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智能 > 正文

想要成为福尔摩斯 有这样一台VR机器人就能搞定

想要成为福尔摩斯 有这样一台VR机器人就能搞定

【VR次元报道】陪审团很少获许去参观犯罪现场。虽说也有例外,但那往往涉及比较复杂、非常出名的谋杀案,比如1995年美国的O•J•辛普森杀妻案,以及2001年英国的吉尔•丹多谋杀案。但是,要求陪审员以这种方式去了解事实真相往往会引发各种问题,比如可能会产生偏见,而且陪审团亲临犯罪现场也会带来后勤和安全方面的挑战。

丹多陪审团去犯罪现场参观时,动用了五辆汽车组成的车队来运送陪审员、律师、法官和护卫他们的警察。在邻居、记者和其他人的围观下,他们穿过了警察设置的路障。媒体纷纷对此事大加报道。但是现在,快速发展的成像技术、机器人技术和AI有望避免这些麻烦,它们可以把端坐在法庭上的法官和陪审员“瞬移”到犯罪现场。

这种做法可以帮助陪审团评估控方和辩方的论点。例如,在2007年音乐制作人菲尔•斯佩克特谋杀案的审判中,辩护律师声称,现场有一个大型喷泉,导致一名证人听错了斯佩克特说的话。通过参观现场,陪审团可以判断出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大,从而更好地了解案情发展。

当陪审团亲自参观犯罪现场时,现场的状态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同于犯罪发生时的状态。比如在辛普森案的审判中,有人说现场被重新布置过了,物品移动了位置。审判日期离犯罪发生的日期越久,现场状况变化的可能性就越大。

法院让法医小组在法庭上出示视觉证据,是陪审团亲自考察犯罪现场的一种替代方式。法医小组收集和使用证据来重建犯罪过程中事情发生的精确序列。摄影和草图绘制也是重建过程的一部分,后者仍然主要靠手工完成。

查看犯罪现场的照片时,你能看到的画面并不完整,因为它们受到了摄影师的视野和洞察力的局限。视频虽然可以捕捉更多的场景,但视野也仍然比较有限。

草图可以展示犯罪现场的物品布置和摆放,这是照片和视频无法办到的。你可以从草图中看到现场概况,看到证据的精确位置和相对位置。但草图给人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因为它们经过了画师的演绎。同样的,虽然照片和视频可以做成3D电脑动画,但是它们仍然具有比较强的主观色彩,甚至可能采取一些制作手法来支持控方或者辩方的观点。

沉浸式证据

然而,新的技术正在涌现,它们可以让法医捕捉和显示更加逼真、更具代表性的犯罪现场影像,这些技术包括3D影像、全景摄像、机器人技术和VR。例如,斯塔福德郡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正在卡罗琳•科尔斯的率领下,使用绿屏、电子游戏软件和最新的VR头盔(如Oculus Rift和HTC Vive),以数字化方式重现虚拟的犯罪现场。

如果一切顺利,陪审员以后就可以在这个系统渲染的3D世界里漫步,查看现场的重要细节。这种形式的证据不同于经过编辑的视频,它是对场景的直接记录。当然这需要收集数据的人员能够客观地记录犯罪现场,没有任何作假行为。

想要成为福尔摩斯 有这样一台VR机器人就能搞定

3D技术和计算机生成的仿真VR存在一个问题,就是需要使用昂贵的头盔和高端计算机来。第一代VR系统,包括HTC Vive、PlayStation VR和Oculus Rift,它们的价格都不便宜,而且都需要计算机或家用游戏机配合使用。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和达勒姆大学的同事开发了机器人系统MABMAT来拍摄犯罪现场的沉浸式视频。MABMAT的灵感来自于美国宇航局的好奇火星车,它可以拍摄360度全景视频和照片,只有使用适当的应用,就可以在任何一台计算机或智能手机上播放视频。搭配便宜的谷歌(微博)cardboard头盔使用,它可以重建一种类似前面所说的VR体验,但成本却非常之低。它不需要3D图形渲染,不需要高端计算机,可以从各个角度拍摄犯罪现场的准确影像。用户可以转头,抬头、低头观看视频,也可以使用放大和缩小功能。

除了在法庭上为陪审团提供帮助之外,该系统还可以让研究者重新审视犯罪现场,就像法医最初检查现场的时候,他们也在那里一样。信息可以通过三种方式捕获。法医可以预先设置一条路径,让拍摄装置在这条路径上通过时拍摄360度高清视频图像。或者可以使用蓝牙遥控器或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来控制拍摄装置。此外,拍摄装置还可以利用超声波,运动和红外传感器在犯罪现场穿行,并自行拍摄照片和视频。

整套装置的价格只需299英镑(约合人民币2500元),由于树莓派和Arduino等平价电脑系统的日益流行,它的价格还有可能进一步降低。另外它可能会采用谷歌的Tango项目,实时渲染场景和地形的3D图像,从而取代犯罪现场草图的绘制。这将提供一种具备运动跟踪功能的沉浸式体验,强调犯罪现场物体之间的的精确距离,以及证据的相对位置。(Kathy参与编译)

[责任编辑:honestsun]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