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还原百度人工智能派系之争:吴恩达出局,马东敏陆奇定胜负

互联网腾讯科技韩依民2017-03-23 06:14
0评论 收藏

还原百度人工智能派系之争:吴恩达出局,马东敏陆奇定胜负

文/《深网》报道组 韩依民

不是所有离职都会被称为功成身退。

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昨天突然对外宣布了离职消息,之前没有任何征兆。

吴恩达所在的百度研究院,一直在台前扮演着百度人工智能代言人的角色,但实际上,它只是百度公司内部发展人工智能的两支力量之一。

百度涉足人工智能的另外一支重要力量,来自百度的传统核心部门搜索体系。

作为国内最早布局人工智能的公司之一,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失利的百度从去年开始把未来希望押注到人工智能上,但承载了百度人工智能战略的百度研究院,从成立伊始便面对人才接连流失的窘境,这背后是百度内部两派力量角逐、研究院处境尴尬的现实。

局面在今年再次生变,变量是陆奇与马东敏的加入。

核心管理层更新带来的直接结果是百度内部领域、资源、利益的重新划分,结果就是利益相关人的出局。

吴恩达是2017年以来百度离职的第三位高层人物,第一位是不久前因智能驾驶业务调整而“内部休息”的王劲;第二位是因“内部腐败”离职的糯米负责人曾良;吴恩达成为百度离职高管名单中的最新一个。

而在这位百度人工智能研究体系带头人离场后,搜索体系开始全面掌握话语权,百度的人工智能战略将要讲出新故事了。

王海峰顺理成章接棒

百度对人工智能体系带头人权力的交接显然早有准备。

在吴恩达宣布离开后不久,百度随即发布内部邮件,百度搜索引擎总负责人、百度副总裁王海峰被任命为AI技术平台体系(AIG)总负责人,同时晋升为Estaff成员,转向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汇报。

AIG成为继IDG(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后百度最新的事业群组。AIG即AI技术平台体系,将进一步深度整合包括NLP、KG、IDL、Speech、Big Data等在内的百度核心技术。

此番调整意味着,百度传统强势部门搜索体系出身的王海峰,已经接过吴恩达的权杖,成为百度研究、探索人工智能及应用的领头者。

而在此之前,百度人工战略的台前核心势力是吴恩达及其统领的百度研究院。

2016年9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吴恩达是第二位上台演讲的嘉宾,第一位是李彦宏。李彦宏在开场演讲中首次提出“人工智能是百度核心中的核心”,而“人工智能对于百度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我可以用简单的四个字来描述,就是百度大脑。”

吴恩达正是百度大脑的负责人。

入职百度前,吴恩达已以Andrew Ng的英文名在国际人工智能领域享有盛名。这位华裔美国人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和电子工程系副教授、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同时是谷歌(微博)大脑创始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国际上最权威的学者之一。

在前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常务副院长余凯和李彦宏的游说下,吴恩达于2014年5月16日宣布加入百度。三天后,百度宣布任命吴恩达为百度首席科学家,全面负责百度研究院,尤其是百度大脑业务。

2013年是百度决定投入人工智能的开始,2014年百度迅速招揽了一批人工智能专家,在余凯2015年离开百度后,吴恩达便接棒站在了百度研究院的权力中央。

在O2O战略由于大众点评与美团的合并遭遇重挫后,2016年李彦宏将人工智能推向台前对外宣告这是百度的未来,随着人工智能成为百度的核心战略,百度内部对于承担人工智能战略话语权的争夺也愈加激烈。

隐秘的派系之争

对外大力推广的百度人工智能战略,实际在内部隐藏着两大派系。

站在台前的百度研究院是一大派系,它由李彦宏亲自操刀,由上而下推动成立。在百度大体系下,研究院是一支突如其来的外生力量。

四年前的2013年1月,百度正式对外宣布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IDL),李彦宏亲自出任院长,中国“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余凯任副院长。

据李彦宏介绍,成立研究院的初衷在于,“原因不是因为我多么懂深度学习,而是因为我们这块牌子能够招来更多懂得深度学习的专家和科学家。”

