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智能 > 正文

独家专访蚁视CEO覃政:“VR+直播”是生态布局的最重要拼图

编者按:VR技术的火爆带动了国内VR产业的崛起,大大小小的VR公司层出不穷。VR次元独家专访系列——VR先锋,精选国内知名的VR公司,与其创始人进行深入的交流,拨去浮华,为您还原一个真实的国内VR众生相。

VR先锋系列第一期:蚁视创始人、CEO覃政。

独家专访蚁视CEO覃政:“VR+直播”是生态布局的最重要拼图

VR次元 孙实 6月28日报道

中关村软件园,这里被称为“中国互联网最繁荣”的地方,已经入驻了百度网易新浪、联想、浪潮等国内知名的互联网和IT公司,。随着2016年成为VR元年,这里的一家VR公司也逐渐走进外界的视野。

当我走入华胜天成大楼时候,蚁视创始人、CEO覃政为了能让我体验到他们将于7月初发布的产品,正在和工作人员调试设备,并且不断为我讲解他们最新的产品,甚至细致到现场去为我验证他们的红外捕捉技术。

今年4月,VR次元独家发布了德银VR报告中文版。在报告中,德银绘制了一张VR生态图,而在PC VR部分,仅列出了三家公司,蚁视就位列其中,而其他两家是现在业内知名度最高的HTC Vive和Oculus。

独家专访蚁视CEO覃政:“VR+直播”是生态布局的最重要拼图

没有巨头背景的蚁视,是如何成为德银眼中的“代表产品”?在创业的过程中,蚁视遇到了哪些挑战?关于VR,蚁视未来会有哪些战略布局?带着这些疑问,VR次元和覃政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交流。在听过这位工科男生朴素的回答之后,或许能让你更加了解这家VR创业公司,更加了解VR的未来。

Facebook投资Oculus前 蚁视就已经开始布局VR

2014年年初,Facebook斥巨资收购Oculus,被认为是“VR开始走向大众视野”的标志性事件。一年多之后,国内才涌现了无数的VR创业公司,但覃政却属于最开始尝试的人。

工商局企业注册信息系统显示,蚁视成立于2014年3月,这距离Facebook投资Oculus仅仅过去了一个月。而且按照覃政的说法,蚁视早在2012年就开始布局VR了。

覃政回忆称, 2012年读博一的时候,就开始想利用自己的专业做一些新奇的事情,其中就包括虚拟现实,因为虚拟现实光学的部分和航天领域的传感器和动力学部分,有一些联系,所以从那个时候就有了做VR的想法。

在刚刚成立的时候,蚁视也属于摸着石头过河,因为当时国际上做出成就的也仅仅有Oculus一家,“但是它还没有被收购,在美国硅谷算小有名气的,但远远没有达到全球知名。”覃政说道。

没有样板,没有对标企业,这是公司创立之初摆在覃政眼前的一个VR次元题,所以当时的覃政更多把精力还是放在了技术研发上,并且在真正创业之前,就已经储备了二十多项专利,其中有大量的新技术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被应用到直接的产品当中。“有了这些专利之后,我基本就有信心我能做这家公司了。”

提起创业之初,覃政依然非常自豪。在Oculus被Facebook并购的时候,蚁视踏上了Oculus的“老窝”,就是它的Kickstarter众筹平台,完成了250万美元的融资。“但当时整个硅谷的力量在支撑Oculus,我们却只有五个人,实现了26万美元的融资,在当时其实是非常成功的。后来我们慢慢提出了一些当时看起来可能匪夷所思或者独树一帜的想法,慢慢这些想法被行业所接受了,甚至有一些开始变成了主流。“覃政说道

产品布局:不看好VR一体机

2014年年底,蚁视发布了第一代产品,一款PC VR、一款移动VR和一款全景相机。在谈到产品规划的时候,覃政很着重强调:“未来依旧会走这个路线,我不看好一体机,因为它不代表未来。“

