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IT业界 > 正文

圆桌论坛:硅谷投资人过去在三公里内找项目 如今在三千公里内

腾讯科技[微博]孟倩2016年04月28日18:09

圆桌论坛:硅谷投资人过去在三公里内找项目 如今在三千公里内

腾讯科技讯(孟倩)4月28日,2016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下午在领袖会场举行主题为“投资人如何在全球化环境中发挥最大价值”的圆桌论坛,

嘉宾为纪源资本合伙人李宏玮、凯鹏华盈主管合伙人周炜和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邓元鋆,主持人为嘉宾传媒CEO吴婷。

2016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将持续三天(4月28日-4月30日)。本次大会以“世界的共振”为主题,举办近50场行业峰会,内容不仅涉及时下科技圈最领先、最热的VR/AR、智能汽车、移动医疗等领域,还包含音乐、影视、体育、泛娱乐等跨行业、跨领域的热门话题。除了峰会外,“Hello Future-GMIC X年度盛典”、“Hello Tech-GMIC X科技庙会”也将于4月30至5月2日隆重举行。

三位圆桌论坛嘉宾均有国内外的投资经验,全球化趋势从世纪之初谈论到今天已经毋庸置疑。阿里巴巴,腾讯,去哪儿等互联网领域的巨头基于资本在全球化趋势中慢慢成长起来,资本的力量在全球化中更为有价值。

今天其实各个投资机构和投资人都已经放眼全球,纪源资本合伙人李宏玮谈到“2000年在美国硅谷的投资人一般都在他们三公里半径内找项目,然后生活、投资,很滋润。我们从2000年的时候就跨3000公里来找项目。”李宏玮表示全球化这个话题已经不需要更多地去讨论,更多的是说谁有更好的基因能够做到行业的NO.1。

周炜和邓元鋆也表示自己所代表的投资机构在很早就进入中国,投了一些大公司,从最开始抄袭硅谷模式到现在的模式创新,中国的公司可以将创新推向全世界了。全球化的趋势在今天已经越来越成熟,中国的创业公司如何在这种形势下走向全世界需要政府和创业者共同的努力。

从政府来说,中国政府从去年开始提出互联网+的政策,让越来越多的行业和创业者加入到互联网创业的队伍中,用互联网改造传统产业,并且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跟申请有一定的加速。2014年,全球有270万的知识产权申请,其中1/3的市场和申请来自于中国的创业者。但是同时,政府也应在减少政策壁垒以及改善创业环境等方面作出努力。

从创业者来说,创业要瞄准市场发展趋势,找到资本的青睐方向,不可以盲目地进行创业。对此三位嘉宾谈到各自所看好的方向和领域,李宏玮表示看好电商的全球化,技术的全球化以及知识产权的全球化;周炜认为无线APP的全球化非常有前景,过去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在一个行业里,中国能掌握这么多的关键点,这是第一次在无线这个链条上出现了;邓元鋆主张国外的技术,软件服务的技术和国内生产的技术,成本的优势结合起来走向全球市场。

以下为“投资人如何在全球化环境中发挥最大价值”圆桌论坛的精彩实录:

Q1 吴婷:投资人如何在全球化的环境当中发挥最大的价值?

李宏玮:我们的基金从成立的时候就是跨中美的基金,围绕着技术互联网的创新企业。16年下来,我们现在掌管美金是38亿美元,我们很荣幸跟阿里巴巴、去哪儿、YY这些互联网领域的巨头成长,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挺年轻的,不过现在看下来我们也老了,15年下来也很荣幸跟中国的几个大佬一块儿成长。

谈全球化这个话题,2000年我们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质疑我们,他们说在美国硅谷的投资人一般都在他们三公里半径里找项目,然后生活和投资也很滋润的。但实际上从纪源的角度来出发,我们2000年的时候就跨3000公里来找项目,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全球化是不是太早了。

从技术的衍生来说,今天坐在中国或者坐在美国的时候,你如果只是在三公里半径找项目的话,你可能找到的项目也就是B+,找不到A+的项目。所以国际化的趋势今天已经不用质疑,如果你是一个中国公司,你怎么打开海外的市场,如果你是一个美国的公司,你怎么更好地进入中国这个市场。后续我们可以谈一下我们看的一些领域,现在我就简单介绍一下,15年下来,我觉得全球化这个话题已经不需要更多地去讨论,更多的是说谁有更好的基因能够做到行业的NO.1。

