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智能 > 正文

有人说暴风魔镜是玩具,所以我们找到他们CEO聊了聊

编者按:VR技术的火爆带动了国内VR产业的崛起,大大小小的VR公司层出不穷。VR次元独家专访系列——VR先锋,精选国内知名的VR公司,与其创始人进行深入的交流,拨去浮华,为您还原一个真实的国内VR众生相。

VR先锋系列第二期:暴风魔镜CEO黄晓杰。

有人说暴风魔镜是玩具,所以我们找到他们CEO聊了聊

暴风魔镜CEO黄晓杰

VR次元 孙实 6月29日报道

2014年9月,第一代产品上线;

2014年12月,第二代产品上线;

2015年6月,第三代产品上线;

2015年11月,第四代产品上线;

2016年6月,第五代产品上线;

不到两年,五代产品先后问世,你觉得这会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

在很多人眼中,觉得它是一款玩具,仅仅具备3D特效;它估值14.3亿,有人说就是它把暴风影音的股价炒了上去;但有人说它是国内VR硬件的先驱,能让用户以极低的价格享受到VR的沉浸感……谜底已经揭晓了,它就是暴风魔镜。VR次元独家专访暴风魔镜CEO黄晓杰,解读在争议与赞扬声中成长的暴风魔镜。

暴风魔镜未来的黑科技

在今年5月的发布会上,暴风魔镜推出新一代虚拟现实产品暴风魔镜5及5 Plus,并与手势识别公司Leap Motion达成技术合作,将手势识别技术集成到新产品中,除了支持头控、遥控、触摸板,还引入了手势识别这样的“硅谷范儿”交互方式。因此,外界也评价称,正是因为这一项“黑科技”,让暴风魔镜5的价格一下子翻了10倍。

但黄晓杰的“野心”远远不止于此。黄晓杰表示,未来的暴风魔镜产品,要融入很多的黑科技,第一个方向就是应该用更高端的屏幕和芯片,第二个要让今天VR的头盔模式变成眼镜模式,变轻变薄,这样用户才能长时间使用。

VR创业的机会还是在内容

Facebook收购Oculus之后,国内涌现了VR硬件创业热潮。但据媒体报道,

80%的国内的VR硬件创业都已经死了,一时间,VR似乎成为创业圈里的一道“死亡符咒”。

但黄晓杰认为,中国的在VR时间点上其实是跟美国同步的,但出现“死亡潮”的问题在于, VR硬件平台比拼的是技术、品牌、资源、渠道,小公司在这个领域生存的可能性非常小,到最后杀出重围的肯定还得是巨头公司。

硬件很难突破,这意味着创业公司必须要及时调转航向。黄晓杰表示,创业公司做VR内容的机会很多,比如游戏内容和视频内容都要升级,现在的VR视频领域大部分还是全景,没有加3D,VR视频的未来应该是全景+3D,既有沉浸感,又有立体感。

PC VR是反人类产品

暴风魔镜发布了五代产品,定位都是移动VR。在VR次元独家发布的德银、高盛VR报告中,都认为未来的VR是有三种生态:PC VR、移动VR和一体机。

但在黄晓杰看来,PC VR是一款反人类的产品,因为它连着电脑,就会造成很多不便。基于此,黄晓杰也得出这样的结论:未来VR市场90%的份额属于移动VR+一体机。

黄晓杰认为,市场早期肯定是VR+手机这种模式,因为智能手机普及率已经很高了,用户只需要买一个非常廉价的头盔就可以体验VR。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一体机融入了 4K屏的体验,变成更轻薄的模式,用户觉得这样的体验远远好于搭载手机的体验,这时候一体机的时代就到来了。

国产手机做VR是好事

今年,华为、乐视、一加等国产手机都发布了VR硬件产品,对于这些巨头或者巨头背景的公司扎堆VR领域,黄晓杰并没有表示过多的担忧。

黄晓杰认为,行业的推动必须依靠手机厂商一块推动,尤其像手机模式,只有手机针对VR优化得更好,戴上之后才能防止眩晕,这个我们是非常欢迎手机厂商一块进来的。其次,暴风魔镜和很多手机厂商是合作伙伴,包括小米、华为、奇酷,里面的发行平台和内容全部是与暴风魔镜合作的。

以下为VR次元和黄晓杰对话实录:

VR次元:暴风魔镜3是去年5月,4是11月,今年又是5月发布了暴风魔镜5,我觉得很巧合,都是半年一款,是有意安排的吗?

黄晓杰:这可能跟研发周期本身有关系。因为VR的技术本来还是在快速迭代,未来每半年会有一些颠覆性的关键技术产生。

VR次元:那以后也会按照这种半年一款的方式吗?

