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优必选CEO周剑:八九成的机器人创业公司都要死掉

文/腾讯科技 方砚

在自家机器人在猴年春晚亮相后,优必选这家位于深圳的机器人创业公司也进入了发展快车道。

根据优必选创始人兼CEO周剑上月发布的公开信,2016年优必选销售额较2015年增长近5倍,其中,海外销售额占比就达到了6成;而在2017年,优必选的目标销售额为15亿元。

销售额蹿升的同时,优必选的估值也节节攀升。在2015年初优必选获启明创投2000万美元A+轮融资时,其估值尚只有2亿美元;到2016年,当完成B轮1亿美元融资,其估值就已高达10亿美元,俨然新晋独角兽。周剑还披露,在C轮融资中,优必选的估值则达到了50亿美元。

虽然这一消息的准确性暂无法验证,但无论是春晚上的亮相,还是与苹果亚马逊的合作,都令优必选成为了机器人及人工智能领域的明星企业。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巨头、尤其是互联网巨头向该领域涌入,越来越多的行业人士开始担忧优必选的将来。作为一家起家于机器人舵机(伺服电机,用于转向)的创业公司,优必选需要面对的挑战还有太多;况且,在机器人这一尚需要大量前沿研究的领域,如何处理好研发与商业化的平衡,同样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周剑告诉腾讯科技,为了应对这一挑战,目前优必选将每年营收的45%都投入了研发——-这一数字对于一家创业企业颇为惊人,这意味着,每年优必选至少会在研发中投入数亿元人民币。

但即便如此,相对于资金充沛的巨头,优必选的资金实力仍难以言优。

无疑,不断融资的背后,是优必选对资金的迫切需求。与此同时,需要大量资金的优必选对于商业化的意愿也比很多公司、机构更为强烈。在周剑看来,优必选的一大优势,在于结合实际场景诸如教育、娱乐的商业化运用,这与波斯顿动力、本田等动辄数十万美元成本的机器人大为不同。

这具体体现在产品层面。除了进入苹果商店的用于教育的机器人Jimu系列,优必选在2013年还量产了人形机器人Alpha系列,可充当教师、家庭管家、护士等多种角色,到今年已演进到了第三代Alpha2。

另一方面,优必选面向B端市场的Cruzr也即将推出,这一产品也被认为是优必选用来提振销售额的新增长点。

但在周剑看来,在这一系列产品中,面向C端的人形机器人仍旧是优必选最重要的战略方向,包括Cruzr在内的产品,都是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不得不采取的发展举措。

“走到真正真人形的机器人要三十年甚至到五十年,才能真正实现商业化;但从短期内来看,五到十年里,一些仿人类的机器人可能有机会就进入家庭。我不敢说到手机这么普及阶段,但是它成为主动式交互中心的时代我觉得很快就会来临。”

这也正是优必选押注的将来。

此外,对于当前的机器人创业环境,周剑则向腾讯科技表示,80%、90%的机器人创业公司都要死掉,“我看中国很多机器人创业公司,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拿了一个类似于平板的东西,然后上面放了科大讯飞类似的语音识别语意理解”,这种创业的根本方向就是不对的。

相比之下,“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核心至关重要,否则就是浪费资源”,周剑表示。

以下为腾讯科技整理的采访实录:

人形机器人的关键在哪儿?

问:您为何看好人形机器人?制造人形机器人的难题在哪儿?

周剑:其实目前的很多机器人产品某种意义上都只是过渡产物。轮式机器人,在某种意义上我也认为是一个过渡产物。其实双足的机器人是按照我们人类的环境所设计的。人,肯定没有问题,包括上下楼梯、过街障碍,包括在起居固定的立面行走,其某种意义上都需要双足或者四足的机器人。既然人类的环境是这么设计的,某种意义上我觉得双足的机器人是长期来讲更加的符合我们人类环境,因为我们不需要单独的专门为机器人再去设定一个专门的使用的环境,但是目前的问题在于机器人在驱动,包括关节驱动、运动技术上,包括控制运动算法上面,还没有实现真正突破,其实里面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驱动技术还没有实现突破。

