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电子商务 > 正文

洋码头曾碧波:中国电商领先全球 税改是危险更是机遇

腾讯科技[微博]孙宏超2016年04月29日15:12

洋码头曾碧波:中国电商领先全球 税改是危险更是机遇

腾讯科技讯(孙宏超)4月29日消息,2016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今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洋码头CEO曾碧波在经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国外的零售业已经被中国消费者振动了,因为中国的消费输出,全球的产业和零售业都在关注中国市场。”

关于跨境电商新税的问题,曾碧波认为,这次税改是危机,有危险,也有机遇:“我觉得是危险和机遇并存的时代,这个行业由乱而治的阶段里面确实会大浪淘沙掉一批不太健康的模式。”

此次跨境电商税改出台后,很多跨境电商平台觉得生存环境愈发困难,但曾碧波则表示2016对于洋码头来说会是轻松的一年:“竞争不像去年那么疯狂,可以更理性一点。我可以让洋码头的团队、系统停下来半年好好练内功,去年爆发式增长后出现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在这半年里得到有效的缓解。”

2016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将持续三天(4月28日-4月30日)。本次大会以“世界的共振”为主题,举办近50场行业峰会,内容不仅涉及时下科技圈最领先、最热的VR/AR、智能汽车、移动医疗等领域,还包含音乐、影视、体育、泛娱乐等跨行业、跨领域的热门话题。除了峰会外,“Hello Future-GMIC X年度盛典”、“Hello Tech-GMIC X科技庙会”也将于4月30至5月2日隆重举行。

以下是采访实录:

腾讯科技:今年的GMIC主题是世界的共振,您怎么看跨境电商领域世界的共振?

曾碧波:世界的共振在跨境电商领域是特别明显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国外的零售产业已经被中国消费者振动了,有很多的商品国外全部脱销,都被国人买光了。国人从国外买东西,以前的方法是出国旅游、代购,现在是通过各大跨境电商来买,各大跨境电商跑到国外去直采、扫货,就是把国外很多产业里的流通效率直接往中国倒灌。像我们观察到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因为跨境电商产业发展起来的,我觉得全球的产业、全球的零售业一定要关注中国的市场,这已经是不可替代了,这个关系已经明显感觉出来了。未来会有更大的格局在里面,我认为未来全球的资源要重新配置,因为中国的消费输出,这是未来必然的一个格局。只是说当下中国的消费者蠢蠢欲动,各大跨境电商砸钱还算比较狠,政府也高度重视,我觉得在过去一年来讲是蛮欣慰的。

腾讯科技:如果从行业来说,我们都知道很多人说中国的电商行业,不仅仅是跨境电商了,整个电商行业在世界都是领先的,比如说物流配送、信息体系,包括对产业的影响。在您看来,国外的电商有没有在向中国的电商借鉴、学习一些东西?

曾碧波:我研究国外电商最近几年是比较少,确实回答不了你的问题。我比较确定的是中国的互联网产业、移动互联网产业、电子商务产业在全球都是领先的,这个是可以非常确定地告诉你。在五六年前可能还不是这样的,现在说自营电商的话,亚马逊在美国跟中国的京东是差得很远,美国的Ebay和中国的淘宝差的不是一点点。在移动互联网上创新,国内的微信和whatsapp是不是一个数量级。

我觉得海外现在还比较强势的地方,像Facebook是无人撼及。但是Facebook如果放弃了中国市场,未来也有可能在这种世界潮流的追逐之下不一定能够走到第一。我觉得中国的其实是蛮好的,我更关注中国,不太关注国外。

腾讯科技:现在在中国有这儿大的优势,或者处于暂时领先地位的话,那中国的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样抓住新优势呢?因为在其他大多数的传统行业,其实中国还是走在世界后面的。但是移动互联网让中国的购买力,包括让中国的创新能力其实是在加强的。我们企业在这种情况下要注意一些什么?