周炜:我们在中国已经将近10年,投资数量不多,但是希望投的公司都是平台级的大公司,过去投的都是宜信、融360等大咖级的公司。

这么多年从硅谷到中国,在2011年之前主要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很多公司来找我们说:“美国硅谷出了个什么模式,我也做了一个。”那是一个拷贝的时代。2011年之后我们看到更多的模式创新出现了,所以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公司模式越做越大之后,像小米规模巨大以后,他们也会考虑怎么样进行国际扩张。这些国际扩张,中国企业从当年一老代的IT企业,联想、华为开始到现在的互联网企业,它都要面对一个文化的区分、文化的振荡,有障碍在那里。

我觉得我们现在在座的三位精英,其实我们都有这个能力,在不同的领域和不同的阶段能够帮助这些中国的公司找到资源,链接相关的合作伙伴,以及帮助他们适应这种文化的区分。这可能是在中国已经是可以把创新推向世界的时候。

邓元鋆:我们是一个独立的风险投资公司,是全球性的公司,在美国、欧洲、印度和中国都有我们的投资。我非常赞同,从移动互联网到现在的物联网,我们看的公司都是有潜力去全球化。

作为一家全球的VC,包括其他两位主讲人一样,我们的能力就是我们常常可以从各地方都看到一些趋势,用这些趋势帮助我们所投的公司有更好的未来和发展,同时也可以把方向看得更清楚。

在中国,未来物联网这方面中国的公司绝对有优势变为全球的领导者,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在看到有很多国外的公司,都要在深圳建立他们的基地做研发,做产品,为什么?因为中国有最好的制造的能力,有最好的供应链,还有所有这些零配件跟产品的设计,都是最一流的。有了这样的优势,中国公司,假如有我们这样有国际视野的VC来帮助的话,我觉得绝对有很大的能力变为全球领先的独角兽跟领先的公司。

Q2吴婷:有没有什么政策出台能够更有利于中国市场全球化?

李宏玮:从政策的角度来说,中国政府已经做得很好了。从去年开始提倡互联网+,这些政策更多的是说,第一,我们要能够认识到下一个中国的成长,消费者的成长会是中国经济比较大的推动力;第二,从政策方面,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跟申请是有一定的加速的。在2014年,全球IP,就是知识产权的申请,全球有270万的申请,这270万的申请里面,其实1/3的市场跟申请的单是来自于中国的创业者。排第二跟第三的是美国跟日本,美国跟日本加起来份额也就不到1/3。从知识产权的支持力度来说,创业者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和申请已经提高了,这块和中国政府给予的政策相关。在国内申请知识产权和国外相比有大概5-10倍的成本差异。

周炜:从政府来说,有一个呼吁。最近我们跟政府协会,跟相关的地方政府在做一些人民币基金的安排。去年中国的VC、PE的资金募集量是全球之冠,我记不清楚数字了,大概是2.5万亿人民币,其中有一大半,1.5万亿是政府引导基金。我的呼吁就是这样,目前看来,使用资金效率最高的应该是专业的VC、PE投资机构,而不是政府引导资金自己去投资,这是第一。

第二,这部分钱应该主要用在什么地方呢?几年前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曾经努力试图带一些公司去并购海外一些垂直领域的,拥有大量知识产权和技术的小公司,价钱是相当便宜的。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觉得国内不管是公司自己的魄力还是资金的支持力度都没有今天这么大,所以效果不是很明显。

大家对比一下,像华为现在在全球的成功,因为它大量的知识产权是自己的,它也通过一些并购获得了一些知识产权的获得。小米,当年如果不是Google,而是小米把摩托罗拉吃下来的话,就算把硬件这块渣子去掉,可能今天会帮助小米开拓无数的海外市场。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都必须把并购国外的知识产权和技术作为进入海外的一个重要的第一步来看待。在实施的过程中,找专业的机构合作。国内的政府引导基金应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邓元鋆:其实我自己本身在知识产权这方面的努力,在十年前已经在推动,那个时候,我在诺基亚,那个时候很多山寨机。刚好是一位政府的高层,那个时候我跟他说,我说诺基亚这个手机,现在我手上的这个,还没出来前一个半月已经在市面上有的卖了,但是它的价格是我这个产品的1/10。我提出这个问题,不是说因为诺基亚知识产权要保护,我说在未来,中国手机的企业,假如没有知识产权这个保护,它是很难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领导者。

这些年我们确实看到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但是目前很多中国公司要走到外面去,最近看到很多初创公司都有视野说我要走出去,但是很多公司,包括智能硬件的这些公司,表示现在这个市场只能先在中国做,因为有很多技术没有解决知识产权的问题,下一步才能解决。这一点是第一步要关注的事情。

第二个,现在在中国有大量的外币美元基金VC和投资,但是由于政策有很多在国内要上市,或是走出去的这些公司,由于外汇管制等种种原因,很多很有经验的能够帮助中国初创公司成功的这些投资人,由于只有美元,没办法投这些公司,也没办法去帮助这些公司做创新。我们应该大量利用这帮人,能够让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出世界,得到国外的雄厚经验和基金。

第三个,在国内上市的整个环境,怎么能够让它更有价值的使得这些创业者真的有一个出路。这些都是政府可以继续帮助整个创业环境的一些政策。

Q3吴婷:在你们现在所投的企业当中,认为全球化起来,你们自己看来有什么一个行业的优先秩序,还有区域的优先秩序?

