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互联网 > 正文

金沙江创投罗斌:决定投资映客只用了一个星期

腾讯科技[微博]相欣2016年04月29日17:22

金沙江创投罗斌:决定投资映客只用了一个星期

腾讯科技讯(相欣)4月29日消息,2016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今日在北京开幕。金沙江创投副总裁罗斌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直播之所以在现在火起来,和人们社交方式的改变、带宽的完善都有着很大关系。

随着手机、4G网络等通讯基础设施的广泛覆盖,再加上年轻一代需要更多的娱乐方式来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移动在线直播逐渐成为行业焦点。

移动在线直播的发展在过去一年格外引人关注,直播软件似乎在一夜间迎来爆发式增长:从“红衣教主”周鸿祎(微博)力捧的花椒直播,到国民老公王思聪投资的17,再到异军突起般斩获苹果排行榜榜首的映客,不一而足。

金沙江创投是映客早期投资者之一。罗斌告诉腾讯科技,早在2012年就考虑过要投直播类的公司。当时,9158和YY是PC时代的直播巨头。到了2015年,随着4G的推出,他更加感受到视频直播的风正在吹来。

再加上随着人们社交习惯的改变,人们不再满足于陌生人之间的神秘感,他们更想了解在网络另外一端的人们正在经历什么,“这种感觉和了解会更加真实”。

于是金沙江创投在2015年国庆节之后联系到映客,从接触到最后决定投资最后只用了一个星期。之所以选择映客,除了国庆节期间累计的100万用户外,还和映客团队有很大关系。

映客最早是由多米音乐孵化而成,映客创始人奉佑生也是多米音乐的创始人。罗斌认为,做音乐直播软件最重要的指标下载时间。“他们在多米有了1亿的用户,所以有很好的方法使用户点音乐后加载速度非常快的听到音乐。这和4G时代做视频是相似的,他们有一套完整的方法去监测怎么样来降低延迟问题。”

罗斌判断,目前市场中如此之多的直播软件,最后大的平台可能只剩一两家。另外,在某些垂直领域有自身优势的企业也在做直播,像这种非常垂直的领域,反而是原来做的好的公司比较有机会。“因为太垂直,原来的用户已经获取了,只是加了一个直播的标配,因此原来的一些公司会很有机会。”

以下是专访实录:

腾讯科技:去年金沙江创投投了回家吃饭、映客两个项目,现在发展都挺好的,您怎么理解这两个不同的行业?

罗斌:回家吃饭是我参与的一个项目,回家吃饭现在的发展还不错,这个模式我们做得特别早,融资也很快,到现在在这个行业几乎没有竞争对手了。回家吃饭因为是跟线下结合,还是需要我们把用户的体验、物流再做一些打磨。比如说我们之前订单上来太快了之后,最大的问题是客户下单送上门比较慢一点,可能跟之前饿了么比较想象,这个问题解决之后就发展得更好一些。

映客是我到了金沙江之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自己负责投资的项目,之前回家吃饭与同事一起参与的,映客是我自己去找的这个项目。应该说在最近是最火的吧。

我们投映客的时候是2015年10月份。其实我是2014年到金沙江的时候,在2012年移动互联网起来的时候就在考虑过要不要这样的公司。那个时候是9158或YY还在PC端的做这个,因为很早我就看到过跟陌陌相关的公司,2012年还在看陌陌,那时候我就觉得有机会。包括陌陌和之前的比邻、QQ以及更早的社区聊天室解决不了的问题是什么呢?在网上遇到陌生人的时候肯定是不知道真实信息的。如果通过互联网了解一个人最真实是看到他的样子,也知道他说的话,而且也知道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这样对一个人有非常真实的感觉。当移动互联网出来之后,还知道他平时在哪里玩、吃什么东西、喜欢参加什么活动的话,你会对这个人了解更真实。

移动互联网会大大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社交关系,这主要是指相对陌生的人。即使是熟的人,你也会想知道他生活的一些趣事。我们回过头来反思2012年并没有出现这样的公司,包括YY自己想做移动端都做不起来。原因是在2012年时宽带都不够,其次是智能手机刚刚开始普及,摄像头也不清楚。这些方面的技术其实不支持这些项目。到了2015年时为什么突然想做这个方向呢?很明显的标志是4G出来了。后来我用了4G后,发现了看视频都很方便,特别是在腾讯视频看球赛很方便了,在腾讯新闻看视频方便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机会来了,就是通过直播看到一个人说话的样子。

2015年的三四月份我看过一些项目,但是那个时候看完并没有看到满意的。到了2015年的10月份朱啸虎知道了17这个事情,看到这个模式是很OK的。我们就一起去商量一下看看这个领域的公司,本来我们很想谈一谈能不能投17,但是因为很多原因没有投上。当时17的内容特别混乱,没有特别规范,所以后来就在苹果商店全球下来了。

他应该是在2015年9月底下的时候,在10月份映客在国庆节期间不到十天的时间,用户做到了一百万。在国庆节期间就看到了映客,在国庆节之后很快跟他们联系谈这个项目,差不多一个星期就投了。

社交直播、直播社交的领域,映客算是第一的,包括日活、产品,这主要是跟他们团队有很大关系。映客原来的团队是做音乐直播软件的,他们做多米音乐,他也是多米的创始人。做音乐直播软件最重要的指标,就是你去听一首歌的时候肯定不愿意等20秒,就是一首歌还没有下载,你去点歌还需要等20秒,你肯定不会用。他们在多米有了1亿的用户,所以有很好的方法使用户点音乐后加载速度非常快的听到音乐。这是在2G、3G功能机时代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当到了4G的时候做视频其实很多东西是相似的,他们用一套非常完整的方法去监测怎么样来降低延迟的问题,包括后来他们的运营也做得非常好。

腾讯科技:现在做直播的软件这么多,您觉得怎么做才能表现出差异化?