曾碧波:我觉得中国企业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创新差一点,是把舶来品引进来之后发挥得很好,但是原创性差一点。在这个潮流中,我关注中国企业的两方面。一个是原动力在哪里,无论是技术性创新或模式性创新,原动力能不能基于中国的消费者,或者基于中国的人口,以这个基础来看包括中国的中小企业,其实量级都是很大的、很惊人的。无论做什么事情看看能不能解决中国中小企业活和中国日常消费者的需求或问题瓶颈,立足于中国的市场我觉得已经可以问顶全球了,这是我的第一个关注点是可以多去思考的。我昨天碰到钉钉的CTO,钉钉在解决中国中小企业沟通方面是相当有创新的,这是类似的一个例子。

另外一个关注点,中国的企业接下来要关注技术性的创新。模式性的创新需要有,但是技术性的创新在中国还是比较落后的,这一点还是要跟国外的强者去学习,包括Google有很多技术,包括人工智能、自动驾驶、VR的技术。

中国培养了很多高精尖人,国外的很多工程师都是中国的北大、清华过去的,完全有办法把他们引回来,或者在海外建立研发中心。我觉得中国企业将来要更有前瞻性一点,胆子要更大一点。如果说国外高精尖的人才不愿意回国,因为国内环境不好,那就在国外建设研发中心,知识专利在当地申请。在这一点来讲我是比较钦佩华为的,他们在这方面做得比较早。一方面是立足于中国,一方面是立足于技术创新,往前瞻性走一点。我们洋码头在第一点做得还可以,但是不做技术创新,在模式创新多一点。

腾讯科技:在电商领域,单纯从移动互联网来说能想到的技术创新有什么?之前电商也在国外做了有趣的尝试,比如说冰箱贴,包括物流配送的一些技术上的突破。洋码头在技术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曾碧波:我觉得我们在技术上谈不上创新,在技术应用上看看不同的前辈在不同的技术领域应用得怎么样,自己本身的技术创新坦白说没有。比如最近推了云计算、大数据,还推了一些视频加密,这个东西都是在参考不同别人的。可能在产业里面拿过视频直播的东西,其实在别的产业应用得很发达了,那就拿过来应用吧。

腾讯科技:跨境电商税改的事情大家关注蛮多的,很多东西都受到业内的关注。从洋码头的角度来说,现在我们对新税的想法是什么?

曾碧波:这次税改是危机,有危险,也有机遇,我觉得是危险和机遇并存的时代。这个行业由乱而治的阶段里面确实会大浪淘沙一批不太健康的模式,我们看到这种危机了。举个例子来讲,保税区做的一些商品,我们保税区的货基本上也只出不进。我看到其他的同行在保税区的发货量大概都跌了大概六成以上,货还不能进去。我们行业很多朋友里面讲,政策好不好就看结果,实事求是嘛。现在各大保税区的货都没有了,仓库都空了。像宁波、郑州都影响比较大,我们看了一些数据是蛮吓人了,跌了六七成以上的有很多。

确实有危机,这种危险来自于我们缺少一种可以快速普及教育消费者的海外购物的利器,因为爆款的好处是教育用户的方法很快,国人以前对海外购物的认知是通过保税区购物带来了,比如买洗发水、面膜、奶粉、保健品都可以从保税区买,国人对海外商品的认知或者说对海外购物行为的养成是非常其。现在如果缺少这种方法的话,发现推动客户的消费习惯难度更大一点,所以这是一个危险的事情。

我个人感觉是各大电商称这个政策有点垄断,当然不是财政部的出发点了,肯定也不希望一个政策下来把大家都赶跑了,我觉得不是这样。可能政策的执行、政策制订过程中可能有些地方被忽略掉,忽略到商检的逻辑,这是一个危险。

机遇是什么呢?我觉得这个政策其实是明朗化的,至少有一个身份了。大家至少在台面上谈话了,不像以前只是在朝野、民间,现在基本上能够进得了庙堂了,而且几个副总理都很重视这个事。所以这个事不是民间自发的小试点,已经是有影响力的产业。

另外一个机遇来自于在通关模式上的确定,尤其是海关的模式更确定以后,每个人将来可以去发挥优势。比方说通关口岸以前是有高门槛的,现在可以在中国部署三到四个不同的口岸,而且都是效率很高的口岸,这样就能够降低供应链成本和提高一些运营效率。