我们来设想一下,如果一个机器人拿一个人来做比喻的话,如果躯干、肢体驱动这一块都没有真正解决的话,你怎么在这上面训练它的行动能力呢,就是我们控制算法,所以我们需要给它搭建一个很好的平台,再在这上面去试验很好的运用算法,比如平台算法等各种算法。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机器人才能真正意义上进入家庭,适应人类的环境。目前的问题是在于驱动,大家知道波士顿动力用的是液压技术,本田的阿西莫(ASIMO)机器人就用的是电机伺服的控制方式,关键是现在目前都很难商业化。所以优必选一直在朝着一个能够真正让驱动关节模块化、商业化的方向去努力,所以我们现在做的伺服舵机,包括在腿部的一些舵机,其实我们某种意义上就是在朝着商业化目标努力。

我们优必选未来即将推出的人形机器人,其实都是一个真正能让人接受的价格进入市场的,比如说十几万、几十万人民币。我们知道,阿西莫(ASIMO)一台机器人搭出来就需要花200多万美金。我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阿西莫(ASIMO)机器人里面的内容,它里面用了20多根皮带,在传动方面。做皮带的话,比如说他做一个Demo,演示完了之后,大家知道过一段时间可能就要重新把内部打开重新去调整这个松紧度,其实这种方式都导致它很难量产商业化,但是阿西莫(ASIMO)在这个路上已经走了几十年了,他们积累的也很深,他们算法做得非常好,躯干是搭得蛮好。但我个人,从我们发展方向来看,无论是波士顿动力,还是本田,我们都觉得很难实现人形机器人真正能商业化。所以我们说轮式的机器人只是一个过渡的产物,在目前这个技术平台下面,的确是有一些它的优势,包括在to B的一些场所,这也正是优必选为什么推出Cruzr的原因。

与苹果的合作

周剑:我们跟苹果合作主要就是STEAM教育。STEAM教育,大家知道是真正培养青少年动手能力,包括青少年逻辑思维编程能力,包括物理、数学能力的一些培养。我对STEAM这个方向是非常看好的,包括国家对STEAM教育也越来越重视。优必选,我们比较擅长的是把我们之前做的真正核心零部件把它发挥成多样的商品化去做开拓。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优必选做来做去,至少到目前为止,无论Alpha1、Alpha2,包括Jimu,包括Cruzr,都大量的使用了舵机,我们在舵机这个核心产品上就开拓了非常多的产品线,都发挥了我们的极致优势。而苹果公司对这一块非常看好,苹果很早就开展STEAM教育的研究,苹果在全球其实遴选了STEAM教育的候选者,最终是苹果公司的副总裁找到我们团队聊了这个事情,刚好去年10月份我们推出Jimu机器人,在他们苹果办公室演示的时候,当时我没在场,但是我听到的就是不断的“哇、哇、哇!”的声音,因为这就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产品,可以行动、可以伺服舵机编程的真正的机器人产品,而且比较符合推广到校内、校外的这么一个产品,所以苹果当时就跟我们开展从APP,到最后软件、硬件的合作,推出了我们的第一款产品,接下来还会上几款产品。在全球几百家苹果专卖店里面,未来有6-8款机器人产品销售。

问:苹果店现在的销售量如何?

周剑:苹果店的销售量,他们每个礼拜有统计,但是到我这边有些滞后,刚开始这个产品放在那里,有一个BB-8(出自《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的小球机器人我不知道你们大家知不知道,跟这种IP产品比起来,用户对这个产品的理解都比较低。为什么?因为IP产品,大家在电影上看到IP,这个就是BB-8,这个产品就是我买回来就可以玩了。我们的产品最初的时候其实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销售量,因为我们认为苹果店的消费非常的高端,用户也非常有钱,他们愿意花一些钱去购买一些新奇特的动手的产品。但随着后来我们做了一些活动,同时我们加大了一些推广之后,我们销量就逐步逐步上升了。

如何面对当前问题?

