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移动互联 > 正文

用Uber叫自动驾驶汽车是什么感觉?月底就能在美国体验了

腾讯科技[微博]林靖东2016年08月18日21:14

用Uber叫自动驾驶汽车是什么感觉?月底就能在美国体验了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Uber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2014年底时曾飞抵匹茨堡,专门去招聘汽车领域的全球顶尖专家。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机器人专业也位于该市,这里培养出许多最著名的自动化专业人才。谷歌(微博)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缔造者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 Thrun)花了7年的时间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研究自动化机器人,该项目的前负责人克里斯·厄姆森(Chris Urmson)也是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完成的研究生学业。

约翰·拜尔斯(John Bares)在创办自动驾驶工业机器人配件生产商卡内基机器人公司(Carnegie Robotics)之前曾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国家机器人工程技术中心的领导岗位上干了13年,他创办的卡内基机器人公司主要为矿山、农业和军用机器人生产配件。他说:“特拉维斯有一个想法,他想投资开发自动驾驶技术,我拒绝了他三次,但是他的想法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最终,拜尔斯于2015年1月加盟Uber,到2016年初之前,他已经帮Uber招募了数百名工程师、机器人专家甚至一些汽车技工。他们的目标是:用机器人驾驶员取代Uber的100多万名专车驾驶员,而且必须尽可能快地完成这一目标。

这个计划似乎很大胆,甚至可以说是鲁莽。据大多数分析师称,真正的自动驾驶汽车还需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成为现实。但是卡兰尼克并不这么认为。他在接受彭博社商业周刊采访时称:“我们将走商业化道路,这不仅仅与科学有关。”

从本月晚些时候开始,Uber将允许匹茨堡市中心的乘客利用手机呼叫自动驾驶汽车,这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以前还没有任何一家汽车公司或技术公司做过这样的事。一直被公认为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领头羊的谷歌测试自动驾驶汽车已有数年之久,特斯拉汽车推出了自动驾驶控制系统Autopilot。本周早些时候,福特汽车公司宣布了公司打算开发一款基于自动驾驶汽车的打车服务的计划。但是这些公司都还没有在市场上推出过自动驾驶打车服务。

Uber在匹茨堡推出的自动驾驶汽车将由人工监控,监控者将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这款自动驾驶汽车是由沃尔沃XC90越野车改装而成,汽车上配备了数十个感应器和摄像头、激光、雷达和GPS信号接收器。沃尔沃汽车公司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推出100款汽车。两家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打算斥资3亿美元来开发完全自动化的汽车,预计到2021年时可以上路。

Uber与沃尔沃签订的协议并非独家合作协议,Uber还打算跟其他的汽车厂商合作,同时它还想招募更多的工程技术人才。

Uber在7月份的时候与无人驾驶卡车初创公司Otto签订了一份协议,准备将这家拥有91名员工的初创公司收入囊中。Otto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创立的,吸引了很多著名技术公司的工程师加盟,包括谷歌、苹果和特斯拉汽车都未能幸免。

Uber不愿意公布合作协议的具体内容,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如果能够实现各项目标,那么它的价值将达到Uber最新市值的1%。这暗示这项收购交易的价格为6.8亿美元。Otto的老员工还将集体获得Uber通过建设自动驾驶卡车业务获得的利润的20%。

用Uber叫自动驾驶汽车是什么感觉?月底就能在美国体验了

Otto开发出一款能够让大型拖车在高速公路上自行转弯的设备,从理论上来说,这就可以将驾驶员解放出来,让他们能够在后面的车厢里小睡一会儿。这个系统正在旧金山周围的高速公路上进行测试。这种技术将被整合到Uber的自动驾驶出租车中,并将被用于支持公司在美国推出一项类似于Uber的长途卡车专车服务,新服务将在Uber Eats等市区送货服务的基础上修改而成。

收购Otto的交易是Uber在与谷歌竞争中发出的一记妙招。谷歌一直在测试基于自动驾驶汽车的打车服务,Otto的几位创始人曾经是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团队的关键成员,但是他们在今年1月离开了公司。据Otto联合创始人安东尼·勒凡德沃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称:“我们真的对开发一些能够尽早发布的服务感到非常兴奋。”

勒凡德沃斯基曾经是谷歌自动驾驶汽车团队最早的工程师之一,他与在谷歌地图部门担任过5年产品主管的利奥尔·罗恩(Lior Ron)、谷歌机器人项目团队主管克莱尔·德劳雷(Claire Delaunay)和谷歌另一位资深工程师邓恩·伯尼特(Don Burnette)一起创建了Otto。谷歌在本月早些时候又遭遇重创,厄姆森宣布自己也离开谷歌。

卡兰尼克说:“我们非常清楚,我们山景市的朋友准备进入打车服务领域了,我们必须确保我们还有另一款可选的自动驾驶汽车可用。因为如果没有其他的自动驾驶汽车可用的话,我们就不会有任何业务。”

他补充说:“开发一款自动驾驶汽车从根本上关乎我们的生存。”谷歌也通过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风投公司Google Ventures对Uber进行了投资。

卡兰尼克称,与谷歌和特斯拉不同的是,Uber不打算批量生产它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而是会跟汽车生产商签订合作协议,先从沃尔沃汽车开始,以后再开发适用于其他车型的自动驾驶装置。收购Otto将帮助公司开发出自己的激光检测或雷达系统,很多自动驾驶汽车都要用到这种系统。卡兰尼克相信,Uber可以使用通过其应用收集到的数据。目前,Uber专车驾驶员和乘客每天记录的里程数大约为1亿英里。Uber可以利用这些数据迅速完善它的自动驾驶地图和导航系统。卡兰尼克称:“现在还没有人开发出能够在无需人工监控的情况下安全驾驶一辆汽车的软件,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个问题。”

