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HTC Vive这一年:先发优势明显 核心聚焦生态建设

HTC Vive这一年:先发优势明显 核心聚焦生态建设

编者按:从元年到寒冬,VR在2016年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喧嚣之后,我们看到有的公司还在坚持,有的则选择了放弃。VR次元推出系列策划,关注VR明星公司的2016年,我们一起来看看,2017年VR还有哪些机会?

文/VR次元 孙实

1月初, HTC公布了该公司2016年营收数据:营收为新台币781.6亿元,较上年下滑35.8%,创11年来的最低值。

作为曾经宝岛最为耀眼的一颗科技之星,HTC急需在新的领域打开局面。在众多前沿科技中,HTC选择了VR,而HTC Vive成为 HTC布局未来的一颗重要棋子。

此前,已经有HTC的股东、媒体认为,Vive已经成为HTC最有价值的资产,应该和手机业务分开运营。去年年中,HTC证实,已经注册了一家新公司“HTC Vive科技公司”,作为VR业务的运营平台,同时也将和全球的VR开发商进行合作,构建生态系统。

HTC Vive抢占先发优势

去年4月,HTC Vive正式发售,售价799美元。在业内公认的PC VR三大巨头中,HTC Vive比Oculus Rift、PS VR发售得都要更早。HTC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在VR元年抢占先发优势。

HTC官方从来没有公布过Vive具体的销量,但12月底,市场调查咨询公司Canalys宣布,HTC Vive在2016年售出50万台,居全球第二,而索尼的PS VR则以80万台销量居全球榜首。其中,HTC在今年黑五的100美元打折活动对销量有着巨大的贡献,并且中国市场对其销量的贡献也不可忽视。

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表示,自四月发布以来,Vive销量在中国就处于领先地位,Vive是双十一购物节京东网的VR头显销售冠军。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现在几款主流的VR产品,除了三星Gear VR,均未公布过具体的销量数字,因此HTC Vive的真实排名,我们仍无从得知。

除去消费者层面,在开发者的心目中,HTC Vive似乎得到了更多的认可。

GDC调查报告显示,就VR/AR的兴趣而言,开发者普遍选择了HTC Vive。45%的人表示对HTC Vive最感兴趣,30%选择的是Oculus Rift,而只有29%的人支持PS VR。对于开发独占游戏的开发者而言,有33%的人表示他们正在开发HTC Vive的独占游戏,24%的人是Oculus Rift,有15%是PS VR。

看重生态建设:爆款VR应用都和HTC Vive有关

去年4月,HTC在北京召开了“HTC VIVE中国战略暨VR生态圈大会”,第一次向外界全面展示自己在VR战略上的布局,并宣布了Vive X加速器计划。整场发布会,HTC一再强调建立“生态”的重要性,大部分演讲时间也都留给了他的”队友们“。

这些“队友”包括Valve、Unity、完美世界、优酷土豆这样的内容提供商,他们将为HTC VIVE提供包括游戏、影视剧在内的资源,为VIVE贡献弹药。也包括京东、天猫、苏宁、顺网等渠道商,他们将关系到HTC VIVE在中国的销量。

“在2009,2010年时,我们曾经是全球出货量最高的智能手机。我们到达过这个位置,我们希望能回到这个位置。”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当时在发布会上这样说。

为了打造VR生态,HTC Vive同时设立了1亿美金的创新基金,用以扶持VR领域最具潜力的创业公司。去年12月,HTC Vive又在北京举办发布会,对外展示Vive X加速器计划的一系列成果,19家VR创业公司带来了他们的作品,涵盖游戏、影视、装修、教育、艺术等多个领域。

大力扶持开发者,极大地丰富了HTC Vive的生态系统。9月底,HTC Vive旗下虚拟现实应用商店Viveport在全球范围内正式上线,允许VR用户在应用商店内发现、创造、连接和体验自己喜爱和需要的内容。

Vive中国区的工作人员对VR次元表示,从内容量上来讲,Viveport已经有大约500款应用,在业内处于绝对领先的位置。

如果说这些国内的VR应用还没有吸引到你的注意力,那么很多人今年一定被这两款VR应用刷屏:Tilt Brish和谷歌(微博)地球VR。

HTC Vive这一年:先发优势明显 核心聚焦生态建设

Tilt Brush与HTC Vive捆绑,用户可以创造出富于细节的艺术作品。这款应用非常直观,用户很容易全身心投入,并完成有趣的作品。当用户使用不同的笔刷、铅笔和缩放功能时,他们将逐步了解如何使用虚拟现实控制工具。

HTC Vive这一年:先发优势明显 核心聚焦生态建设

谷歌地球VR更是业内称为VR领域的杀手级应用。有了谷歌地球VR APP,你不用走出家门,只要躺在床上或坐在沙发上,就可以周游列国,甚至进入太空。你只需戴上一个HTC Vive,这个“杀手级”应用就可以发挥魔力, 带你到另一个城市里观光,你可以在城市上空飞行,也可以沿着街道步行。

