机票一张,参加全球G-Startup,赢取全球冠军。

时长为半小时的圆桌论坛中各位主讲人对目前国内外创业发展趋势进行了讨论,他们认为目前中国在互联网某些领域的发展已经超越了硅谷,这些领域则集中在APP开发,硬件生产,内容生产等方面。

下一个创新热潮究竟在哪里?2016年创业热潮持续发酵,VR/AR、人工智能的大热,以及现在内容创业的兴起,投资者看到的机会越来越多。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创自己的事业,加入到创业队伍中。互联网技术为各位创业者带来希望,但是在人人都可以创业的时代,到底何种创业项目和团队能够得到投资人的青睐?又有哪些实力创业者可以将创业公司最终发展为独角兽?今天五位主讲人在圆桌讨论中给了我们答案。

在圆桌讨论中五位主讲人均有国内和国外项目的投资背景,参加评委圆桌的主讲人为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邓元鋆、500 Startuos 投资合伙人马睿、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合伙人田中章雄、德丰杰龙脉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以及百度移动分发事业部总经理熊振,主持人为动点科技创始人卢刚(微博)

以下为“下一个创新浪潮”评委圆桌讨论精彩实录:

Q1卢刚:大家如果只说一个方向,创业的方向或者大家看好投资方向,只说一个,大家会选择什么?为什么?

熊振:我们最近在中早期这种项目当中,已经做了非常多。两年多了,现在从我们的经验来讲,我认为特别垂直的方向,每个垂直方向都能做出来,行行出状元。但是你的核心竞争力需要围绕制造优质内容和竞争力这两点,具备这两点内容的特质是我们比较看好的方向。

田中章雄:我们做了互联网里面非常多的项目,但是有一个比较共同的概念,希望可以做一个平台的公司,我们还是觉得可以做平台的公司是有价值的。

王岳华:其实我们看的方向,基本上很多个领域都是综合在一起的。说一个方向是智能系统,不单包含硬件甚至软件,运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东西,如果细分下去,是人工智能和金融科技方向,但是往上面一层的话是智能系统,因为我们以往过来全部投入的是智能领域的公司。

邓元鋆:刚刚我讲过,宣布建立一个3亿5美元的智能硬件基金,所以我们对智能硬件特别关注,但是我们不单是投资硬件。整个智能硬件系统,包括软件跟服务,其中一个比较特别关注的就是数字医疗这些方面,包括智能硬件和医疗各个方面的服务。

马睿:我们投资很多东西,都是互联网驱动。我觉得我们可能比较关注的,是最近在国内很红的网红经济。很早以前在美国就投了以海外的网红来做的电商模式。以内容驱动的电商很有意思,所以像我们投的一个公司,海外一个在Youtube上很有名的明星,三年前做的公司,现在已经有两亿美元的收入,当时只融了三百万美元,我们参与了他的天使轮。我们希望发掘更多这样的公司,正在准备设立这样的基金专门投这样类型的公司。

Q2卢刚:实际上每一位嘉宾的背景,都有一部分国际的背景,也有一部分国内的背景,前几年都说中国跟着硅谷的趋势在走,这几年发生了改变,我想问大家的见解,硅谷为代表的互联网趋势和中国的互联网趋势,还是在同一个方向吗?在中国有什么比较特别的一些地方?

马睿:最近越来越多,尤其在海外的媒体上可以看到,很多投资者站出来说他们觉得在某些互联网领域国内的产品是领先的。我刚刚参加了好几个大会,不知道中文名字是什么,讲了一些很好的例子,有一个基金投了国外一家亚马逊曾以9亿美元收购的做直播互动的公司。因为他们是跨境基金,看得到国内外的情况。硅谷创业者在做类似的直播,youtube的创始人之一正在做食物直播,所以我觉得这个方面很明显的,国内是领先的,我又讲到内容去了。