用Uber叫自动驾驶汽车是什么感觉?月底就能在美国体验了

在匹茨堡,客户们可以通过正常的途径即Uber的应用来叫车,有可能被系统随机匹配到一辆无人驾驶汽车。现在使用基于无人驾驶汽车的叫车服务是免费的,不会像使用人工驾驶汽车叫车服务时那样按每英里1.30美元付费。卡兰尼克称,如果距离非常远,每英里的费用确实会降到这么低,即使是在郊区远距离打车,使用无人驾驶汽车时的打车费也比使用私家车的成本便宜一些。沃尔沃汽车的首席执行官哈坎·塞缪尔森(Hakan Samuelsson)表示:“这可能会被视为一种威胁,但我们将它视为一个机会。”

虽然卡兰尼克和其他很多提倡推广自动驾驶汽车的人认为,虽然自动驾驶汽车现在面临着严厉的审查,但是它们最终将能拯救很多人的生命。今年7月,一位使用特斯拉Autopilot服务的用户因为在开车时撞上一辆拖拉机拖车而身亡,这显然是因为这名驾驶员和汽车里的计算机都没有看到那辆拖车。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目前正在调查这起事故。

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也遇到了很多事故,但是那些事故都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这与谷歌自动驾驶汽车的最高速度被限制在25英里每小时之下有一定关系。自从今年5月起开始在匹茨堡的公路上进行实地测试以来,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连轻微交通事故都没有发生过;但是据公司工程技术主管拉菲·克里科利安(Raffi Krikorian)称,但在某些时候,有些东西就会出问题。他说:“我们每天都在与现实互动,交通事故肯定会出现。”

现在,Uber正在测试的汽车仍然配备了安全驾驶员,这主要是考虑到常识和法律规定。这些经过专业培训的工程师坐在车中,手一直放在方向盘上,随时准备在汽车撞到意料之外的障碍物时控制汽车。汽车副驾驶位置上也坐着一名工程师,他的任务是在一台笔记本电脑上记笔记。而且,车内和车外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会被摄像头记录下来,因此任何细小的故障都会被检测出来。每辆汽车的后座上还配备有一台平板电脑,提醒乘客他们正坐在一辆自动驾驶汽车中并且向乘客解释正在发生的事。克里科利安称:“最终的目的是把我们解放出来,不用再给每一辆自动驾驶汽车配备驾驶员。因此,我们不希望乘客与安全驾驶员交谈。”

在最近进行的一次试驾过程中,安全驾驶员也是这段体验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因为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在穿越市中心的阿勒格尼河时暂时切换到了非自动驾驶模式。汽车喇叭响了一声,这是提醒驾驶员接过方向盘的控制权。几秒钟之后会发出“叮”的一声,这表明汽车又回到计算机控制的状态下了。克里科利安称:“桥梁确实很难走,整个匹茨堡有很多这样的桥梁。”

桥梁之所以难走,这与Uber的系统的工作方式也有一定的关系。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它一直在制作一张非常详尽的地图,地图上不仅标注了大街小巷的标识,而且还标注了建筑物、坑洞、停着的汽车、消防栓、交通灯、树木以及匹茨堡街道上的一切事物。当汽车移动的时候,它就会收集数据,然后将它们与之前的地图进行比对,以识别和避开行人、骑自行车的人、流浪狗和其他任何东西。桥梁与普通街道不同,它提供的环境线索很少,比如这里没有建筑物,因此自动驾驶汽车就很难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配备了GPS感应器,但是这些感应器的准确度只能控制在10英尺的误差范围内。Uber的系统需要把精确度提高到英寸级。

当收购Otto的交易完成时,Otto的联合创始人勒凡德沃斯基将出任Uber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负责人,同时继续监督他自己的公司的机器人卡车业务。它计划开设两家Uber研发中心,一个位于Otto的办公室里,另一个位于帕洛艾尔托市。卡兰尼克在谈到勒凡德沃斯基时称:“我感觉我们两人就像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他们两人首次见面的时间是2012年,地点是TED大会上。当时,勒凡德沃斯基在大会上展示了谷歌早期版本的自动驾驶汽车样品。卡兰尼克当时就表示要买下20辆样品汽车,他当时笑着说:“它似乎明显会成为下一步的发展方向。”这些汽车在一段封闭的道路上行驶,路上没有行人,但是在TED停车场之外,它们就不太安全了。勒凡德沃斯基解释说:“它就像是一辆没有轨道的过山车,如果你站在它的前面,它会毫不犹豫地从你身上碾过去。”

卡兰尼克从今年春季开始游说勒凡德沃斯基,两人经常在晚上一起散步,一走就是10英里,卡兰尼克趁机提出了收购交易的可能性。两人各自离开自己的办公室,避免被员工、媒体或竞争对手看见。他们会买些外卖食品,然后在旧金山轮渡大厦附近碰头。勒凡德沃斯基称,他认为与Uber合并可以更快地将公司的自动驾驶卡车推向市场。

在卡兰尼克看来,这是进一步囤积自动驾驶工程师人才的一种方式。他说:“如果Uber想追上谷歌,成为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先者,我们就必须拥有最优秀的人才。”然后他又澄清说:“我们必须拥有全部的优秀人才。”(编译/林靖东)

推荐:热到宕机的互联网话题,秘而不宣的圈内谈资,尽在404Page(微信号:404Page)!

用Uber叫自动驾驶汽车是什么感觉?月底就能在美国体验了

[责任编辑:sonicluo]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