但是这个机遇不是每家都能拿到的,对于洋码头来说更多是思考如果基于新模式下直邮模式怎么发挥起来,所以会把直邮的物流通道、物流分拨,以及在通关模式上全部做升级,看看能不能把物流成本进一步降下来,效率提高。之前做了很深的直邮布局,接下来半年、一年会继续扩大,借着这个机遇扩大直邮和海外仓的优势,这是我们一定做的事情。我想同行都会讲洋码头肯定认为洋码头是往直邮做,这是毫不质疑的事情。

腾讯科技:因为洋码头原先在这块的优势跟其他家相比是蛮大的。还有一个问题是跟聚美和密芽去沟通过,他们觉得跨境电商在这一两年比较顺,在政策没有照顾到或明确关注到空间里生长得比较快,是不是这个行业也缺乏跟政府沟通的动力?和一般跨境贸易相比,感觉整个行业与相关政府、部委比较远,包括这个行业自身也没有成立协会或自发性统一性的组织,是不是也有这种情况?

曾碧波:看标准。如果说以我们以前的标准来讲已经是很好了,2013年或2014年之前没有政府来关心你的,不要谈这个事。现在政府很关注我们了,李总理已经发言了,也到郑州专门考察到仓。我觉得要看跟谁比,跟互联网人来比已经很好了。

您讲的意思可能不是比互联网,而是比贸易,这一点还是要事实讲,这个事情跟一般贸易进口之间的公平性、平衡性的考虑,总结起来是传统贸易今后在政府体系的利益代表是比较强的,毕竟是做了三十多年。比如上海百联集团、东方集团都是很强的贸易今后,这是肯定的,毫无质疑的。而且我相信每个政府负责商贸体系、流通的,跟传统的贸易今后其实都是有很好的沟通和协商,这个是肯定的。互联网做传统进口贸易的,一定很难跟传统进口贸易的人一样地去沟通、调整政策,这是毫无质疑的事情。

但是点在哪里呢?为什么一般贸易进口跟跨境电商做保税进口的有这儿大的逆反或对立?导致不同的利益集团起这么大的磨擦?这是我经常讲的观点,在213年底和2014年我就一直反复强调,跨境电商通过保税备货进口,其实保税备货从最本质上来讲跟一般贸易今后有质的差别。我经常跟行业里面讲这个话题,我觉得跨境电商的本原应该是供应链的效率更优化,就是直发的模式。如果在中国囤一大批货,比如十个柜子、一百吨的货,从供应链的来讲跟一般贸易进口没有质的区别,一样有供应链的风险、库存的风险,一样中国的需求没有快速反应到上游。中国做跨境电商的像您刚刚讲的几家,我认为本质上是中国的进口商,不是跨境电商,这是一个本质。

虽然上游的采购源头为品牌商、批发商,可能采购的供应链不的效率会往上走一点。但是你要知道上海东方集团的才就上游一点都不比你差,上游把控货源的能力更强。花王在中国的代理是上海花王。

本质来讲是保税备货的模式,其实是没有把跨境电商最核心的优势给释放出来,走的是一般贸易进口人的老路。但是走了一些擦边球,比如商检上有绿色通道是检疫不检验,势必跟传统的一般贸易进口有巨大的不同。但是表现在税上的不同,现在商检的门槛不一样了,一般贸易今后不可能饶了你保税备货不做商检就进库的。我做一般贸易今后做保健品要拿帽子,20万一个。

腾讯科技:三张合一。

曾碧波:还不是三张合一的问题,是数据流。我做传统贸易今后,做保健品的盖子是蓝帽子,是20万到30万一个。你做保税备货进来就不需要这个,怎么可能呢?这两边的平衡型,我觉得接下来半年都会有不同的讨论和争议。保税做跨境的这批人在政府的话语权比较强的,现在也只有阿里能够帮我们行业跟政府沟通,其他几家在政府关系上到厅局级、部长差不多了。

腾讯科技:现在的跨境电商的目标还是瞄准保税区吗?是希望通过保税区和相关的职能部门有所沟通。

最后再问两个关于洋码头自身的问题,洋码头在下半年比较严苛的市场环境,自己有什么打算?

