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A8新媒体刘晓松:天价演出票对音乐行业是一个打击

腾讯科技讯 (抒和) 4月1日,2017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召开。A8新媒体董事长刘晓松在峰会上接受腾讯科技专访,对A8新媒体集团的发展布局、当前音乐行业的看法进行了介绍和分享。

刘晓松介绍,A8最早做音乐的数字发行、演出、试听,三年前改名叫A8新媒体,去年收购了掌文文学,目前有四个网络文学平台,在文学、影视、游戏上补齐了泛娱乐平台。

因此目前A8新媒体集团形成了两条腿走路的模式,一块是音乐业务;另一块就是以文学和影视为核心泛娱乐链条。

对于当前的音乐产业,刘晓松认为还是不太如人意,“我对上游音乐期待蛮大的,但是这几年出不来新歌。整个产业形成的影响力和产业规模还是比较狭小的。”

同时刘晓松还认为天价演出票的出现对音乐行业是一个打击,“这种事情真正喜欢的音乐人和音乐人玩不起,又被吹的虚胖,真正的音乐人不在其中,这个产业就断了。”

在刘晓松看来,文娱领域除音乐之外其他IP都已经品牌化、商业化,当下越来越多资本涌入线下演出,这是一件好事,会催生音乐前端的制作、音乐人、艺人,他们日子会变得好过,变得好过以后资本会关注他们,这样他就会慢慢走出来,这个产业就会变得越来越健康。

以下为刘晓松专访实录:

腾讯科技:A8整个集团的布局可不可以介绍一下?

刘晓松:A8最早做音乐的数字发行、做演出、试听,包括视频。三年前改名叫A8新媒体,都在做泛娱乐的准备。去年收购了掌文文学,有四个平台的网络文学平台,基本上对泛娱乐的资源在文学、影视、游戏都补齐了,这时就开始宣布泛娱乐策略。我们进入泛娱乐可能晚一点,但是对这件事的思考是不希望做一个昙花一现的泛娱乐公司,一下就一部电影做的很好,明年可能又不流行了。我们更多的是希望做成一个有源源不断的创意、源源不断的文学IP,IP孵化变大了以后做增值变现的能力,这样的链条。在美国也有成功的案例,漫威花了四五十年做了这个链条。现在互联网快,互联网时代用网络文学的方式把IP孵化放大变现,这个链条尽快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和业界合作的方式做起来。这方面准备的时间比较长,但是希望发展比较持久。

腾讯科技:在这个链条里面,文学作为支撑的部分,发展出IP之后,再往泛娱乐的影视、游戏方面做进一步的拓展。

刘晓松:文学也是泛娱乐的一部分,应该说它是源头,包括漫画业务将来会有二次元的形态发生。总的来说这部分都是创作平台,有了创作平台之后可以做的事情比较持续,上游资源相对数量比较稳定,后面都是一些新的IP的提升,同时也是一些变现的渠道,但是我们更注重的是前端的能力建设,前端能力建设好了以后相对比较平稳和持久。作为上市公司来说,发展比较平稳,不希望总是波动,这方面准备的时间比较长的。

腾讯科技:在文化沉淀这块花很多时间去做。

刘晓松:主要是内容前端沉淀的资源要多一些。

腾讯科技:听说您5月份要参加嘎纳电影节,已经有计划往影视方面有一些新的动作吗?

刘晓松:我们有一部片子入选了嘎纳电影节,希望这部片子能够获奖。

腾讯科技:叫什么名字?

刘晓松:生人回避。

腾讯科技:通过你们链条孵化出来的吗?

刘晓松:对。

腾讯科技:是布局泛娱乐之后第一部影视作品?

刘晓松:已经有好几十部了。有的播出有的在拍摄过程中,也有跟很多企业合作,片子陆续出来。这部片子抱有比较大的期望。

腾讯科技:先把口碑打出去。

刘晓松:其实是自然的,不知道就入选了。

腾讯科技:阿里3月份收购了大麦网,从您的角度来看,这种巨头林立的情况下,这种收购如何评价?对A8来说,您觉得这种收购对你们有什么影响或者启发?

刘晓松:以前很关注别人收购做什么事情,现在不太关注这些事情。因为他们胃口很大,什么都可以吃。这件事对我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策略比较坚定扎实的做。我也看到做出来很多大的公司出手来组建一些新的产业,但实际上效果不是那么容易的,真正去做一个产业,还要在这个产业里生根,规律找出来。团队也是一天天长大的,不是突然间买过来的。我们不太看重这些事情对我们的影响,反而从第一天开始就要想清楚自己做什么。

不管谁拥有大麦,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不管卖掉还是自己做,对我们自己的策略不会有太多的影响。多米现在做的现场演出是针对新生代人群安排的结果,跟大麦长期合作关系。今年会做80场演出,希望做成演出的品牌出来。

腾讯科技:现在很多在线音乐的平台都在做线下演出,包括不久前羽泉还推出了这样的品牌,线下演出有商业模式的方法才吸引这么多人做?