周剑:优必选是个初创公司,我们最初的难点还是技术团队的问题,就是我们技术上始终很难把伺服舵机稳定下来,也就是我们讲的商业化。可能大家可以看到市面上有一些类似伺服舵机的小人形机器人出来,但是其实你要把它真正的稳定化、商业化,达到类似于苹果的质量要求,其实这是非常大的一块。所以优必选一直在这个方面我们是花尽了很大的力气,无论从供应链、技术、研发、新产品导入,我们都花了非常非常大的力量,这也是让我一直每天睡不着觉的地方,某种意义上我们花了非常大的力量,光这一块就一直是我们的难点,

第二方面,我们在前沿布局的时候,大家知道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并不是那么多,而且竞争非常激烈,这对于初创公司来讲,对于优必选也是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所以我们一直在非常竭尽全力地去做不光做现在产品,还要对未来做一些布局。

问:具体下一步布局是?

周剑:很多的内容、很多的技术不可能由优必选一家来做,我们现在主抓的是三块:一个是驱动技术,大型的伺服舵机关键技术;第二个是我们希望能够自助搭建出一个类似于比波士顿动力更好的平台去做的一个算法,我们非常有信心做到这一点。

我们会发现,这些机构,这些不算纯商业化的公司,其实他们会面临很多很多的我们外人看不到的问题。包括他们根本就不想商业化,他们也根本没有打算把这个东西很快推出,理解到机器人未来是个交互中心的概念。所以说我们驱动产品,我们下的力量非常大,我们现在做的未来的伺服舵机,你可以看到跟波士顿他们的完全不一样。第二个我要考虑的是能耗,我如果实现某个场景一个小时的运动,我到底需要多少能耗,所以我们在运动算法上面投入很大力量。

第三点是我们在AI这一块,我们讲大脑这一块,我们优必选主要的力量放在机器视觉,因为我们觉得信息来源大部分还是来自机器视觉,那机器视觉同时需要更大量的数据,这也是我们在布局的。

谈机器人创业环境

周剑:我一直认为中国人工智能,包括机器人创业是个虚的,我一直认为80%、90%都要死掉。从我个人的角度,从我公司的角度,我看中国很多机器人创业公司,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拿了一个我们不知道属于平板还是什么的东西,然后上面放了科大讯飞或者诸如此类的语音识别语意理解,这种方向心是好的,但是根本方向是不对的。

创业,首先两个最重要的东西:第一,这个市场是不是足够大,是不是伪需求?如果市场够大,不是伪需求,OK,100个人、1000个人进来做都没问题,但是这个东西迟早是个过渡产物的时候,只是为了这个风口去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认为这个事情就完完全全不对了。所以大家可以看到2013年、2014年、2015年成立了大量的这种公司,这个创业环境我认为其实是很浪费资源的,或者说我觉得这导致很多创业者会走入穷尽的这么一个局面,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太理解的。对我的投资者,对所有的人来讲,还是对我们的同事,其实我是发自好意的,我并不认为这么多创业公司一拥而上做同样的东西是好事。你要做自己的核心,比如我们优必选能不能成功,我至少很清楚我做的是未来的人形机器人,这个是非常清晰的。而为什么做人形机器人?我凭什么能够做人形机器人?因为我自己养着我自己,我可以拿来更多的资金融资。为什么别人会给我融资?我那么高估值的公司,超过10亿美金,就是因为大家看到我商业化的能力。你必须要走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去创业。

从机器视觉,您刚才讲到包括计算能力来讲,其实坦白说,我们对机器视觉的研究其实是相对比较前沿,我们不单纯是想把机器视觉单纯进行商业化应用的。大家知道现在机器视觉的公司也很多,但是现在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在做工程化的事情,其实在理论上面的探索相对较少。我认为理论和实践这是两个互相的,大家拿了一套公用的东西,然后不断在调整这些东西,然后不断的做一些工程化的东西,其实好多人都能做得到,这也可以看到人工智能视觉公司大量兴起的原因。我们的机器视觉目标不是单纯放在我们Alpha1、Alpha2的上面,我们做的是非常前沿的布局。所以,从未来来讲,我们觉得运算计算能力自然而然虽然时间的发展我们慢慢会想办法去解决,而并不是放在我们目前现有的产品上。

推荐:人工智能汹涌而来,未来已变!关注“AI世代”微信号(tencentAI),关注未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