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科技科技 > 要闻 > 自媒体 > 正文

陈天桥买的是长生不老药

老道消息2016年12月13日14:38

陈天桥买的是长生不老药

腾讯科技精选优质自媒体文章,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腾讯科技立场。

文/老编辑(微信号:老道消息)

1

好久不见陈天桥,隐形快五年的前首富,这周宣布给加州理工学院(CIT)捐了1.15亿美元,用于脑科学研究。

这个新闻出来之后,北大的饶毅老师坐不住了,说陈天桥没有捐给处于冉冉上升期的中国生物和神经科学研究,是典型的错误。

饶毅老师挺有意思,美国大选的时候关心美国华人前途,痛心疾首要把朋友圈所有支持川普的人拉黑。陈天桥给华裔学生比例颇高的加州理工捐了款,他却又批评陈氏夫妇“在中国赚钱支持美国研究”。

可是陈天桥早就不在中国赚钱了,作为三家美国上市公司的股东,在北美有70万英亩林地,你说他现在赚的到底是美国的钱还是中国的钱。

知乎上面讨论的也都集中于到底应该捐给国内还是国外。不理性的回答都是口诛笔伐,不爱国的帽子分分钟扣了过来。理性一点的结论都是国内私人捐助研究不成熟,应该尽快配套,方便陈天桥这样的富人参与资助科研。

这也是有点滑稽,陈天桥现在作为一个新加坡人,你问他到底那里是国外,那里是国内?

和张磊捐款耶鲁回报母校、潘石屹捐款哈佛打进圈子不同,陈天桥捐款给谢尔顿和钱学森的母校是深思熟虑的,他花了两年时间考察了世界范围内的很多家研究机构,甚至亲自学习脑科学原版教材,最后做出了决定。

问题在于为什么要支持脑科学?

你可以猜不到周鸿祎(微博)为什么爱好打枪,张小龙为什么喜欢听摇滚,猜不到李彦宏在办公室种了多少花花草草,马云(微博)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去庙里决定阿里巴巴的前途。

而陈天桥研究脑科学的理由很简单,43岁的前首富身体一直不好,脑子却依旧很好。

前一段时间秦朔专访了陈天桥,说43岁的陈天桥已经两鬓白发。

盛大的后半段他身患一种并非绝症但是很难治愈的疾病,不能坐飞机出远门,不能长时间在办公室,不能参加公众场合活动,不接受记者采访。

盛大后期业务处处被动,公司好似无人驾驶,和创始人的精力不济是有一定关系的。

但是陈天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没有主持业务的精力,但是把盛大的家产不断变卖,全世界范围内做纯粹的财务投资。这是他远离中国互联网五年之后仍然能挥舞1.15亿美元支票的原因。

第一财经日报采访了大名鼎鼎的冷泉港实验室 (CSHL) 神经科学主席Anthony Zador。Zador说陈天桥的这项捐赠看似是捐给 David Anderson 教授的,其实根本目的是用来支持脑移植专家 Richard Andersen。

2

脑移植专家这个说法可能 Richard Andersen 本人并不同意。

作为加州理工大学神经科学教授,Richard Andersen 是脑机接口研究中的佼佼者。

脑机接口这个领域的研究者众多,方向也各异。Richard Andersen 及其团队集中于从后顶叶皮层的神经元提取前运动信号的脑机接口。后顶叶皮层位于大脑皮层的感觉和运动种树区域,是从感觉到行动的桥梁。

安德森小组已经发现,在这个区域内存在意识的解剖学结构,其中一部分用于控制眼睛运动,另一部分用于规划手臂运动。手臂运动区域中的动作计划以认知形式存在,指定预期运动的目标,而不是指向各个肌肉群的特定信号。目前的研究涉及检查决策,运动规划的阶段和感觉引导运动的坐标变换。

安德森的小组在基于后顶叶皮层信号控制通道研究基础上,为瘫痪病人开发出了能行驶认知功能的神经假体。该假肢系统通过记录瘫痪病人的后顶叶皮层中的神经细胞的电活动,再使用计算机算法将这些电信号解码成病人的行为意图,从而操作外部设备例如用于日常生活活动的机器人肢体等。

而脑移植指的是把人脑从一个身体中移植到另外一个身体中。

这种技术被称为“换头术”,有巨大的技术和伦理挑战。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奥·卡纳维罗 Sergio Canavero 正在和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合作,准备2017年进行第一次这样的手术。大量的同行将他们称作是医学界的耻辱。

用大脑驱动机器肢体被视为拯救病患,用大脑驱动另外一具人的躯体被视为是人类的耻辱。

但是这两者之间,在技术上有多少重合的部分呢?