罗斌:我昨天也跟一些人聊到了这一点。大的直播平台最后可能就剩一家、两家,其实最有可能是一家了。垂直领域的有一些原来有优势的企业也在做,像大智慧也做了财经直播。像这种非常垂直的领域,反而是原来做的好的公司比较有机会的。因为太垂直,原来的用户已经获取了只是加了一个直播的标配,原来的一些公司会很有机会。

但是另外一点,直播在移动端兴起有一个大的背景是什么呢?我们说风口,原来在PC端做得不好,PC端转移动失败之后就会出现新的机会,比如聚美优品转移动之后出现了小红书,很多公司会有这样的特制。在PC做得不错,但是在移动端做得不好。包括现在做新闻,原来新浪做得很不错,但是为什么今日头条也做得还不错呢?

这其实是跟PC端和移动端的风格有很大关系。原来做PC的公司现在想做移动,自己要好好想象,这是非常不容易的。甚至包括去哪儿,去哪儿算是从PC转到移动互联网时代非常成功的公司。为什么携程最后愿意合并呢?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更垂直的一些通过直播做创业的我还不知道,我也会看一看,但是到底怎么做、能不能行,很难笼统地去说。

腾讯科技:现在也出现了好多主播和网红,您觉得对于他们来说变现的方式有哪些呢?

罗斌:第一是虚拟礼物,现在已经是被验证过的。首先虚拟礼物的收入也不低了,很多很高了,其实有的网红收入比我高很多的。另外一方面,现在映客上很多的主播粉丝有了二三十万、三四十万,而且这些粉丝跟新浪微博不一样的是什么呢?这些粉丝是很真实的,至少映客的水还是比较浅的,新浪微博有些人有几千上亿的关注有僵尸粉,几十万的粉丝就可以让他过得非常好,比如说将来做一些电商,这类的转化是很高的。比如有的女生穿得非常洋气,很多女生喜欢看主播的服装、化妆。

映客上的很多女主播的比较时尚,把穿的衣服和化妆品就放在映客主页上卖的话销量会很好的,因为这是非常真实的。我看到一个主播已经用了,女生还是很相信口碑的。

主播通过自己的IP,相当于主播变成了符号。今天最大的网红算是罗辑思维或papi酱,他们通过平台把自己变得非常好了。现在在映客或平台上的主播通过平台的模式很快把自己的东西展示出来转化,也可以做会员或线下活动,其实跟明星是一样的。如果说我们在没有移动互联网或现在的环境之下,一线的明星就是大网红。到了今天明星会面对越来越多的挑战,因为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之前一个明星有很多粉丝,但是现在粉丝被分化了,比如一个网红做得很好就有很多的粉丝,其实会去分化明星的市场。明星其实也要跟上时代,比如刘涛也上了映客直播,这也是非常明显的趋势。

腾讯科技:您觉得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行业中,中国跟整个世界的关系有没有发生一些转变?

罗斌:我觉得中国现在已经是全球最大用户的国家,中国和美国应该说是在全球有一点leader的地位。美国跟中国不一样的是什么呢?美国是英语国家很快可以做到欧洲,而且文化也趋同。我们做互联网产品和做硬件产品不一样的,互联网产品是注重用户体验的,用户体验肯定跟文化和认知是有关的。美国的公司去做全球还好做,为什么呢?特别是做欧洲国家好做,因为他们的认知是有一些类似。

中国纯粹的互联网产品要做国外的也不是特别好做,你要想把一个中国出现的互联网公司把全球做了,难度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好处是中国有一个移动互联网公司或互联网公司把中国市场做到最大,你就已经很厉害了。我们看到BAT里面都是把中国市场吃得很大的,所以能够很成功。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还是要先把中国市场做好,才能去做海外。

但是在另外一方面,今天有些工具类的产品是有机会的,他们去做印度、阅览等等。

腾讯科技:比如像浏览器。

罗斌:对,比如浏览器、快牙、茄子快传,他们看到了国外的一些机会。比如像印度Wi-Fi不发达、3G不发达,两个用户之间传电影用蓝牙就可以连接,这样也可以获得很多的用户。包括昆仑万维、猎豹移动在海外做得不错。但是核心还是应用分发做得比较多一些,帮助去做应用分发以及广告的收入获利。像腾讯、百度这种大平台的还是不多,所以核心还是中国公司要把中国的市场做好,也就是做纯互联网的。像一些做分发的,也确实是在做海外的。

[责任编辑:chunwzha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