2014年1月,百度推出少帅计划,主要面向全球招募9名30岁以下的人工智能领域青年精英,年薪百万元起步。

以研究院为先导,百度投入人工智能的姿态很快吸引了一批人工智能界的专家加入。

2013年9月,前Facebook资深科学家徐伟与前AMD异构系统首席软件架构师吴韧先后加入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2014年5月17日,吴恩达正式加入百度任首席科学家;2015年,百度少帅计划代表人物顾嘉唯加入百度IDL实验室,任主任研发构架师,负责人机交互;同年6月,NEC美国智能图像研究院负责人林元庆加入百度任深度学习实验室主任。除此之外,黄畅(原IDL主任架构师)、倪凯(百度无人驾驶汽车团队前负责人)、师从机器学习专家Alex Smola的李沐也先后加入百度。

在美国,百度也同步搭建了人工智能团队。

2013年4月百度在美国加州的库比蒂诺建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名为“深度学习研究中心”;2014年百度美研院从30多人扩充到超过100人。2014年5月,百度在硅谷成立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同年7月,百度成立大数据实验室。

至此,百度人工智能研究形成了三大实验室、中美两地联动的基本格局。吴恩达为百度研究院的总负责人,其下辖四个实验室: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SVAIL)、深度学习实验室(IDL)、大数据实验室(BDL)与AR实验室(今年1月16日成立,原IDL副总监吴中勤出任负责人)。

但在台后,百度还有另一波人工智能的势力在悄然生长。

今年2月,百度新COO陆奇上任后连放两个大招:收购渡鸦科技以及成立度秘事业部,作为“百度人工智能的集大成者”,度秘却并非由百度研究院团队研发,而是来自百度副总裁王海峰带领的搜索团队。

与百度研究院自上而下的发展路径情况不同,度秘是百度搜索团队自下而上推动的。

作为百度的传统强势部门,搜索是百度内部的另一股人工智能势力。

王海峰是百度自然语言处理部(NLP)的负责人,根据百度百科的介绍,NLP是百度历史最悠久的基础技术部门之一,“引领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

2014年,原微软公司首席研发总监景鲲加入百度,就职于大搜索任总产品架构师。据现百度度秘事业部CTO朱凯华的介绍,百度搜索团队一直有做度秘的想法,因为从智能以及能力的角度,与搜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这种思路的引领下,王海峰带领景鲲、朱凯华等从2014年开始自发研发度秘,一年后,经由李彦宏的介绍正式发布。

度秘的推出意味着百度内部人工智能两拨势力的正式形成,一拨为外生力量组成的研究院;一拨为内生力量推动的大搜索。但在百度全面转向人工智能的战略下,双方之间却并没有进行有效融合。

腾讯科技曾向度秘团队问及如何与研究院协同、研究院的研究成果怎样应用到度秘上,但没有得到回答。

研究院左右不逢源

过去两年,吴恩达以百度人工智能战略布道者的形象屡屡被推至台前,但台前的风光或许只是假象,其治下的百度研究院在内部处境尴尬。

两大势力之间的隔阂比外界所能感知到的还要严重。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别看百度人工智能那么风光,实际上搜索的数据根本不向研究院开放。做人工智能的这波人都是海归、精英,跟搜索那边完全是两种风格,两边互相看不上。”

李彦宏推动成立的研究院在竞争中并未占据上风。

数据是研究、发展人工智能及应用的基础,得不到百度搜索大数据的支持,百度研究院很难产出实际成果。

更糟糕的是,时常变动的发展策略让研究院无法建立真正的积累:百度Eye、百度Light、百度Bike、百度筷搜都曾经是百度对外着力推广的人工智能产品,但现在均早已无声息。

错综复杂的内部关系下,百度在2014年前后招来的优秀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已经严重流失。