在覃政看来,用户需不需要一件产品,要关注两个维度:价格和体验。如果真的做出了一台一体机,用户的硬件体验可能会比Gear VR好一些,但是在软件层面它绝对不能比过Daydream的体验,因为Daydream是经过谷歌(微博)亲自优化的,而这台一体机的价格可能要比Gear VR高出了五六倍,这就落到了“用户不会考虑购买”的区间,所以一体机是不符合商业逻辑的。

对于PC VR和移动VR,覃政并没有对哪款产品给出过多的偏心,因为“PC VR是提高用户体验,达到行业地位、树立行业标杆的产品品类,移动VR更多的是打开市场,扩大市场影响力,提高品牌知名度,然后获得更多的用户。“

VR生态布局:今年直播会是重点

有了硬件,自然会想到依托硬件进行生态布局,蚁视也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并且直接切入到VR+直播领域。

近日,蚁视与360花椒直播合作,邀请柳岩作为VR专区首位明星主播。覃政表示,未来直播板块会成为蚁视比较有特色的板块,主做 VR的垂直直播,让用户随时随地穿越到世界上的一个地点,去体验那个时间正在发生的事情。

但随着VR直播的兴起,也有很多用户质疑:直播我必须要看全景吗?看一场演唱会的VR直播,我为什么要回头看观众?对于这种质疑,覃政也提出了改进的意见。

覃政表示,蚁视现在做的是180度有指向性的VR直播。 它的范围就是半球面的一个区域,因为用户并不关心身后有什么问题。“VR直播不一定要360度。”覃政依然这样强调。

具体到VR布局方面,蚁视未来依旧会向花椒进行相关的技术输出和产品输出,打造一个泛娱乐的一个直播平台。比如做体育比赛,会把一些摄像机放在非常非常巧妙地方去进行拍摄,会让用户以完全不同的视角去体验一场比赛,或者体验一个场景,或者加一些交互方式,这些都是蚁视未来会去尝试的。

当然,除了直播,蚁视还在“VR+”领域进行了很多尝试。

比如“VR+旅游”方面,蚁视与故宫合作,早在2015年就做了故宫文渊阁VR版, 虚拟场景的制作、VR沉浸式游览、VR拍摄,一切都是颠覆视觉享受的。

“VR+手机”,蚁视的Open VR的技术正在为联想、一加等众多手机厂商所使用。2015年11月曾与联想合作推出了乐檬蚁视VR眼镜,开创了国内VR硬件厂商与传统手机厂商合作的先例,目前乐檬已在海外售出近50万套。

关于“VR+”的未来,覃政表现的信心满满:“我们所有东西是完全开放的,包括我们的对外输出的技术以及我们自己本身技术方案都是完全开放的,兼容性都是完全打通的。在VR市场,我们要联合做成一个类似Android的生态,这样的生态里面未来会有更多的开发者愿意去开放生态开发游戏,一旦游戏出来之后,这一款游戏可以适配HTC,也可以适配OS VR,也可以适配蚁视设备,这样用户也会有更多选择余地。”

以下为VR次元和覃政对话实录(已整理):

VR次元: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覃政:我学航天的,在北航学航天器设计。在航天五院学了三年的硕士和两年的博士。

VR次元:怎么听着跟VR没什么关系呢?

覃政:其实原来本来在整个学术界也没有什么跟VR相关的专业,所以纯粹是自己的兴趣爱好,就是想做这个,就从学校退学出来做了这个公司。

VR次元:当时出于什么考虑? VR火是从Facebook收购Oculus,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萌生这个念头的吗,还是更早?

覃政:其实那也是我们公司成立的时间。我们公司算是2013年年底开始做的,但真的有这想法的话是从2012年的年初就开始了。

小时候看科幻小说,喜欢科幻电影,觉得未来如果有一天能够进入电子世界,虚拟世界是很酷的。一直有这个念头没断过。

2012年的时候,我上博一,那时候在上学,可能思维比较活,就会想一些新奇的事情,当然,正好发现我学了那么多年的专业,虽然可以做航天,但是这个专业的知识背景也可以让我有其他的一些技术方向的可能性,其中有一个就是虚拟现实。

VR次元:创业的时候有什么对标公司?

