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VR很火,但好莱坞对它不感冒

VR很火,但好莱坞对它不感冒

【VR次元编者按】电影与VR阿德结合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了,很多电影节上已经出现了VR的身影。作为全球电影产业的圣地,好莱坞是如何看待VR的呢?《波士顿环球报》的电影评论家Ty Burr根据他的所见、所闻,对好莱坞和VR的未来进行了深刻解读,VR次元独家整理报道,以下为文章全文(了解更多有关VR电影趣闻,关注VR次元微信公众号:qqtechvr):

你会看VR版的《北非谍影》吗?这个问题或许有点可笑,但却值得一问。从文化或美学上说,VR永远都不会和电影相像。为什么这么说?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不是坐电影院里以线性的方式看《北非谍影》,而是用一部VR头盔在沉浸式的数字世界看这个故事,那会是什么样子?

VR很火,但好莱坞对它不感冒

那么我们大多数人永远都不会离开男主角的咖啡馆。我们会一直流连在那里。但是男主角对女主角的真爱,以及宁愿牺牲自己的精神,才是这部电影的中心。所以我们可能就永远都不会触及这个中心了。《北非谍影》的导演迈克尔·柯蒂斯和华纳兄弟公司的员工构建了一个引人入胜的世界,我们会非常乐意在那里探索,直到我们撞到墙上。

VR很火,但好莱坞对它不感冒

再想象一下VR版本的《教父》,我们可能会在教父唐·科莱昂的大房子里探索游荡,而男主角迈克尔的浮沉经历只是编制在其中的一些丝线。

VR永远不会成为新的电影。它和电影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但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观众已经习惯了“被动线性叙事”(场景像一条线穿过的珠子,一个接着一个,而这条线总是拉我们向前进),他们会欣赏VR的做法吗?或者只有当这种新的媒体成熟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们才会明白它的妙处——就像1903年时,观众在看《火车大劫案》的时候意识到电影的妙处。

作为电影评论家和作家,我做电影评介已经有35年了,我和很多观众一样,看到了电影这种媒体形式的巅峰:大约两个小时的视觉体验,通常是叙事性的,投影在一块屏幕上,供多名观众观看。我们生活在充满文化和技术动荡的时代,传统电影是20世纪的艺术形式。现在你可以在电视机、电脑、手机上“观影”,有些人一连看几个小时的连续剧,有些人则喜欢看10秒长的短视频。

VR技术曾经是《黑客帝国》(1999)、《阿凡达》(2009)这类科幻电影的奇想,多年来一直有些问题没有解决,比如图像渲染不佳,观众会有眩晕感等。当你感觉想呕吐时,就很难享受美妙的幻想世界了。但现在事情已经取得了突破。消费级VR头盔,比如Oculus Rift、三星Gear V12、索尼PlayStation VR和HTC Vive可以把观众带入了沉浸式3D环境,让他们在故事情节或游戏空间内移动而不感到恶心呕吐。它们是几十年来VR头盔的最新迭代产品(我1994年就曾经评测过Cyber​​Maxx头盔)。第一个这样的头戴式显示器是计算机科学家伊万·苏斯兰德(Ivan Sutherland)在1968年制作的,非常庞大,它悬挂在天花板上,绰号为“达摩克利斯之剑”。

与此同时,内容创作者(视觉艺术家和游戏开发者、电影制作人和其他故事讲述者)正在试图弄清它可能如何发挥效果。游戏软件和网络是最明显的领域,因为VR探索和互动本身就是大多数电子游戏的要素。另外,你可以在网上VR商店购买或免费获得一些叙事特征更强的VR体验,它们起到了“视觉切入点”的作用,当你戴上Gear或Vive这样的头盔之后,会获得非常新鲜的感觉。

有些体验有些时候美得令人感动。去年圣丹斯电影节上20分钟长的VR作品《Notes on Blindness: Into the Darkness》就获得了大量赞扬。而今年1月圣丹斯电影节上的VR作品《Dear Angelica》更加令人惊艳。它虽然以线性方式向前推进的,但却没有采取惯常的故事情节讲述方式,你可以感受到这部电影的制作者在一种新的视觉和心理语法上进行了尝试。

虽然有进步,但仍然存在一些障碍。首先VR硬件还是很笨拙,你必须戴上头盔,设置移动跟踪设备,登录到计算机,当你在房间里走动时,还要避免被连接线绊倒。这就好像托马斯·爱迪生告诉大家,如果想看电影,你就需要自己组装投影机,然后还不得不把投影机戴在头上。

