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智能 > 正文

《财富》深度解读谷歌VR新生态系统Daydream

《财富》深度解读谷歌VR新生态系统Daydream

VR次元 5月19日报道

谷歌(微博)在2014年决定认真对待虚拟现实时,迈出的第一步是说服内部员工。当时,该公司推出Cardboard从而涉足虚拟现实技术,这个笨重的塑料纸板可以将运行谷歌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变成一个临时的VR头戴设备。早期的市场反馈给了谷歌极大的信心——后来出货了500万件Google Cardboard,该公司的野心也在迅速膨胀。谷歌需要让自己的员工相信,VR不只是一种实验品,而是一场回报惊人的赌博。

为此,谷歌新任命的VR主管克莱·巴沃尔(Clay Bavor)将谷歌山景城总部一间普通的会议室改造成了专门的VR体验室,里面布置了各种音响、隔音材料和头戴设备。通过Value(半条命系列游戏的开发商)的VR设备,谷歌员工可以在这个房间里畅游太平洋,或是置身于演唱会现场。

“人们总是进去前好奇,出来后深信不疑,”巴沃尔说,“对于谷歌来说,这是一个有力的转折点。”

但谷歌公司之外是什么情况呢?目前,虚拟现实市场只能说是处于萌芽状态——市场调研机构TrendForce预测,2016年全球VR产值仅为67亿美元,其中大部分为硬件销售。谷歌推出Cardboard到现在的两年时间里,出现了一大批头戴设备竞品。Facebook旗下的Oculus VR推出了人们期盼已久的Rift,可以适配微软的Windows和Xbox平台。三星开始出货Gear VR,该设备是和Oculus合作开发的,由基于Android系统的Galaxy设备驱动。HTC推出了Vive,其软件由Valve开发。索尼宣布其大热的PlayStation游戏主机也将迎来VR系统。

TrendForce认为,VR市场最终将迎来拐点,2020年销售额将达到700亿美元——但大部分来自软件销售,而非硬件。谷歌希望自己能在其中发挥最大的影响力。

巴沃尔坐在谷歌总部VR部门的玻璃墙会议室里告诉我们,现在他需要说服谷歌总部以外的人——软件开发者以及智能手机制造商,从而共同推动VR技术的普及,让享受VR技术的人不只是现在拉动销量的尝鲜人士。他表示,其目标在于确保最优秀的开发者相信Android——而不是Oculus、Valve和索尼提供的操作系统竞品——能够给他们的投入带来最佳回报。

在5月谷歌面向软件开发者召开的I/O大会上,巴沃尔公布了Daydream——一个依赖最新版Android系统的虚拟现实平台,新的VR设备设计,以及与合作伙伴一起制造Daydream-ready设备的愿景。

与Cardboard不同,Daydream的目标是设计一个生态系统。巴沃尔称:“其主旨在于思考硬件、软件、观看器、控制器以及音乐会中的体验。”他暗示,与某些对手目前为止的做法不同,Daydream考虑的是整体,而不是单独某个环节。

这项工作的基础在于Android。谷歌的移动操作系统经过重构,已经能够支持现代VR技术所需的额外传感器、图形处理器以及元器件。它还将手机的其它操作与VR系统进行了更好的整合。(比如说,你可以在佩戴观看器时在VR中接收短信。)

这项工作的延伸在于谷歌重新设计的VR硬件。负责Android的工程部门副总裁大卫·伯克(David Burke)回忆起走进巴沃尔在山景城总部新建的实验室,当时他看到巴沃尔团队用微芯片、织物、塑料和传感器为新的观看器和控制器开发了大量的原型——估计有100个。伯克说:“线缆和计算机到处都是。”

最终成果——与Cardboard的短短几周相比,此次研发花了一年半时间——是一个面料光滑的观看器,完全贴合用户头部,依靠Android智能手机驱动VR内容。巴沃尔解释道,它更像一种“衣物”,而不是“小装置”——高端黑了一把长得像滑雪面具的Oculus Rift。新的控制器是一个小型棒状物;巴沃尔一开始测试时用它在VR钓鱼游戏里完成了挥杆放线的动作。

在VR硬件方面,谷歌属于后来者。不过,巴沃尔坚持认为其影响力将会是最显著的。通过同时打造VR软件和硬件(但允许合作伙伴制造自己的版本),谷歌借鉴了自己在Android上的战术,而Android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移动操作系统。两大Android手机制造商三星和HTC将开发Daydream-ready手机。育碧和电子艺界等游戏巨头也将开发Daydream-ready的VR游戏。

《财富》深度解读谷歌VR新生态系统Daydream

Daydream的合作伙伴

“我们用Android为开发者开辟了一片市场,”伯克说道,“我认为VR也需要这样的市场。”

这一战略能够让这家搜索巨头避免遭受“无法像苹果亚马逊等对手那样制造出吸引大量消费群体的硬件设备”那样的批评。该公司在可穿戴设备上最早的尝试Google Glass失败了。2014年收购的智能家居设备制造商Nest未能实现销售目标。

“尽管坐拥Android操作系统,但谷歌在硬件上从未有过突破性的成功,”股票研究公司Monness Crespi Hardt & Co分析师詹姆斯·卡马克(James Cakmak)称。

巴沃尔表示,谷歌吸取了Glass的教训,在VR上绝不再犯。针对入门者的一套Daydream-ready系统不会要1500美元(如Google Glass)或是600美元(如Oculus Rift)那么多。他不愿透露谷歌新的观看器和控制器的价格,只是说不需要很多钱。其软件将面向开发者免费开放。

“我们将在人们习惯的、熟悉的和已有的设备基础上进行开发,”巴沃尔表示,“人们还会继续购买智能手机。”

他还表示,这些设备将由各家制造商生产,不只是谷歌。“你购买一个额外设备,它能把你的手机变成放在包里随身携带的电影院。”

虚拟现实会不会成为谷歌最终无法赚钱的一项实验?巴沃尔表示,该公司希望能复制Android通过Play商店销售内容的模式。他补充道,应用内购买可以带来额外的收入。他并没有提到广告,而谷歌通过广告赚了无数的美元。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分析师布莱恩·布洛(Brian Blau)对谷歌很有信心。“谷歌是打造生态系统的大师,在这方面要比它的竞争对手们高效得多,”他认为,“打造VR平台其他人恐怕要靠边站了。”

分析师卡马克表示赞同。谷歌有机会在虚拟现实内容中显示广告,并让观众全神贯注地观看。“谷歌的核心仍然是一家广告公司,”他认为,“VR可以让谷歌收集更多的数据,获得更多针对性展示广告的机会。”

就目前而言,巴沃尔关注的是生态系统的大局。“我不会骗你说VR会让你和站在演唱会人群中一模一样,”他说,“但肯定比你看电视要更加接近于亲临现场。你可以把百老汇一张位子的票卖1000万次。每个人都想看百老汇新剧《汉密尔顿》,但能亲眼看到的只是极少数人。虚拟现实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秋实)

[责任编辑:honestsun]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Daydream

阅读更多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