覃政:公司创立的时候其实整个国际上就有一家VR公司,就是Oculus,但是它还没有被收购,在美国硅谷还是算小有名气的。

VR次元:当时也是想对标它吗?

覃政:当时也没有什么可对标的,因为它当时也没有一个估值范围,我们当时认为既然它已经做了VR了,那我们要做VR,我们要做有我们特色的,因为我当时觉得我既然要创业,我一定要做点创新的东西,如果还是在做一些亦步亦趋,或者照搬国外的东西不是我想做的东西。

我想做VR要有足够的技术储备,所以我当时大概在创业之前,花了两年时间做专利,当时已经储备了二十多项专利,其中有大量的新技术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被我们应用到直接的产品当中,因为它属于比较超前的一些技术。有了这些专利之后,我基本就有信心我能做这家公司了。

当时也看到行业内部有像Oculus这样的公司已经在做了,但是他的东西还没有正式发售,我们还没看到它的产品长什么样子,也没看到它产品具体的效果,但是我们通过对美国硅谷的一些资料的分析,大家知道它的技术路线是什么样的,知道它的方向什么样,我们就想跟他们走不一样的路线。因为当时我们已经看到它走封闭的路线的,过了两年多,三年多,现在看来,它确实在走封闭。

像Oculus被Facebook并购的黄金的这个时间点上,我们踏上了Oculus的老窝,就是它的Kickstarter众筹平台,而且我们完成了一个非常成功的一个众筹。虽然我们当时的众筹金额只有Oculus金额的十分之一,但当时有整个硅谷的力量在支撑它,我们当时只有五个人,但是我们实现了26万美金的融资,在当时其实是非常成功的。后来我们慢慢提出了一些当时看起来可能匪夷所思或者独树一帜的想法,慢慢这些想法被行业所接受了,甚至有一些开始变成了主流,我们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这个行业。

VR次元:蚁视 2014年底发布了第一代产品,当时发布的移动VR和PC VR。

覃政:对,一直到现在为止,我们依然在践行我们当时提出来的三个产品线,一个是PC端的产品线,一个是手机端的产品线,另一个就是我们的VR的相机,拍摄设备。

VR次元:那一体机呢?

覃政:我们到目前为止不把一体机列为我们的产品线。

VR次元:为什么?

覃政:我认为任何一个行业,我们认为把它定为科技产品,科技产品会遵循一个规律,因为科技上是一个新的东西,新的东西就有尝试的一个成本,尝试成本就决定,其实对用户来讲,他要判断的是两个因素,一个是他的体验到底有多好,另一个,他的价格到底有多么吸引你,他只判断这两个因素。

我们在判断这两个因素的时候,我们一般会在心里面拿出一杆尺子去判断一下这个物体大概处于哪个区间。大概会有三个区间,第一个区间就是马上要下单,必买的区间,毫不犹豫马上的区间。第二个区间就是我可能要再想一想,我心动了,但是我还要再想一想的区间。第三个区间就是我想再等一等这样的一个区间。我们现在经过对于行业内部VR的,通过我们暂时先分为移动端,因为我们比较的是移动端,比较这几款。一个是谷歌Cardboard,一个是三星的Gear VR,一个是谷歌的Daydream,一个是所谓的目前安卓的一体机,一个是像我们蚁视这种塑料的手机壳,我们把它进行了一个分析。

谷歌Cardboard落在了马上下单必买的区间,蚁视也属于这个区间,我们的体验会比Cardboard要好一点,我们的成本会比它高一点,但是这个比例基本是成比例增长的,所以依然对用户来讲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再往上走的话,出现这个产品是三星Gear VR,它的体验确实比我们塑料的手机壳体验会好很多,但是它的成本也提高了很多,所以它上升到了一个,用户虽然心动了,但是还要再想想的区间。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完全大卖的原因,只是在一定范围内很火爆,是因为它的产品成本还有些高,虽然已经从200美金降到100美金了,但是还是属于用户再想想的区间。

