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冯鑫清明开始闭关 暴风三驾马车能走多远?

赶着清明小长假,暴风集团CEO冯鑫(微博)开始他的闭关之旅。一位暴风集团的高管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闭关是冯鑫每年都要做的。他表示冯鑫做事情、管理团队都讲究“道”。这次闭关后,冯鑫会拿出什么新的“道”,业界普遍期待。

此前暴风集团给出2016年成绩单: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47亿元,同比增长152.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81万元,同比下降69.53%。随着成绩单公布,暴风股价第二天下跌7%至36.40元。暴风旗下的影音、TV、VR三驾马车分别遭遇版权投入保守、硬件成本上升、市场发展缓慢等问题。

此前冯鑫曾经率领暴风推出了“不烧钱”的模式,上市之后又进行多元化,开辟暴风TV、魔镜新的主打业务,而其倡导的“不烧钱”之道能否延续,需要等待冯鑫交出新的答案。

版权投入保守

广告收入增速落后行业18个百分点

随着2016年业绩发布,暴风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81万元,同比下降69.53%。次日3月30日,暴风股价下跌超7%,收于36.40元每股,市值一天缩水约300亿元。

2015年3月初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作为首个打破VIE结构,回归A股的公司,曾以28个一字涨停板被股民称为“妖股”,股价一度达到每股148元。

回顾暴风集团这小半年的股价,则一直在40元左右波动。

从上市至今,影音、TV、VR一直是支撑暴风业绩和股价的三驾马车。不过从业绩来看,三驾马车疲态明显。

作为暴风集团的主要业务之一,暴风影音的市场占有率一度超过70%,上市之初的暴风看上去像一家视频网站。不过面对昔日起家的视频业务,暴风的策略似乎略显“保守”。在2015年下半年,随着阿里收购优酷土豆,BAT三足鼎立局面再度在视频行业被复制。版权竞争依旧是行业竞争焦点。

2016年财报中,暴风集团提醒投资者,“互联网视频行业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公司自上市以来并未融到足够的发展资金,而竞争对手则可利用明显的资金优势大量购买内容版权并以此扩大用户和收入规模。因此,如果公司不能有效地制定和实施业务发展规划,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将会对公司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在内容版权上的保守态度反映在业绩上则是广告业务市场份额的下滑。与背靠阿里、百度的优酷、爱奇艺,以及乐视网不同,暴风在内容上一直坚持整合资源,做类似于今日头条的模式,注重内容分发,而不直接大笔投入内容版权购买。

从暴风集团2016年财报中给出的两组数据来看,2016年暴风科技广告收入5.8亿元,2016全年中国在线视频行业广告市场规模收入达334亿,暴风科技广告收入占全行业比例退缩至1.7%。同比增速来看,暴风科技2016年广告收入增速为25%,落后于全行业43.4%的增速。

暴风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暴风在线视频用户正在呈现下沉趋势,目前在二三四线城市积累了很多用户。不过这种类似农村包围城市的市场策略见效尚待时日。

硬件成本高企

集团净利下滑近七成

上市近2年之际,暴风科技则不再只是一家视频网站,衍生出更多业务。暴风上市后的核心战略为在保持现有视频平台业务稳定增长的同时,快速建设VR和TV新平台。硬件成为暴风不可绕过的一个领域。在上游面板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大背景下,暴风面临净利下滑的窘境。2016年暴风经历下滑近七成。一季度,暴风集团给出了亏损预期。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7年第一季度亏损1450万元至1950万元,去年同期盈利则是339.55万元。

暴风集团将净利润大幅下滑归为三方面原因。首先,暴风TV目前仍尚未进入盈利期,仍处于快速积累用户的初级阶段。其次,2016年下半年以来,电视面板等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电视产品成本大幅提升。此外,2016年公司累计推出了两期股权激励方案,相关费用对净利润也造成了一定影响。

查询暴风电视的官方网站,55寸的暴风超体电视自称是“全球首款VR电视”,售价3599元,捆绑一年影视会员价格为4098元。这样的定价紧咬其他互联网电视厂商,小米、乐视类似竞品的价格也集中在3000元以上段位。

暴风TV CEO刘耀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三年,暴风TV目标实现1000万台销量。通过增加多种TV大屏营销方式和用户收费系统,降低获客成本,提升平均用户收费,力争在2019年实现TV业务的全面盈利。”

市场发育迟缓

VR能带暴风走多远

暴风集团的财报阐述了对VR的看法,认为“VR 是下一代互联网,会彻底改变人们获取资讯、娱乐、社交方式”。VR无疑是暴风瞄准的下一个赛道。

2014年9月暴风集团发布第一代VR产品暴风魔镜,比谷歌(微博)的Cardboard只晚了3个月。从暴风魔镜的官方网站查询,目前暴风魔镜的产品包含了暴风魔镜和暴风魔镜matrix等多款产品,售价从最低59元到2499元不等。

根据暴风集团2016年财报显示,暴风魔镜经过2年半时间的发展,累计销量超过200万,用户使用时长35分钟。在开展业务的第一年取得了1600万元的收入。

不过在一位VR行业业内人士看来,从硬件品质、用户体验来看,暴风魔镜离三星Gear VR等国际巨头还有一定差距,同时国产厂商在产品品质上目前难分伯仲。

2016年作为虚拟现实元年,VR一度成为资本追捧热点领域。《2017中国VR产业投融资白皮书》显示,2016年国内VR投资规模已达49.8亿元。在VR硬件融资中,暴风魔镜2016年初获得2.3亿元融资,数额最大。

不过,2016年下半年开始,VR热潮便有退潮之势。VR的体验不好、内容少、用户接受度低等问题不断出现。暴风魔镜作为融资最大的VR项目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10月20日,暴风魔镜被曝出裁员新闻,11月,暴风科技CEO黄晓杰在暴风科技官方微信上发表文章证实了该消息,并表示,“这次的资本寒冬很冷,对于我们一度超过500人的队伍而言,有很大的经营压力。”

“暴风的VR营销收入很大程度上是借了2016年的VR行业风口,很多资本涌入VR行业,外界关注度高,很多大品牌也会对VR感兴趣,借VR广告锦上添花,提高品牌美誉度。而2017年,市场回归理性后,广告投放商也会考量平台用户质量等综合因素,而目前几百元的手机端VR设备覆盖的核心用户群体还十分有限。”一位VR行业人士透露。

暴风集团CFO毕士钧表示,暴风魔镜的模式就是低价、迅速推广,哪怕牺牲一些体验,但能得到更多的用户群。而这些牺牲掉的体验会在芯片和成本问题解决之后得到提升。

■ 分析

暴风和乐视区别在哪?

暴风如今通过控股、参股涉足TV、VR、体育、直播、金融等各个领域来实现多元化。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暴风越来越像乐视。不过,暴风集团CEO冯鑫此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觉得暴风、乐视可能从一开始就有很大的不同,只是在发展特定阶段有一些地方像。比如一个视频公司,都在A股上市,然后做了一些模块,有些模块是比较重复的,这些都是表面现象”。

无论是否接受与乐视的比较,暴风面临的另一个阵痛是,如何树立起硬件壁垒,尤其是面对全球VR市场的劲敌,高端产品当中HTC VIVE、Oculus Rift、PSVR占据了主导地位。在暴风集团一位高管看来,暴风与乐视的很多模式是向背而行的,其实两家公司的基因并不相同。暴风集团不会像乐视那样烧钱,即便有新业务需要投入也一定要符合未来能够实现盈利的要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onicluo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