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外媒:中国深圳电子制造商已“长大成人”

【腾讯科技编者按】外媒指出,中国深圳的电子制造商已经“长大成人”,他们在产品硬件配置上已超过其最先模仿的美国厂商,甚至还成为其他厂商山寨的对象。以下为文章概要:

位于深圳市中心的华强北电子产品市场是科技爱好者的天堂,从半导体芯片,打鼓游戏机,再到电动滑板,应有尽有。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华强北也是抢走GoPro和Fitbit等可穿戴设备制造商财运的“罪魁祸首”。

独立研究公司Radio Free Mobile分析师理查德o温莎(Richard Windsor)表示:“美国可穿戴产品公司主要问题在于深圳,这个地方生产便宜很多的相机产品,而且质量一样好,而且他们生产的无人机更出色。”

在华强北,GoPro对面商铺出售的无牌运动相机仅为200元人民币,而距离三步远的正牌产品的价格则为3395元人民币。GoPro店员称:“消费者购买无牌产品就是找个乐子,但我们的产品有质量保证。”

不过,质量不再是深圳缺失的元素。深圳虽然是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今天的高科技城市,而且创新依旧属于追赶阶段,但一大批企业已做出名堂,例如小米、华为、大疆以及亿航等,他们已将目光锁定在全球市场。

深圳新兴山寨企业已走向成熟的最明显标志在于他们也因山寨货深受其害。

雷军(微博)所创办的小米曾是高估值的手机初创企业,目前该公司面临增速放缓以及竞争激烈的局面。上月,雷军抱怨称,市面上30%至40%小米手机是假货。

雷军在今年两会上说:“外壳做得跟真的一样,性能极差,成本只有我们的三分之一,先不说影响了我们的收益,最重要是影响了品牌的形象和品质。”

与贝尔金(Belkin)和罗技(Logitech)竞争的中端充电器生产商Anker对山寨货深恶痛绝。Anker联合创始人赵东平表示:“我们产品被大量抄袭,我们也是山寨文化的受害者。不少公司抄袭我们的包装、设计、颜色以及形象。” 赵东平称,甚至有企业取了一个相似的名字,名为Vnker。

虽然从美国公司GoPro和Fitbit获得创意灵感,但是SJCam和埃微(iWOWN)也注重质量。张红兵创办SJCam时就给出了直接的口号,“让每个人都能买得起100美元的相机”。张红兵说:“我们的大目标就是超过GoPro,这也是一个很简单的目标。”

在看到Fitbit崛起后,祝红甲在2012年创办了埃微。在2014年推出自家产品之前,埃微最初是为其他公司代工产品。

埃微目前80%的手环产品销往海外,主要是欧洲和日本市场。祝红甲表示,与2015年相比,销售额在去年增加一倍至1.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率为10%。与此同时,Fitbit去年营收22亿美元,但亏损1.028亿美元。

祝红甲表示,他公司的优势在于物有所值。他承认,其应用与Fitbit有相当大的距离。他说:“我们的应用团队只有15个工程师,而Fitbit则有数百名。” 祝红甲认为,埃微还能对其最新热销产品提价一倍,该公司最新产品比前代具备更多功能,售价为200元人民币。

电子产品制造独立咨询师黄欣国(Andrew “Bunnie” Huang)表示:“一些山寨产品对于大品牌真的很具有杀伤力。” 黄欣国说,另一些山寨企业则是皮包公司,一旦产品出问题能够分分钟消失。

有志于打造自主品牌的山寨企业,现在也被其他公司抄袭。他们希望通过新产品和硬件配置保持领先地位,甚至超过其最先模仿的美国公司。为与其全球战略相一致,这些公司在全球建立支持中心以提供售后服务。

Anker拥有600名工作人员,其中研发占到一半,而3%为销售人员。SJCam则称,该公司10%的营收用于研发。

Anker的产品长期跻身亚马逊畅销榜,该公司正在推出Eufy品牌的智能家居产品。Eufy品牌产品已在美国和日本推出,并很快将在英国开售。此外,该公司的工程师还在研发基于汽车的计算机产品。

SJCam已不再局限于运动相机领域,并延伸至类似警察使用的随身全景照相机。该公司还表示,甚至会推出针对狗狗的相机产品。

一些美国公司尝试低价策略很少获得成功。GoPro短暂地想与廉价山寨厂商竞争,在2016年初推出200美元的Hero+产品,但在去年初叫停了这一产品,重新专注于价格高一倍的高端产品。

可穿戴海外市场处于不利局面也在中国有所体现。市场研究机构NPD指出,埃微去年售出200万个智能手环,约为小米同期销量的五分之一,这表明产品周期的缩短以及中国同行之间竞争的加剧。

受山寨产品的影响,SJCam的销量去年下滑六分之一,至100万台。SJCam总经理托尼o索桑亚(Tony Sosanya)表示:“知识产权有好处也有坏处。中国现在需要大力保护知识产权,或者会有打击创新积极性的风险。”

黄欣国表示,山寨制造商自身也厌倦了提心吊胆的状态,因为他们在灰色地带进行运营。企业也感到不爽,因为他们所挣到的钱与品牌商相比实在太少。

黄欣国说:“中国厂商真切意识到,如果他们没有自己的品牌,就无法向海外消费者进行推广,所参与的就是一场失败游戏。”

分析师温莎称,对他们而言,美国品牌虽然在产品上领先,但已错失机遇,因为他们没有能够创造粘住用户的生态系统,阻止用户外流。

温莎说:“美国厂商没能做到,所以中国厂商购买大量GoPro,进行分拆,然后想办法造出同类产品。”(编译/李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orazhang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