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智能 > 正文

VR寒冬到了?焰火工坊娄池:深圳VR盒子月销量已到千万 将和深圳合作PK暴风魔镜

VR寒冬到了?焰火工坊娄池:深圳VR盒子月销量已到千万 将和深圳合作PK暴风魔镜

文/VR次元 孙实

上半年还在喊着“今年是VR元年”,下半年就有媒体和专家打出了“VR寒冬”的概念。

但VR行业真的到寒冬了吗?带着这样的疑问,VR次元来到焰火工坊,专访焰火工坊CEO娄池,解读这家已经快满“两岁”的VR公司发展现状,以及其对当下VR市场的种种看法。

以下为VR次元和娄池对话干货:

VR次元:焰火工坊成立快两年了,已经有哪些产品了?

娄池:我们从成立以来产品的进度比较慢,也推了好几次,应该是下周(编者注:即9.26开始的这一周)这个产品就可以正式上市了。

目前国内带陀螺仪的VR眼镜盒子,用暴风和我们比,首先在产品的价格上,它是499元,我们是199元,不到它的2/5,然后在体验上,我们应该是比它更好。所以说,我们把暴风作为目前的假想敌。

VR次元:但暴风的产品有手势识别功能。

娄池:那个是899元,纯陀螺仪的是499元。我们认为手势识别短期内并不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外设,因为没有相应的内容。今天对移动端而言,开发者做出来一个带手势识别的游戏或者应用,只有暴风一家可以用,而且暴风也分带手势识别和不带手势识别的版本,带手势识别的销量用户也不会那么多,而且愿意为带手势识别内容付费的用户还要再打个折扣。我觉得现阶段,尤其是中国的企业,自己贸然推出一个新的交互模式都是不太理性的。

VR次元:你们这个产品主要针对的是深圳那边的工厂吗?

娄池:我们最开始的时候,希望做封闭的东西,自己做硬件和软件,但是我们后面发现一个问题,真正在销售和渠道上,可能深圳的公司更有经验,而且有现成的渠道可以用。跟他们合作的话,对我们而言,把我们最不擅长的事交给他们做,包括硬件、销售的部分,我们只做自己擅长的,比如说驱动、产品本身的定义,里面的软件部分和APP的开发,这就是我们所擅长的。

我觉得这是一个取长补短的过程。过去深圳是一个山寨的大本营,我们把最好的技术给到深圳的话,这样双方嫁接一下,我觉得是对市场一个很大的推动。

VR次元:他们那边硬件的产业链比较完善,从生产,包括找经销商销售,从智能手机和智能硬件开始就比较完善。

娄池:对。他们对硬件本身的理解是足够的,但是他们对VR这个新产品的理解不足。因为过去他们只做那种最低端的眼镜盒子,这种盒子跟软件没关系,是纯硬件。之前有一些想用我们方案的人说,他要换大镜片,他觉得这件事儿跟我们没关系。其实这跟我们软件层面是有直接关系的,我们还要不断跟他沟通,讲明白VR这个是软件和硬件紧密结合的过程,不可能存在一个他随便乱改,我们这边也能无缝适配,这是不存在的,肯定是双方不断的磨合。

另外,深圳还有一些,也不能说是优点还是缺点,从市场角度,他们是很积极的,就是他们对成本的把控是非常好的。我们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给到好多开发者,有开发者版的VR眼镜,这个眼镜当时的成本是非常高的。我们确定跟深圳合作的这个思路之后,是他们从采购的角度,因为我们最开始选的时候没有考虑到里面的芯片是不是很容易买到,是不是停产,他们会从采购的角度选,另外是从价格的角度压的比较低。当然我们为适配他们也是反复推迟了很长时间。

VR次元: 移动VR需要适配手机,你的解决方案都能覆盖主流机型吗?

娄池:安卓4.4以上的都没有问题。

VR次元:iPhone呢?

娄池:iPhone目前谁也做不到,我们下一阶段会尝试iPhone,但是iOS相对比较封闭,过去也没有人去做这件事儿。国内所有做移动VR的都是在安卓上做,因为之前有Gear VR这个范本在,大家知道做的最好的程度是Gear VR的样子。

你做的什么样取决于你的技术实力。你说在iOS做,最好什么样,没人知道。所以说,大家是创业公司,不会一上来就做风险最大的事儿,除非你把这件事儿做的相对靠谱了之后才会去做。

VR次元:现在成本压下来了之后,体验上会和原来有差距吗?