这两款由谷歌主导研发、通过HTC Vive展现的APP当时在社交网络上被用户惊呼“逆天”。尽管谷歌自己也做VR产品,但毕竟是体验效果一般的移动VR和大纸盒Cardboard,选择HTC Vive这样的高端VR头盔合作,对于谷歌来说,能提高其在VR行业的影响力,对HTC来说,则团结了一位如此强大的盟友。

硬件生态扩张

今年CES展会开幕前一天,HTC 在拉斯维加斯正式公布了两款全新的Vive配件:Vive追踪器和畅听智能头带,也让人看到了HTC今年在VR领域的重要策略——扩展生态圈。

HTC Vive这一年:先发优势明显 核心聚焦生态建设

HTC Vive美国区总经理Daniel O'Brien展示Vive追踪器

这款Vive追踪器的重量不到85克,直径99.65mm,高42.27mm,实物非常轻巧。它的最大作用就是可以和各种第三方物品整合,在VR世界里实现物体的运动追踪和定位。

这也就意味着,以后只需要简单的连接设置,Vive追踪器就可以和配件组合使用,有效拓展了VR的使用体验和领域,也将更多的开发者纳入到了HTC的VR生态圈中。

汪丛青接受VR次元采访时表示,今年VR领域的一个大主题就是扩展生态圈。没有一个好的硬件,生态圈就没有地方生长。HTC Vive现在已经做出了一个相当好的硬件平台,不管是服务、配件还是内容的扩展,这个产业链会很丰富。

汪丛青介绍称,目前Vive的体系里已经有1万个开发者。HTC Vive在9月份做了一个开发者调查,其中有50%的人表示他们会在未来6个月推出产品。

写在最后

2016年,腾讯科技•企鹅智酷联合李开复(微博)、徐小平、余承东、程维等 63 位互联网科技行业领袖,融合全平台数据、资源和智力发布《分水岭大时代——中国互联网趋势预测白皮书》,输出对中国科技产业未来的系统分析,趋势判断和数据洞察。

HTC Vive这一年:先发优势明显 核心聚焦生态建设

作为2016年最火的技术,VR自然出现在这份报告中,而汪丛青正是63位行业领袖中的一员,我们也与汪丛青进行了一番面对面的对话。以下为VR次元整理的汪丛青对话实录:

VR次元:都说2016年是VR元年,您觉得算是VR爆发的一年吗?

汪丛青:对,特别是三季度,三大PC VR产品都出来了。我觉得这样高端一点的产品真的进入市场,对整个市场是很好的教育。用户可以在多个方面有一些比较好的VR体验,这对整个市场是非常正面的东西,也有更多的机会让开发者赚钱。

VR次元:你觉得VR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像智能手机一样的普及程度?

汪丛青:我觉得3到4年会让它普及化,而且那样大半会依赖移动VR。但目前移动VR的性能还是有点不太够,给用户体验上带来眩晕感。但谷歌推出了Daydream,移动VR进入到快速发展期。

我觉得移动VR的好处,一个是它的成本会低一点,另外它可以到处带着,不会被一个电脑锁在一个地方。所以,这个会让更多的内容创造出来。

VR次元:您觉得VR会率先从企业级B端开始爆发还是从消费者C端开始爆发?

汪丛青:我们现在看起来两个都很受欢迎,但可能要看看是亚洲还是欧美。我感觉现在在欧美的需求更多的是在C端,在亚洲大概是一半一半,而且我感觉现在B端的增长也是很快的。

我觉得中国人有个特色,他是愿意花钱在有价值的东西上的,所以我们只需要把这个价值给大家显示出来。比如说我们跟教育部或者是大学在谈,我们在做一个研究,用VR教育同一个内容和用传统的方式教育同一个内容,那些学生的成绩从平均70多分到90多分,而且是同一个老师在教,这种东西,你有这样的数据出来,大多数中国的父母们都会马上给他们的孩子买一个这样的设备,而且现在国家对教育这么重视,也批了这么多的款去帮助我们现代化的教育系统和学校,如果真的说前面每个教室都有VR的设备,这个东西不难。

VR次元:你觉得VR最主流的应用是什么,是VR教育、VR影视、还是VR游戏?

汪丛青:还是要看时间段,前期百分之五六十的用途是游戏,也有百分之三四十是为了看视频、直播。但我们做了一个开发者的调查,60%的开发者在开发游戏,但是有40%是在开发非游戏的垂直应用,而且垂直里面最大的就是教育,这个让我很开心,说明开发者看到了VR教育的价值,我觉得教育是VR可以创出最大影响力的一个应用。

VR次元:VR时代的到来给中国企业带来哪些机会,中国的VR企业有没有可能出现手机时代华为、小米这样的厂商?