在这个里面,Daydream做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虽然Daydream目前没有公布价格,但是我们通过了一个分析我们会发现,如果Daydream想要去PK掉,因为Daydream对标的的市场,不是Cardboard的市场,而是跟Gear VR去PK,他如果想战胜Gear VR,他一定会推出一个价格比Gear VR更便宜,同时体验更好的一个产品。这个是肯定能做到的,为什么?因为首先谷歌做了安卓,所以它有能力比三星做更好的优化,在安卓这个领域上。其次就是,因为它大量的会借助手机本来的功能,它要求手机要有一个很好的屏幕,也就意味着说,其实它的本体就是一个壳体本身不需要太高的成本,它不需要像三星的Gear VR需要加一些传感器元器件,它的成本势必会降低。

Daydream有可能会把这个东西拉低到必买的范围之内,就是价格继续拉低,体验比Gear VR更好,所以Daydream反而会落回到价格必买区间,所以Daydream一定会火爆,这是我现在的一个判断。

但是我反过来说,在同样的这条区间之上,我会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存在,会有一个产品比Gear VR的体验可能会更好一点,但是现在有些厂商它的体验还不如Gear VR,如果我们认为真的做好了一体机,有可能比Gear VR的体验要再好一点,但是它达不到,它一定达不到Daydream的体验,因为Daydream是谷歌官方亲自优化的,你这个做一体机达不到谷歌官方的底层优化的程度,所以你会存在一个区间,你可能比Gear VR可能略好一点甚至还不如它,但是你一定会比Daydream的体验要差,是你要注意,它的价格是Gear VR的五倍以上。 从商业逻辑上分析,我们认为这样的产品不可能成功。

VR次元:蚁视有PC和移动VR,现在更侧重于哪款产品?

覃政:我们现在两方面都在做,我们认为在PC VR它是提高用户体验,达到行业地位以及树立行业标杆的产品品类。而移动VR更多的是打开市场,扩大市场影响力,提高品牌知名度,然后获得更多的用户。

VR次元: PC端主要是重度游戏,像移动VR有哪些游戏?

覃政:轻度的手游,休闲类的,轻度类的手游,以及一些偏体验的应用。

另外我们还有三个板块,一个就是我们的VR的实际现场的板块,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VR相机拍摄很多丰富的内容,包括我们录拍的一些影视剧,比如我们把它放在剧组,剧组一天下来之后我们获得一条VR的万万没想到的一个影片,这个也是用户的一个新的尝试,你也能够感受到VR的这种跟演员在一起的感觉,可能我们其他的一些场景,比如我们的会录制一些话剧,我们现在跟开心麻花录制他们的话剧,我们也在跟德云社洽谈后面长期的一些合作。另外像国家大剧院我们也在洽谈一些合作,我们未来的一些方向上都会尝试内容的产生。包括在一些体育比赛,我们今年尝试了欧洲杯的节目现场的录制,这是跟央视合作的,今年的奥运会我们会更加深度的跟央视合作,在奥运会期间赛事的相关的一些报道。所有这些内容是在我们实际现场这个环节来产生,这个整个环节里面的话,玩家,用户看到的是一扇一扇新的窗户打开,打开一扇窗户就会到一个新的世界里面去,看到一些场景,真实的场景。

第二块就是我们的直播板块,我们今年会做直播的板块,一方面会跟合作伙伴共建,比如说将花椒上比较火的一些直播信号引用到我们直播平台上,相当于跟花椒共享我们的一些技术。

此外,我们自己的直播也会更加有特色的做一些相应的一些直播,比如我们做一些技术的直播,或者做一些相关的一些新的活动和这种比赛的一些相关的直播。

未来直播板块也会成为我们比较有特色的板块,我们不做目前属于这种直播领域,我们做的更多的是VR的垂直直播,打造的是一种,随时随地让你穿越到这个世界上的一个地点,去体验那个时间正在发生的事情。

VR次元:因为我听有人说,做VR直播,比如说演唱会,可能用户就是需要看而不是需要360度去看观众的表现,这个您是怎么看的呢?