如果陈天桥10亿美元的大脑研究投资计划中,在科技树上稍微出现一点偏差,那就不是什么“研究让病人平静接受死亡了”,而是长生不老药。

盛大已经投资了研究脑部神经活动检测的以色列公司 EIMindA ,也在VR领域有几起投资。他说,

“假如我真的把大脑搞通了,我只要把大脑存在一个地方,永生的可能性也是完全存在的”。

只是永生分为两种,一种是黑客帝国里那样,每个人的身体被奴役,占有最有限的资源,但是在母体的虚拟世界里面享受无限丰富的资源。

另外一种呢?

在陈天桥成为首富的2004年,王晋康写了一个中篇科幻小说《转生的巨人》,讲的就是一个富可敌国的企业家,把自己的脑子移植到一个婴儿的身体上,并且通过干涉司法,将自己的财产权让渡到这个婴儿手中。

对于曾经的中国游戏之王,每天从数百万《传奇》玩家手中收钱的人来说,他要的是哪一种永生,我想不言而喻。

3

历史的车轮进入2016年之后,真的是转的有点快。陈天桥要研究的事情和Elon Musk研究的事情一样,过去都是只能出现在科幻小说里。

是不是太超前了呢?

陈天桥和他弟弟陈大年的盛大,一向超前于时代。他们创业故事开头很好,是年轻人因为游戏一夜暴富,甚至于要在收购新浪还是收购腾讯中做一个艰难的决定,在马云还在杭州绞尽脑汁对抗易趣的时候,陈天桥本人已经成为第一位列席两会的互联网公司创始人。

继续往下写就是陈天桥心中永远的痛,盛大盒子。陈大年心中永远的痛则是盛大创新院,写出来都是悲剧。

陈天桥做盛大盒子,做IPTV,要整合整个互联网上的内容资源,做中国的网络迪士尼。

但是即使是大上海,也只能容下一个中国的迪士尼。陈天桥看到了通往中国迪士尼的路,把《传奇》卖点卡挣来的钱全都用来买一辆豪华跑车,准备在这条路上撒欢狂奔。却没看到修这条路的人叫黎瑞刚。

广电总局06年一纸通知下来,IPTV全部被叫停。

然后2010年弟弟陈大年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前景,把中国最好的300个开发人才全都笼络到盛大创新院,孵化了几十个项目,包括云存储,商业数据库,智能手机ROM,大数据,Web操作系统,云笔记,智能硬件,语音识别,移动支付。

可以说后来五年中国移动(微博)互联网几乎所有的方向他们都做了。

但是没想到北京有个华清嘉园,有个车库咖啡,屌丝横下来心来,比拿着百万年薪的大牛战斗力更强。

后来盛大创新园出来的人中跑出了30多家创业公司,许式伟的七牛云存储,季昕华的Ucloud,黄伟的云知声都是几亿美元的公司。这些人都是把盛大创新院的项目拿出来继续往前做。

最近王刚和徐小平都说,投中了赛道投错了人是最痛苦的。他们是没问过陈大年,投中了人也投中了赛道但是公司跟你没关系,这个有多痛苦。

盛大故事的结尾是个悲剧,陈天桥不断辞去职务变卖家产。陈大年清理了创新院所有的项目和大牛,只留下 WiFi万能钥匙,去年给员工一人买一辆特斯拉。

所以你看到,在前瞻性这个事情上,陈天桥兄弟俩都是有不良记录了的,说不定这次又成了超前历史一步的先驱。

可能未来真的像饶毅老师说的那样,中国才是生命科学和神经科学冉冉上升的国家,率先研发出来脑机接口技术的是蓝翔;说不定虽然CIT提前一步研发出大脑移植的颠覆性技术,却被日渐保守的美国政府禁止;说不定技术成本太高,开发出来之后全世界只有王健林和马云用得起。

千言万语化成一个标题,

“陈天桥海外寻找长生不老药,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腾讯科技官方微信“qqtech”。

陈天桥买的是长生不老药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标签
陈天桥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