曾碧波:我觉得从我来讲,其实我们善于在危险中发现机遇。洋码头这么多年以来有三起三落,每次政府的大风大浪冲过来我们都在寻找最核心的价值链在哪里。今年对于我来讲,反而是一种比较轻松的一年,因为竞争不像去年那么疯狂,可以更理性一点,让我的团队、系统可以停下半年好好练内功。我们在去年这么快速的成长里面其实有很多的问题,比如售后的问题、退货的问题、海外货站的问题、空运物流的问题等等都保留出来了。我们的服务满意度一直只有百分之七十几,但是今年年初提升到的85%,下半年拉到95%。做C2C平台满意度拉到95%的满意度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今年你说我们最大重点的布局是什么呢?因为外围竞争没有像去连那么激烈,所有跨境做保税的那帮人可能都要慢半拍下来,烧钱也不敢烧,这就给了我半年到一年的窗口调整一来调理一下,我们有好几个模块都要树立。比如在移动端的流量分发,移动端的流量分发其实是全行业的问题,现在没有一家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在解决。因为移动端屏幕很小,你怎么快速、有效地呈现一些相关的商品、有兴趣的商品,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有一定的产出,这个是要做很多技术的沉淀才行。比如海外货站跟中国不同口岸之间的物流分配,这都需要高效调整。

今年我们在做很多的调理、内功,今年黑五也是另外大促,尽快在8月份之前梳理得更顺畅一些,在8月份大促的时候可以承载更大的量。相对来讲我比其他人更舒服一点,因为我看了4月份的数据,大部分跨境电商的同行是砍掉了六成到七成的交易额,跌得很厉害,我们还好没有怎么跌,也就是可以更安心地去发展。

腾讯科技:洋码头去年完成了一笔融资,包括密芽去年了完成一笔融资。今年我们在融资方面有什么考虑,包括整个资本行业对跨境电商的投资是不是就此会窗口已经关闭?不仅仅洋码头一家,因为洋码头毕竟拿到融资了,可以说是比较安全的企业。比如说一些比较小的跨境电商公司,是不是就意味着资本窗口的时机已经关闭了?

曾碧波:我们其实还好,我们去年拿了很多,而且去年也没有怎么烧钱,没有像其他家贴补那儿厉害,顶多在品牌上投放了一些钱,这些钱很少。而且人员的控制是比较稳健的,去年我们还是比较稳健。

现在我们在当下反而不着急这个事,但是您讲得对,现在这个行业里面不仅仅是跨境电商了,整个资本都是冬天。来自于两个比较不好的信号,一个是美国对中国的中概股没有任何信心了,所以美元基金对退出通道基本上绝望了,比如我现在投2亿美金,未来美股上市只值2.2亿美金,有这儿高的风险。因为美股的估值太低了,是因为之前很多中概股把这些事情做得蛮差、蛮脏的,我觉得这个退出通道给美元基金打击蛮大的。人民币基金因为看到中国证监会这些事情是大起大伏的,基本上也是到冰点。我觉得两边都不好,这是一个大的气候。

小的气候,跨境电商政策方面的起伏,去年巨头烧了这么多钱,资本对这个行业不是太感冒,这是事实。对于中小企业或创新、创业性企业在跨境电商去融资,其实在去年中下旬我们已经感觉到了,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拿钱少,几百万美金甚至小千万美金也可以,再往上拿三千万、五千万美金以上就很难了。而且前两天也有一个朋友问我一个问题,我们能预计2017年上半年可能会有很多并购性的事情发生,去年以及今年所谓的跨境电商的新宠吧。

腾讯科技:单行业的小巨头。

曾碧波:明年上半年可能会发生。这场仗不会好,真的要练内功、自己造血想办法盈利。再依赖资本这种模式的打法,这个时代我感觉已经是过去了,已经不是东哥的时代了。

腾讯科技:那代时代是烧钱换规模。

曾碧波:我觉得资本不会相信这个故事了,东哥到今天为止还没有盈利。

腾讯科技:谢谢您!

[责任编辑:sayaliu]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洋码头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