邓元鋆:我是YY的董事,所以我对直播是非常乐观的,今天我们不讲YY,由于中国在生产和硬件的设计以及在整个供应链上都是有特殊的优势,所以我们觉得在中国很快就会有一些在全球都会领先的智能硬件的公司,变成全球的领导者。在这个方面我们非常有信心,会找到好的智能硬件系统,这方面的公司在中国。

现在智能硬件很多技术,基本上都是集中在一起,各种感应器、整体的设计,还有产品化这些方面。我们最近在深圳,看到很多欧美的公司来到中国建立他们产品的研发中心,还有供应链的中心。所以其实很多创业者都了解到,不在深圳很难做出性价比高,还有设计方面占有优势,能最快的走到市场方面的产品,这些方面中国绝对有很大的优势。

王岳华:互联网这一块中国有自己的优势,比如在社交方面美国赶不上中国,所以很多项目可以在中国做,美国做不了。我们毕竟是硅谷出来的基金,我们跟硅谷有蛮多的联系,智能硬件和VR/AR这一块很多概念和比较深刻的技术还是在硅谷。

但是我们在深圳也开始要做类似智能硬件孵化的公司,国内的需求对很多硬件的体验和设计感,会比较领先于其他的市场,另外一块中国还或许稍微落后一点,很多美国的东西要借鉴特别是硅谷整个链条,除了现在国内比较流行的所谓P2P,整个链条,信用,增信,虚拟币,三方支付,我们借鉴美国的三方企业来中国对标。

田中章雄:我2004年来中国,看中国的创业项目,那个时候真的是感觉中国大部分的公司都是copy美国的,但是在2010年后中国的移动互联公司做的APP越来越先进。现在很多APP的功能,美国和日本的平台无法做到,中国的APP开发能力应该是全球第一,已经超越美国和日本了。

另外一件事情,是一个比较好的经验,我刚刚买了小米的电饭煲,我原来用日本的电饭煲,在国内卖四千块人民币,现在刚刚买了999元的小米的电饭煲。结果我才发现,他们做的米饭真的好吃,超越我在日本买过的电饭煲的体验,特别是APP做的非常不错,所以我想这个方面有可能中国已经是纯熟的一个市场。

熊振:互联网改变生活这件事情,我觉得每个国家肯定都会有各自的特色,互联网改变生活这件事情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像金融这种比较前沿的领域我们先不说了,举个例子,在美国打车只有UBER,在酒店点餐没有很多外卖。在中国一周不带钱包都可以生活的很好。这是生活方面。举娱乐方面的例子,印尼国民游戏是扎金花,印度国民游戏是牌九,每个国家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中国基于这么密集的人口,和高速发展的经济背景,中国的互联网都会有很不一样的东西。这也是对于中国来讲我们这些创业者所拥有的机会之所在。

Q3卢刚:现在是所谓的AR和VR元年,最近峰会也很多,大家怎么看AR和VR,特别对中国的市场,因为现在游戏公司,所有的公司都觉得ARVR算是一个蓝海?从投资角度看现在是AR和VR很好的阶段进入吗?

熊振:任何技术的发展都是由内容带来的,老百姓更享受内容,内容的发展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形式的变化,文字到图片到视频,另一个是内容平台的变化,以前是PC端,现在是移动互联网。ARVR是从技术方面的改革,和内容形式的变革量级不一样,作为百度来讲还是会来观察,从硬件产业的形式下内容改变到底是在那里。

田中章雄:我这一年我们关注这一块,美国硬件方面领先,日本游戏开发商开始做游戏开发,中国刚刚开始,比较惊讶中国线下可以体验VR的东西更多。日本美国没有那么多,中国会有什么机会,内容肯定是过几年中国变成VR内容开发最大的国家,硬件方面过一两年有硬件标准,国内公司会有很大机会的发展。