大多数VR体验都试图将电影的叙事推进和VR的沉浸式探索结合起来,结果反而是突出了两种媒体中最糟糕的部分。和圣丹斯电影节那两部VR短片相比,这种“娱乐体验”代表了当前VR作品的现实,我们需要来讨论一下它们是什么,你如何体验它们。

使用不同的头盔,效果也有所不同。谷歌(微博) Cardboard是一款低廉的入门级头盔,你可以把iPhone或Android手机插入纸盒子里,播放VR内容。 Oculus Rift的价格大约600美元(手动控制器还需要另外200美元),它大大改进了视觉分辨率,但需要一台图形能力强悍(至少880美元)的PC系统搭配使用,而且还需要用户比较擅长于使用技术产品。新款HTC Vive有一对激光传感器,必须精确定位在你的墙上,以便准确跟踪你的运动(Rift有一个类似的传感器,放在桌面上,看起来像是麦克风)。

在虚拟商店里,你戴上头盔之后,可以选购游戏和应用,使用社交媒体平台,还可以看很多“VR短片”,其中很多都不是那么有趣。

VR很火,但好莱坞对它不感冒

好莱坞导演道格·里曼(Doug Liman)与VR制片公司Jaunt合作,拍摄了一个VR系列,名为《Invisible》,在每集约六分钟,一共五集,剧情很一般,从VR的角度说也不尽如人意。尽管如此,在对360度戏剧性景观进行可视化上,第5集中的一个追逐场景制作得还比较可取。

VR很火,但好莱坞对它不感冒

短片《Mr. Robot VR》仅仅是把角色放在康尼岛摩天轮上,任由创作者山姆·厄斯梅尔(Sam Esmail)对这种新技术进行尝试。而好莱坞导演乔·法夫罗(Jon Favreau)的互动作品《Gnomes& Goblins》即将推出,它看上去更有意思一些。

一些VR内容工作室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思考, Penrose Studios的两部动画短片《The Rose and I》以及出色的《Allumette》可以在大多数VR平台上看到,它们将定格动画风格的图形、引人入胜的故事,以及一个真正新颖的视角结合在一起,让观众似乎感觉在空中徘徊。使用Vive的运动跟踪功能,你可以在角色周围远近移动。

互联网上还有很多“VR家庭作坊”的作品,来自独立的创作者,他们有很强的好奇心,想要推动这种新媒体的边界。其中大部分作品涉及360度电影制作,但只有其中一些支持3D,而且很少涉及运动跟踪。

到目前为止,“VR家庭作坊”作品的高点可能是去年的《有组织犯罪活动中的职业生涯》(Career Opportunities in Organized Crime),它是第一部360度的VR长片。由虚拟现实爱好者、放射科医生Alex Oshmyansky导演。这部作品的情节主线是,俄罗斯黑帮有一个人力资源部门,一个懒散的孩子要寻找内心的猛兽。该作品有一定的创新度,但几乎所有的对话场景都适合典型的电影屏幕,并没有探索VR在全景上可能性。 VR剧情片的一个吸引力在于它能带来惊讶感——事情会在你最没有料到的地方发生。

Oshmyansky的这部VR电影展示了一些东西:首先,VR叙事娱乐可以更接近戏剧美学,而不是电影美学(在剧院里,观众是坐在360度半径圈的中心);第二,目前尚未发现可用的镜头语言和其他有效手段来传达信息,引导观众注意力。暂时来说,在大多数情况下,VR作品的卖点仍然是新颖——让你看到的东西更加栩栩如生——而不是VR体验本身。但现实主义不应该是VR的目标。它的目标应该是创造一个引人入胜的沉浸式环境,无论是现实主义的还是幻想主义的。

很清楚的一点是,VR的孕期很漫长,我们才刚刚开始,但是这种媒体已经扎根了。它获得了财务支持,也具备创意和技术驱动力。最终将会有一个项目(或两三个)将VR从仅仅是引人好奇转变为真正的大众魅力表达和娱乐。像《Allumette》、《Notes on Blindness》,特别是《Dear Angelica》这样的作品,它们展现了VR可能的未来,但是这种未来几乎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一种“活的”电影?一种冒险,同时也是一个世界?沉浸式的头脑旅行,另一种用幻想来麻醉自己的方式?我们缺乏描述这种未来的词语,因为我们还没有发明它。(编译/Kathy)

推广:手机会被VR取代吗?VR又将如何改变生活?关于VR的一切,都在这里,关注VR次元微信公众号(qqtechvr),一起来虚拟的世界探秘吧!

VR很火,但好莱坞对它不感冒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nestsu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