黄晓杰:我觉得迭代周期应该是快于手机的,无论是芯片、屏幕还是它整个的重量,大小,轻薄化,整个体验的提升一定是半年一定要迭代一次的。

因为快速的技术进步,可能每半年你就觉得之前的体验跟新的体验差多了。所以我们这次发布的里面几个核心的技术一个是位置追踪,一个是手势识别,这样的技术可能在半年前,在移动上基本上做不到,今天我们已经实现了。

VR次元:像刚才你也说位置追踪、手势识别,未来新产品还会加上哪些黑科技?

黄晓杰:第一个方向就是应该用更高端的屏幕跟芯片,我们要开发骁龙820的芯片。第二,屏幕未来有可能会逐步的提高,未来应该到4K屏以上,这样的话颗粒感会大幅度下降。

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说未来VR的趋势应该今天的头盔模式变成眼镜模式,变轻变薄,这样的话用户才能长时间的使用。比如未来的终级状态可能就变成了一个眼镜,这样的话用户就可以长时间佩戴了。

VR次元:暴风魔镜APP里面有视频、游戏,未来如何布局VR生态?

黄晓杰:有自制的部分,也会有合作的部分,但是更多的应该是第三方,第三方来做,我们帮他发行,然后提供登陆支付交互这样的能力。

VR次元:对现在国内VR硬件市场您有什么看法?有人说80%的国内VR硬件创业都已经死了,有哪些地方值得反思?

黄晓杰:值得肯定的我觉得是中国的在VR时间点上其实是跟美国同步的,中国的动作一点不比美国人慢。但是VR次元题在于,我觉得VR的机会分三拨机会,第一拨机会是硬件平台的机会,第二拨机会是关于内容娱乐的机会,第三拨机会是关于各种垂直业务的机会。第一拨机会里面能跑的公司一定寥寥无几,所以小公司在这个领域生存的可能性非常小,到最后的结果一定是有资金,有资源,有品牌,有渠道的。

VR次元:创业公司更适合做的也就是VR内容?

黄晓杰:机会特别特别多,包含我们提出VR2.0的概念里面提到的,比如说游戏内容和视频内容都要升级,从1.0模式升级到2.0模式。包括视频领域,我们觉得今天拍摄的大量内容还是全景,但是没有加3D,今后未来应该是全景加3D,既有沉浸感,又有立体感。

VR次元:也能够交互。

黄晓杰:也能交互,而且是第一视角,而且是分辨率要提升,至少到4K以上。所有的特性都需要把今天的标准提升,否则的话,还是拿着传统的那些标准去定义VR的话,内容一定是不能满足需求的。

VR次元:暴风魔镜应该定义为移动VR,因为我们之前也做过高盛的报告,还有德银的报告,里头都是说VR分三类,一个是PC VR,移动VR还有一体机。您觉得未来这三种生态哪种会是主宰?

黄晓杰:我觉得一体机和移动VR是一类的,都是脱离PC的,所以我们都把它定义成移动VR。对于这样的移动VR,我们对未来的判断90%的市场是属于移动VR,因为我们觉得下一代互联网它的核心特性必须具备移动性。

VR次元:只要它连着电脑,他就可以造成不便。

黄晓杰:对,我觉得这个其实是反人性的,所以其实大家会看到,移动互联网怎么颠覆PC互联网呢,第一个核心就是移动性。

VR次元:带手机的这种是未来主流还是纯一体机?

黄晓杰:这两种模式可能会同时存在,在市场早期的阶段应该手机的模式,因为智能手机普及率已经极高无比了,只需要买一个非常廉价的头盔就可以体验VR。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一体机的体验,比如上了4K屏,2K屏,上了更轻薄的模式,就会跟手机的模式产生一个巨大的体验的一个提升的时候,有可能一体机的模式,或者一体机不能定义成一体机,应该定义成VR眼镜,真正眼镜出现的时候,用户觉得这样的体验远远好于手机体验,大家哪怕花几千块钱也愿意买这样的设备,那个时候比例会慢慢提高。

VR次元:那现在好多手机厂商,包括华为、乐视、荣耀他们进来做VR,好像也都是从移动VR入手,你怎么看这种竞争压力?

黄晓杰:首先我觉得行业的推动必须依靠手机厂商一块推动,尤其像手机模式,依赖于手机,只有手机针对VR优化得更好,它整个你戴上头盔之后才能防止眩晕,这个我们是非常欢迎手机厂商一块进来的。第二,手机厂商我们很多都是合作伙伴,包括小米、华为、奇酷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比如说华为上个月发布的P9的旗舰机,也发布了基于P9的华为VR,那个里面的发行平台和内容全部是跟我们合作的。

VR次元:我体验了一下,查了网上的一些评测,就是感觉好像前面的颗粒感。

黄晓杰:颗粒感主要取决于手机,所以我的这个事未来一体机可能会颠覆手机模式的一个关键技术,因为手机现在90%的手机屏都是1K屏,1K屏其实颗粒感都很明显,哪怕iPhone几乎都是1K屏,所以看起来颗粒感比较明显。

VR次元:所以这个本身跟魔镜没关系。

黄晓杰:没关系,主要是手机。如果你用了三星或者联想某些旗舰机,他们都是2K屏的,体验就会比1K屏好很多,就是比iPhone好很多。如果未来的一体机出现4K屏的话,那清晰度会大幅度提高。

VR次元:暴风魔镜如何解决眩晕感的问题?