王岳华:其实我们关注AR大概三年前就开始关注了,那么在中国,我们也投了一个,我管的项目叫AR眼镜,其实这样2C来讲AR眼镜我们看他做一个入口,2B来讲是行业应用,其实硬件说到底还是一个载体,重点还是后面提供的这些数据和增值服务,到底怎么提供出来用。其实再回过头来讲,现在还是特别专注VR这一块,还是行业应用,这一块会比较专注,比较起来AR是我们比较关注的,我们投的美国那家已经做到像钢铁侠电影呈现的模式,面向观众带着AR头盔可以做互动,同时硅谷打电话手势控制可以接电话,美国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

邓元鋆:我们也看了很久,最近诺基亚推出了高端的VR的镜头,希望推动电影产业做高质量的内容,帮助用户体验和提高。中国在技术上面还没有看到重大的突破,目前用户戴头盔和眼镜看十几分钟就不太舒服了,未来会有大量硬件出现,要把性价比提高,价格下来,内容会大量生产。诺基亚是3D镜头,卖得比较贵,六万块钱,中国技术上面还没看到很多突破,在出来之前可以借鉴国外技术,只要用户不会感觉到不舒服,就会有大量内容出来。

马睿:我们基金比较小,基本上只专注天使轮,VR项目现在价格非常高,我们没有投很多,投了两三个,其中两个都是内容的,投了一个VR短片制作项目,最近他们在美国的一些电影节赢了一些奖,是之前媒体负责人出来做的。我个人还没有体验过,不过我跟很多VR界的人聊过,有体验过都觉得很好,毕竟如果是一个故事形式,你来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如果看VR,我们还是比较看重内容和软件方面,我们还投了游戏制作平台,以后会发展为游戏制作平台,他们有很强的合作伙伴,。所以如果没有已经确认的商业关系的话,我觉得我们很难下手投硬件。

Q4卢刚:我们每次来GMIC可以看到全球的创业公司,原来是国外大公司到中国来,现在国际创业公司来中国,中国的市场是越来越适合国际创业公司来生存了吗。另一个方面,是不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要做海外市场,海外市场是不是越来越适合中国公司生存了海外市场是不是越来越适合中国市场来生存了?

熊振:我们接触的创业者非常多,偶尔有国外班子进来,但是纯国外班子进来是不太实际的,他必须熟悉中国市场。中国创业者去国外,在互联网之前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没有中国人在做生意,很多生意的背后都是中国人,互联网也是这个规律,海外成功创业者当中中国人占了很多,所以对中国人出国这件事,是完全不担心的。

田中章雄:海外公司在国内有机会,像UNITY这种做技术的公司,但是做业务没办法做下去。国内公司去海外,有很多明确的优势,其中有两个优势,一是APP做的体验很好,国内竞争激烈,然后去国外,二是如果在国内融资之后,可以去国外,因为国外不会拿到那么多钱。

王岳华:刚好我们因为在硅谷的团队,在上海的团队两边的合伙人都是一起的,每个礼拜都有交流,其实我觉得还是取决于项目本身,海外的项目做中国市场肯定中国基因,不管人还是渠道,中国项目在海外做必须有优势,我们帮了很多亚洲公司对接资源,很多海外项目想在中国做市场,我们也可以一样的对接。简单来说都可以做,但是要扪心自问你有什么东西在做。

邓元鋆:中国的消费者太多了,所用的场景也非常复杂,所以在中国做的APP,其实在东南亚基本上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对用户的了解。去欧美市场,可能在文化方面,在应用方面有一些不一样。欧美这个方面,我们也是要花比较多的工夫需做。硬件本身是没有分别的,只要做得够好。在中国,未来的几年会有世界级领先的公司,包括在全球也会看到,我认为必定发生的。

马睿:我觉得国内的公司比如到东南亚去,从中国拷贝就困难会很多,基本上很多项目都有中国投资者愿意参与,他们当然不是很硬的条件,不过他们肯定参与了以后希望项目可以落地国内,那我也觉得,并非模式创新而是技术创新的项目在这边比较有戏,第一比较容易融钱,第二比较容易找到合作伙伴,相对比较公平的条款。

圆桌论坛:创业浪潮将持续 中国在互联网某些领域已超硅谷

[责任编辑:sayaliu]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硅谷
创业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