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那个做出了《第二人生》的公司 马上要推出VR游戏了

《第二人生》开发公司涉足VR领域 第三人生要来了吗?

题图

从理论上来讲,在虚拟现实世界,你可以为所欲为,因此我和VR导游一起来了场认真的游戏,我们打扮地像外星人(他穿红衣,我穿绿衣),站在一艘船的船尾眺望远处一个漂亮的小岛。

那么下一步去哪儿呢?这里有无限的可能,我们甚至可以在这里再造一个虚拟空间来游玩。

这里就是名为Sansar的新生世界,今年晚些时候它就将登陆Oculus Rift和HTC Vive平台。这款VR力作来自Linden Lab,此前该公司曾制作过火爆的网络虚拟游戏《第二人生》(Second Life),该游戏诞生于2003年,鼎盛时期月活跃用户突破百万人,但巅峰过后用户数回落到了80万左右。

消费级虚拟现实产品依然处在发展初期,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显示,2016年VR头戴设备的出货量突破200万台,与智能手机动辄十几亿台的出货量相比,简直是小儿科。此外,许多消费者依然搞不清VR到底是干什么的。

对VR来说,真正的杀手级应用必然与网络社交有关,这也是Facebook砸下30亿美元收购Oculus的主要动因。不过,现在想在VR世界中与他人进行互动,方式还相当单一。

Linden Lab正是看中了这一短板,它们花了四年时间打造出了Sansar。在这个新世界中,许多曾经困扰《第二人生》发展的问题得到了解决。Linden Lab CEO阿特伯格表示,VR版的Sansar并非单一的世界,它就像一个个网站,用户可以直接跳转到不同的世界。

此外,Sansar的商业模式与《第二人生》也有所不同,《第二人生》中每月用户需要为自己租用的虚拟土地付租金(256平米的土地月租金达295美元)。在Sansar中,租金要低得多,Linden Lab将主要靠售卖虚拟道具来赚钱。

如今,Linden Lab和一组受邀用户已经为Sansar平台打造了许多不同的VR体验,它们希望未来用户能携手努力,推动Sansar规模的扩大。

“我们需要用户参与进来,因为大家的文化背景不同,对VR的体验的需求和口味五花八门。”阿特伯格说道。

不过,这也引发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普通玩家搭建的世界质量稍差,而且经常会有Bug出现。

华盛顿大学助理教授阿特兹一直在用《第二人生》给学生教授商科课程,他认为Sansar的出现可以让虚拟课堂成为现实。不过,阿特兹也指出,Sansar与《第二人生》背后都有很棒的技术,但玩一段之后用户就会感到无聊。

谈到Sansar时,阿特兹表示:“对于该平台我也有些怀疑,不知它能否将VR技术转换成真正有用的应用。”(编译/锐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onicluo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