黄晓杰:眩晕感第一种眩晕是因为系统延时产生的,就是当人的头部运动的过程中,如果图像显示慢于头部的转动,如果说延时会大于20ms的话,人就会感觉眩晕。这里面包含了屏幕的延时,操作活动的延时和芯片的延时,算法的延时,它是整个系统的问题,这个我们会在2014年年底推出的一体机里彻底解决掉,我们会用高通820的芯片,用更低延时的屏幕,同时谷歌(微博)已经发布了Daydream这样的操作系统级别的VR跨过的系统,包括我们自己的算法会把整个延时控制在20ms以内,这样延时就会大幅度降低。

VR次元:像暴风魔镜以后会布局AR领域或者MR领域吗?

黄晓杰:当然会,因为我们认为VR+AR可以统称为智能眼镜,这样的智能眼镜会是下一代互联网,VR是叫做下一代互联网的雏形,未来的终级形态应该是VR跟AR的结合。

VR次元:暴风魔镜应该是2014年开始做的,但当时业界只是开始知道VR这个概念了,暴风魔镜当时就布局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黄晓杰:那个其实是因为冯鑫(微博)自己在2014年的时候用了一次Oculus,用了之后他觉得这是他从业十几年以来最颠覆性的一个技术。他觉得这个技术一定会取代当前的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所以在当时已经看到了这样的一个趋势,坚定地去做这样一件事。

VR次元:最近的数据销量是突破100万了。有没有长期的一个目标,比如说今年或者明年的销量?

黄晓杰:今年年底我们希望能破500万。

VR次元:暴风魔镜APP这样每天月活或者日活有没有?

黄晓杰:月活我们现在已经突破了120万。

VR次元:这个数据在国内现在是?

黄晓杰:绝对第一。

VR次元:说说其他在VR领域的布局吧。

黄晓杰:现在我们提出在VR2.0里面一个重要的点就在于需要把今天粗制滥造的简单拍VR Demo模式变成一个真正我们刚才讲的VR的特性包含了第一视角,包含了交互,包含了分支情节,包含了3D4K等等所有这些东西全部做进去,同时我们会跟拥有IP的一些合作方一起合作去做VR真正的内容。

VR次元:所以刚才您也说,像现在全景视频很多公司在做全景视频,但是实际打上了VR视频的标签,我觉得这是不是算是行业里不太好的现象?

黄晓杰:对,那个我们都认为叫VR1.0,VR1.0是简单的拿一个设备拍,以为这就是VR了。但是其实这里面完全没有发挥VR真正的特性,第一视角的特性,交互的特性,分支情节其实都没有。

VR次元:现在有名的VR产品,像Oculus、HTC,或者索尼的,你觉得他们价格这种可能都达到四五千元这种价格是不是天然的就相当于隔绝了一部分消费者了?

黄晓杰:对,所以我们认为说,为什么我会提出VR的一个概念,我们希望整个行业能够明白一件事,就是基于PC的模式,它的体验可能很好,但是它的缺点非常非常明显,就是PC本身是个没落市场,它的销量和激活率在大幅度下滑,而且这个所谓追求的极致体验导致的结果是他失去了移动性,只要失去了移动性的产品一定不是下一代互联网。所以无论从价格还是整个使用体验的不能移动的这种特性一定导致了它是一个小众群体,或者偏线下体验的市场。

VR次元:还有就是5月份谷歌发布的那个Daydream,未来跟day dream会有什么交集吗?

黄晓杰:当然会,我估计可能Daydream应该会成为安卓系统的底层,但成为底层的时候,VR就可能会基于这个模式去做上层的开发,我们当然也会很快切换到Daydream上。

VR次元:Daydream在技术上是一种什么样的级别呢?有人说很牛逼,有人说就是给低端VR提供的一个平台,但是对高端来说,它基本没什么用。

黄晓杰:看怎么定义所谓的低端高端的。因为有人说高端就是指PC的模式,就是PC的模式我认为小众市场根本不用太在意,真正的大众市场一定基于移动的VR,安卓的这种,就在这种底层的VR的优化一定会快速地让移动VR占领市场。而且估计安卓做完以后,估计可能苹果也会做,一定会在iOS上也会加上这样的东西。

[责任编辑:honestsun]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暴风魔镜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