刘晓松:演出一直有商业模式,音乐产业链中算是比较重要的有商业模式的环节。对演出重视几年已经开始了,有好几个演出的平台,有多米的粉丝互动形式。有尖叫现场、A8 live。

腾讯科技:现在进入市场玩家越来越多,您对市场发展趋势持什么态度?

刘晓松:这是好事情。各种文娱的领域除了音乐之外,其他IP都已经品牌化、商业化比较成功了,这种形式会催生音乐的前端,音乐的制作、音乐人、艺人,他们日子会变得好过,变得好过以后资本会关注他们,这样他就会慢慢走出来,这个产业就会变得越来越健康。

腾讯科技:这两年音乐产业的上游有发生比较好的变化吗?

刘晓松:不太如人愿,我对上游音乐期待蛮大的,但是这几年出不来新歌。

腾讯科技:最近发现民谣、独立歌手有一批出来了。

刘晓松:相比以前太少了。

腾讯科技:相比以前什么时候?

刘晓松:99年。那时出来的音乐人和歌曲都非常有影响力,现在影响力在降低。你知道的出来民谣几个人跟当年比没办法比的,音乐还是处在低谷,而且这几年出来的新歌新人不太够。现在主要靠选秀,选秀唱一些老歌,新歌比较少,不太能形成IP,品牌化不够商业化动力就不足,整个产业形成的影响力和产业规模还是比较狭小的。

腾讯科技:根源上还是没有特别好的商业模式,挣不到钱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刘晓松:如果演出更多的人多当然可能催生上游,最可怕的是演出做了很多,现在也有很多天价演出票,这对音乐行业是一个打击,这种事情真正喜欢的音乐人和音乐人玩不起,又被吹的虚胖,真正的音乐人不在其中,这个产业就断了。

原来音乐可能产业化不够,但是音乐人可以玩的起,100块钱、80块钱一张票,我们也坚持做,80块钱,贵的300块钱,最多1000块钱,这时大家好欢乐,一下弄的上万块钱,怎么欢乐,去的不一定喜欢音乐的。

腾讯科技:天价票毕竟是个例。

刘晓松:个例就不好,原来没有。我们觉得不好。

腾讯科技:上游这块除了歌手还有更上游的词曲的生产者,还有编曲。

刘晓松:音乐创作开始融合,如果一个音乐人光会唱歌劝别搞音乐,现在小孩都是词曲编唱都可以,光靠颜值演电影,偶尔唱歌,别玩音乐。

腾讯科技:如果一个音乐人想在现在的环境里出头最应该具备的素质哪方面?

刘晓松:首先,很深的爱音乐,有这个素质才可以持续走下去。第二,需要有比较综合的技能。第三,另类,有个性。最后,还要会晒。在社交媒体上能活跃、能搞气氛、能吸引眼球的艺人可能会比较好出道。

腾讯科技:之前跟飞行者的创始人也聊过,他说如果没有基础给什么都是负数,只有在1的基础上再帮他才有可能。这是现在产业情况下特殊的局面吗?

刘晓松:音乐本质上还是要给人带来一些价值。这种除了有价值还要会传播价值,比较会说的孩子或者比较能够表达自己,能够抓住听众的点,这些艺人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被接受。互联网让观众和艺人之间距离拉近了,不希望看到一个离我很远,很高高在上,对我发号施令的明星,更能够真实的接地气的语言沟通。

腾讯科技:现在很多女团、男团很流行,有很多资本进入这个行业,A8有这个打算吗?

刘晓松:A8 LIVE也在培养一些团队。

腾讯科技:他们很符合现在的传播环境下跟粉丝面对面接触。

刘晓松:A8 LIVE场地1000人左右,每个观众位很好,跟明星距离很近,这种感觉很舒服。团队可以在大明星演唱会时垫场,慢慢培养。

腾讯科技:A8泛娱乐的布局中,音乐处在什么样的链条上?

刘晓松:两块:一是音乐。另外文学和影视,在我看来是以文学和核心的影视游戏。音乐、社交娱乐、粉丝另外一个链条。

腾讯科技:中间有没有发生化学反应的可能?

刘晓松:也许会,现在不强求。

腾讯科技:现在A8两条腿在走路。

刘晓松:是的。

腾讯科技:不知道您对新技术关注多不多?因为大家在看人工智能,您觉得人工智能对娱乐行业会有什么影响?