覃政:这点正是我们现在解决的VR次元题。我们现在做的VR,包括我们跟花椒,跟央视的合作,我们做的都是180度有指向性的VR直播。

180度是很大的一个范围。你看一下,你可以看到我们只拍正面,只有正面的区域。低头看一下,它的范围就是我们录播相当于半球面的一个区域,我们并不关心身后有什么VR次元题。我们在眼前的画面有非常真实的效果。

我们目前跟央视合作,跟花椒直播,我们上次跟刘岩(微博)那个合作,我们也是只用正面180度的画面。这样的话,我们跟一个,比如跟一个美女主播去聊天,我不想知道这边是什么,就想看她在我面前跟我聊天的感觉。所以这个正是我们要解决这个痛点的VR次元题。

我们认为VR直播是不是一定要360度?我认为是没有的,我在2014年年底的发布会上,我就明确定义过,我们所谓的要做的VR是什么样的VR,我们做的VR有三点技术要点,第一点是画面必须要有立体感,目前很多VR连这一点都满足不了,很多所谓的VR有360度,但是没有立体效果,所以它没有立体感,我们所谓2D跟3D的区别。虽然360度包含,但是每个画面都没有立体效果。这点我认为就不是VR。第二就是需要有精确的头部的追踪,就是我头能转。第三点就是我们画面要足够大,我们视角要足够大。目前的话,我们目前的这个技术满足这三个VR的根本要素,所以我认为这就是真正的VR,现在很多360度虽然它满足了头部追踪,满足了大的但是本身缺乏立体效果,因此可能就比较VR,我们只能把它叫全景或者360。

VR次元:现在布局这么多直播,哪个产业比较多,是娱乐还是体育,还是其他的。

覃政:直播我们选定的合作伙伴就是花椒,花椒现在也是360旗下非常大的一个直播平台,也是目前国内非常排名靠前的一家直播平台。我们在直播平台,就是在泛娱乐直播这块就跟花椒合作,当然,我们未来会向他进行相关的技术输出和产品输出,共同打造一个泛娱乐的一个直播平台。当然,我们自己会有关于垂直VR直播的一些想法。这个垂直VR就是指的我们平台上只做VR的直播,因为毕竟花椒还有它正常的直播,它VR的直播,相当于板块。我们对于这个方面会有更多的想法,我们会做更多实验性的一些探索。

比如我们做体育比赛,我们可能会把一些摄像机放在非常非常巧妙地方去进行拍摄,比如我们做乒乓球比赛,我们会把它放在球桌上面,而我们做网球比赛我们是不是,我们做高尔夫是不是有可能把它放在球杆上,是这样的方式。会让用户以完全不同的视角去体验一场比赛,或者体验一个场景,这是我们觉得最有意思的。一个桌球比赛我们可能把它放在一个非常,放到球桌上面都有可能。这也是我们要尝试的一些。包括VR里面的一些交互方式,这需要我们来去尝试,需要我们去探索的。VR直播里面如何能够在带宽比较小的情况下进行一些巧妙的传输,如果利用头部的转动加上一些交互,比如前面有个人,当我盯着他的时候,他会跟我发生一些互动,比如我会通过我的完全的这套交互方式实现所谓的VR的沉浸感的交互的,就是我们直播人有一些交互,我需要跟他说话或者我需要给他送一个礼物,这种技术层面,交互层面我们需要探索更多。所以我们的平台上面除了游戏之外,我们有真正的实际现场的录制的内容,我们有真正直播要探索的内容,我们还会有,未来我们一定会存在的是我们兼容性赶快,因为我们刚才也讲了开放,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能保证它的兼容性,兼容性就是在于说我们能够兼容现有的内容,就在我们的手机端,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技术去兼容现有的视频资源,包括现在最火的《太阳的后裔》《翻译官》这种比较火的电视剧。

[责任编辑:honestsun]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蚁视
VR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