娄池:没有差距,这个已经经过反复优化。过去可能用户不需要校准就能有比较好的效果,现在拿到手里会先花个几十秒做校准,这就跟你手机调方向是一样的,校准之后的话效果是一样的。当然,我们觉得后续可迭代的时候可以换更好的,现阶段我们还是尊重深圳的意见,把价格压下来。

VR次元:有没有考虑和华为这些大公司合作?他们的量应该更大一点。

娄池:目前来讲,深圳最廉价的眼镜盒子单月的销量已经达到一千万台了,这个量已经是很巨大了,我们注意到其中80%是海外市场,这是真正的主流,国内市场其实只是一个小的数量。所以我觉得目前深圳出货的情况,海外的利益更大一点,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你跟手机厂商的合作是很难顺畅的。你想三星和Oculus合作Gear VR的时候,里面的Oculus Home实际上是Oculus自己运营,三星是没有运营权的。国内的手机企业不会有这种合作模式,他们是希望用户全属于自己。对于我们这种创业公司而言的话,如果用户再不是我们的,其实对我的意义不大。如果我只是做一个纯粹的方案,我觉得也是不符合我们自己对公司的定位的。

VR次元:像你刚才说的陀螺仪的技术,大概用多长时间研发的?

娄池:我们从2014年10月份成立开始就在研发了。曾经有一段时间花了大量的精力想让体验达到Gear VR级,但是你没有跟手机厂商合作的话,你很难拿到那么深的权限去做这件事儿。

当时我们用了各种手段在安卓4.4上,能够把安卓本身影响VR体验的部分给它绕过去,就属于半骇客的手段。我们把这个事儿做的终于差不多成型的时候,发现已经安卓5、安卓6了,后来我们不再为这种东西耗费时间了。

第一个能用的版本是去年12月份发布会时候的那个版本,再之后就是今年第二季度的时候给开发者,当时是我们希望能够自己完全去做这件事儿了,完全按自己的软件来这么走,当时也是跟现在的产品差不多的,后来选择深圳了之后,又花了大概四五个月的时间,所以说才推到现在。其实这个产品按原计划的话应该第二季度就出来了,结果现在推到第三季度,推迟了整个季度。

VR次元:淘宝上挺多普通的盒子好像就十多块钱,你们这个199元,加个陀螺仪的功能,价格就加了一百多块钱吗?

娄池:你要看暴风的话,它是499元,其实这里面还有降价的空间在。因为我们给到深圳其它的公司的时候,只是最核心的硬件的时候其实是不贵的。我们希望他们未来会有更低的价格,给他们留个空间,我们自己保证一个上限,这类产品每一次迭代都要最贵的,当然我们可能对品质要求更高一点。比如说我不能调物距什么的,它才把价格降下来。我觉得价格,今天以200块钱的价格的话,大家也能够接受。

VR次元:如果说更贴近用户一点,这个陀螺仪给用户的直接改变是什么?

娄池:过去的戴在上是卡的会晕,今天的话它不晕。

VR次元:解决眩晕的问题?

娄池:对,大部分人吧,有的人比较敏感,很多人玩儿Gear VR也晕,我们只能说比市面上所有的第三方的手机VR眼镜的方案都更好,这是我们能做到的。你说它是不是达到了所有人都不晕,这个很难。因为每个人的差异比较大。我只能保证一点,如果用我的晕的话,你用最廉价的盒子、用暴风,换成其它的一定会晕。而且我们的价格也是比较有竞争力的。

VR次元:深圳的一千万台的大约是什么价位?

娄池:40左右吧。因为太廉价了也不好卖。

VR次元:街边上有卖10块钱的VR眼镜。

娄池:它只是一个手机壳加镜片,我觉得VR还是得有一个门槛。我们就是把这个门槛做好。

VR次元:你觉得推给深圳,这个结点好吗?因为都在说VR也有点遇冷,上半年是最火爆的时候。

娄池:上半年是资本市场火爆,刚才说到2014年左右,当时深圳三五个人的小团队,到今天大的都已经600人,中等的200人,这种团队特别多,深圳的公司是不融资的。大家就是靠卖货能卖到这个水平。你现在去深圳,VR设备的热度是远高于平板电脑和手机。

我觉得遇冷是资本层面的,因为资本对这个东西寄予了太大的厚望,行业里的几个标杆增长又有限,Oculus和HTC的增长实际上已经放缓到不能再缓了,所以大家觉得是不是有问题,但是你要真正去看深圳的话,年初的时候是200万,到现在1000万,这个增长速度,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产品比它的增长还快了,这个时间点很好。

VR次元:也就是说现在资本遇冷,但是用户层面还是很强烈的购买欲望,用不到 200块钱,就能体验到VR什么感觉。

娄池:我觉得资本冷这个概念不是VR遇冷,是整个资本市场都冷,不是说专门对VR冷,是大环境都冷的状态。VR你看的话,资本市场冷,实际上是从去年年底就已经冷了,只是上半年VR多火了一阵而已,并不是说VR是单独冷,实际上它比其它的还稍微硬实点。

从产品层面的话,我们觉得还挺好的,因为深圳完全感觉不到寒意。只是好多这种,可能更面向用户的公司相对感觉到压力大一点。

VR次元:你面向的市场是国外还是国内为主?