2015年,余凯、吴韧从百度离开;2016年,百度无人车负责人倪凯离开;2016年8月,百度少帅计划的标志性人物、IDL主任研发构架师/首席设计师顾嘉唯离职。

颇为尴尬的是,在百度少帅计划官方介绍页面上,依然陈列着少帅计划的导师团成员:李彦宏、余凯、张潼、徐伟以及吴韧。而如今,除了身为百度创始人的李彦宏外,曾列为主要导师的其他四位成员只剩徐伟仍在百度。

还原百度人工智能派系之争:吴恩达出局,马东敏陆奇定胜负

成立于2016年的Drive.ai由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前成员创办,吴恩达妻子是创始人之一,由于此种关系,有猜测认为吴恩达的下一站或许就是Drive.ai,但目前尚无法确定。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据腾讯科技了解,早一步离开的王劲也将投身无人车创业,而此前王劲招揽进百度的编程天才楼天城在离开百度后也在硅谷创业专攻无人驾驶。

百度似乎成为了人工智能创业界的黄埔军校。

关键先生陆奇与幕后人物马东敏

陆奇是决定百度内部人工智能两股势力斗争结局的关键先生。

这位百度的新核心人物于今年1月17日正式加入,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百度董事及董事会副主席,主要负责百度的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

李彦宏将业务的管理重任全部交给了陆奇,根据彼时的任命信息,百度现有各业务群组及负责人都将直接向陆奇汇报工作:包括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技术体系和新兴业务群组总裁张亚勤(微博)、高级副总裁朱光携金融业务群组、高级副总裁王劲携无人驾驶事业部(已调整)和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已离职)带领的人工智能技术团队。

作为著名的工作狂,入职两个多月内,陆奇已经连连出手,而他主要调整的领域就是百度人工智能相关业务。

2 月16日,百度宣布全资收购渡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吕骋携团队正式加盟百度,并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向陆奇汇报。

同一天,陆奇发出通告,宣布自即日起将原度秘团队升级为度秘事业部,直接向其汇报,以加速人工智能布局,及其产品化和市场化。

3月1日,百度整合原L3与L4两大部门,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陆奇亲任总经理。

整体来看,梳理内部资源是陆奇当前的工作重点,这些动作的共同思路是:将与人工智能相关业务按照方向进行整合,同时加强陆奇对其的直接领导。

而在调整过程中,陆奇的天平显然已向百度强势部门搜索公司倾斜,单独成立度秘事业部便是示好信号。

与此同时,研究院的阵地节节败退。在智能驾驶事业部的调整中,首先是研究院系重要人物王劲名义上“内部休息”实际出局;紧接着,研究院的领导者吴恩达也最终离开。

陆奇是明面上的关键先生,而促使陆奇做出选择的幕后人物是藏在幕后的马东敏。

今年2月,百度宣布裁撤医疗事业部,据腾讯科技了解,裁撤决定由李彦宏夫人马东敏做出,在营收增长有限而支出不断增大的状况下,马东敏的思路是砍掉看不到前景的业务。多位知情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裁撤医疗事业部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教育、国际化、O2O等都将面临调整。

人工智能研究院处境类似,尽管被李彦宏寄予承担百度人工智能战略的厚望,但无法取得搜索部门的支持、产出有限,在马东敏的调整思路下,很难延续过去大投入、低产出的发展路径。

吴恩达去年在百度世界大会上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曾介绍,“百度至少有好几百个人工智能项目。”这些项目包括大的比如搜索、广告、自动驾驶等,也有一些小项目,这些项目“有些会比较快,可能就几个月或者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就可以实现。有些还需要一、两年。”同时根据吴恩达离职公开信提供的信息,百度人工智能团队已经增长到近1300人,其中包括300名百度研究院成员。

而虽然有李彦宏的鼎立支持,但身为职业经理人的陆奇显然需要顺应百度内部力量才能在短期内真正做出成绩。

在人工智能这件事上,陆奇选择了百度传统强势部门,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则最终成为那个离开百度的失意人。

精彩视频推荐

推广:更多精彩内容,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腾讯科技」(ID:qqtech)。

还原百度人工智能派系之争:吴恩达出局,马东敏陆奇定胜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onghuima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