李宏玮:这就说到我们在看哪个板块,哪个投资方向。我可以提几个点:第一,市场的全球化,这个所谓市场或者电商的全球化,它体现的是中国的网民也好,美国的网民也好,其实线上的电商已经占整个购物的市场百分比的增长是很快的。比如说在中国,去年电商占整个电子商务零售的收入已经到达14%,在美国是大概一半,7%-8%。所以我们看到从一个电商的角度来说,其实国内网民不止会买国内的国产,或者说在淘宝上买物品,他实际上也会有海购的需求。相对来说在美国二三线城市的网民,实际上他们可能在线下找不到要买的物品或者服务,就会往线上去买。如果牵扯到物品的话,90%的产品是中国制造。手机的话,全球70%的手机是中国制造,全球75%的太阳能芯片也是在中国制造。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你是在国际的市场,对网民来说,他只要上网购物,大部分,70%以上的物品其实是带动了我们中国的供应链,这是从电商角度的全球化,这也是我们投资比较大的板块。

第二个趋势是技术的全球化。技术的全球化,可能体现更多的就是软硬件的结合,智能硬件也好,智能车也好,或者说机器人,技术的全球化更多的是说你今天能够做出一个产品,很多时候它能够引用的技术和生产、和硬件必须是结合性的,有可能结合了美国的一些算法,中国的制造,然后又拿到美国的市场。这也是我们一直在看的一个领域。

第三个是知识产权的全球化,我鼓励在座的创业者除了在中国申请知识产权,也真得得花这个钱到美国去申请知识产权,因为申请知识产权的机构是不一样的。在知识产权之上其实是品牌,如果我们中国自有品牌不能做到很强大的时候,也可以买海外的品牌。海外有很多老品牌,是传统品牌,大家的认知度也很高,但是海外的老品牌更新换代很慢,我们可以反过来到海外去购买一些老品牌,改造老品牌。这三个领域是我们比较关注的。

周炜:我这边看的话,是无线的APP,工具类的以及游戏类的。过去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在一个行业里,中国能掌握这么多的关键点,这是第一次在无线这个链条上出现了。从元器件、硬件、手机品牌到最大的全球APP开发者群体,以及最大的用户群体,再加一个,我觉得就像三体时代一样最惨烈的竞争市场。在这个情况下锻炼出来的无线APP创业者,他们有能力到全世界去竞争,他们面临最大的障碍是文化的不同,你怎么去适应这个领域的文化,把产品做到适合他们的用户行为,这个调整是相对容易的。

大家可以看到在PC互联网时代,中国的高科技创业基本就集中在北京,杭州和深圳勉强算,但是在无线互联网时代,到成都去看的话,它的群体已经相当大了。这个在以前PC互联网时代你是没法想象的,因为整个PC互联网时代的生态圈,包括生态支付各方面都已经被做得非常完善了,你在成都卖你的APP和在美国,和在墨西哥没有区别。

邓元鋆:最近的浪潮:物联网、智能硬件,最近大半年我们在看智能硬件公司,绝大部分都是在硬件上面下工夫,但在服务跟软件这方面还没有太成熟。单是投硬件,作为一个持续性的领先者是有一定的困难,一定是有一个软硬综合的方案才行。在某一些领域,国外有一些技术是非常超前的,包括VR、AR这些技术,软件这方面的技术。但是做硬件,生态链、制造这方面做得不够。其实把国外的技术,软件服务的技术和国内生产的技术结合起来的话,这样子走出国外,在当地有当地的文化应用的场景,在国内有生产和成本的优势,还有硬件设计的优势,这样的公司成功的机会非常大。

我刚刚也提到,很多欧美公司在深圳设立基地,希望利用这样的优势来帮助它在国外城市的发展。有很多智能硬件的公司第一个市场不是中国,第一个市场是在欧美,因为在欧美他们的硬件各方面成本比较高,毛利可能可以做到40%、50%,但是在国内只有10%几、20%。要是把这两方面能够更好地合作,作为一个全球性的公司,这样的话可能会有一个不错的成果。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硅谷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