娄池:国外为主,原因在于我们开始以国内市场为主,深圳告诉我们,海外占了80%的量,所以一开始要把英文加进去,所以你要把Youtube的360度视频要接进来,这个要耗费很多时间,2D的APP也要拿过来。

VR次元:像你说的以国外为主的话,欧美的能直接买到谷歌(微博)的Cardboard,你的优势还是产品体验吗?

娄池:我们的体验比cardboard要强多了。

VR次元:它那个单体就是个大纸盒是吗?

娄池:对,纸盒或者是塑料不重要,它没有什么核心技术。谷歌的Cardboard实际上就是三个人做的,它的Daydream那一套可能比较有影响力,但是你说Cardboard它有什么技术含量吗?其实它是没有的。

VR次元:刚才提到如果Daydream被各种厂家都用了,你们会用吗,或者是你们觉得有压力吗?

娄池:我觉得Daydream,按照原来对陀螺仪的配件要求限定了某几款,必须要有OLED屏。这个限制比Cardboard上得太高了,其实OLED屏的量不是那么好搞的。终端的手机是不会做OLED,因为苹果iPhone 8就是OLED,所以明年很多手机厂商屏的供应是有问题的,意味着很多人天然的无法去Daydream。此外,它的要求是安卓N,安卓N本身也是对手机有限制,我们是安卓4.4。

我觉得Daydream是这个行业最终的标准,但是你说是不是明年就是?我觉得不是。它已经出了Daydream,Cardboard去年的时候还不是特别多,今年年初就一下子串到200万,5月份到了500万,8月份干到1000万,Cardboard最典型的东西就到了这个水平,它的是要满足手机,真正普及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第二个,内容也不会准备的那么全面。我们的空间还是挺大的。

但是我觉得,也不见得谷歌做的东西就一定会火,当时谷歌还做过平板的系统,也没有人用,谷歌还做过电视的系统,也没有人用,大家都是用普通安卓去改,不愿意用谷歌电视那一套。就算它成的话,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先把用户吸引到,到了之后,我们再去沿用谷歌那一套也没有什么问题。而且我们本身在技术上,我们现在准备做的事情就是如何让配置达不到的Daydream的东西能够达到Daydream的水平,这是我们在技术上需要突破的事儿。我觉得明年下半年之前这个事儿就不重要了。

VR次元:您说80%往海外走,国内用户怎么教育呢?

娄池:VR大家都知道,我觉得过去就是一个门槛的事儿。因为一直没有一个看上去还凑合、体验还可以的产品给大家去用。所以说,你说教育,HTC的玩了之后又怎么样呢?买一个吗,可能未必有这么大的需求,而且我还要换一个电脑。我觉得我们会把这个理念传达给大家,就是可以有一些入门级的产品,也可以让你简单的了解VR魅力的一个设备就可以了。你说教育市场这个事儿不是一个初创公司做不到,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我们就这么多人,你说我去教育全中国的用户,这个事儿不合适。

VR次元:行业方面,当前VR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硬件方面还是内容方面?

娄池:行业从业者,包括这些巨头没有认清楚VR在消费电子领域的地位,大家真不是一个所谓的引领的状态。你很难用VR去引领大家去更换电脑,引领大家去更换更好的手机。而VR应该是一个配合,让你的电脑增加一个功能,这是一个角色定位的,整个行业过去是过于乐观的,包括我自己整个PC生产背包电脑,我对背包电脑这个我都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出现。为了玩几个游戏,VR游戏,我还要花1万5去买一台电脑,我五年没有碰过电脑呢,干嘛为你这点事儿,本身你就四五千块钱,然后办下来两万块钱,我觉得大家不是不喜欢VR或者是需要VR而是不值得大家花那么多钱去享受它,这是最大的问题。

本来我们是以移动VR为主,我们想做入门级的东西,未来我们也会做PC的东西,首先价格一定是三位数以内的,第二,不需要你用什么新的电脑,我那台两年前的电脑,在不升级的情况下能看VR视频,这是我们的核心,我们可能会做这种东西,而不是说上来你要更新电脑。

VR次元:长期来看,VR和AR肯定是下一阶段的平台吗?

娄池:我觉得AR能谈得上是一个计算平台吧,AR是现有的计算终端的一个拓展的场景,我觉得更多的是这种定位。因为AR是所谓的分散信息终端,它不是聚合的,你获取信息不用特意拿一个终端去看或者怎么样。当然AR我是知道这个东西肯定是一个终极的东西,但是现阶段,光电池的问题你都解决不了的时候你去研究这个太早了。每天早晨大家戴一个AR眼镜上班,然后一个小时就没电了,剩下的十多个小时你戴它还是不戴它,这个很现实。它也挺沉的,不光头盔的部分,还有连的部分。

[责任编辑:honestsun]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