汪丛青:我觉得一定会的,因为在前面电脑的时代,中国整个经济可能还没发展到位,但是到了现在,手机的生产和使用的最大市场都是这里。所以,不管是从消费的角度,还是生产的角度,中国已经有了这个基础了。当VR这个新领域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是中国是第一次有机会成为行业领先者。

VR次元:中国企业做VR的劣势是什么?

汪丛青:有一个方面是人才还是有点不够。中国的教育系统不是鼓励真正的创新的,有点鼓励人家背东西,让人家更加听话,这个文化有点不同。不过有一个好处就是最近5年、10年很多在国外接受教育的人都回来了,海归越来越多,而且现在的教育系统也有所改变,现在的家长对孩子的要求也有所不同。

VR次元:中国的山寨形象特别严重,尤其是深圳华强北那边可能几十块钱就卖一个VR,您觉得中国企业这些山寨的做法对VR行业是利好还是不好?

汪丛青:这个要看用户或者是消费者的期待。如果消费者觉得我花了20块钱就可以买到一个好的VR设备,他会很失望,而且他会被误导,他会觉得VR眼镜就到那里了,我戴5分钟就头晕了,或者很快我的手机就热了等等问题。如果没有人去教育他们,我觉得这些廉价的产品是一个很负面的影响。

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很多工作是为了教育市场,我们觉得要是一个用户的理解是我花了20块钱,我只会得到一个20块钱的体验,等我有了几百块钱,我可以升级一下,如果能有几千块钱的可以再升级一下,在更好的价位会有更好的体验。。

VR次元:对于中国的创业者来说,在VR这个时代的到来,他们应该聚焦硬件还是内容还是做软件服务?

汪丛青:VR创出了巨大的机会,几乎每个过去手机时代、电脑时代的产品都会再一次被重发明一次。所以更多的不是你指导创业者应该做哪一个,而是你自己应该做你最适合做的事,要是你的背景、你的经历和你的资源都是在软件上,那你去做软件,要是你的经历,二三十年就是做硬件开发的,不管是创业,还是参加一个硬件的公司都可以,因为你可以把你这个经历带到新的领域,在这个领域更有概率成功。

VR次元:您对2017年的趋势做一个判断吧,因为现在VR特别火爆,恨不得各家公司抢着开发布会,您觉得VR明年会遇冷还是会更加火爆?

汪丛青:谈一些不同的东西。因为今年大家都是在辩论哪个系统好,PS VR好,还是Vive好,还是Oculus好。我觉得2017年更大的辩论就是哪个内容好,哪个领域更适合有这个。

2016年都是一些理论上在谈的东西,你说哪个跟踪系统好,或者是90帧还是120帧,天天在谈这种东西。我觉得这是不是很重要的。对于大众的用户来说,他不这么在乎。但是他在乎的是,我买了这个东西,你怎么可以让我的孩子学习得更好,我的工作更有效。我觉得这个是明年的话题,会有越来越多的内容和应用出来,让大家实际感受到VR对他们生活的改变。

VR次元:你觉得明年应该主要是内容的应用,而并非硬件的?

汪丛青:硬件会有逐步的更新,但是它对用户的影响力不会比内容增长的影响力要大。但是过了3、4年又会不同,因为硬件的周期是有时间的。

VR次元:回归一下Vive和中国市场,因为中国用户可能对性价比这个东西非常重视,Vive在中国的推广有没有考虑到性价比或者是赠送什么套餐之类的东西?

汪丛青:我们一直在做不同的测试,什么样的东西会影响用户的购买,而且我们现在铺出来的渠道越来越广,用不同的方式把这个产品和技术的好处带给市场,我觉得现在还是一个教育期。

我真的不觉得价格是最关键的。举个例子,如果我是跟一群人说谁会花几千块钱买个高端游戏机,可能有5%、10%的人会举手,但是我说谁会花几千块钱给孩子一个机器,让他可以穿越到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和世界上最好的教授学习,99%的人都会把他的手举起来。所以,这不是一个价钱,是一个价值。

VR次元:从扶持这个角度来讲,Vive有一个加速器,现在对中国公司进行的扶持主要是哪方面的?

汪丛青:我们的扶持不是针对某一方面的,而是针对市场上有什么欠缺的。我们的33个公司好像只有5、6个是游戏的。虽然我刚才说从普遍的开发者的角度来看,超过一半是游戏的,但是我们主推的问题是现在市场缺什么,所以我们会放在基本的跟踪系统上,让市场成长得更快,让用户更可以感受到这个技术的好处。

推广:手机会被VR取代吗?VR又将如何改变生活?关于VR的一切,都在这里,关注VR次元微信公众号(qqtechvr),一起来虚拟的世界探秘吧!

HTC Vive这一年:先发优势明显 核心聚焦生态建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nestsu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