刘晓松:我在上博士时就做的人工智能,做的太早,是国家类项目,目标定的遥远,基础不太够。那代科学家离实际比较远,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提的比较大,但是实际上产业没跟上,资金也跟不上。从这个角度来说,很多计划都落空了。那时叫无人工厂、无人车间的概念,现在工业4.0和智能化技术的应用,更加实际、更加能解决很具体的问题,而且每一个智能化的设备和机器人,到工厂里面代替多少人工都有非常明确的数据了,这拨人工智能的应用、机器人的应用是一个真正的变革。

腾讯科技:我觉得音乐也很需要人工智能,推荐这块非常依赖人工编辑的推荐。

刘晓松:多米的个性化推荐五六年前开始用,现在说人工智能,很多人把人工智能当成独立行业看,我认为非常不对的。人工智能技术在很多方面都用了。军事上的导弹全部是,人工智能技术早都应用在很多领域,赌博、导弹,包括现在看到的很多娱乐产品,今日头条、多米、映客都有大量的人工智能。

腾讯科技:映客用到哪方面?

刘晓松:不同的人开机有不同的反应。你需要了解用户行为,需要读懂他,用了很多技术。而且人工智能技术和算法之间不是很严格的界限,深度学习今天说是一个上升,深度学习后面还会有更深的技术,不是说以前的算法不叫人工智能,是一个连续发展的过程,但是这些应用早都有了,现在人工智能单独把它当做一个细分来看是不太对,几乎每个行业都会发生关系。

腾讯科技:刚才已经提到音乐里面有个性化的推荐,泛娱乐的布局方面有什么样的准备?

刘晓松:人工智能应用最有效的是平台级的产品,就像映客、多米等这样的平台大量的用户行为,人工智能就会变得有效有用,做内容传播时这方面影响不大。更多的是靠匠人精神,靠直觉去做。

腾讯科技:您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投资人,但投资人会追求资本上的回报,会有投资周期的要求。文化方面需要时间去沉淀的,我们做这块业务时怎么平衡投资的要求和投资时间沉淀的关系?

刘晓松:不会太长时间的要求,我们做的很多投资,泛娱乐的产品投资生长起来很快,就像掌文三年时间,已经成长非常快,现在已经有6万的销售,每年翻番增长。映客9个月就成长特别大。最近投了狼人杀,按月成长起来了,娱乐项目投资、文化产业投资,不是像刚才讲的需要沉淀很长时间,可能因为现在传播比较快,比较便捷。所以,积累好了之后只要出来很快就起来了。但是,作为创作人本身肯定要积累很多,一个画家不是一天能画就画的,要十几年的铺垫和准备。作家需要练自己的笔,生活经历方面需要的。这些学习的过程比较长。科学也是一样,不是一天就能当科学家。

腾讯科技:刚才提到会把漫威当做目标型的公司做现在的业务,国内有很多很热门的IP制,真正像漫威这样的品牌文化公司到现在还没有,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刘晓松:大家讲IP时讲的比较愉快,但是实际上漫威的做法很苦,有几个体系去持续的做。这种持续做是需要的,如果要做成漫威,这种精神需要的,我们有持续做的准备,不会抱着IP指望IP起来。就如嘎纳电影节作品入选,我们都是不知道的。如果为了做个爆品而推一个爆品,势必会打乱你的节奏。

腾讯科技:现在在青松基金方面会关注哪些投资的风口?您觉得现在还有风口吗?

刘晓松:青松基金是泛娱乐很大一块,消费升级,特别是体验式消费升级、互联网教育、人工智能这几方面看的比较重,青松基金是不懂就不干的基金,很多大领域没有强的合伙人、强的团队不看的。做投资最重要的是判断投资的瞬间,瞬间需要几万小时的铺垫,没有几万小时的铺垫跟创业者见面抓不住点,抓不住点没用,都是独立判断。

腾讯科技:怎么会投狼人杀?在我看来普通的桌游。

刘晓松:首先是一个游戏,是社交的游戏,大家一起玩的场景在游戏上不多见的。

腾讯科技:以前杀人游戏呢?

刘晓松:要约一个杀人游戏多难,春节三亚玩杀人游戏玩上瘾,第二天约人不够特别难受,到处打电话求人来玩这个游戏,有狼人杀这个产品线上一叫就叫上来了,这类的游戏我们挺看好的。

腾讯科技:您的心态特别年轻,会关注年轻人最喜欢的东西。

刘晓松:人家是我们的用户,当然是关注人家。

腾讯科技:今年有一种说法,今年的风口是狼人杀、喜茶、迷你KTV,迷你KTV有看吗?

刘晓松:没怎么太关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mmonzang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