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智能 > 正文

专访嗨镜创始人王集森:我们不在乎做的是不是VR

专访嗨镜创始人王集森:我们不在乎做的是不是VR

文/VR次元 孙实

如果给你一副VR眼镜,你会干什么?相信回王集森玩游戏、看电影的人会不在少数。如何能让用户在家体会到电影院的感觉,也成为国内众多智能硬件公司探索的一条路径,嗨镜就是其中的一员。

2015年11月,嗨镜一代产品正式亮相,嗨镜将显示器集成在了设备之中,将电视盒子集成到了遥控器大小的控制器中,官方宣称这款头盔是专为影视爱好者而做的头显设备,堪称3D看片神器。近日,VR次元独家专访专访嗨镜创始人王集森,解读这款看片神器背后的故事。

在专访的过程中,王集森一直强调:“你说我们做的不是VR设备,这没有关系。”因为在VR次元体验产品的过程中,发现嗨镜虽然能让人有看电影院大屏幕的感觉,但并没有带来传统意义上的VR沉浸感。

王集森表示,第一代嗨镜不是一个VR设备。因为现在VR处于初级阶段,内容少,体验差,交互也不方便,所以在用户端的普及是很困难的。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去做如此遥远的一个事,有点不切实际,所以还是觉得要从用户需求出发,在推出市场的时候,它一定是个成熟产品,有成熟的使用场景。

至于为什么想做针对电影院体验的头戴设备?王集森称,自己当时受到了谷歌(微博)眼镜的启发,再加上家庭影院是用户的刚需,所以就产生了做嗨镜的想法,要让用户足不出户,就有去电影院的感觉。

以下为VR次元整理的专访实录:

VR次元: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做嗨镜?

王集森:就是想做个影院级的产品,个人影院的产品。

VR次元:为什么是想做头戴式的呢?有什么契机吗?

王集森:最早是谷歌眼镜,2012年的时候,受它的启发。

我本身也喜欢看电影,包括家庭影院也都挺喜欢玩的,家庭影院的成本很高,好多人都是想搞一个家庭影院,但家里太小,或者就是太贵,反正就是不能如愿。

谷歌眼镜我体验过,以前没看见过近眼显示的设备,那是第一次看近眼显示设备,我想如果说是做成双眼的,又能做成沉浸感,戴上去之后就感觉像进了一个电影院一样,把十几万的个人影院产品变成几千块,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然后当时就想做。

VR次元:当时做的时候技术上遇到什么挑战吗?

王集森:我们2012年就有这个想法,但是其实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材料去做。我们当时找不到非常高清晰度的屏,因为在当年的话,分辨率都很低,我们能够接受的分辨率,至少都是720P以上。

VR次元:当年还没到2K屏。

王集森:到不了,那个时候的手机分辨率也很低,1080P的手机屏都很少,几乎就没有。

2014年我们又把这个想法拾起来,其实也是VR的一个推动,但是我们也没有说一定去跟VR这个风,我们还是觉得做这种影院级的设备更接地气一点,更符合我们,用户的接受度会更高一点。

从观影设备来讲,我把这种娱乐设备划分成几个历史阶段,最开始诞生的时候,其实剧场的娱乐,电影院的屏,后来就到了客厅娱乐时代,电视机是客厅娱乐时代。然后到手机和电脑,是个人时代,一个人去看。

特点就是观看的人越来越少,从陌生人到家里人到一个人,观看的人越来越少。然后从一个分享设备变成独享的设备。

为什么它会这么变?这跟人这种本性是相关的,娱乐的一个本质,特别是像这种音乐跟视频是带个人的烙印,每个人有自己的趣味,有自己的选择,这样的话,所以它会这么去发展。

但是现在个人娱乐的工具,它的个人化和移动化是够的,但是它的体验是不够的,屏太小了。所以我们就想,手机作为一个个人的视频娱乐工具来讲,它的进化是不完整的,不完全的,所以我们就需要有一个新一代的个人视频娱乐工具,它是有个人化、移动化思想的,又可以有非常好的视觉、视听的体验,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这个事。

VR次元:但有时候可能人类也好像在追求这种,比如说亲朋好友一起看一部电视剧,一起能讨论,一起能社交。

王集森:那没错,没VR次元题,但是不是一个经常性的场景,它不是一个常态,我们电视现在客厅里面就变成了一个装饰品。

现状是什么?现状就是电视的开机率逐年下降,电视是有,放在那,开机的频率越来越低。我们去看电视开机率的统计,现在是逐年的断崖式的下降。

VR次元:手机、平板移动设备这种娱乐,你也觉得也不会是未来,因为你刚才说体验不好,但是它在一定程度上它有便捷性?

王集森:对。这个东西倒不是说不是未来,而是有一些好处的,就是在地铁里你可以拿出来看一段,所以它对一些碎片化的时间是OK的,一些微电影或者怎么样,它是OK的。但是它的这个属性不一定就不会被一些新的个人娱乐设备所取代。因为设备是可以迭代的,当这样的一些娱乐大屏类的穿戴式的这种设备变得特别小,轻便、方便,就像一副眼镜一样,我掏出来就可以戴上,对,我摘下来放起来,非常那个的话,它就有可能把这个手机这个东西拿走。

VR次元:嗨镜是对手机是取代而不是互补是吗?

王集森:现在是互补,我是说不会是体验,主要补充的是他的体验。对,但是未来也有可能会取代掉它移动性的这个特点。也就是说娱乐可能有些专业化的会往专业化的方向发展。

VR次元:现在嗨镜定位为VR设备吗?

王集森:第一代可以不说它是一个VR设备,第二代我们会有VR的功能,差别其实只在于有没有一个体感。

你可以不说我们是VR,没有关系,我们可以不是VR,其实再说回到我们对VR的理解,我们怎么看待VR现在这个行业。

VR现在是初级阶段,初级阶段的内容少,体验差,交互也不方便,所以它在用户端的普及是很困难的,你让大家买回家去,整天玩VR还是挺遥远的一件事。

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来讲,未来那么遥远的一个事,现在就专著的去做这个,有点不切实际,所以我们还是觉得要从用户需求出发,你在推出市场的时候,它一定是个成熟产品,它一定是有成熟的使用场景。

我们不是大公司,大公司像谷歌,说推个工程机,推两代,我也不卖,反正我就是推,像Hololens,我就不量产了,我就是概念产品,大公司可以概念产品,创意公司不可能总是概念产品。

VR次元:有人说V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王集森:我们想象不出来它是怎么变成计算平台的,一个佩戴式设备,佩戴式设备其实是反人类的东西,不自然的东西,我们觉得其实做一个娱乐工具的话,在某些场景下面把它拿去了,戴上去是OK的。你说一直戴着它,这个难以想象。

所以我们觉得,这个计算平台不一定就是VR这种形态,它的形态有可能变得计算无处不在,变成那种样子,可能真的变成计算平台的时候已经不是现在这种形态了。

VR次元:一体机或是插手机的方式哪种未来会是VR的主流呢?

王集森:我们的产品现在跟VR区分开来,如果先说VR的话,我觉得哪种VR可能都不一定,可能都会死掉,最后这个VR的产业就没起来都有可能,现在的模式全部都错了。

[责任编辑:honestsun]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